跳至正文

九万美元买小袋零件让本国议员都忍无可忍,美军腐败到什么程度了?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今天是五一放假第一天,老墨和大家一样,沉浸在节日休假之中。但与我国上下欢乐氛围截然相反,这几天美丽国是水深火热,各地高校师生抗议游行活动越演越烈,大有蔓延到全美之势,甚至美绿党总统参选人吉尔•斯坦在华盛顿大学抗议时被警察抓捕……不过今天老墨说的不是美国学生抗议的事,而是一起美国议员的"抗议"的事。4月17日,美国会上演一场“反腐大戏”,美国会议员麦克·沃尔兹将一小袋机械衬套(安装在机械外围,减少磨损和噪音)零件怒摔在美国空军部长肯德尔面前,质问“为什么这一小袋零件在美军的报价高达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5W元)?”,怼的军方代表哑口无言。

更讽刺的是,这样一小袋零件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常用零件,在中国市场的零售价居然只有7.9元人民币还包邮,两者价差何止万倍!其实美军近年来采购“天价零件”的事件屡见不鲜,毕竟美国国防部从2018年到2023年已经连续6年审计不通过,其内部腐败早已“深入骨髓”。尽管前方美军高官饱受质询,但并不妨碍其背后的军工复合体仍然赚的“盆满钵满”。
    疯狂腐败,美军“天价零件”司空见惯美军腐败之疯狂,“花大钱办小事”的作风在内部早已习以为常。一名在美国空军退伍老兵表示,“在美国空军服役的15年里,我学会了一个术语‘欺上瞒下、浪费公帑和挥霍无度’,美军里头那些不知所谓的费用支出和政府合同多了去了”。在阿富汗战争期间,“一万美元的马桶盖”“一千美元的咖啡杯”“600万美元的意大利羊”“4300万美元的加油站”等令人匪夷所思的开销就屡见不鲜。在2016年阿富汗美军就被爆出斥600万美元巨资,从意大利空运9只山羊给阿富汗“改善羊绒产业”,但这些羊最后都成为阿富汗美军的盘中餐。花600万美元只为吃山羊,美军这是得有多馋啊,胆子得有多大啊!2018年,美国空军被爆出当年采购25个新咖啡杯花费3.2万美元,平均每个咖啡杯价格超过1200美元,而且从2016年至2018年,美国空军一共采购了391个这样的咖啡杯,美国空军振振有词解释因为咖啡杯的塑料手柄容易折断,国防部的规定不能订购备用手柄,所以只能买新的。但事件曝光后,美国空军迅速改用3D打印制造塑料手柄,费用瞬间降至50美分。这理由倒是找的像模像样,不知道的还以为美国空军是遵纪守法好青年呢!

美军价值1200美元的咖啡杯无独有偶,美国空军还被爆出至少3次购买单价高达1万美元的马桶盖,理由是原来的生产线已经停产,只得请专门制造商重新设计精确图纸再生产,所以价格高昂,但改用3D打印技术后,每个马桶盖造价只有300美元。实际上,“600万美元山羊”“9万美元零件”“天价咖啡杯和马桶盖”只是美军腐败的冰山一角。当家中出现一只蟑螂的时候,背地里已经有无数只蟑螂了。五角大楼长期存在报销款项违规、报销金额超标等问题。1990年以来,美国政府开始对各部门进行年度审计,但是碍于国防部问题集中、矛盾突出,直到2018年,特朗普政府期间才下决心对美军开展全面审计。2023年11月16日,美国防部网站发布消息,针对美军的财务审计连续第六年失败,负责审计的会计事务所继续出具的意见依然是“拒绝发表意见”。这表明美国防部的财务问题已经难以掩盖。五角大楼目前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亿万“负翁”,拥有3.8万亿美元的资产和4万亿美元的负债,但审计人员发现竟有一半资产无法入账。光有审计没有监督和处罚,这些美国官僚更是肆无忌惮地充当了这些腐败问题的“保护伞”,为这些采购合同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这些内部贪腐只是审计能查出来的美军报账问题,只能说明国防部和美军放肆惯了,贪腐都不想避人了!那么,查不出来的呢?或者说在美国就是合理合法的呢?    政商勾结,军工复合体打造腐败利益链长期以来,美军和美元作为美国霸权的两大支柱,受到了精英集团和国会的倚重。在一众政客的“宠溺“下,美国军费不断膨胀,至今,美军资产已经占美国政府总资产的三分之二,高峰时期,美国政府一半的开支要投入美军,由此诞生了一个庞大的腐败利益集团——军工复合体。而这一切,还要从1947年说起。美军的政治能量来自战争。二战期间,美国一跃成长为一架战争机器,在大发战争财的同时,促使“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力量快速增长。1947年,美国国会通过《国家安全法》, 美军逐渐成为一股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拥有了干预政治的能力和意志。尽管明面上的制度还是民众选举的政府来领导军队,但是强大的军队必然带来了政治地位的提升,军事力量开始尝试进入政府甚至把控国家决策。其中,美国的选举制度又为美军参与政治提供了捷径。美国的军工企业广泛分布在各个州,并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议员为了当选不得不接受军工集团的支持并维护其利益。此后军队以及军工企业逐渐俘获政权,军队和政客以及资本利益集团交织形成了紧密的联盟操纵国家机器来谋取利益。1962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演讲中公开提醒美国关注这个庞大的军工复合体,但为时已晚。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自冷战开始,历次战争让美国的军事体系对政府、科学和商业的控制达到了牢不可破的程度。早年间,艾森豪威尔仗着在军队的声望,还能公开批评军工复合体。肯尼迪遇刺后,美国总统们连在公开场合质疑的勇气都没有,连号称“反建制”,经常到处开炮,批评华尔街、克林顿家族、媒体甚至质疑美国体制的特朗普,都未曾批评过军队以及军工复合体。不仅如此,特朗普的团队中军队高级军官的比例是历届总统中最高的,其执政团队吸纳了大量军方背景的官员,以此赢得了军方的拥护,作为“政治素人“稳固了执政根基。据统计,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美国国会议员,都拿着美国五大军工复合体的股份,还有一些人属于这些企业的董事会成员。而且,上述五大军火集团,历来也是诸多美国高层政客的“老东家”。在美国政坛,一直有个所谓的“旋转门”规律——美国高层公职人员在政府机构与垄断企业之间来回任职的现象。比如本次特朗普的共和党内竞选对手妮基·黑利,在辞去驻联合国大使的职务后,就进入波音公司担任高管。目前在任的美国防长奥斯汀,在以上将军衔退役后,曾经到雷神短暂任职,并在拜登上台后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妮基·黑利很明显,军工复合体通过绑架政治,赚取超额利润,而白宫和国会的政客们,则正是他们操控政治的“工具人”。因此,在美国,美军贪腐根本就不需要遮遮掩掩,一切都可以打着合法的外衣进行,要是有人想戳破这层窗户纸,下场大概率就是特朗普的会计,不是死于意外就是“自杀”。借用学者的话说,“一个腐朽的体制,愚蠢的政府下,不可能会有一支强大廉洁奉公的军队”。    禁而不绝,美军系统性腐败积重难返从形式上看,美军的廉政制度设计完善。早在1987年,美国国防部就颁布了《美国国防部人员行为准则》,该准则长达4万字,对公私利益冲突,在礼品、利益冲突、滥用职权、职外活动等方面做出了具体安排。随后,《美国统一军事司法法典》对廉政制度做了进一步专业、具体、细化的规范。但从近期美军频曝的财务混乱、铺张浪费等问题来看,美军似乎将制度抛诸脑后,并在腐败之路上渐行渐远,上至四星上将,下至普通中士,只要手里有点权,基本上都发生过腐败案件。美军腐败为何无法杜绝?作为主管军队的领导机构,美国国防部在资金使用上本身就是一笔糊涂账。在2015年的一次半年审计中,发现五角大楼有1亿多美元的花费存在问题,2.6亿美元存在浪费。此外,据2016年的另一份审计报告指出,国防部的财务部门存在严重的假账问题。国防部会计的解释是有不少财务文件找不到了。以严谨、严格著称的五角大楼竟然有数万份文件凭空消失。更离谱的是,美国国会认为五角大楼长期存在报销款项违规、报销金额超标的问题,屡次对其欺诈、浪费和滥用行为问责,但五角大楼依然软硬不吃,我行我素。同时,军队本身的封闭性较高,这一特点决定了其较少受到外部监督。即使如经费使用这等敏感问题,简单一句军事机密、不宜公开就可以逃避监督。是否公开或公开到什么程度,军方占据主动。对美国政府高层来说,由于在很多事情上需要军方支持,所以对军内腐败有时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美军曾查出某上校利用公务卡在色情和赌博场所消费报销的问题,但当监察部门将这一情况通报所在的部队时,部队竟反馈说指控不实,此后事件不了了之了!更重要的是美国是政商一体的结构,军界与商界之间的联系斩不断、理还乱。每年军火商花费大量资金在首都华盛顿特区组织游说活动,这些活动实际上提供了滋生腐败的土壤,背后的利益输送也更为隐蔽。一些已经退役的美国军官也喜欢发挥“余热”,利用其影响力为利益集团站台。这样的形势下,反腐败谈何容易。美国军界与军火商2024年美国的军费开支达到了8860亿美元,而同期中国的军费预算大约为2313亿美元,表面上看美国的军费几乎是中国的4倍,可按照美国军方采购衬套的那种贪污模式算下来,实际购买力要缩小好几倍。这也难怪,美国议员在国内叫嚣“极限施压”,美国高级军官们却无比清醒,急于“为中美冲突设置护栏”,因为一旦兵锋骤起,也许就意味着将美国军事霸权的衰落全方位展现在世人面前。落日余晖,映射出帝国霸权的气数将尽!
[老墨]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