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卖了北京的房子移居大理后......

 

 

智谷君语:

在云南大理,住着一群“逃离”高房价和快节奏都市生活的富裕人士,然而,到最后有人却发现,“自由舒适的日子过久了,与繁忙焦躁的日子一样,结果都是厌倦。”

 

◎文丨宽宽

◎来源丨好好虚度时光(hhxdsg) 已获授权

我一直是个后知后觉的人。比如,这一轮举国谈论了大半年的房价飞涨,我很晚才觉察到周围人的异样。怎么每个人都在谈房子,就连平常看的一些安贫乐道的公知们写的公号文章,都忽然间画风突变,弥漫着焦虑、愤恨,还有捶胸顿足地教导大家“赚钱的重要性”。

 

当然,也因为对时局的后知后觉,我在今年年初,兴高采烈地卖掉了北京的房子,举家移民边陲小城大理。买我房子的是一对大学教授,孩子大了,卖掉自己原有的一套小学区房,再贷款两百多万买下我的房子。

 

然后排号预约过户,等待买方申请贷款,直到我拿到房屋尾款,已是9月。

 

这期间,我搬家,用时髦的话叫“逃离北上广”,用卖掉北京房子的首付定金在大理买了一套能看到苍山洱海的大房子,有大大的露台,和在夜晚能躺着看星空的阳光房。我计划用卖房子余下的钱给孩子存一笔教育金和我的养老金,从此断了后顾之忧。

 

 

 

我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想象手忙脚乱地适应新生活,认识各路来到大理的新移民,体验每天不用看雾霾数据随时出门的美妙感受,去有机农场买刚摘下的蔬菜。每日晚饭后,在苍山脚下的林间,在深蓝色的星空下散步,我觉得我能想象的最好的生活,不过如此了,几乎就要认定,我就是人们说的那种人生赢家了。

 

然而,这平静的一切,却被我的房屋中介“主动的安慰”打断了。

 

“姐,买方的银行贷款这周就批下来了,贷款的人太多了,批的有点慢,你别太难过了啊。。。”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