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连自律都做不到,还奢谈什么自由?

我不想做欲望的奴隶。我享受不被欲望左右的状态,这种感觉不刺激,但很舒服。

 

从理性的角度,欲望管理能降低阈值。

 

穷学生的时候,一顿沙县小吃也津津有味,一顿肯德基如同过年;长大挣钱了,山猛海鲜鲍鱼大虾,也未必能勾起你的兴致。

 

九十年代,武侠小说的情爱描写都能把你看的面红耳赤;网络色情泛滥的当今,你居然对生活中的女人没了想法。

 

何以至此?阈值使然。不断持续的刺激,抬高了欲望的触发点。

 

人们常说,“年轻吃苦不是苦,是福气”。这不纯粹是鸡汤,这有逻辑基础:年少吃苦是种逆风飞扬的快乐,年老吃苦是风中残烛的悲哀。先苦后甜,可以忆苦思甜;先甜后苦,只能垂泪抑郁了。

 

一定程度的禁欲和自控是必要的,这是防止阈值升高的有效手段。欲望永无止境,中彩票的极度兴奋也只会持续18个月。最幸福的方式是,让欲望一点点释放,让欲望匹配你的现实:

 

漂泊北京,合租房子 → 独租大房子 →拥有自己的房子了 → 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 ……如果经历反过来?那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古人不余欺。

 

04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