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炒房賺600萬,全球資產配置的「中國特色」

 

◎文丨張銀銀

◎來源丨槓桿遊戲(ZhangYinyin0903) 已獲授權

 

中秋假日後的第一個工作日,一則新聞令人震驚。《每日經濟新聞》的消息稱,「一套房賺近600萬 中國學生溫哥華炒房震驚加拿大」。

 

一開始,「槓桿遊戲」(ID:ZhangYinyin0903)對於消息真偽是存疑的,特別是看到消息源頭信息引述自《溫哥華太陽報》。此「太陽報」非大家熟那份太陽報。在找到英文報道,核實了原始信源後,基本確信了事情。

 

新聞具體事件是這樣:一處位於西八街(West8th Avenue)的豪宅,去年4月,被一名中國留學生以719萬加元(約合3640萬人民幣)買下,而在今年5月,這位名為 「Xuan Kai Huang」的同學以835萬加幣將房子賣出,足足凈賺了116萬加元(約合人民幣585萬元)。

 

我想,這則新聞確實震驚加拿大。對於一個穩定的發達國家來說,這個房價漲幅令人震驚。數據顯示,過去一年,溫哥華地區獨棟住宅平均價格上漲30%,去年溫哥華約三分之一的房子被中國買家買走;而新聞里的「炒房者」,竟然還是一名中國留學生。當然,正常人沒有人會相信,購房者是一名留學生,我們最明白其中的奧妙。

 

或許這名留學生出自商人家庭,或許是貪腐官員子女,難不成是他自己的錢首付,搞笑吧。而且,按照我國海外投資者的習慣,動輒全款。學生錢從哪來?所以,不是我們的海外留學生炒房厲害,而是他們背後的人厲害。不排除,一些家庭成功的海外購房投資決定,有這些留學生的智力支持。這就是中國特色的海外投資故事。

 

近些年來,我國個人、家庭海外投資熱越來越升溫。其中,海外房產是一項重要的配置,有孩子念書的考慮,有移民的考慮,也有資產轉移,避免國內經濟動蕩、人民幣貶值的考慮,單純的價值投資者也有……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海外投資房產的中國人越來越多——這「害苦」了一些國外城市。

 

我們時而看到一些國家的居民和媒體的抱怨、斥責,其實要說起來,這些國家、城市首先也是受益者,收到了更多的稅,活躍了經濟。當然,壞處就是房價被搞更高,影響當地的社群環境等。

 

當然,從人口結構和房屋存有量的角度而言,大部分發達國家住宅短期內的增值空間,本來是可以忽略不計的。變數往往就在於外國投資者,1980年代是日本,現在是我們。

 

曾經日本買下全世界夢碎,伴隨國內經濟一蹶不振20餘年。所以,問題又回到了我們,不要看今天風光無限,動輒一個中國留學生海外炒房都可以獲益近600萬元。這樣的故事可以持久嗎?

 

最終的結果基本3個:

 

1、這些國家或城市,出台嚴厲的政策,抑制炒房。有必要指出的是,除了極少數經濟、金融、旅遊城市外,主要發達國家對待房地產的態度和我們還是有區別的。

 

對於我們的地方政府而言,這是飯碗,對於我們中央政府來說,這是穩增長工具。而在選民等因素壓力下,普通住宅在他們那裡,首先是住宅,其次主要還是住宅屬性,金融和投資屬性並沒有我們濃厚。

 

所以,今年7月底,溫哥華地區政府宣布,外國買家在大溫哥華地區買房,將被額外徵收15%的物業轉讓稅;而更早6月10日開始,溫哥華所在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決定,對外國購房者進行註冊登記,並需要提供納稅證明;此前的5月,我國和加拿大簽署稅務合作備忘錄。雙方稅務部門都能共享信息,有利於稽稅,也有利於我們掌握異常的大筆資金出境……

 

這些政策出台後,據說效果不錯。當然,中國人錢多,後市還說不定;

 

2、我國政府不會坐以待斃,保證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是一定的,大幅貶值預期之下的資本外逃不希望發生。

 

正如我們看到的,資本管制越來越嚴厲。當然,錢真的想要出去,辦法總是有的。只是國外及其金融機構,對資金的審查也在收緊,國際聯合執法的趨勢是一定的。所以,國內投資者把海外一些房產價格搞那麼高,最後誰來接盤,還有錢跑來接盤沒,值得思考;

 

3、從目前的海外地產投資情況看,除了一些機構外,個人投資者海外購房基本很少加槓桿,或者說槓桿率極低,甚至毫無槓桿,就是全款。

 

但這不代表個人投資者就沒有風險,如上所述,首選是他國政策風險、法律風險;其次是經濟預期誰知道呢?有幾個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速算高,一大堆問題纏繞他們;最後,恐怕是我們自己的風險。即便我們的海外投資者在國外沒怎麼加槓桿,但在國內往往都是槓桿加得極高。

 

這也正是很多國人要去海外投資房產的一個重要原因,轉移資產,把雞蛋擱在更多籃子里。

 

註:智谷有刪減。

歡迎關注「槓桿遊戲」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