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赚钱的人!

 

◎来源丨融易聘的博客

 

 

记得大学刚毕业那会,周围很多同学包括我自己,都开始变得迷茫和彷徨。当初雄纠纠气昂昂跨进社会的时候,对前方可能会遇到的绞肉机般的残酷与艰辛多少还是有点准备不足。

 

一个同学对我说,她平时工作做得又快又好,她的上司又懒又笨,却拿着比她高得多的工资然后压榨和剥削她,而她做的工作也是准备和整理各种文档材料,机械又无聊,没有希望,未来看不到光亮,想改变,却又无力改变,只能每次走过房产中介门口的时候瞥一眼高不可攀的房价然后发出一声叹息。

之后我自己也折腾了很久,在得到各种沉痛的教训后痛定思痛,我觉得人不能盲目地虚度青春。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成功实现财务和精神上的自由,而在大部分人却只能一辈子屈身在小小的格子间没日没夜昏天暗地地工作却仍然无法挣脱命运的枷锁。

 

人类的本性以及这个商业社会一定有我还没领悟的基本规律,成功的人一定是在冥冥之中有意无意地踩对了那些个点,才最终成就了他们。

 

虽然我还远远没有实现我对自己所定义的财务自由,但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在经济及情绪方面的改善——未来之于我不再是恐惧,而是充满挑战的征途,因为心中有了明确的目标和努力的方向,让我的内心变得亮堂,我知道成功是可期的,而不再是如中彩票般的小概率事件。迷惘的根源——社会分工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的开篇讨论劳动分工的时候说:人的天赋差别并不大, 造成人们才能上重大差别的是分工的后果。

 

他指出哲学家和挑夫之间的差别, 就是职业分工的结果。他说分工的发展,把工人的一生消磨在少数单纯的操作上,他们的智力不能发挥,因而变成最愚钝最无知的人。工人单调的无变化的工作,消毁了他们精神上的勇气,毁坏了他们的肉体上的活动力。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十二章里,引证了斯密的这种见解。他说:“工场手工业把工人变成畸形物,它压抑工人的多种多样的生产志趣和生产才能,人为地培植工人片面的技巧。”

“在工场手工业中,总体工人从而资本在社会生产力上的富有,是以工人在个人生产力上的贫乏为条件的。”

“无知是迷信之母,也是工业之母。思索和想象会产生错误,但是手足活动的习惯既不靠思索,也不靠想象。因此,在最少用脑筋的地方,工场手工业也就最繁荣,所以,可以把工场看成一部机器,而人是机器的各个部分。”

马克思又引述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观点说:“大多数人的智力,必然由他们的日常活动发展起来。终生从事少数简单操作的人……没有机会运用自己的智力……

页码: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