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一次中国是如何击败美国的?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摘要:今天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署七十周年,七十年前的今天,中国军队凭借强大的战斗力打退了西方联军的挑衅,最终捍卫了新中国的独立和中华民族的尊严,先辈们的英勇善战给西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王陶陶语音节目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资治通鉴

推荐节目:无可匹敌的力量,群众运动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法国大革命系列

《推荐节目:王陶陶讲述俄国革命》

推荐节目:现实政治的基准

推荐节目:世界各国的长期地缘风险

推荐节目:历史成败的具体教训

《推荐节目:现代政治的技巧

《推荐节目:王陶陶千聊会员》

朝鲜战争在美国战争文化中,是个近乎被遗忘的存在。

这场战争对于美国来说,既不像二次世界大战那样天降正义令人神往,也不像越战那样残暴不仁被人厌恶,美国人对朝鲜战争没有多少情感,他们当时在万里之外从黑底白字的报纸上阅读早已迟滞的战争信息,原本就很难激发对这场战争的热情,更不用说,当时的美国政府也不认为这是一场美国的战争,按照杜鲁门的术语,他认为朝鲜战事仅仅只是美国的一次“警察行动”。

正因为如此,从2001年到2002年,也就是朝鲜战争中数次重大战役的五十周年纪念期间,美国只拍摄了三部战争电影,《偷袭珍珠港》、《风语者》和《我们曾经是战士》,分别讲述了二战和越战,却没有一部是讲述朝鲜战争的,事实上,美国历史上从未拍摄过真正讲述朝鲜战争的电影。该国对这场战争的记忆是缺失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军界和史学界对这场战争没有印象,事实上,美国军史学界对这场战争的研究可谓相当深入,而且由于档案的大量公开,美方有很多值得细品的研究成果。其中在我看来,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美国军史界对当时中国军队表现的震惊,在美军参战者的叙述中,美方认为中国军队在战争中表现出相当可怕的素养。

从战后历史来看,美方指挥官或军史学界在三个地方表达了对中方能力的钦佩或者说认可。

第一点,美方军事史学界汇总双方史料,对中方判断力相当认可,尤其是中方决策者在1950年8月份准确判断了美方仁川登陆的企图。

在美国著名军史学家哈伯斯塔姆的《The Coldest Winter》一书中,作者详细讲述了中方当时对美军企图的判断过程,当1950年8月朝鲜军队取得绝对优势的时候,毛泽东却忧虑美方可能在朝鲜军后方登陆,因为中方情报得知尽管美军在全力加强釜山地区左支右拙的美韩军防御阵地,但日本却有两个精锐的美军师在不断进行两栖登陆训练,而且8月初毛泽东还专门派遣周恩来的军事秘书雷英夫做调查,雷在综合各方情报后,认为美方极有可能在六个港口登陆偷袭朝鲜军后方,仁川是最有可能的目标。

随后,按照毛泽东的指示,雷做了一个三页的备忘录,专门发送给朝鲜领导人,但朝方不以为然;到了8月19日到8月23日,毛泽东两次召见苏联大使,表达对美军行动的担忧;直到8月底至9月初,毛泽东又多次召见朝鲜驻华代表李相祖,指着朝鲜军的多个薄弱点特别是仁川,要求其强化防御,但朝方显然并未有反应;9月4日,北京的特使柴军武专门告诫朝鲜领导人,美军可能在朝军后方发动袭击,朝方再次不以为然,甚至9月10日,美军仁川登陆前五天,柴再次要求朝鲜向北撤军,朝方亦直接拒绝。

对此,美国军史学家哈伯斯塔姆高度评价了中方决策者的军事判断水平,他写道:

“在毛泽东的一生中,他的敌人总是拥有更强大的武装力量与军事装备,因此战略战术对他来说尤为关键……面对朝鲜的局势,毛泽东非常重视眼前发生的事情以及他预感到了就要发生的事情;”《The Coldest Winter》

“相比之下,朝鲜领导人本来就不是在战场上取得天下的,他是依靠在残酷政治环境中艰难求存以及苏联人对他的亲善,所以他不能理解毛泽东对他的警告。”

第二点,美方参战军人对中国军队在云山初次遭遇战的战术运用相当佩服,承认对手是一支狡诈难缠的敌军。

1950年10月下旬美军开始从被他们占领的平壤向北推进的时候,驻韩美军公认的最杰出情报官美国第1军帕西 汤普森上校就认定中国军队已经大举进入朝鲜北部,他向自己的上级骑兵第1师第8团团长哈尔 艾德森报告周边可能潜伏了大量中国军队时,却遭到了长官的训斥。接下来的几天,汤普森给自己的女儿写信,他称,“很多迹象表明,中国军队正在我们周边大量潜伏集结,我确信美军将一败涂地,而我可能战死沙场。”

汤普森的判断可谓准确无误,按照他的描述:

“中国军队已经大量进入朝鲜,他们悄悄埋伏在北方的群山之中,耐心等待联军一路北上,继续拉长已经极度吃紧的战线,他们没有打算立即对我们下手,而是要等我们长途跋涉、精疲力尽之后再开始行动,因为那时候打败我们简直易如反掌……显然,狡猾的敌人深娴用兵之道”。(《哈伯斯塔姆对汤普森的采访》)


第三点,在举世闻名的长津湖的战役中,美方侦查人员和参战军官对中方军队的反侦察能力和战术水平相当认可。

美军第15野战炮兵团的前沿观察员保罗 奥多德回忆道,他在长津湖战役前,曾经受命乘坐小型侦察机寻找中国军队的行踪,因为当时中国军队往往在攻击美军之后就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所以侦查尤为重要。他和他的同伴飞行员瓦尔德斯都是以眼力极好在军中著称,但在云山战役之后,尽管他们多次在山间树林中搜寻中方动向,但都无功而返,即中国军队的反侦察能力极强,美军很难把握到中方的动向。

由于很难弄清楚中国军队的位置,美军第2师作战处上尉约翰 卡雷回忆道,“我们就像骑在一只羊羔身上走路,每前进一天,这只小羊羔都变得愈加疲倦,无力支持我们行走”。(《哈伯斯塔姆对卡雷的采访》)

美国著名军事史学家斯拉姆 马歇尔对此描述道,“中国30个师组成的伏击大军埋伏得天衣无缝,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中国士兵犹如没有身影的幽灵。”(《The River and the Gauntlet》,p.1

对于中国军队的战术能力,根据《The Coldest Winter》的记载,美军前线军人对中国军队的战术能力赞不绝口:

“东京那些官老爷们(指麦克阿瑟)从来没有想到过中国人会以这种方式发动进攻......没有人研究过,中国士兵的行军速度到底有多出色,多迅速,即使在夜间,即使没有道路的情况下,他们一样做得完美无缺”;

“中国人没有重武器,弹药和粮食也少于我们,轻便、快速是他们最大的优势,高级指挥官们总认为中国军队是我们轰炸机的活靶子,他们就没有考虑到,中国人能够让自己在朝鲜的崇山峻岭中消失不见。

“事实证明,中国人非常清楚自己的弱点,他们不会做很多事情,但一旦去做,就一定要做好……中国人已经把我们的最大优势——严重依赖良好的路况——转化为劣势,但是,任何一个关注战争的中国人绝不会对他们的战术感到惊讶!”

正是因为多次激烈交手,美军终于意识到中国军队强大战术能力,并促使美国军界高层改变了对中国军事能力的看法。在随后的国会听证中,美军将领麦克阿瑟一改此前对中国军队的轻蔑,反而认为:

中国士兵的确是一流的战士。”(Joseph Goulden,Korea,pp 534-535

这就是朝鲜战争带给美国对华认知的改变,也是世界对中国的改变。就像志愿军统帅彭德怀元帅所说的那样:

”西方殖民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线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 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此前的看法是:

“中国缺少进行战争的实力……人们过分夸大了中国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按照政治、经济因素,中国不可能维持军队在国外作战”

更多内容,请点击链接搜索:王陶陶文章搜索

欢迎大家加微信,方便交流。点击二维码加入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