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云石:为什么美帝的全球霸权必然走向灭亡?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当然,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以为美国依然是光彩炫目的人类灯塔,是地表最强的超级大国;但实际上,了解国际政经局势,尤其是懂战略的人,其实大都已经看出来,现在的美国,已经衰落到岌岌可危的地步;它的全球霸权,也正在迎来终局——这一次以中国领衔,中俄伊大三角为核心的全球反霸联盟,已经在战略层面,将美国拉入了陷阱,美帝虽然竭力挣扎,但迄今为止依然无法挣脱,反而越陷越深。如果这种趋势延续,可能短短三五年内,我们就会看到全球格局的根本性改变,美帝在中东、东欧、东亚三大板块的霸权将极有可能走向覆没。

而在丧失了亚欧大陆世界岛的霸权后,美帝的全球霸权——哪怕是最理想的状态,也只能退回美洲西半球,沦为一个区域性霸权。而如果美国内部无法消化东半球霸权沦丧带来的重大利益损失,国家的内乱乃至内战,都是有可能发生的。那么,为什么堂堂美帝,会走到这个地步?当然,这个可以从各个角度来解释——国内的去工业化,经济金融化,种族矛盾,价值观沦丧;外部的中国崛起等等,这些都是美帝衰落的原因。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美帝,或者说英美一脉传承下来的这种资本型霸权模式,其实天然就存在弊端,垮台其实是历史的必然——而现在的美帝,只是正好走到了谢幕的这一步而已。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英美流的霸权,本质上是一种掠夺性的文明开拓模式。历史上的文明扩张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融合,一种是掠夺。前者以华夏文明为典型代表(伊斯兰也有相应特征,但没有华夏明显——或者说做的没有华夏成功),后者则以罗马——基督教文明为代表。融合式扩张,其实强调的是高度融合,以将被扩张对象彻底融入自己文明体系为终极目标。这种模式的好处是一旦成功,综合效益就非常明显——被扩张对象与自身主体完全融合,被融合对象的财富生产和创造潜力能够最大限度的为文明体系所用,凝聚力很强而反对力很弱。而坏处也很明显——就是这种文明扩张模式进展很慢——毕竟你既然追求的是完全融合,那在这个过程中,遭受的反抗也会更强烈。所以即便是贵为农耕时代地表最强文明的华夏文明,其经过几千年的文明扩张,在整个农耕时代,其核心范围也只触及到了东亚大陆的农耕区,至于其他——别说漠南漠北、西域、青藏等受地理环境和生产力限制,在当时无法吸纳的地区了,哪怕是同样作为农耕区的越南、朝鲜、日本等等,也只能在朝贡体系下作为外藩存在。而罗马——基督教文明,或者说欧系文明,他们是一种另一种套路。它并不太追求融合——或者说,它虽然也追求融合,但它的发育模式,并不是先融合吸纳然后全力对被扩张地区予以充分开发,而是直接掠夺。在这种模式下,融合并不是主要手段,而只是为了更方便的掠夺而所使用的一种配套工具。反映在文明扩张模式上,它也不太追求领土的直接扩张,而更喜欢羁縻或者霸权模式——华夏模式下的通常是力不能及下的羁縻是迫不得已,而西方模式下的羁縻则是有意为之。这种套路的好处,就是文明扩张速度快,华夏文明吭哧吭哧干了几千年,才搞定个两京十三省(明朝有效管理版图)——其他地区,哪怕是中原王朝将他们纳入版图,但实际上也都没法有效吸纳,更没法有效开发利用,经济上都是赔本——相当于花钱换他们别搞事,别来影响我中原汉地的生产生活;而西方文明的掠夺式扩张,不需要费心劳力去融合,只需要以武力为支撑,逼当地让渡一定的经济利益给自己就好了;至于融合,也仅限于对当地上层利益集团施加影响,其目的也不是为了由上到下对它们的文明体系进行改造,而是让这些上层利益集团更好的与自家文明衔接,进而充当自己掠夺当地的买办。这就是东西方强势文明的扩张套路,一个是重资产模式,一个是轻资产模式。那么,这两种模式,谁更优秀呢?这个其实各有优劣,每一种都有每一种的好处,也各有坏处,而最终怎么选,还是要根据自己的资质禀赋,以及所处时代环境下的生产力条件。当然,这里我们不是来比较两种模式的优劣。只不过英美既然选择了这种轻资产模式,就必须要面对它所带来天然弊端:由于不想干融合这种苦脏累活儿,这就意味着,英美在文明扩张——也就是构建霸权后,它对天然就会遭遇强大的反抗势力——毕竟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人家当成你的自己人,而只想着低价获取当地原材料,把对方当倾销市场,这么搞当地自然会不满,进而会反抗。这就涉及到了一个霸权成本问题。虽然融合这种重资产扩张也会面临成本问题——但只要它熬过了前期的高投入阶段,融合进展顺利,后期投入就会越来越小;而轻资产霸权式扩张,由于其从一开始就没有高投入,那自然霸权成本问题就会贯彻始终。所以不管你霸权维持的多久,一旦你衰落,霸权成本很可能就会高出收益。而且,轻资产扩张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的出发点是掠夺,这也就决定了,它从根本上,是没有帮被扩张对象发展生产的义务的。当然,实际操作中,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有时候霸主也确实会带动一些被扩张对象的发展——比如基于美国资本利益最大化的全球化产业分工合作,就确实带动了很多后发国家的发展。但这种带动,并不是其初衷。毕竟美国建立霸权体系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掠夺更多的资源和财富,并不是带动人类文明共同进步——如果真是想带动全人类进步,那站在它的角度,它应该是搞融合,力争将全球都融入自己这个发达文明体系中。由于带动后发国家并非霸权初衷。所以,即便因为自身攫利需要,而顺带着带动了被掠夺对象的发展,美国也不会轻易放过,而是会用政治压迫、金融和科技收割乃至军事打击等手段,不定时的将对方的财富夺走。这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人家搞这套霸权的目的就是为了掠夺。这是美国霸权的本性,刻在它基因里的本性。所以当你有了钱,还不让它掠夺,那是不可能的。但这么搞,又会进一步加剧被掠夺者的反抗——你掠夺的越狠,人家的反抗欲望和动能就会越大。这就是美帝霸权的痼疾——他的掠夺基因,决定了它天然会遭遇强烈的反抗;反抗就意味着霸权成本抬升,而要消除这种成本,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融合——将对方彻底纳入自家文明体系,把他们当自己人。但这么搞成本太高时间太长,中间风险其实同样也不小——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前期投入就会打水漂,所以美国不愿意干。既然它不愿意干,那霸权成本问题会困扰这套体系的始终。这个在霸权强大时还好说,但一旦霸权衰落,那问题就会凸显。这就是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由于自身衰落,所以需要凭借霸权更加多的掠夺全球;但由于美帝掠夺加剧,各地反抗也势必加剧——这又进一步抬高了美国的霸权维持成本。而且这二者互为因果,搞成了死循环。而美帝霸权的另一个无法解决的死循环,就是存量财富的有限性,与掠夺欲望无限性的矛盾。霸权是美国和西方资本掠夺全球的工具。由于轻资产扩张模式下,西方文明只侧重于对其他地区掠夺,而不注重于被掠夺地区的生产,这就决定了,这种掠夺必然是有极限的。当到了这个极限,再掠夺下去,被掠夺地区也不可能再贡献出更多财富——相反,越逼近极限,对方的反抗欲望和动能越强大,破极限后反抗动能更是不可遏制。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到这一步,维持霸权所获得的收益越来越低,成本越来越高。当这二者突破阈值后,形势就会反转——霸权就不再是一种收益,而成为一种负担。那么,怎么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一般来说,是适可而止。但这短期或许可以,但长期来看,是不可能的。毕竟嗜血是资本的天性。作为资本主义构建的霸权,它不可能违背资本的天性。而具体到现实中,美国和美国资本也不是铁板一块;民众要更好的生活,各资本集团也都有各自的利益扩张诉求——这些都需要不断的财富扩张来满足。而满足他们,就需要更多的财富掠夺。如果对外掠夺的增长速度下来了,民众的更好生活诉求满足不了,他们就会转而寻求打土豪分田地——阶级矛盾就会激化;各资本集团的利益分配也会摆不平——各个集团都想要更多,但又没法从外部获取更多增量,那就只好存量互割。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生产力进步——也就是我们说的科技革命。一旦科技革命爆发,人类财富天花板被打破,那不光美国内部的生产力会大幅提升,连带着被掠夺国家,也会因为美帝的落后产业和技术转移而分到一杯羹——这样内外财富都大量增长,霸权就又稳固了起来。这也是美国现在疯狂押注AI的原因之一——短期来说,通过炒作AI,维持大家对美股的信心,对美元的信心,对美国的信心。而从长远看,AI爆发——尤其是在美国首先爆发,是维持其霸权的救命稻草。但问题是,科技革命爆发有其客观规律,不是你想它爆,它就爆的了的。有可能确实你走狗屎运,在你霸权还能维持期间爆发;但也有可能直到你霸权因为成本收益倒挂而崩掉,它依然没爆发。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这边AI还没爆发,你的竞争对手——比如中国那边,AI就先爆发了,那你同样霸权也维持不下去。所以,科技革命能不能救霸权的命,这个是说不准的。美国现在是没办法,只能赌——赌它在自己霸权解体前,在自己手上爆发。但能不能成,这个真不好说。而且,就算赌科技革命,也是有问题的。就是美国的这套霸权体系,很有可能会成为其赌科技革命的阻碍。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科技革命说到底是建立在足够的财富和资源基础上的。说简单点,你要拼这玩意,你除了要时间,还要大量的财富和资源做基础。而且科技革命越高级,需要的财富和资源就越多。这恰恰对美国来说很要命。表面上看,美国是霸主,可以调用全球资源为己所用。但问题是,美国的霸权,本质上是一种掠夺式财富获取方式。而掠夺它是有上限的,你掠夺的再多,也不可能超过被掠夺的财富总量——何况你掠夺的越狠,反抗就会越厉害,霸权成本就会越高,这回抵消你掠夺的成果。由于常年只掠夺不建设,这就导致被掠夺对象普遍贫穷——老子隔三差五被你收割,哪还有资源创造增量?所以虽然美国可以掠夺全球,但也正因为它常年掠夺,所以这个掠夺收益存在上限,再要更多就没有了——甚至原先的最大掠夺对象中国,这些年在被掠夺的过程中也韬光养晦,现在还反而成了它的竞争者。为什么中国会成为美国竞争者?因为中国所处的华夏文明是重资产模式。这种套路虽然慢,几千年也就搞了东亚大陆这么一块,但质量高——华夏文明是把扩张对象彻底融合,彻底当成自己人,然后对占领的土地充分开发,让它能够不断的生产财富。这就导致了一种现象——虽然美国是全球霸主,可以调用全球资源;中国只能调用本国资源,但发展到现在,两国居然已经成长为同一个档次——甚至中国的潜力还在美国之上。这就是用农耕式精耕细作,反超游牧式的四处打劫的典型案例。所以搞到现在,美国就很无语了,它只有打败中国,才能把霸权维持下去。如果打不败,鉴于美国的四处掠夺打劫已经到了上限(再打劫掠夺,能获得的增量财富越来越少,支付的霸权越来越高,不划算),所以它已经无法再筹措更多的资源和财富。而反观中国,由于其玩的是精耕细作套路,从现在来看也还没有到顶(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中国都还没吃干抹净呢),所以中国在国力方面极有可能反超它。而一旦国力反超,中国就可以构建自己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对其他反霸国家提供支持和保护,这样美国能打劫的国家越来越少,能掠夺的财富和对象越来越少。此消彼长之下,美国霸权的解体,就势在必然!这就是美国必须搞死中国的逻辑。不搞死的话,自己的霸权就必死无疑!但问题是,且不说美国现在已经没有能力搞死中国,就算中国自己做大死犯大错,让自己被美国搞死,从长远看,美帝霸权依然是无法维持的。因为霸权体系下的掠夺模式不会改变,既然财富和资源以掠夺而非生产创造为主,那它就必然有上限。但资本的贪欲是没有上限的。以有限的财力,来满足无限的嗜血逐利,这种模式总有玩不下去的时候。至于寄望于科技革命生产力爆发——鉴于科技革命需要的成本越来越高,这种在全球范围内以掠夺为主,而非广泛开发的模式,其资源利用效率无疑是低下的,总有支付不了科技革命成本需要的一天。而如果科技革命迟迟不至,霸权依然会在资本嗜血的无限性和人类财富有限性,在成本和收益无法平衡的死循环下最终走向崩溃。这就是美帝霸权必然走向灭亡的原因。有没有中国,它都会灭亡,中国的横空出世,只是让美帝霸权的灭亡时间,大大加速了而已。说到底,美国的霸权,其实已经不适应人类文明的发展需要了——以前科技革命和生产力进步需要的资源有限,靠简单的的资源掠夺就可以满足。而现在科技革命越来越高阶,要想实现突破,完成生产力爆发,需要更多的资源和财富支撑。而要获得这些资源和财富,光靠简单的掠夺,已经不敷所需;必须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广泛的生产开发,将地球的资源、财富和人力尽可能的充分利用和开发,这样才能实现。而能实现这一点的,绝不是掠夺式的霸权,而是,建立在人类整体合作共赢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