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云石:民主党和特朗普,谁当选对中国更有利?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本来这个标题应该是拜登和特朗普,谁当选对中国更有利。不过第一次电视辩论会上拜登的老年痴呆表现,实在是晃瞎了世人的眼。看着架势,真不排除他接下来会被民主党替掉。所以比较对象就成了民主党和特朗普。

当然,很多人觉得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无论民主党换不换人,只要是正常选举,特朗普几乎是稳赢。但问题是大家也都知道,这次选举接下来很有可能出现“不正常”的情况,所以到底鹿死谁手,现在其实还是说不准的。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不管谁当选,对中国都不利。这个从绝对角度来讲当然是没错——反华现在是美国朝野共识,甚至是美国当下唯一的共识,所以谁上来都会对咱们疯狂输出。但毕竟驴象政策取向不同,利益基础也不同,所以在施政理念和策略方面,肯定还是有差异的——甚至差异极大。而这种差异,也肯定会对中美博弈大势产生不同的影响。

回到正题,谁当选对中国相对有利?在这个问题上,我态度非常明确——答案就是民主党!

我知道很多人不认同,也可以列举各种特朗普当选更有利的理由:比如政党轮替会打乱美国对华战略节奏,特朗普势必与盟友闹翻,进而破坏拜登任期内重新巩固的反华联盟,乃至于特朗普上台会加剧美国内耗等等。

客观的说,这些判断都是正确的。但我觉得,这些也都片面了些,这类对谁上台更有利的判断,其实是建立在中美博弈难度基础上的,判断依据是谁上台中国更容易应付。

但实际上,鉴于中美矛盾的不可调和性。无论谁上台,反华都会竭尽所能,中国都会很难受。比如我们之前认为拜登上台中美会相对缓和,但实际上这四年中美依然剑拔弩张,依然在不可避免的滑向修昔底德陷阱。特朗普的对华制裁封锁敌对政策,基本被拜登沿袭甚至加码。

所以,技术层面的难易程度,并不能作为判断谁当选更有利的主要依据(如果非要说,也就是从怕出意外的角度,那也是民主党当选相对更可控——毕竟特朗普是众所周知的不可控)。

真正的核心是什么?是中国利益的最大化!如果最后博弈输了,那万事俱休;但如果博弈赢了,中国怎样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而站在这个维度,我认为,民主党掌权,远有利于特朗普。

为什么是民主党而非特朗普?这其实建立在二者不同的政治底盘上的。民主党的政治底盘是什么?上层是犹太资本,下层是白左和少数族裔;而特朗普领导下的共和党,上层基础是能源、军工复合体和传统工商业资本;下层是传统欧裔白人。

当然,这只是大而化之。并不是说两大阵营就壁垒分明,实际上也各有交叉渗透——就像特朗普,你看他的政治底盘这么民粹化,但他跟犹太复国主义的关系却明显要好于民主党,以色列和内塔利亚胡现在也把宝全押在特朗普头上。但总的来说,二者之间的差异,还是如上所说。

这种区别有什么影响?影响大了去了,它会直接决定美国在面对这一轮大败局时的应对方式,进而对中国未来的全球利益产生重大影响。

民主党背后的金主是犹太金融资本,群众基础是白左和少数族裔,这样的政治底盘,决定了民主党天然是不会放弃全球化,不会主动放弃霸权的。

为什么这么说?很简单,金融不创造财富,只转移财富,所以金融资本天然就是是靠嗜血维生的。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资本本性,决定了犹太金融资本自然而然的要将触角伸到全球——控制全球的优质资源和资产,通过掌握这类公司的控制权、控股权,从而源源不断的从它们那里攫取利润。

这是最舒服的赚钱方式。但这也决定了,它离不开全球化,离不开霸权。没了全球化,不光是没钱赚,金融转移财富这种生存方式都没有存在必要——要是都美国自产自销,人家美国产业资本自己就能做,要你们这帮金融资本干嘛;没了霸权,犹太金融资本靠什么去确保自己对全球资产的控制——别说国家了,随便出来一个土军阀,把辖区内所有资产没收充公,华尔街那帮衣冠禽兽都只能抓瞎。

所以,犹太金融资本必须为维持霸权不竭余力,绝不允许霸权垮台——哪怕美国现在的实力,已经明显不足以维系这个霸权体系,维持这个既有的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它也要埋着头硬挺,甚至把美国国运搭进去也在所不惜——因为这是犹太金融资本的生存方式。如果它们自己活不下来,那保留住美国,对他们又有什么意义?

而白左和少数族裔的群众底盘也同样如此。白左和少数族裔、LGBT这些玩意纯粹就是一帮缝合怪,这些群体之间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共通之处,甚至很多时候是相互鄙视,充满隔阂、冲突的。

和共和党那帮有着高度同质化宗教、族群认同的新教系欧裔白人相比,民主党群众基础简直就是一帮乌合之众,全靠普世价值以及政治正确强行纠合在一起,靠着全球化对外攫取的丰厚物质利益供养而生活,这样的人,一旦霸权坠落,美系全球化经济秩序无以为继,依附于其上的福利保障、攫利机会以及价值观意识形态支撑就会土崩瓦解——换句话说,民主党群众基础会自行毁灭。

把这一分析完,我们就会发现,美式全球化,以及维系美式全球化的霸权,是民主党以及它背后金主以及群众基础的命脉所系。所以民主党没得选,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而特朗普和共和党就不一样。共和党的经济基础是军工复合体、能源资本和残存的工业资本

。群众基础方面,则是信奉新教为主的欧裔白人。这样的背景,明显是传统昂撒主导。虽然特朗普上一任总统任期内来看,他也不敢得罪犹太,甚至也争取犹太支持,甚至现在还跟犹太复国主义勾勾搭搭,但特朗普跟犹太资本的瓜葛,肯定是远不如民主党的。

说白了,特朗普领导下的共和党,无论是群众基础还是经济基础,其实都跟犹太资本不是一路——甚至是有冲突的。之前他之所以不敢得罪犹太资本,那只是因为犹太资本在美国太强大,谁惹谁死。但如果犹太资本没那么强大了,甚至成为了众矢之的,情况就完全不同——那时候民主党因为跟犹太资本绑定的太死,只能跟它一条道走到黑,而特朗普领导下的共和党,只要时机成熟,随时可以成为翻版纳粹小胡子。

正因为政治基础的不同,对于全球化经济秩序,对于美帝全球霸权,特朗普的态度跟民主党是截然不同的——与民主党竭力维持霸权,维持美式全球化不同,特朗普上个任期的政策明显有孤立主义特征,主张战略收缩,跟盟友也是闹的非常之僵——非但不在乎它们死活,还想方设法的薅它们羊毛。在美国再工业化方面,虽然两党都这么喊,但民主党明显就是敷衍——别的不说,光加息加到5.5还死撑着不愿意降,这就不是再工业化,而是典型的去工业化。而特朗普,他任期内可是一直逼着鲍威尔降息,在拉项目方面也是尽心尽力——不管最后成效如何,但态度方面确实是十分积极的。

那么,民主党和特朗普这种施政差异,分别会对中国利益产生什么影响?

表面上看,民主党死抓霸权不放,拼死维护美系全球化的立场,会加剧中国面临的战略压力——毕竟我们是美帝霸权和美系全球化的唯一挑战者。但实际上,民主党的这种努力,对中国也有三层好处。

首先,它会延续美式全球化的寿命,给中国更多的准备时间。

作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我们的工业体系离不开全球市场。而全球贸易要能顺利进行,就必须有一套全球化经济秩序。而从过去到现在,这套秩序一直都由美国提供。虽然美式全球化很坑,从我们这里吸了很多的血,但至少它也确实给中国制造行销全球提供了秩序保障。

这就是我们至今也不愿跟美国撕破脸,也不愿意打新冷战的重要原因——虽然一带一路这些热火朝天,但离真正的中国主导的全球经济秩序建立起来,还有相当距离。而在此之前,中国经济要想平稳健康发展,依然离不开美式全球化。中国更希望的是美国逐渐被动收缩,这样会给自己充足的时间发育,完成中美全球化秩序的平缓交接。而特朗普这种主动收缩的搞法,很有可能留下巨大的真空——而中国一时半会儿又接不了盘,这样会对全球经贸秩序造成很大的破坏,进而影响到中国经济。而民主党的话,不管它多么反华,鉴于其政治基础决定了它离不开全球化秩序,而美式全球化秩序一时半会儿又不能把中国单撇出去,所以咱们还可以继续稳扎稳打。

其次,特朗普的主动战略收缩,有极大的可能的冲击中国在未来的全球利益份额。

什么是主动战略收缩?说白了就是既然横竖保不住,那霸权我索性不要了,全球化秩序主导权也不要了。然后走之前大割一把,把捞到的好处带回国内,用以填补债务窟窿+再工业化重组生产关系的原始启动资金。

如果特朗普这套成了,表面上看中国接下来的全球化接盘之路少了阻碍。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都知道,美国的财富主要是靠外部攫取,而攫取方式主要是获取当地资源和资产的控制权,然后将利润转移回国内,至于那些生产资料本身——像矿产、公共基础设施,工厂企业乃至人才等,这个绝大部分是没法带走的。

那好,各国出人出力出钱出地出资源,反正什么都出了,最后利润大部分转移回美国,留下一堆污染什么,你觉得各国愿意吗?

当然不愿意。那不愿意为什么还要干?一方面是因为不这么干融不进美式全球化,自己生产的商品没法参与全球市场交易,价值没法变现;另一方面则是怕美军打自己——而这两点合在一起,说白了就是怕霸权。

但这时候如果有另一个强权出来,给你出一个B计划,你参与这个B全球秩序也一样能自由贸易,同时它也能给你提供安全保障,然后要价还比美国低——美国要转移你剩余价值的80%,另一个强权说跟我一起玩,我们合作共赢,五五开,你干不干?

那你当然要干喽!

这就是中式全球秩序的构建逻辑。中国不能白干活,我们拼死拼活斗霸权,最后斗赢了,又费心费力建立了新秩序让大家参与安心贸易商品交换,这些投入也是要获得收益的——只是咱们吃相没美帝那么难看而已。

如果民主党在,它是没法退的——毕竟这80%利润转移早就内部分配完毕,没了它没法摆平自己背后的利益集团乃至群众拥趸。所以它只能拿美国为赌注往上加码。

但毕竟大势已去,眼见美国实力衰落,中国领导的反霸联盟声势日隆,韭菜们当然不愿意再交那么高的保护费,而民主党政府又必须逼着他们交,所以这种矛盾激化后,既会增强韭菜们的反抗意识,又会推动他们主动跟中国靠拢。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在韭菜那里拿到一个好价格——在战后新秩序中,获得满意的利益分配。

但如果特朗普主动搞战略收缩,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主动收缩也不是直接撤,而是要刮一笔再走。那怎么个刮法?对于同阵营盟友——或者说投华利益损失比较大的,特朗普肯定是要狠狠敲上一笔,把他们榨干抹净——比如日韩,让他们把这些年给美国当狗赚到的好处统统吐出来。

而对于那些本就被当韭菜,这些年遭割惨了,现在眼见中国崛起美帝衰落而蠢蠢欲动想改换门庭的,特朗普政府的主动收缩,则很有可能是妥协——也就是保留自己的一部分既得利益,让后将其他的吐出来还给韭菜国政府。

这是很有可能的。毕竟美国只是主动收缩,不是彻底败退。这种情况下的撤退,美国还是掌握一定主动权的,一旦国内形势生变,昂撒和民粹势力增强后能够对犹太资本构成一定反压,特朗普就可以通过和平的利益让渡,换取在新兴国家保留部分利益的同时体面退出——对新兴国家来说,这意味着他们不用跟美国翻脸甚至玩命,就可以收回一部分利益,还可以保留进入美系市场,以及在美式全球秩序中继续贸易的资格。这样它们没道理不答应。

但这对中国来说,就不是好消息了。本来嘛,美帝旧秩序保护费收80%,中国新秩序给个五五开,那就足够吸引其他国家加入了——而且这种直接从美帝那边抽身过来的转投,还有利于中国秩序影响力的扩大。但美帝如果直接自降身价,把保护费从80%一下降到了50%甚至更低,那中国自然也得跟降;与此同时,由于美国主动让步,这样一来,大家也不用跟美国闹掰,完全可以同时在中美两套秩序中骑墙,这样其实对中式新秩序的扩张也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最后,如果特朗普的主动战略收缩获得成功,那美国未必没有再工业化东山再起的可能。

对于民主党和犹太资本来说,它们是跟美帝绑定,所以不能退,退了自己就会灰飞烟灭,所以必须跟霸权共存亡。而这种模式下,如果最后霸权还是完了,那美国也会有大麻烦——毕竟为了霸权美国已经掏空了一切。如此一来,美国最好的下场,也就是偏安北美,甚至很有可能分裂内战,反正可预见的将来基本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但特朗普和共和党不同。它们是跟美国绑定的,所以它们见势不可为,完全可以主动放弃部分霸权,收割一笔后退回国内,这既可以有效减少美国为明显难以为继的霸权部分所支付的巨大成本,又为再工业化重启捞到了足够的启动资金。这样一来,美国内部生产关系重组成功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一旦灭国生产力重新起来,美国还可以重出江湖,对中式秩序构成巨大威胁。

以上,就是我认为相较于特朗普,民主党当选对中国相对更有利的原因。美帝霸权已是日落西山,不管美国怎么折腾,最后大概率都保不住。而民主党和特朗普不同的政治底盘,决定了民主党只能垂死挣扎,而特朗普则更倾向于当断则断,快刀斩乱麻——而前者的做法,无论是对于围剿霸权本身,还是霸权解体后的国际格局,都相对更有利于中国;而后者,如果让特朗普那一套搞成,虽然霸权瓦解本身依然不成问题,但霸权解体后留下的一堆麻烦,以及未来美国重新崛起的威胁,绝对会持续困扰咱们很久很久!这种战略层面的利益差异,绝不是什么政党轮替,对华政策游移反复带来的战术层面好处可以对冲得了的。

当然,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正常选举的话,特朗普上位的可能性要远大于民主党。那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注定要面对更加麻烦更加棘手的美国呢?

其实也不是。毕竟前面我们说的都是特朗普的主观施政思路。这些思路只有顺利施行,才能给我们造成困扰。但现实中,特朗普的施政思路想落地,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会面对非常多的掣肘乃至反抗——这一点,从他第一个任期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甚至,鉴于特朗普的这些理念和思路,严重侵犯犹太资本利益,美国政坛乃至社会层面的矛盾又已经激化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特朗普真敢这么玩,稍有不慎就会招来反噬,甚至极端情况下会引发美国的内乱乃至内战。

总之,特朗普确实是中国的大麻烦,但这个大麻烦要祸害中国,得先摆平自家内部——而这一关要想过去,可没那么容易。不光白左不会放行,犹太资本不会放行,少数族裔不会放行,咱们中国,同样不会放行!

是的,作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作为美国最强竞争对手,作为唯一具备倾覆美帝霸权能力的外部势力,作为全球反霸联盟的总后台,不管中国承不承认,它事实上已经具备了通过外部动作影响美国内政的能力。所以,特朗普上台后,两派打的不可开交也就罢了,如果特朗普真的占了上风,恐怕中国,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这家伙大权独揽,晋位美版小胡子的。

对于中国来说,美帝是必须解体的。至于美国,它可以灭亡,也可以继续存在,反正只要不东山再起,中国都能接受。但如果它想把全世界狠刮一遍后再躲回去养伤蓄势,将烂摊子扔给中国,等咱们费劲力气把秩序重新捋顺,它再生龙活虎的杀将回来搅局,这样的情况,咱们绝不能出现。

所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特朗普别说未必能选上(毕竟还有非正常情况的可能),就算选上了,面对他的,也是一路荆棘。就算特朗普真能代表美国国家利益,但内有犹太资本为首的利益集团,有已成气候的少数族裔和白左思潮;外有中国为首的反霸联盟,它们可都有自己的利益和计较,可没想让美国就这么顺利的完成国家重组。总而言之,特朗普如果真想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那就让他体验下当年毛教员早期闹革命时的滋味吧。看看这位吹牛不打草稿的懂王,有没有一百年前那位中国伟人,挽狂澜于既倒的本事和能耐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发表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