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为什么哈萨克斯坦要远离俄罗斯?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今年4月的时候,俄罗斯的社交媒体上泄露了一段录音,国家杜马兼将军的安德烈.古鲁洛夫在与议会国防部同事的聊天中暗示,哈萨克斯坦将成为俄罗斯的下一个目标。

录音是真实的,但并不代表普大帝的意见。

这是大鹅好战分子对苏联旧臣的一贯看法,也是哈萨克斯坦需要直面的尴尬处境。

从某种程度上讲,哈萨克斯坦这个国家跟外蒙的情况很像,也是三个墙头上蹦迪,极度向往欧洲,又不得不在中俄之间考验自己的端水能力。

但现在情况的是,随着欧亚大陆的地缘格局发生巨变,中亚已经迎来一个大鹅控制减弱的时间窗口期,但凡有点脑子的草原大汗,都知道是时候出来活动活动了,未来的中亚充满变化和机遇,哈萨克斯坦也必然会是东大争取的重点。

所以这一期的问题就来了,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究竟啥关系?它对咱们的一带一路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01

 

 

了解历史的朋友都知道,中亚那个地方存在感不高,但地理位置却是十分重要。

它夹在欧亚大陆之间,是中华、波斯、印度三大文明的交汇处,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一直都是周围强权争夺的焦点地区。

历史上,每当中原王朝强大的时候,咱们的天子就发兵西域刷副本,先后建立过西域都护和安西都护,最风光的时候,整个中亚都在大唐帝国的控制之下。

但自安史之乱后,唐朝国力大减,中亚这个地方也开始脱离中央统治很快就被伊斯兰化了,后来又经过蒙古人血洗,直到15世纪中后期,哈萨克汗国才在历史中首次出现。

不过,游牧帝国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在同一时期,北方的俄国人也摆脱了鞑靼桎梏,扩张的属性被打开,很快就与哈萨克汗国在草原上相遇了。

19世纪初,由于向西发展受阻,俄国人开始渗透哈萨克人的大草原,而当时的哈萨克汗国并没有实现统一,部落之间还内卷严重。

俄国人没费多少力气,就在1882年征服了哈萨克,并学习英国人的总督殖民模式,在压榨游牧民族方面基本做到了行业里的最下线。

另外随着俄帝国的逐渐衰落,定居在哈萨克斯坦的东斯拉夫人越来越多,两边积怨越来越深,结果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游牧民族趁俄病要俄命,并在1917年爆发了中亚大起义,大约有近30万人在暴乱、饥荒中丧生,还有数十万哈萨克人选择跑路,后来形成了中国的哈萨克族。

1897年,俄帝国第一次人口普查时,哈萨克地区共有400多万人口,其中哈萨克人约占83%,是绝对的主体民族,俄罗斯族大约有45万,占到总人口的11%左右。

然而到了1922年,也就是乌克兰大饥荒前,哈萨克斯坦的俄罗斯人口增长了一倍多,达到总人口的21%,乌克兰人也增长到总人口的14%,而哈萨克人减少了将近20%。

在苏联成立后的前13年里,哈萨克斯坦一直是红色帝国的一部分,直到1936年才从俄罗斯联邦独立出来。

当然,苏联这么操作也不是什么良心发现,一是因为中亚地区的老百姓都多少都有点突厥的基因,还普遍信教,极易被旁边的土耳其洗脑。

二是慈父当年的一套集体农场体系把中亚几个斯坦搞的水深火热,特别是哈萨克斯坦,那些拥有大量牛羊的牧民被打上了阶级敌人的标签,三分之一的粮食和牲畜被没收,农业产量更是因集体化而大幅倒退。

特别是在乌克兰大饥荒期间,哈萨克斯坦因为没有完成粮食生产配额,还被苏联列入黑名单,禁止他们与其他地区进行农业贸易,这也就意味着哈萨克人种不出粮食就只能等死。

据统计,自1930至1933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哈萨克族的死亡人口高达36%,大约有150万至230万人死于人为大饥荒,数十万哈萨克人再次赶着牛羊润到周围邻国,进一步加剧了人口流失和粮食短缺。

更骚的是,饥荒期间苏联还把逃难牧民定义为阶级叛徒,并下令士兵在边境射杀润人,一套组合拳下来,哈萨克斯坦的人口暴降一半以上,1937年的人口普查只有211万,俄罗斯族也首次超过哈萨克,成为当地的第一大民族。

1991年苏联崩了,中亚那五个斯坦也再次选入混乱。

因为在苏联的计划经济时代,中亚那个地方人口少还都是内陆国家,五个草原斯坦除了放羊、种棉花,就只能干些简单的奶制品加工。

他们在经济上长期依靠老大哥血的供养,一直都是红色大家庭里混得最惨的国家。

而哈萨克斯坦的问题还要更严重一些。

了解俄国人揍性的大概都清楚,他们在领土扩张方面的一贯做法就是先打下来,再用移民策略打乱对方的民族结构。

实际上,哈萨克斯坦一直是苏联流放囚犯和反革命分子的主要地区之一,大饥荒期间流放的是乌克兰人,二战期间又把境内的德国人、带路党以及克里米亚的鞑靼人送到草原去劳教。

一番骚操下来,当哈萨克斯坦在1991年年底独立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俄罗斯人超过了620万,乌克兰人超过了90万,另外还有大约近百万的德国人和30多万的鞑靼人,哈萨克人仅占国家的40%左右。

苏联解体后,数百万人离开哈萨克斯坦,直接导致该国的经济和人口惨遭双重打击。

据统计,2000年的哈萨克斯坦GDP只有1991年的70%,生育率下降到1%是全球最不愿意生孩子的国家,十年间总人口减少了大约1200万,直到20年后,才逐渐恢复独立前的人口规模。

 

02

 

所以不难理解,哈萨克人对于俄罗斯的感情复杂,历史上长期被俄国人统治,独立后又因为主体人口太少,而东斯拉夫人口又太多,极易出现克里米亚搞公投的无奈局面。

哈萨克斯坦能够撑到现在,一方面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也是虚的一比,普大帝没心情也没能力去照顾同样穷的丁玲咣当响的中亚地区。

而另一方面是纳苏丹胡旋舞的好,在他超长待机的29年里,哈萨克斯坦大量引进欧美资本,还通过优惠政策吸引流散在海外的哈萨克人回国,努力改变国内的人口结构。

 

要知道,哈萨克斯坦原本就一直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在苏联时期,该国能源主要服务于帝国内部,完全没有任何外来资本。

独立后,哈萨克斯坦开放了石油和铀矿工业,经济也开始迅速恢复。

2000年初,西方能源公司联合哈萨克斯坦国企在里海北部发现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油田,陆上石油储量约为59亿吨,里海地区石油储量达到了80亿吨。其中卡沙甘油田最大,可开采储量超过了10亿吨,这可比欧佩克主要成员阿尔及利亚的储量还要多。

于是大量西方能源公司开始投资哈萨克斯坦,30年的时间里境外投资超过了3700亿美元,石油出口可以为哈萨克斯坦每年带来超过300亿美元的收入。

该国的经济总量也从1993年的46.6亿美元暴涨至2614亿美元,翻了50多倍,人均GDP也从(1993年)283美元增长到(2023年)11500美元。

目前,哈萨克斯坦是全球第12大石油生产国,其产量大致相当于挪威加墨西哥的总和,石油工业占到哈萨克斯坦GDP的60%,里海的石油管道直通黑海的俄罗斯新风险港,从那里装船可以运往中国和欧洲。

也正是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遍布海外的哈萨克后裔大量回国,老百姓的生育率也快速回升,如今更是飙到了3.3的世界最高水平。

2024年,哈萨克斯坦的人口首次突破了2000万,其中40%在25岁以下,是当今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之一。

而且根据联合国的预测,2050年哈萨克斯坦的人口将会翻一倍,预计超过4000万,人口密度也由现在的每平方公里4个人,上升到每平方公里8.8个人。

与之相反的是,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俄罗斯族的生育率长期停滞,远低于2的一般更替水平,越来越多的俄罗斯族选择北上,人口数量也从巅峰时期的620多万下降到如今的300多万,两边的人口比例也是越拉越大,如今哈萨克族占到总人口的70.6%,俄罗斯族则下降到总人口的15.1%。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哈萨克人的主体民族优势已经显现,但自从克里米亚公投、乌东地区反水之后,该国的民族人口难题又被摆在了台面上。

哈萨克斯坦境内有大约300万俄罗斯人,他们主要集中在北部地区。而乌克兰境内大约有800万俄罗斯人,他们大多居住在克里米亚和东部地区。

案例摆在眼前,哈萨克斯坦也担心走自己路被大鹅逼得无路可走。

所以在对俄问题上,哈萨克斯坦是继跟随又防备,他们地处欧亚大陆中心,长期笼罩俄国人的扩张阴影,为了避免成为下一个乌克兰,既想走独立发展的道路,却不敢偏离莫斯科的轨道太远。

 

03

 

2022年初的时候,由于天然气价格上涨,哈萨克斯坦爆发了一系列的抗议活动和骚乱,纳苏丹的继任者托卡耶夫在已经征调野战部队的情况下,还是要求集安组织军事介入。

而俄国人也非常痛快,他们快进快出,抓了几个头铁的刁民就立马走掉了。

这件事的诡异之处就在于,野战部队惩治刁民原本就属于杀鸡用牛刀的操作,但托卡耶夫还是求助普京并动用了集安这个平时没啥露脸机会的军事组织,严重超出了一般操作范围。

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欧美支持的NGO组织早把哈萨克斯坦渗透的千疮百孔,2022年初的剧情不能说和2014年的乌克兰十分相像,只能解释为一模一样。

托卡耶夫邀请集安,本质上是一种政治表态,他需要普大帝的支持来彻底清除纳大汗的政治势力,同时也把欧美的潜在威胁排除在外。

按照一般理解,托卡耶夫是靠普京的支持才坐稳总统之位,所以也会严格按照克里姆林宫的政策路线走,但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

随着俄乌战争从闪击变成了持久战,俄罗斯的处境发生巨变,托卡耶夫也在试图与俄划清界限。

2022年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托卡耶夫当着普京的面说不承认南奥塞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一点面子也没给。

这说明托卡耶夫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完全依靠俄罗斯的支持,他的表态只不过是哈萨克斯坦政府对俄关系的又一次重申,潜台词也可以理解为,哈萨克斯坦不依附任何国家,更不会成为下一个乌克兰。

可以说,托卡耶夫玩的是一套“拒俄但并不反俄”的政治平衡术。

经济方面,哈萨克斯坦是欧亚经济联盟的长期会员,80%的石油出口需要输送到俄罗斯的黑海沿岸,相当于把经济命脉交到了俄国人手里。

同时它也在向西方国家出售石油、铀矿和小麦,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西方抵制俄罗斯的资源空白。

军事方面,哈萨克斯坦是集安组织成员,属于俄罗斯的军事盟友,同时也是俄罗斯打破西方制裁的主要进货渠道。

在国内,哈萨克斯坦政府长期召唤海外的哈萨克后裔,并把他们安置在北部地区用来稀释俄罗斯人口。

梅德韦杰夫就曾在俄版的脸书上发帖,说哈萨克斯坦的政策严重威胁到了北方地区的俄罗斯人民,这和种族灭绝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这篇帖子后来被删除,但无论怎么解释,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始终不认为哈萨克斯坦是个主权国家,甚至还宣称有朝一日要让他们重回莫斯科的控制之下。

对于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来说,骑墙欧俄是个玩不好就送命的高难度技术活儿。

如果过于偏向莫斯科,那么哈萨克斯坦可能会受到西方毁灭性的经济制裁,这可能会导致该国的石油经济直接崩溃。

但如果他们偏离俄罗斯的轨道太远,北方地区的民族大雷随时可能会爆,哈萨克斯坦也不得不面对乌克兰式的领土分裂。

所以托卡耶夫的选择就再简单不过了,在俄罗斯自顾不暇,欧美势力又掺合不进不来的局面下,中亚各国该寄希望于谁,这就不言而喻了。

首先,哈萨克是中国一带一路的首发国家,也是中欧班列的重要枢纽,中国也是哈萨克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目前,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合作投资的大型项目达到了50多个,总投资额超过了300亿美元,合作领域涉及石油、天然气、铀矿等领域,其中10几个项目已经完成。

早在一带一路提出之前,中石油就以50亿美元入股了哈萨克最大的油田——卡沙甘油田。

中俄的天然气管道也是绕道哈萨克斯坦,每年可以为中国输送高达3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2022年,随着俄乌开战经济下滑,俄罗斯与中亚地区的贸易也大幅萎缩,在这个背景下,曾被俄国人阻挡了25年的中吉乌铁路得以修建,中国也迅速填补了俄国人留下的市场空白,进出口贸易额同比增长了45%,2023年1至6月,更是同比暴增了72.9%。

不得不说,正是由于俄罗斯的影响力严重不足,中亚地区才有机会重投中国怀抱,而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地区的带头大哥与中国有着太多的历史记忆,曾经丝绸之路上的碎叶城、撒马尔罕、夷播海又将重现久违了的繁荣景象。

这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一环,也是哈萨克斯坦以及中亚各国摆脱毛子影响,重获独立自主的重要时间窗口。

中亚崛起,未来可期。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发表回复 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