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最清楚“内幕”的人终于说出了股灾的真相

股灾原因有三:

 

第一,中国赋予市场太多功能,把它功利化了,以为它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实际上市场没有那么大功能。赋予太多功能后,它会变形。市场的功能早已定义,就是一个财富管理市场,解决不了其他问题。

 

第二,监管者的角色和目标错位。中国过去相当长时期内,把监管者的功劳、成就和市场是否成长以及指数做某种程度的挂钩。如果在某位官员任上,指数下滑,他就属于失败或者不合格的。反之则是合格的。这是有问题的,把监管者当作了清道夫。

 

第三,制度层面。我们对杠杆的运用是顺周期的,这很要命。抵押物随着价格上涨,价值在上涨,可以抵押出来的资金量在增大,实际上我们机制本身已经赋予了它杠杆。我们要建立一个逆周期杠杆,顺周期肯定会出大事。

 

政府离市场要尽可能远一点。人们有时把监管者和救市者混谈。特定的时候要救,但是怎么救能达到公平,这是最大的问题。监管者只需确保市场的透明度。如果市场有内幕交易,有虚假披露、操纵市场行为,不管市场跌还是涨,都要查处。查处违法违规行为不和市场走势有关。

4贾康:所谓国家牛市是违背规律的

去年上半年,管理部门有非常明显的意图要造出牛市。而所谓国家牛市是违背规律的。中国管理部门总认为牛市好,熊市不好,这从哲理层面要反思。股市是一个直接融资场所,它的好与不好,最关键在于它的制度是不是公正,是不是能够最大限度打击内部交易,发挥资源配置作用。到底表现为牛市还是熊市,如果符合规律的话,无所谓好坏。

去年在关键的时候,国家给出了权威人士的信息,引导大家认为还要继续牛很长一段时间。当时说到的政策牛、资金牛、消息面牛、改革牛,都有一定道理。但是缺少了一个最关键的牛,经济基本面牛。那时经济明显下行,到现在还没有结束,这是牛不起来的。所谓人造牛市实为上窜下跳的猴市。在羊群效应下,人们争先恐后进来。剧烈的上窜下跳很快把动能耗尽,社会代价非常沉重

5哈继铭:盲目追求经济增长是真正祸根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