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波音的问题是美国制造业走向衰落的象征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

2024年刚开始,波音就有点流年不利的感觉。但波音这种“流年不利”,绝非运气不好,而是过去这20多年“波音制造”不断衰落的结果。1月5日,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发生令人震惊的舱门高空脱落事件。当时这架波音737 MAX 9型客机正处于约5000米的高空,突然后出舱门发生了分离,从空中坠落了下去。目前虽然该掉落的舱门已经找到,但固定舱门的螺栓仍下落不明。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发现舱门上的两处导轨全都断裂了,我们还没找到用来固定的防止舱门垂直移动的4个螺栓。”虽然目前这起事故的原因还未完全确定,但众多迹象显示,跟固定舱门的4个螺栓有关。更离谱的事情是,美联航和阿拉斯加航空发现其检查过的一些737 MAX 9飞机有零部件松动,这表明波音的问题不仅限于那架紧急迫降的MAX 9飞机。1月8日,美联航在一份声明中称,自上周六开始对停飞的相关机型进行初步检查以来,发现了一些与舱门有关的问题,比如,需要拧紧已经松动的螺栓。一名消息人士表示,美联航大概发现有10架飞机存在这样的问题。令人震惊的是,涉事客机是2023年11月才交付的,这说明该机型可能存在重大问题。于是,美国FAA已经在1月12日宣布无限期延长停飞波音737 MAX 9型飞机,停飞至少170架该型号飞机,印尼、土耳其、墨西哥等多国航司也已跟进,大量航班因此取消。目前我国机队中没有波音737 MAX 9型飞机。螺栓松动,这应该属于相当低级的制造问题,但却出现在波音飞机这样象征着高端制造业的产品身上,而且还是在民航领域,一向被视为最需要重视安全的领域。美国飞机安全专家约翰·考克斯认为,波音的质量管控环节出现了严重隐患。见微知著,都说当你看到一只蟑螂,意味着屋子里还有很多蟑螂。这次波音暴露出螺栓松动这样的低劣问题,还有多少问题没暴露出来?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而波音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全日本航空公司一架国内航班的机组人员在飞行途中,发现波音737客机驾驶舱窗户存在裂缝,折返出发机场。所以,人们不禁想问,波音怎么了?

(1)甩锅在波音这起低级事故之后,纽约时报还一度“丧事喜办”,把阿拉斯加这起航空事故,称之为“奇迹”,因为没死人。所以纽约时报重点报道“这个奇迹是监管、培训、专业知识、努力、不断改进基础设施的奇迹,也是机组人员专业素养和英雄气概的奇迹”,而对这起事故暴露出的波音制造面临的严重问题视而不见。这就叫丧事喜办。不过,华尔街日报今天也有点坐不住,发了一篇看似检讨的报道,标题写《揭底波音生产乱象:问题由来已久》这个报道,看起来是在讨论波音生产乱象,不过我仔细一看,发现这还是一篇高级洗地文。只不过,不是帮波音洗地,而是帮美国制造业洗地。其实波音制造的堕落,是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的缩影,国外也有很多人已经通过波音这起事故,在延伸分析美国制造业的衰落问题。之前虽然大家都说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的问题。但多多少少仍然会保留一句“美国的高端制造业仍然很强大”。然而问题是,波音的民航客机,那绝对属于高端制造业里的高端。现在连波音民航客机连续多年隔三差五出问题,是不是意味着美国连高端制造业也不行了呢?于是《华尔街日报》也是很敏锐的出来“壮士断臂”,把波音这起事故背后的生产乱象,全都归咎于“生产外包”战略。这个乍看上去是没错的,波音很多年前开始执行外包战略后,就把越来越多的非核心零部件的生产外包出去。包括这次出事的舱门,是一家名为“Spirit AeroSystems” 航空结构制造商生产的。按照《华尔街日报》的这个报道,意思是有问题的只是因为波音把这些零部件交给了不靠谱的外包商,有问题的是这些外包生产商,而不是波音制造本身没问题,波音自己生产的零部件还是靠谱的,言下之意就是美国高端制造业仍然可靠。但事实真是如此吗?首先有一个问题就是,波音为什么要把越来越多零部件外包出去?这里就得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上世纪70年代,随着首架波音747投入市场,波音也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自1970年投入服务后,到空客A380投入服务之前,波音747保持全世界载客量最高飞机的纪录长达37年,这期间波音几乎垄断了全球民航市场,这也让波音成了印钞机,也使得波音获得了堪称美国亲儿子的待遇。不过,1974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后,美国制造业就开始走向衰落。这一方面是经济危机的爆发,让生产商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而绞尽脑汁,美国高昂的人工成本,迫使美国制造商走向全球化。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家苏珊娜·伯格认为,“随着经济衰退和新型金融体系出现,资本要求公司关闭工厂、解雇员工,摆脱垂直整合的公司模式,因为资本只想投资于特定的盈利部分。因此,美国制造业开始将非核心业务外包出去。从上世纪80年代起,那些有竞争力的美国制造企业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解体。”而这个过程里,波音作为美国制造业的掌上明珠,已经是最后进行生产外包化的企业。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制造业还处于巅峰时期,波音747整体仍然采取垂直化制造体系,外国供应商的制造比例非常低。但是到777项目,这一数据升至30%;而到787项目,达到70%,波音自己只负责建造飞机约35%的部分以及最后的总装。这种外包模式,本身也是全球化的结果,倒也不是什么太大问题,关键是你找的供应商靠不靠谱。所以《华尔街日报》把这次波音事故,完全归咎于生产外包模式,是有点避重就轻的问题。波音公司的外包企业里,有美国企业,也有意大利和日本企业,但需要注意,这次出事的舱门,是美国企业生产的。航空结构制造商Spirit AeroSystems负责生产并安装这起事故中涉及的紧急逃生门配置。而Spirit AeroSystems是位于堪萨斯州威奇托市,有一个机舱制造工厂。所以绕来绕去,即使甩锅给生产外包模式,那也是美国制造业本身出问题。除了制造业外包给美国制造业不靠谱之外,软件方面波音也外包给印度,那就更不靠谱了。2019年,彭博社报道,为减少成本,波音一直在将737 MAX部分软件的开发外包给价格低廉的分包商,包括印度HCL公司和Cyient在内,这些第三方软件开发商雇用了刚毕业的程序员,给出的薪资很低,每小时9美元。就这样的外包质量能靠谱吗?这是其一。

(2)波音本身好到哪去?第二,波音自己生产的零部件,真的就好到哪去了吗?2014年9月,半岛电视台发了一部揭露波音制造问题的纪录片。

在这部纪录片里,半岛电视台采访了波音北查尔斯顿工厂的员工。这名员工在纪录片里讲述了波音工厂的内幕,他表示“流水线上的工人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没有受过教育,没有经过训练,对组装飞机的安全性毫不关心。”这名工人也说了他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爆料,他说:“我知道的一切让我苦不堪言,一架波音飞机上有300条生命,他们的命比我重要。”为了证明他的说法,他在工作服里装了隐蔽的摄像头,进行秘密拍摄。他在组装波音787的核心车间里暗访时,一名经理称:“这些人都是从街上找来的,有他妈以前做汉堡的,有在赛百味做三明治的,他们不知道把部件拼在一起的重要性。”一名工人甚至在镜头前描述了波音车间普遍的吸毒现象,而波音从来没有组织工人进行过药检。这也是网络上广为流传的波音工人普遍吸毒的说法来源,就是来自于半岛电视台2014年的这部纪录片。这名暗访的波音员工,在车间里问了15个工人“你会乘坐你组装的787飞机吗?”其中10个人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有人回答称“我才不会坐这些飞机呢,因为我知道这破玩意儿是怎么造出来的。”在这部纪录片里,波音工厂车间里,工人和经理的工作素质都普遍较差,管理也很松散混乱,整个生产过程可以说是充满漏洞。然而这部纪录片2014年出来后,却没有引发什么波动,在美国强有力的舆论控制下,这部纪录片没能在美国上映,而人们在网络上对波音的质疑,大都也被限流了。并且,前几年我们网络上还有很多人说半岛这个纪录片是“为了黑而黑”。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去了。但过去这几年,波音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故,似乎在说明那部纪录片说的是对的。2019年4月20日,《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曾曝出消息,波音位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北查尔斯顿的787梦想飞机工厂,存在严重生产和监管问题,威胁飞机安全。纽约时报里提到的北查尔斯顿的工厂,就是半岛电视台2014年纪录片里采访的那个工厂。

(3)事故不断2018年和2019年,发生了两起致命的737 MAX 8坠机事故,共导致机上346人遇难,使得数百架波音喷气式飞机被禁飞近两年。而事后对事故原因的调查发现,一个名为MCAS的软件系统是导致两起空难的原因。据报道,2013年,当波音公司开始打造737MAX的时候,为了安装过于庞大的省油引擎,必须放在离机翼更远更高的地方,这样微小的调整使得飞机在起飞的时候,机身可能会因仰角过高而造成失速。为了应对这个问题,MCAS被设计了出来。它被用来调整飞机的仰角,当它侦测到飞机仰角过高,它就会自动压低机头,帮助飞行员压平飞机。但关键问题在于,波音隐瞒了这个事实。737MAX的驾驶员,没有一个人知道MCAS的存在。MCAS所连接的位于机外的迎角传感器由于某种原因在飞行途中损坏了,导致MCAS收到了错误的信号,误以为飞机仰角过高,于是MCAS自动压低机头。就这样,波音在事故发生后,还一直试图把原因归咎于飞行员。然而调查显示,波音向FAA隐瞒了MCAS系统,并声称飞行员不需要针对MCAS系统进行额外的训练。但是2018年空难之后,2019年埃塞俄比亚空难中的飞行员,读过之前空难的简报,知道了MCAS的存在,但是他也没有经过模拟训练。在MCAS失控后,他已经进行正确的操作,去关闭了系统,但为时已晚,手动控制无法挽回飞机俯冲的姿势,失控,坠机。在这些针对波音调查和纪录片里,欺诈在波音公司内部已经司空见惯。如果说,波音737 MAX 8的两起坠机事故,还只是该机型的问题。但是,最近波音的多个机型都出现了问题,这其中包括钻孔错误、方向舵螺栓松动以及本月发生的MAX 9舱门脱落事故,这些都是波音未能提早发现的疏漏。2023年12月28日报道,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当天表示,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正敦促各航空公司检查其737 MAX的方向舵控制系统是否可能存在松动。此前,一家国际航空公司在对方向舵控制联动装置进行例行维护时,发现一个螺栓缺少了螺母,随后波音公司建议进行检查。FAA称,波音公司发现了另外一架未交付的飞机,其中一个螺母也没有拧紧。可见,螺母没有拧紧这样的低级问题,现在对波音来说,居然都不罕见。

这背后的问题,既有这种外包给不靠谱的美国制造供应商、或者软件外包给印度的缘故,但更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美国制造业的长期衰落,是美国当前高素质的产业工人和工程师数量持续锐减,而且新冠疫情这几年,让很多高素质的美国老工程师死了很多,这自然加速了美国制造业的衰落。

所以,波音的问题,并不仅限于波音,是美国制造业衰落的缩影。

 

星话大白

WeChatQzoneFacebookTwitterEmailTelegramWhatsApp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