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还是魔鬼:索罗斯的两张面孔

 

长期以来,索罗斯一直是民主党和奥巴马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当然,这也意味着他是共和党和小布什政府的坚定反对者。早在2006年,他就以一种阴谋论式的论调抨击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称他2004年将利率维持在40年来的低位,目的是为了营造经济繁荣的泡沫假象,帮助共和党和布什赢得大选。

 

早在巴拉克·奥巴马还在竞选参议员时,索罗斯就是他的支持者。2008年11月,他长期支持的这位民主党人成功击败了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当选美国总统。就像在金融市场一样,索罗斯押在系统性转型上的政治赌注得到了回报。

 

有人认为,支持奥巴马的决定,与索罗斯一生都崇尚彻底变革的性格是一致的。索罗斯说:“我感到美国距其立国之本越来越远,是要停下的时候了。”

 

财阀们试图用金钱来影响政治议题,是一桩非常敏感的事情。一些美国人称索罗斯有强烈的“救世主情结”,而他于1979年成立的那个雄心勃勃、覆盖全球而且资金雄厚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猜疑和指责。

 

这些被索罗斯称为“右派的妖魔化”举行,让全力赞助自由派事业的他不得不将自己对奥巴马的支持长期秘而不宣,以免累及这名总统候选人。索罗斯在2012年总体大选期间表现得低调,甚至吞吞吐吐、模棱两可,直到奥巴马成功连任后,他才对人倾诉实情:“奥巴马试图成为一个消除分歧的人,而我是一个引起分歧的人。我觉得,我声援他对他不一定有利。”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索罗斯开始投身慈善事业。据他自己后来说,1981年时他正为投资债券疯狂集资。“我当时觉得自己要得心脏病了,接着我意识到,如果只是为了变得富有而死去,我将是失败者。”于是,他突然“顿悟”,解决办法就是投身于慈善事业。“做一些对这个世界真正有意义的事情,这才是值得为之献身的,”他说道。“基金会使我可以抽身出来,可以关心别人多过自己。”

 

作为一个慈善家,索罗斯长期以来向世界各地、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医疗、教育、人权、学术和艺术事业提供了大量资助。很多时候,他甚至亲力亲为,为他的慈善事业站台募捐。他的慈善事业总是与他的政治和经济理念高度契合,例如,近10多年来,索罗斯将自己的关注重点集中于全球气候变化、帮助贫困国家打破“资源魔咒”、促进全球治理的法治和公正等方面。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美国财政部长、奥巴马政府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评论说:“20世纪下半叶,在战略部署资源以改变世界这方面,没有一位慈善家比索罗斯做得更好”。

 

在索罗斯的社会活动中,让他倾注最大心血的毫无疑问是欧洲,特别是欧洲一体化与东欧的转型。正如他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到的:“我对成立欧盟的初衷深信不疑。我的个人经历,以及源自我的亲身体验的理念,都决定了这一点。我出生于匈牙利,先后经历过纳粹和共产党的统治,因此我从小就知道,国家施行何种政治体系是多么的重要。按照我的信念,欧盟的本意是成为开放社会的价值观和原则的具体体现;一个由平等的主权国家组成的自愿联盟……”

 

在他看来,如果任由欧元危机继续蔓延,甚至导致欧盟的解体,“对一个强烈信奉开放社会的人来说,是令人痛苦的。”为此,去年他还多次劝告英国不应退出欧盟。

4投资家

 

1944年,在德军占领的布达佩斯,一个年仅13岁的犹太男孩逃脱了纳粹的大屠杀。这个孩子的父亲蒂瓦达(Tivadar) 在一战时曾经被俄国军队俘虏,关押在西伯利亚的监狱中。

 

趁着后来俄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他成功越狱并逃回老家。这段惊险经历使蒂瓦达和他的儿子学会了如何判断和应对“严重失衡的形势”,当德国人在1944年3月18日占领匈牙利后,年届50的蒂瓦达果断采取行动,通过伪造假身份,把自己全家和其他一些人从纳粹魔抓中救出。

 

将近30年后的1973年,那个当年的男孩、现名叫乔治·索罗斯的匈牙利裔犹太人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为自己成立仅4年的对冲基金租了一间新办公室,从此成为现代资本主义世界里的的孤胆枪手。

 

作为一个成功的投资者,索罗斯总是能在乱世中兴旺发达。但他一直有些不合群,仿佛一位永远置身于社会主流之外的局外人。直到多年以后,他还回忆起自己1949年去伦敦经济学院读书时是如何“发现孤独”的。诚然,索罗斯最主要的成就在于他赢得的财富,但他在获取财富的过程中一贯展现的对时机的把握和对金融市场的洞察力,使他上升到了思想家的高度。而缺乏交际和与之相关的反传统、逆大势而动的个性,又使他在获得举世皆惊的成功的同时,却也留下了毁誉参半的名声。

 

一直到晚年,索罗斯依然热衷于滑雪、打网球、下国际象棋……这或许是他身上竞争精神的体现。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