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写给未来15年的一封公开信

 

◎ 文︱比尔·盖茨

 

40年前,比尔·盖茨和他的儿时好友保罗-艾伦(Paul Allen)说,他们敢打赌,软件和个人电脑将改变全人类工作和娱乐的方式。其实,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赌局,而是一次借助软件的神奇力量实现电脑个人化与人类赋权的机遇。当时,有些人并不看好他们的设想,甚至觉得他们疯了,但事实证明:他们赢了。

2015年盖茨年度公开信正文

15年前,我们俩也打了一个类似的赌。我们相信,通过支持健康和教育领域的创新工作,可以大幅减少不平等的现象。带着这样的理念,我们于2000年创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进展非常令人振奋。因此,我们决定在15年前的基础上“加倍下注”,选定未来15年可以实现的宏伟目标。我们看到了机遇,并希望充分加以利用。我们赌上自己的信誉、时间和金钱,并且邀请他人加入我们的行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相信,要加快减贫进程、为世界带来巨大的改变,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这次仍然会有人说,我们打这个赌并不理智。怀疑论者看到世界上存在的问题,会得出世界越变越糟的结论。我们当然也不应忽视,少数情况最差的国家会继续在困境中挣扎。

但我们相信,未来15年会出现重大突破,造福贫穷国家的大多数人口。他们的身体将更健康、寿命会更长。他们会获得前所未有的机会,可以接受教育,食用有营养的食物,从移动银行服务中受益。取得这些突破的动力来自技术创新——从新型疫苗和抗害作物,到更便宜的智能手机和平板设备——还来自能够将这些新事物送到更多人手中的创新。富裕国家也会继续取得令人振奋的新进展;但相对而言,穷人生活的改善更具有根本意义,这些改善是健康而富有成效的生活的基础。富裕国家有更多的人能在超高清屏幕上看电影,这固然很好;但如果贫穷国家有更多的父母能够知道自己的孩子不会夭折,这样的进步岂不是更伟大?

人们有理由问一句,我们预测的进步是否会受到气候变化的阻碍?气候变化最严重的后果不会在15年之内显现,但其造成的长期威胁却极为严峻。世界需要从现在开始、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开发更加便宜、可以按需提供并且不会排放二氧化碳的能源。未来15年是开发这些能源的关键时期,这样才能在气候变化的影响恶化之前做好新能源部署的准备。盖茨正亲自(并非通过我们的基金会)推动这方面的工作,他会继续为此呼吁。

我们对未来15年世界将会发生的改变满怀憧憬。以下是我们预见的一些突破。

突破一:健康

儿童死亡人数减半,被消灭的疾病数量会比以往都多。

不久以前,世界还是分为两半的。

在其中一半,几乎所有儿童都接种了疫苗,营养充足,在患腹泻、肺炎等普通疾病时可以得到适当的治疗。在这半世界里,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远低于1%。而另一半世界却是另一番景象。这半世界的免疫接种覆盖率充其量只能说是参差不齐,儿童往往营养不良,常见的儿童疾病得不到治疗。大约有15%的儿童会在五岁前死亡,这一比例在有些国家还要高很多。

盖茨基金会创建之初,我们试图找到最具战略意义的方法,实现两半世界的平等。我们认为,如果世界能为拯救贫困儿童生命多做一点创新——例如,这方面投入的创新应该和为了提升电脑速度、减小电脑体积所做的创新大致持平——那么我们就能取得很多进步。

回顾1990年以来的二十多年,全世界取得的进步令我们有理由相信,全球健康平等是可以实现的目标。医疗卫生领域投资的增加提高了原有疫苗和疗法的覆盖率,研发的加强推动了新疫苗和新疗法的开发。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已经下降了一半。

我们预测未来15年,这些进展的步伐会走得更快。世界会在全球健康领域取得前所未有的进展。对于“另一半”世界来说,下面这些目标已经触手可及。

1、将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再减一半。

1990年,全球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是10%。如今,这一比率是5%。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降至2.5%。届时,几乎所有国家的免疫接种方案都会包括腹泻疫苗和肺炎疫苗,这两种疾病是导致儿童死亡的首要原因。简单的方法(如洗手)以及创新(如专门为贫困地区设计的新式厕所)可以改善卫生条件,大幅减少疾病传播。而且我们也在了解如何帮助更多的母亲运用正确的母乳喂养、母婴皮肤接触等方法,防止新生儿在出生后一个月内夭折。(新生儿死亡人数比年龄较大儿童的死亡人数下降得慢,现在几乎占到儿童死亡总人数的一半。)过去25年,许多贫穷国家建立起了强有力的医疗卫生系统;未来15年,其他国家将学习这些国家的理念,给予新生儿和幼儿更多、更高质量的护理。这样一来,会有数百万人最终逃脱死亡的厄运,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