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新变局:中国或获得石油之外的收益 | 智谷趋势

目前来看,伊拉克政府军很大程度上无力收回被反对派控制的地区,而奥巴马政权也不愿意轻易介入伊拉克战局。

在乱局中,逊尼派阿拉伯人反抗ISIS的力度很弱,甚至还有相当部分支持ISIS;在北部,库尔德人的离心倾向也在明显增加。阿巴迪肩负着团结逊尼派共同御敌和避免库尔德人宣布独立的艰巨任务。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伊拉克民众对阿巴迪的新政府质疑情绪浓厚,一些逊尼派认为马利基继续担任副总统本身就表明新政府并无多大改变,而马利基时期伊拉克中央政府和库尔德自治区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各种遗留问题的解决也并非易事。

“后马利基时代”相较于之前的伊拉克政治,改变程度可能相当有限。如果阿巴迪不能够真正树立自己的变革形象,可能很难得到伊拉克民众尤其是少数群体的信任。

6

但伊拉克新政府的成立,为国际社会重新审视伊拉克事务提供了新的契机。

在“911”事件纪念日到来前夕,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了新一轮更大规模的打击ISIS的计划。这一计划仍然不包括出动地面部队,但他希望获得更广泛的国际支持。曾经反对武装推翻萨达姆政权的法国,已经表示愿意参与对ISIS的打击。相较于2003年美英单边主义主导的伊拉克战争,国际社会新一轮对极端势力的武装打击,有望体现出更明显的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色彩。

ISIS组织在短期内可能很难被消灭,但受到遏制将是大概率事件。伊拉克安全形势的持续恶化状态,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被扭转,伊拉克中南部地区很大可能会免于恐怖势力侵扰,这将使国际能源形势维持在较为宽松的供应状态。

伊拉克最大的邻国——伊朗,其主要族群是什叶派穆斯林。随着伊拉克新的国内政治重组的完成,两伊基于相似的教派立场,可能会强化在反对ISIS方面的合作。自2013年中,鲁哈尼取代强硬派内贾德任伊朗总统之后,伊朗核危机已相对趋于缓和,未来如两伊政权在反对极端主义方面合作加强,也会成为伊朗和国际社会新的黏合因素。

此外,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地区和库尔德人武装在此次反ISIS的战争中崭露头角,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已为世界所承认。鉴于阿巴迪政权可能比此前的马利基政权更为温和,库尔德人的自治权有望进一步加强。库尔德人势力的增长可能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库尔德人是反对极端主义的重要力量,也能够为国际社会在伊拉克北部的投资提供保障;另一方面库尔德势力的增强也可能进一步强化其离心倾向,使伊拉克、土耳其等中东国家面临新的裂变风险,进而引发中东政治格局的新重组。

7

对中国而言,伊拉克新政府的组成有多方面影响。

页码: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