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攥教育部三大批文,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靠盤剝中國學生髮財的知網稅(知網全稱中國國家知識基礎設施)

一個國家大學是否具備高超的學術水平,直接影響這個國家的希望和未來。而一個人一生中最缺錢的時候,也正是他的大學時代。為了消除這個矛盾,國家每年都投入大量的資金扶持大學教育,不斷擴大的高等教育給中國的發展帶來的雄厚的根基,工程師紅利是華為和中國高鐵能走向世界的重要前提。但是有一個企業,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靠盤剝中國大學生來發財,費用高昂到985大學都肉疼,這個企業就是中國知網,每年可以從中國學生頭上收取10億的知網稅,毛利率高達60~70%。

知網的由來中國知網全稱是中國國家知識基礎設施,這個概念由世界銀行在1998年提出,由清華同方於1999年進行建設,知網有國家授權和行政壟斷保護,給予了非常高的行政保護門檻,導致在高校學術領域知網一家獨大,利用壟斷地位謀取暴利。

為什麼國家會給知網這麼大的行政保護,這和建設知網的時間有關,在1999年之前,知網的投入是非常巨大的,但是預估的使用人數並不多,支付能力也有限,如果不給於行政保護,知網是註定虧錢的,而且會大虧特虧。

但是從1999年開始,中國大學開始啟動擴招,效果良好,所以後來擴招人數逐年擴大,到了最後大學招生人數已經到了前人難以想像的地步,從每年畢業80萬人,飆升到每年畢業800萬人。

所以,在躺著不動且不計算通脹的情況下,靠這波招生紅利,知網的年收入就會比建設初期的預計要增大10倍以上。

而且互聯網企業有一個巨大的特性,建設初期耗費巨大,後期維護的成本卻非常低,知網現在每年的研發成本低的可憐,完全是躺在功勞簿上大吃大喝,這就導致知網的毛利率大的驚人。

毛利率有多大呢,2017年知網的收入高達9.7億,毛利率高達61%,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達到72%,這是一個讓其他行業都目瞪口呆的數字。

別說教育公益事業了,壟斷行業都罕有這麼高毛利率的存在。

知網的收入來源提到知網,很多大學生第一個反應的就是知網查重,知網查重是大學生畢業前夢魘一樣的存在。

從2009年開始,我國高校普遍規定大學生所有畢業論文均要經過知網查重,通不過查重不允許畢業。運氣好的學生一遍過,運氣不好的學生反反覆復修改並查重三四次也是正常的。

那麼知網查重收費如何呢,足夠讓大學生心疼好幾個月,最新報價198元/篇,明碼標價概不賒欠。

這是知網被稱之為知網稅的最大原因,中國的大學生每次去查重的時候心都在滴血,這個錢是必須繳納的,而且對於大學生而言數額還真不低。

知網查重雖然暴利,但是這只是知網收入的一小部分,知網最大頭的收入來源還是論文下載,在知網,論文下載那可是一個天價。

下載一篇論文15~25元,或者5毛錢一頁,要知道哪個大學生寫一篇論文不需要參考個幾十篇的文獻,如果是高級別論文,那需要參考的資料更多。

這是一個天文數字的消耗,學生根本支付不起,為了降低學生的壓力,這個錢一般是學校出的,用包年的方式獲取知網的授權,然後給內部學生免費使用。

一年需要多少錢呢?為了獲取這個授權,一個學校要掏出天價的費用給知網。很多高校不堪重負,雲南、湖北、山東、安徽、河北等地的高校都曾出現知網停用又啟用的情況。

2016年,就連財大氣粗的北京大學都受不了知網的不斷漲價,在官網上貼出中國知網即將停用的通知,原因是「資料庫商漲價過高」。

據報道,2010-2016,知網的報價漲幅高達132.86%,年平均漲幅為18.98%,年年都漲價,誰也受不了啊。

知網的論文作者一篇碩士論文3萬字起步,一篇博士論文7萬字起步,還要求具備一定的學術水準,這樣的論文知網僅僅收費15~25元,好像並不貴。至於對學校的漲價,你們學校的使用人數連年增長,漲個價不也很正常。

聽起來好像沒啥問題,知識是智慧的精華,你汲取了知識的力量,只是付幾十塊錢不很正常么?但問題在於,這些錢全部被知網拿走了,論文的作者分文未取。

你比如我碩士畢業的論文,如今就被掛在知網上,我自己去下載還要花15塊錢。。。而不管多少人下載閱讀我的論文,都和我毫無關係。知網每年從論文集合體中收割10億人民幣,這些論文的原作者卻毫不知情。

在翟天臨知網事件爆發後,媒體深扒知網,我才知道知網原來公布過一個政策,每個論文的原作者,都能象徵性的給予一個電子閱讀卡和幾十元的現金稿酬。

這個方案非常雞賊,拿別人的論文版權給電子閱讀卡,別人下載論文卻要收現金,這是典型一本萬利的買賣啊。

按照上述規定,一篇碩士論文可以獲得300元的電子閱讀卡和60元的現金,但是我這裡可以現身說法,就算是這麼低的稿酬,我也沒收到過,我同窗好友也沒收到過,如果不是這次新聞曝光,我甚至都沒聽說過還有這玩意。。。

我是從知名985畢業的,整個學校都沒人聽說過,中國到底有多少碩博畢業生收到過這東西,我看很懸。

按理說,為了學術的傳播和知識的擴散,學術論文不應該收取或者只象徵性的收取稿酬,全世界都是這麼做的,獲諾貝爾獎的論文作者也拿不到幾塊錢稿酬費。

所以不給論文作者版權費我完全能夠理解,為了知識的擴散這些都可以容忍,但是知網利用壟斷地位,一手以極低的價格獲取巨量的學術論文版權,一手用極高的價格反手賣出這些東西,收益已經遠遠超過成本,這高額的壟斷利潤其實是在給知識的流通製造障礙。

知網手攥教育部三大批文,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在日進斗金的前提下,還能年復一年的坐地漲價,貴到高校都買不起了。知網把一個本不該做成生意的事情做成了暴利生意,這其實是在愚昧自己的文明。

教育產業化,不代表教育產業可以壟斷化,希望知網稅可以早日消失,回歸教育本質。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