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喆和他的朋友們 [ 廈門潮流地圖 ]

  • by

人們對於這個偏居廈門的年輕設計師充滿了期待。事實證明,上官喆的確沒有沒令大家失望。

在上海時裝周上,上官喆展開一場如同搖滾派對一樣的時裝秀,與藝術家陳天灼的合作,整個系列既風騷大膽又充滿嘲弄感。從首個扛著彩旗帶著頭套的男模出場開始,尖叫聲和快門聲就再也沒有停止。

6月17日,上官喆 (Sankuanz) 首次登上倫敦男裝周舞台,即信心十足地完全啟用本土創作:鞋子來自中國原創品牌KKtP,背景音樂來自廈門音樂團體「44」。來自俄羅斯的監獄紋身辭彙及圖形複製成為本場秀視覺上的最大亮點。

7月6日,剛從歐洲回來的上官喆,在一席上海做了題為《機緣巧合》的演講摘錄。讀他的經歷,就像展開一張廈門潮流地圖。

上官喆.「機緣巧合」

20140706 一席上海

這些年,常常會有人問我同一個問題:你是如何成為一名時裝設計師的?

這問題說來話長,所以我通常都回答以機緣巧合,就敷衍掉所有問題,今天借一席這個舞台,跟大家分享一下我這幾年淺淺的人生經歷,或者說我遇到的一些人和事吧。

前幾天我剛結束我們在巴黎的2015年春夏訂貨,就是大家剛才看到的那場秀,其實從設計開始之初到訂貨結束,此時此刻的心情是最緊張的,因為我現在也不知道訂貨的結果怎麼樣,所以我就抱著這種等待考試分數的這種忐忑心情,踏上了一席這個舞台。

我上一次在那麼多人面前講話,應該是十多年前吧,那時我還是一個高中生,然後作為我們班成績最差的學生代表在講台上接受老師批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我現在仍然特別恐懼成為眾人的焦點。

這張是我高中時期的照片,特別青澀。我高中時候人生理想有兩個,一個是留長發,一個是去北京搞搖滾樂,所以我整個中學時期都在練習吉他跟聽搖滾樂,到了高二那年我的父母親覺得我應該就連大專都考不上,於是讓我去學畫畫。

到了高三前一年,我到了福州參加美術高考,那段時間我特別用功,因為我覺得作為一個美術特長生去參加高考就是我的最後一條出路,如果再考不上大學我的人生就廢了。離開了壓抑的家鄉小城,其實那段時間我還是比較自由的,我幾乎認識了福師大周圍所有的打口碟販子,到最後我自己都開始賣起了打口碟。

2003年,我很幸運被廈門大學藝術學院錄取了,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沒考上大學,也許我的人生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進入大學以後我學習還是比較用功的,因為可能稍微長大了一點,但是我的專業成績始終還是在及格線上徘徊,我覺得可能老師都不太喜歡我。

到了大學三年級那一年,我找到了另外一種方式來實現自我價值,那就是塗鴉。那一兩年,我在廈門大學裡面塗滿了各種我的圖案,老師都快被我氣瘋了,大家可能覺得我是一個特別自戀的人,因為你們看到我的塗鴉不是我的臉就是我的名字。但事情其實不是這樣,2007年廈門有一個PX事件,我也不明就裡塗了很多關於抵制PX的塗鴉,這個事情差點導致我大學沒能畢業,特別慘。

之後我用這些我創作的塗鴉圖案和插畫製作了一系列T恤,找了朋友來做模特,還設計了好看的包裝,然後帶著這些作品參加了當年《城市畫報》舉辦的第一屆創意市集。這是我當時賣的一些東西,貼紙,還有一些明信片。這是我自己親手做的一個包,是我第一個縫紉作品,我在廈門中山路步行街花五塊錢買了一個手搖的縫紉機,然後特別辛苦做了一個包。

當時參加創業市集的還有一位我特別尊敬的前輩,我的學長董攀,他是廈門最早的一批做原創品牌的設計師,他的品牌叫nothing,這是他當年賣的產品,這是他最新一季的產品。

然後第二年我又參加了2007年初春天上海來福士的第二次創意市集,因為當時現場演奏的樂隊太牛逼了,所以我就只拍了他們的照片,我找不到創意市集的照片。那次創意市集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我認識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個朋友Kim,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他,他現在是國內最著名的鞋設計師,這應該就是他當年的照片,跟現在差別也不是特別大。

Kim現在成立了他自己的鞋履品牌叫KKTP,他已經兩季跟我一起在巴黎訂貨了,我們是簽了同一家巴黎特別有名的showroom叫SHOWROOM ROMEO,這是這一次他在那邊訂貨的產品,他這一季訂貨訂得特別不錯,已經進入了全世界前十名的時裝買手店。

在那屆創意市集我認識了一位叫Dave的好朋友,他當時是《城市畫報》創意市集的主持人,在廈門有一個他自己的樂隊44,現在在幫我做創立的服裝品牌的秀場音樂。SANKUANZ的時裝表演跟其他品牌有個很大的不一樣是我們的秀場音樂,我們每次製作秀場音樂都像做電影配樂一樣在製作秀場音樂,Dave會在演出的現場根據我們的主題,根據每件衣服出來的情節變化即興創作我們整個秀場的音樂。

我大學還修讀了第二學位廣告學,到大四那一年,我有了兩份實習工作。第一份是在一家本土廣告公司,那份工作讓我徹底失去了對廣告這個工作的興趣跟信心,我覺得實在是無聊透了,所以我有了第二份實習工作,就是在一本廈門當地的潮流雜誌《M時代》這本雜誌工作,當時在這本雜誌裡邊,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畫一些雜誌上面的插畫,然後偶爾充當一下模特,然後那一份雜誌讓我產生了對時裝和潮流的濃厚興趣。

因為做媒體嘛,然後我還認識了很多對我人生中,特別特別重要的朋友,其中就有這兩位,這位是Cotton這是我跟她的合影,Cotton當時是《M時代》的主編,是她把我招進雜誌裡邊,然後帶給我很多新鮮的東西,算是開啟了我人生的新篇章吧,在我大學畢業後不久,《M時代》就停刊了。

Cotton跟Dave後來一起開了這一家廈門特別有名的CoffeeThank You

然後Cotton在之後又成立了自己的時裝品牌MYMYMY,這是他們最新一季的海報,主題翻譯過來應該是在這個汗流浹背的下午,我無法停止倔強。Cotton衣服的形象跟她自己的性格特別一致。

這個是她今年送我的生日禮物,是不是很感人?

另一位是許曉東,這是他戴假髮的照片,他是特別搞笑的一個人,我特別喜歡他拍攝的靜物,有種特別平衡的美感,這是我在他微博上隨便找的一張,他其他的拍的比這個好多了。

許曉東當時也是《M時代》的攝影師。從2006年認識他到現在,我的兩個品牌SANKUANZ跟ZE,幾乎所有圖片都是他拍攝的,他在廈門的工作室叫「許曉東攝影工作室」

我在《M時代》期間還特別熱衷於把我的那些塗鴉跟插畫作品印在衣服上面,還找了當時我們編輯部的同事叫Tata,廈門潮流教父幫我做我的模特,特別搞笑。《M時代》停刊之後,Tata跟他的小夥伴也在廈門成立了他們自己滑板的時裝品牌叫a.t Between,他們在廈門還有一家自己的滑板店,這是他們最新一季的產品,就是那種很Tough的那種男裝。

真正讓我大學畢業走上創業這條路,是我在大四時參加了一個創業比賽,這個比賽讓我從尋找項目、開發產品到包裝上市甚至到尋找投資有了一個模擬的認識,所以大學畢業之後我就成立了我自己的工作室,我給它起了個特別文藝的名字叫「苦楝樹之屋」。這是我第一個工作室,我租房子的運氣特別差,每年都會搬一次工作室,這是我們最好的一個工作室。

從之前我將我的插畫印在T恤上面到成立工作室之後,我的工作重心進入到學習怎麼樣做一件衣服,所以我開始學習製版,學習一些基礎的縫紉工藝。然後從面料市場買面料,找縫紉店的阿姨幫我車衣服,再跑工廠去生產出來,這裡所提到的學習並不像課堂上對著課本那樣的學習,更多是在實踐中不停地實驗,在不同的接觸的人當中去試錯。

這是我做的第一件襯衫,畫面中這個模特叫程迪,他也是我一個特別好的朋友,在我成立工作室那一年,他也成立了自己的潮流品牌ANB,這是他們新一季的產品,那時衣服做完了,我們會放在一家在廈門叫「沙茶」的店鋪出售,當時它賣的就是設計師自己的品牌跟自己的產品。我旁邊那個在整理衣服的就是沙茶的老闆,叫阿燦,他也是我特別好的朋友,也是當時《M時代》的同事,在離開《M時代》以後開了這家店。

在那一段時間,我除了學習怎麼做衣服,還在組建我的團隊,所以陸續的我有了我自己的打版師,有了樣衣工,然後也一件件買齊了生產設備,所以我做出了我第一個系列,這個系列是一個女裝,在那期間呢我還做了很多女裝,嘗試了各種風格,照片中的這個美麗的模特現在廈門現在經營著一家叫「山茶花」的民宿。

她有一間我特別喜歡的房間,叫Capping,這個房間也是廈門的一個時裝設計師叫劉旻設計的,她的品牌叫Ms.Min,她的新一季的產品照片特別不錯,大家可以在上海的連卡佛買到她的衣服。

在2008年跟2009年這兩年間,我認識了兩個新朋友,一位叫Vega,當時她剛從倫敦畢業來到廈門做她第一個系列,我們一起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她去了北京,然後在北京成立了她自己的品牌VEGA ZAISHI WANG,照片中那個特別小的在看海的那個身影就是她。

另外一位是高天,可能很多朋友更習慣叫他古奇吧,那時他在廈門經營著一家叫「抽屜」的咖啡館,他的咖啡館離我工作室特別近,所以我每天下午都會去他工作室里呆著,他也會經常去我的工作室串門,一來二去我們就成為了特別好的朋友。我們經常一起吃飯,一起晃。

大概一年之後他也去了北京,成立了他自己的傢具品牌「梵幾」

他走之前在我工作室樓下等我,然後我們不知道去幹嘛,他就這樣遠遠的站著。

2009年之後,我已經不能再滿足於做一些簡單的衣服,所以就開始嘗試一些更加複雜的服裝的版型,結構跟面料的應用,這是當時做的比較完整的一個系列。我們除了女裝之外還做了一些男裝,也做了一些比較奇怪衣服的剪裁,嘗試一些新的東西。

那時候我認識一個朋友叫DIDO,劉小路,她在聖馬丁讀一年級,回到廈門在我工作室,一起做了一些有趣的衣服。DIDO在幾年之後聖馬丁畢業回到廈門,成立了她自己的品牌叫Deepmoss。大家可以在上海棟樑可以看到她的產品。

我到後面就有點走火入魔了,做了些越來越誇張的東西,很多衣服的面料跟衣型結構的重組,因為我特別喜歡軍裝,所以這些都是跟軍服有關係,再到後面就已經開始到崩潰的階段了,開始嘗試各種面料的實驗。

在這一段走火入魔的狀態之後,我其實開始進入到服裝設計最難的一個階段,就是做出具有商業價值、便於銷售,然後又有自己獨特風格的產品。所以那段時間我做了幾季的男裝。2010年前後有很多電商企業特別成功,我們也開了自己的淘寶店,在淘寶店上銷售這些男裝產品,這是當時我們希望做出的一些平常比較好穿但又有品質感的一些衣服。

在這兩個系列之後我們成立了ZEby SANKUANZ這個品牌,我們一般叫它ZE。我們的公司叫響馬,ZE是我們公司最重要的商業品牌,這個品牌基本上我們是在以兩個月一季的速度在出產品。提到ZE我們就一定要介紹一下我的同事小白,就是這個正在紋身捂著臉的神秘少女。

她2009年讀大三的時候就到我們公司實習,大學畢業以後就待在了我們的工作室,一開始就是打打扣眼一些比較複雜的工作,到後面開始ZE以後她就跟我一起做設計,到了幾個系列之後她就已經不需要我了,她已經可以獨立完成所有事情,一直到現在。

ZE這個品牌的成長過程其實就像我們自己一樣,從一個比較懵懂的大學畢業生慢慢地成長,慢慢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慢慢變得成熟跟清晰。

2011年我認識了萬一方,當時她是聖馬丁MA畢業,在我的工作室我們一起工作了一段時間。萬一方聖馬丁畢業以後就開始走倫敦時裝周,她每一季在系列結束之後,都會回到廈門,準備她的新系列,所以我們就經常在一起工作。

2012年我幾乎所有的工作都在旅行,那一整年的時間我跟我的幾個好朋友跑了將近十幾個國家和地區,我當時的想法是這樣,如果2012年世界末日真的來的話,我也不會太有遺憾,所以去了很多地方,那一年的經歷對我之後特別特別重要,因為在那之前我基本上是足不出戶的,宅在廈門,或者北京、上海,但那一年讓我現在養成了旅行的習慣,通過旅行來獲取你的靈感,提高你的眼界,或者認識一些有趣的人。

在2012年底,我算是重新開始了SANKUANZ的主線,就是我自己的設計。提到SANKUANZ我就不得不提到這個長得特別像詩人北島的男子,他叫陳天灼,是我最喜歡的中國藝術家,其實我們大概在2006年我們就認識,那時候是網友,他去了英國之後我們就斷了聯繫,直到前幾年我們又莫名其妙聯繫上了,我覺得應該是他已經回國了,時差終於一致了,我們就在msn上聊了一下近況,然後說要不一起做點兒東西吧,於是一拍即合,他來了廈門。

當時我剛好也在準備我的2013年秋冬系列,所以我們就一起工作了一段時間,他住在我工作室的小閣樓上面,他在廈門那段時間我們其實也沒有在認真工作,為了要跟大家解釋我們是怎麼合作的這個事情,我翻了一下我手機里的照片,發現基本上都是這些:陳天灼在吃油條、陳天灼在吃甘蔗、陳天灼在喝麵線糊、陳天灼在等吃烤生蚝、陳天灼在抽煙、陳天灼在紋身、陳天灼在摳背、陳天灼在欣賞大海的風景,準備吹瓶、準備娶一個苗族少女、準備對KIM做些什麼……

那個時候對我們像老師一樣的特別重要的一個朋友張達,經常來廈門看我們,那時候他手還斷了,來給我們提提意見什麼的。

在經歷了幾個月工作之後,我們2013年秋冬四月份在上海發布了,這是我們第一個系列。模特是邱黯雄老師,是中國特別著名的一個藝術家,這個系列引發的反響特別不錯,大部分都是讚揚,所以我跟天灼其實有一些意外,因為我們其實對我們的作品沒有特別有信心,覺得我們的東西太怪了,可能大家都不會喜歡,但是好評如潮。

然後我們又合作了第二季,上一季大家口味還是可以接受那麼怪,我們就決定做一點再怪一點的,所以我們就把尺度拉大了一些,但這次好像有點拉得太大了,後面的反饋褒貶不一吧。

我們接觸到很多特別糟糕的負面評論,但其實怎麼說呢,對我跟天灼來說,這些負面評論比讚揚來得更讓我們開心,因為當你的創作態度越是立場鮮明,就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你,也會有很多人討厭你,這樣才能證明你的創作,包括你的人不是面目模糊的。

SANKUANZ每一季都在關注青年文化,我們從不同視角切入不同青年群落裡面,力圖展示不同的視野和價值觀。2015年春夏這個系列跟之前兩季不同的是,我們這一季我們選擇的切入點是青年的追求自由的精神,而不是常規意義上的青年主流文化。

所以這一季我們是以奔跑在街頭的青年軍服為起點延展出整個系列,所以大家可以看到這個系列很多衣服的剪裁來自於拿破崙時期的軍服,我們用了很多科技感的運動面料去製作它,衣服上的那些圖案是來自於俄羅斯的監獄紋身,還有一些是天灼寫的字。

俄羅斯監獄紋身是一個很特殊的紋身的種類,因為它存在的意義不在於裝飾身體,而在於在監獄那個特殊的社會系統裡邊,展現自己的意識形態,也就是你的態度和經歷。所以這種特殊性是我們特別需要的,這個系列後半部分的木雕手是天灼的作品。這些木雕的大手使我們本來這個很嚴肅的主題增加了一絲荒誕感,這個也是我們想要的,我們希望把很多嚴肅的事情,用很戲劇化或者荒誕、娛樂的方式表達出來。

從2006年到現在將近七八年間,我從一個大學畢業生開始學著創業,學著怎麼做衣服,學著怎麼樣經營一個品牌,到現在其實一切都還像剛開始,我的心態也跟當時一樣。

我想說,我們跟我們的工作的關係就像是一對互相幫助的好朋友,我們為我們的工作付出天賦和努力,你的工作可以把你帶到你沒有去過的地方,認識不同的人,經歷不同的事情,讓你的生活變得有點不一樣。

點擊「閱讀原文」觀看上官喆演講完整視頻和倫敦時裝周片段。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