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張時刻G20開幕,安倍誓要鹹魚翻身,誰說他註定要點頭哈腰……

|  DJ

相隔10年,中國國家領導人再度踏上日本國土,這對中日關係的意義十分重大。

 

不僅是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到來,在安倍看來,這次G20對日本同樣意義重大。

 

為了接待中國領導人,安倍費了一番心思。中日領導人先舉行一小時會晤,然後是宴請,邊吃邊談再一個小時。這是此次赴日參加G20會議的領導人中禮遇最高的。連特朗普都沒有。

 

(中國國家元首: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想法。來源:NHK)

 

這是日本進入新年號「令和」以來第一個重要會議,也是日本第一次承辦G20首腦峰會。

 

很快就要打破日本戰後首相任期最長紀錄的安倍晉三,很希望這次的大阪峰會不僅是國家領導的合影大會,而是能真正「達成共識,有所成果」,以此來提升日本的國家影響力。

 

「我們(日本)希望將會議重點放在能夠達成共識和合作的地方,而不是強調差異。」安倍在26日下午的記者發布會上特地強調,「我堅信,一個自信的日本,是非常適合為創造亞洲的未來作出貢獻的!

 

(27日早上,安倍抵達大阪關西機場)

 

為了這次峰會能順利進行,安倍花了不少功夫:前段時間有個大阪青年傷警奪搶,安倍關注捉拿犯人的全過程,並且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全力加強整個城市的安保。

 

日本時政評論員加藤嘉一認為,安倍想通過G20峰會、東京奧運會等一系列活動提高支持率,凝聚國民「愛國心」,讓「自衛隊」進入憲法的修憲成為可能,進而達成「日本再度強盛」的復興夢。

 

但夾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安倍的處境跟前段時間的汪峰一樣尷尬:想上頭條沒他的份兒,真正受到的關注,又是一些囧囧的「花邊」。

 

安倍真的很憋屈。

 

01

那個安倍最重視的人總是「辜負」他

 

在安倍外交中,日美關係一直是優於中日關係、關乎國家利益和安全的存在。安倍一直遵循他的祖父、叔叔的政治理念,與美國保持最密切的聯繫。

 

但因此,日本就成了美國的小跟班。這讓在經濟上實力雄厚的日本,想在政治影響上同樣強大起來,變得非常困難。

 

美日領導人最近的三次互訪,主題都是「安倍花樣討好特朗普」,雙方的會面基本沒有實質成果,總是花邊新聞充頭條。

 

第一次,特朗普去日本。具體談了什麼大家都忘了,但讓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安倍與特朗普在高爾夫球場打球的這一幕——

 

 

摔得四腳朝天,好慘……

 

第二次安倍到美國。對這次出訪,日媒毫不給面子地說:安倍此行最大目的就是讓特朗普開心。而這次最大的熱點也不是安倍跟特朗普談成了日美貿易合作,而是著名的「紅毯事件」。

 

 

相信大阪G20上,特朗普也肯定要跟安倍爭「C位」。

 

而日本和美國在貿易上達成的協議,還沒能讓特朗普滿意。

 

24日彭博社報道稱,特朗普在幕僚中提議廢除美日在二戰後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這個說法很快被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否認。這還是他跟白宮確認後才發布的消息。

 

但沒想到菅義偉很快就被打臉了。特朗普本人直接通過FOX的採訪向外界表示,他確實曾想過廢除與日本簽訂了將近60年的條約。

 

「如果日本遭到攻擊,我們將開打第三次世界大戰,不惜一切代價戰鬥,對嗎?但是,如果美國遭到攻擊,日本卻不是必須要幫助我們。他們可以在索尼電視機上觀看這一場襲擊。」

 

又是說條款對美國不公平,而這次安倍和日本政府選擇了沉默。

 

(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無奈啊)

 

簡單來說,《日美安保條約》就是日本和美國在戰略上保持盟友關係的至關重要的羈絆。它被看作是日本的保護傘,美國在沖繩駐軍、日美關係的根基都是在此基礎上展開的。

 

在安倍的自傳《致美麗的國家》中,他將《日美安保條約》比作「對日本的將來而言,一項非常重要的條約。對日本的發展而言,有重要的意義。」

 

你說,看到特朗普公開說要廢除《日美安保條約》,安倍得有多糟心。

 

不過,讓安倍更害怕的或許不是美國真的廢除《安保條約》,而是特朗普拿它當作籌碼,要求日本為美軍在沖繩的駐軍出錢,或者以此威脅日本對美開放更多的貿易優惠,比如此前僵持不下的汽車關稅和美國牛肉。

 

這不但將讓日本商界、農民和民眾產生反美情緒,還將讓安倍這段時間來為G20峰會所做的一切努力付之一炬。

 

安倍心好苦。

 

02

遠赴伊朗協調爭端,卻沒展示「雄風」

 

美伊爭端大概是這段時間國際上最關注的話題了,全世界都在猜特朗普何時會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

 

在安倍看來這也是最合適展現日本外交的場合。

 

在特朗普訪日之後和G-20召開前,安倍特意去了一次伊朗,意圖在這個棘手問題上有所作為,展示日本的政治影響力。

 

安倍訪問伊朗,是1979年的伊朗革命以來,日本首相首次訪問這個國家。安倍說,希望自己能「用所有他可以做的事,來維護中東地區的和平。」

 

對於日本商界領袖來說,美伊衝突也令人頭疼。日本缺少資源,而伊朗一直是向日本提供絕大多數石油的能源合作夥伴,但在美國的壓力下,現在卻不得不終止合作。所以,日本出面協調,也是為自己好。

 

但就在安倍出訪的前一天,豬隊友美國又拋來一個燙手山芋。美國發表了一份聲明,直接譴責德黑蘭違反了特朗普政府單方面拒絕的核協議。

 

雖然特朗普訪日時可能跟安倍談妥了針對伊朗會給予的一些承諾,但據說,雖然安倍在與伊朗最高領袖賽義德·阿里·哈梅內伊的會面上,提出了特朗普傳達的消息,但許多當地媒體認為,消息並沒有被哈梅內伊接收。

 

安倍此次出訪似乎以「失敗告終」。

 

《華爾街日報》主編Ishaan Tharoor毫不給情面地評價安倍此次出訪:安倍去伊朗的任務化為灰燼

 

 

就在安倍離開伊朗沒多久,兩艘運載石化產品的油輪(其中一艘是日本船隻),在阿曼灣疑似受到襲擊,世界上約有三分之一的油輪運輸通過這個海灣,其中包括日本80%的石油進口量。看來,最高領袖賽義德·阿里·哈梅內伊對安倍的來訪並不感冒。

 

更慘的是,安倍這次出訪也並沒有給伊朗任何實質的承諾,哈梅內伊更認為,日本在東亞地區內連獨立的軍隊都沒有,它的承諾怎麼能信?

 

就這樣,插在安倍心上的箭又多了一把。

 

03

中美首腦會談成焦點,安倍為日本經濟爭取最後機會

 

安倍在開會前強調,這次大阪G20將在關於推進自由貿易、制定數字經濟規則、為環境及全球性課題做貢獻和女性活躍上,會有強有力的成果。安倍預想著——在日本,G20峰會將碩果累累!

 

但至今為止全世界媒體的焦點,都集中在在了中美首腦可能的會面上。

 

 

 

 

 

中美雙方的關稅制裁會不會緩和?華為制裁、金融戰會不會一觸即發?全球央行需不需要進一步降息以支撐搖搖欲墜的經濟?

 

所有這些關鍵問題都圍繞在兩個大國的協議達成與否之上。反觀安倍對「日本影響力」期望,只能存在於中美會面的側影里。

 

但對中美貿易戰動態和走向最為關注的經濟體,又非日本莫屬。

 

日本政府和企業界早就感受到了中美貿易戰給本國帶來的壞影響,使得日本結束了好幾個季度的GDP增長。占日本出口20%的對華出口當中,很多產品是服務於中國對美的出口。另外,3萬多家在華日本企業所製造的產品,也有相當一部分是向美國出口的。

 

而據日本央行統計,今年第一季度日本實質出口同比下降1.7%,其中對華出口下降5.4%,比率最高,生產機床等貨物的出口減少3.6%。在前景不明朗的形勢下,許多日本企業都將部分生產基地轉移到東南亞和日本各地。

 

所以G20峰會上的這次重要會面能否順利進行,也考驗著這個中美當中的協調者。如果能促成中美首腦的友好會談,為貿易衝突提供緩衝時間,大阪G20也算功不可沒了。

 

迄今為止,美國是日本唯一的同盟國,中國則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夥伴。如何在鞏固日美同盟的同時發展好對華關係,是日本外交的重大課題。前腳招待好了特朗普,後腳馬上迎接中國首腦,安倍正在全力使出他的平衡術。

 

對安倍有力的是,中美大概率會達成最低程度的緩和。這多少會讓大阪成為近十多年中少見的被人記住的一次G20峰會。

 

當然,也不要指望會有什麼重要成果。這次來的人可都不是容易討好的主:一個正處於貿易摩擦最敏感期的中美,難搞的特朗普,緊張而微妙的國際關係……這些都不是日本暫時能駕馭的。

 

有一點可以保證,在大阪,安倍至少能在這次合影中,站上C位。

 

與提升政治影響力相比,至少日本有一個讓中國頗為羨慕的事情,18年18位諾貝爾自然科學獎得主。這個未來性極強的成就,讓日本成為亞洲當仁不讓的No.1。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