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考生提前批被退檔,堂堂北大違背契約精神,竟然無自信培養普通學生?

河南今年有一名538分的河南考生,幸運地被北京大學提前批提檔了,可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就又被北大以「分數過低,擔心入學後完成不了學業」為理由給退檔了......不過二十分鐘時間,這名考生的命運發生了巨大轉折。既然看不上這名河南考生的分數,北大為什麼要提走他的檔案呢?因為根據國家專項計劃,北大要往河南省理科投放8個提前批招生名額,給貧困考生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也盡量通過制度優惠抹平教育資源不平等的問題,這本來是好事。但問題是,這個538分的河南考生滿足條件參加國家專項計劃,也達到了前8名的分數水平,完全沒有違規之處,北大卻反悔不想要他了。高考是全民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的重要之路,對寒門學子來說,甚至可能是家庭脫貧最大的希望,然而,在這麼嚴肅的事情面前,中國頂尖學府卻違背契約精神,隨意給考生扣下了"難以畢業"的帽子,實在令人難以接受。什麼叫難以完成學業呢?按照規則,就算是北大的保安通過旁聽課程,自己努力考上了北大,學校都沒有任何理由阻止他入學,他出身如何,分數多高,功底好壞,都不能成為學校拒絕他的理由,這才是招生的契約精神所在,更是萬師之表孔子所說的「有教無類」的道理。覺得考生分數過低就退檔,雖然保住了學校的錄取分數線,但是卻嚴重損害了學生的利益,也影響了招生制度的公平性。更令人擔心的是,其他高校有可能仿照北大,退檔一些低分但合規報考的考生,殺傷面擴大。北大發給河南省教育考試院的理由是,「高考成績過低,根據我校教學強度,若錄取該生,考生入校後極有可能因完不成學業被退學。本著以人為本,為考生負責的態度,特向貴辦申請退檔」。然後,河南省考試院兩次抗議,北大兩次複製這個理由,直到河南省考試院覺得僵持不下,只好同意退檔。這個過程中,沒有任何人和這個538分的考生溝通過,北大甚至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學生,就武斷地為他決定了命運。這句「以人為本,為考生負責」,又有幾分負責的態度呢?即使538分的考生進學校後真的有學習上的困難,學校再給予考生幫扶也不是什麼難事,國家專項計劃本來就是一項教育扶貧政策,真正符合貧困資格的考生,在他們非常有限的教育資源基礎上,考出相對高分已經很能證明學習能力了。如果真要說唯分數錄取,拿純高考的分數來考察貧困地區的考生,其實是很不公平的。因為清北每年錄取的學子中,真正納入分數線計算的只有少數人,這些人只會是各個省份、地區的佼佼者,而其他的大部分招生名額,都給了各種降分錄取的自主招生......據統計,2018年拿到清北降分的考生總數已經達到了驚人的6100人次,降分總人數佔比分別達到了87%和96%,可以說絕大部分清北學生都是降分進的大學。這些降分錄取的學生,要麼是奧林匹克競賽拿獎、入選國家隊,要麼是被知名中學推薦,剩下的零星名額,才會給純高考考出高分的學霸們...... 

拿裸分的分數線擋住河南專項計劃的學子,實際上是說不過去的,我們沒理由相信在高考競爭最激烈的地方,一個資源最差卻分數不低的寒門學子,學習努力程度會比不過特長生乃至國際生,會因為學不下去被退學。再退一步說,即使這個寒門考生真的不如北大絕大部分學生,為什麼中國的頂尖學府,擁有了全國最好的教育資源,竟然會沒有信心把一個資質稍顯普通的學生培養成材呢?如果中國最好的大學都沒有自信讓普通學生達到至少順利畢業的水平,其他大學又要怎麼對學生負責呢?這種結果,很難讓我們覺得放心與信任,反過來看,高校與其通過拒收低分考生維繫名譽,倒不如通過言而有信,真正做到有教無類,來取得社會的讚譽。要知道,高考公平的基礎,是對所有規章制度的嚴格執行。任何制度都不會完美,必然存在天然的缺陷,比如我國各地教育資源參差不齊,就不可能全國考同一張卷子,不然發達地區必然會壟斷名校的名額,貧困地區的學子就連邊都摸不到了;可是分省出卷、分省劃線錄取也有問題,因為每個地區的學子競爭激烈程度不同,像河南、河北這樣的高考大省,競爭極其嚴酷,很多高分考生也難以被理想的大學錄取。可惜任何制度都不可能盡善盡美,我們總是做不到絕對的公平。但問題是,既然政策已經制定了,那為了保證程序上的公平,至少要做到一絲不苟按制度進行招生錄取吧?貧困學生按照正規錄取程序報考,達到標準也不予錄取,這是對規則的極大衝擊,心碎的很可能不只是那一位538分的考生,還有很多在教育資源上處於劣勢,但是極度努力的學子們。真正該嚴格限制的,不是這個"可能"無法完成學業的專項計劃學生,而是各種鑽空子的高考"豪門"。比如今年被曝光的深圳與衡水高中之間的高考移民問題。河北衡水高中是赫赫有名的「高考工廠」,培養高分學生水平全國一流;而深圳市這些年在進行素質教育改革,所以學生們投入應試教育的時間精力被壓縮了,單純比考試分數的話,深圳的高中很難比過衡水。 

富源的高考移民事件是打著合作辦學的幌子,讓深圳學校、衡水學校、學生、家長串通起來形成一個利益聯盟。競爭激烈的地區,家長可以花錢把孩子送到推廣素質教育的地區去高考;有錢的地區可以先把孩子放在高考工廠學習,再接回競爭不激烈的地方高考,衡水和富源之間,可以雙向反覆輸送生源。一整個利益鏈都鑽高考制度的空子,這種學生才應該被嚴格限制,這就是「有錢人花錢給子女轉移學籍」的大規模版本,這類行為嚴重影響了高考與錄取的公平性,就是變相"作弊"。高考事關無數年輕人乃至無數家庭的前途,只有制度越公平,人才改變命運的希望才越大,果部分人可以合法鑽空子,但寒門學子分數稍低一點就會被大學拒之門外,我們或許離真正的公平會漸行漸遠。我很憂心的是,如果北大都沒有信心把普通學生培養成才,拒收河南考生這件事,只怕要從所謂以人為本的考慮,最後變成一個笑不出來的笑話。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河南考生提前批被退檔,堂堂北大違背契約精神,竟然無自信培養普通學生?》有2個想法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