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大家族」郭炳湘去世:世紀綁架案,紅顏知己,兄弟反目,剩600億遺產未了局

 

◎作者 | 畢亞軍

◎來源| 華商韜略(hstl8888) 已獲授權

 

或許,在另一個世界,他會更快樂。

 

 

郭炳湘再也不能俯瞰他和他的家族所締造的那些璀璨地標,以及一個個輝煌的財富與榮耀印跡了,也再也不用因為這些而天人交戰,甚至生無可戀了。

 

01

 

68歲的郭炳湘走了,在很多重大人生課題和紛爭都正等其續解,甚至針刺於心時。

於他個人而言,卻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這位曾經和兄弟們長期盤踞亞洲富豪榜第二位的豪門二代,坐擁常人眼中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但卻太長時間沒有理由真正快樂起來,也太長時間在公務和私務、個人和家族、情感和事業上,都無法安放自己。

他的母親,人稱香港豪門最冷酷大家長的鄺肖卿,依然還能左右家族帝國的命運,卻不得不在自己的命運里加一條:

白髮人送黑髮人。

百度百科今天將他的詞條頁面調成了黑白色,但他家族的旗艦企業新鴻基依然鮮紅耀眼,那上面已經很久沒有再出現過他的名字,即便此刻,也依然沒有他的隻言片語。

曾經與他水火難容的二弟郭炳江,也早已失去在新鴻基董事局的位置,而且很難在短期再歸來。那場震動全港的豪門宮斗里,郭炳江一方看上去是贏得了權力和金錢,甚至一度贏得檯面上的輿論包括同情,但拔蘿蔔帶出的污泥,最終讓他成了至今有罪在身的人。

郭炳湘試圖在家族紛爭之外咬牙逆上,甚至雄心溢於命名而努力開創的「帝國集團」,將近10年了,也是風風雨雨,磕磕絆絆,未能重返主流舞台,然後被匆匆交到並沒有準備好的下一代手上……

豪門心酸道不盡,人生到此凄涼否?

然而就在大約10年前,這個故事的精髓還是兄弟齊心,其利斷金,是華人家族企業最成功的傳承範本之一。

 

02

 

在香港,提到地產商,首屈一指的就是郭氏家族的新鴻基。

香港最著名的地標——國際金融中心、環球金融中心,香港最璀璨的風景——維港門廊……維多利亞兩岸的摩天大樓都是由它締造,而且是誕生在郭炳湘和兄弟們的手上。

 

內地,以萬科為代表的諸多地產巨頭,也都曾是新鴻基最忠實的學生。

 

1958年,已經47歲,靠經營洋貨貿易發家的郭得勝,聯合好友馮景禧、李兆基等人創立了永業有限公司,由此踏足地產業。1963年,永業被重組為新鴻基企業有限公司,並於1972年以新鴻基地產(簡稱新地)的名義在香港上市。

之後,三人分家,馮、李二人獨立門戶,郭得勝繼續堅守新地,到1990年他將公司交給以長子郭炳湘為代表的下一代時,其公司和家族已在香港首屈一指,也是享有盛譽的香港「地產四大家」中最專註於地產業,且地產業成績最好的人。

對地產長遠未來充滿信心,敢於趁低抄底,大肆購地;強調貨如輪轉,幾十年前就像今天的恆大、碧桂園一樣從設計到施工一條龍,而且標準化,讓公司像「樓宇製造工廠」一樣「快、好、省」地「高周轉」;住宅與商業並重,率先通過開發大型商業設施,帶動住宅項目,提升地段商業水平與人氣,並以此不斷擴張城市邊際,分享土地和物業增值;不斷在最黃金地段發展最具標誌性物業,而且以雄厚財力支持,將其中的大多數都做成了只租不售的自持業務……

這些可算是新鴻基制勝法寶,也讓新鴻基成了香港發展紅利的最大分享者之一,並在維多利亞兩岸留下了最璀璨的篇章。無論是一路創造了香港最高、亞洲最高建築的中環廣場、國際金融中心,還是環球金融中心,至今都是香港最顯著的地標,也是新鴻基的金雞母:既分享到持續升值的租金收入,也分享到持續的物業增值。

也正因此,單單靠地產業務的支撐,新鴻基就足以與其他三大在多元化方面動作更大的家族一爭高下。1990年代至今,將近30年的時間裡,超過90%的時間,郭氏家族都牢牢捍衛著福布斯富豪榜香港第二,很長時間內,也是亞洲第二的高位。

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聯兄弟,也因為不但很好地繼承了父親的事業,而且更好地發揚光大了父親的事業,贏得廣泛的肯定和尊敬。

包括與郭得勝一起創業,至今仍擔任新鴻基副主席及非執行董事,也與幾位侄子聯手發展了包括上述諸多標杆項目的李兆基,都曾多次對外稱讚,郭得勝有三個好兒子。

直到2008年的一場大風波,將一切改變。

 

03

 

郭得勝是著名的實幹派,他一生篤信勤力自然有回報,勤勞不輟,永不言倦,是個著名的工作狂,直到逝世前他仍然每天堅持上班,事必躬親,彷彿工作才是他的生命。

他的女兒郭婉儀因此形容:「父親的成功,得自於他一生中沒有浪費一分鐘時間,他時刻不忘學習新事物,喜歡教導後輩,他精明能幹,沒有人可輕易對他隱瞞事實。」

郭得勝對下一代的教育也相當嚴厲,而且高目標。郭炳江曾回憶:「從小學到中學,父親每天都只供應我們日常所需。環境雖好,每天我們上下課仍得自行乘搭公共汽車——沒有司機接送。升上高中後,父親每星期給我們每人港幣6元;星期三和星期六2天上課半天,其餘4天與同學們共進午餐。那時午餐每頓約港幣1元1至1元2,剩下1元是車資。所以一分一毫都不能亂花,必須小心運用。我們打完球想買一瓶汽水,就得動用積蓄。看電影更不容易,必要時還須動用新年紅包;可幸日常所費無幾。我們從其中學到很多功課,例如知道父母賺錢不容易,並且每一分錢都有其價值;一兩毫錢也可以買魚蛋吃,令人滿足。我們常將剩下的零錢一分一毫地儲蓄起來,到考試完畢後才高高興興地享用。」

郭炳湘三兄弟讀的都是名牌大學,他自己持有英國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土木工程系碩士學位;二弟郭炳江持有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土木工程系學士學位及倫敦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三弟郭炳聯持有劍橋大學法律系碩士學位、哈佛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在媒體報道中,三兄弟都曾談到父親給自己最大的教育是:對人要誠實,對自己做的東西要有激情。父親去世後,郭炳湘出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郭炳江和老三郭炳聯則出任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對兄弟之間的合作,郭炳聯也曾介紹說:「很幸運的就是有三個兄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大家決定,因為我們三兄弟的年紀都差不多,相差一兩年,大家從小都在一個學校上學,所以大家的關係很好,可以講是親密的戰友,也是永遠的戰友。」

但就是這樣的三兄弟,最終卻上演了堪稱香港最令人瞠目的「宮斗戲」。

 

04

 

公開的爭鬥始於2008年年初。根據報道,當年2月28日,郭炳湘被弟弟們逼著向董事長提出休假,並且要做出休假期間不再參與公司事務的承諾。理由是:美國醫生鑒定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鬱症」,而這個美國醫生正是弟弟們請來的。

郭炳湘當然不願意,但還是接受了。弟弟們也給他開出了重新執掌權柄的條件:身體康復,恢復正常。但他並沒有真正去休假,而是找了多位香港專家,給自己開出一切正常的報告,並以此質疑弟弟們的居心和行為,宣布自己要恢復原職。

已經控制董事會的弟弟們沒有採信他的意見,並且對他罪加一等:休假期間違背承諾仍然干預公司決策,繼而乾脆召開董事會議罷免了郭炳湘並且獲得了最核心人物母親的支持。

2008年5月27日,郭炳湘徹底告別新鴻基。母親鄺肖卿接替他出任新鴻基主席一職,郭炳湘轉為公司非執行董事。不甘心出局的他,第一時間向香港法院申請「禁止變動令」,並且狀告兩位弟弟誹謗,卻被駁回。

三年後,鄺肖卿將主席職位交給了郭炳江及郭炳聯聯席,郭炳湘徹底從新鴻基退場。

世人以為這場內鬥就此終結,但事實上,它只是鬥爭升級的開始。

2012年3月,郭炳湘被徹底驅逐之後不到半年,新鴻基被曝捲入巨額行賄貪污大案。郭炳江、郭炳聯被香港廉政公署帶走調查。同時,還牽出了已經退休的香港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使其成為香港回歸以來被拘捕的最高級別官員。

鋪天蓋地的輿論,頓時將郭氏家族和新鴻基淹沒,持續不斷的報道,也將一個為了復仇不惜玉石俱焚的同室操戈案大白於天下。

就在弟弟們爭奪大權的2008年,郭炳湘採取了報復行動:向法院上訴,質疑公司執行董事陳鉅源在處理一樁地皮業務時涉嫌利益輸送,並且向廉政公署提供了相關證據,直到把火燒到了郭炳江,以及香港公積金管理局前行政總監許仕仁身上。

家族內部的私人爭鬥,隨即演變成利用公器的鬥法。被兒子們攪入局中的鄺肖卿則早已身心疲憊,還因高血壓中風入院,療養多時才得以康復。

持續數年的舉報與調查最終引發一場香港政經界大地震。2014年12月,這起香港「世紀貪腐案」正式宣判。許仕仁被判7年,關雄生(港交所前高級副總裁)被判5年,郭炳江被判5年,並在5年內不能出任公司董事。除此之外,另有兩名新地執行董事被判入獄。

新鴻基的7人執行董事組一夜之間入獄近半數,公司形象一落千丈。

此後,郭炳江、許仕仁、關雄生就罪名提起上訴,但都被香港終審法院駁回。

因為案件爆出時,自己還是新鴻基主席,郭炳湘本人也曾在此案的調查中被廉政公署以觸犯《防止賄賂條例》而拘捕過,由「舉報人」變成「嫌疑犯」。直到2013年10月,累計七次向廉署報到後,才被撤銷其保釋條件限制。

弟弟以及一眾曾經的同僚被判罪收監,似乎依舊無法平復郭炳湘心中的不滿和怨恨。

此後,他一邊勉力操持著自己被驅逐出新鴻基之後,於2010年成立的帝國集團,與李嘉誠的長江實業等展開合作,試圖繼續在地產業再展全新宏圖,一邊仍然把目光聚焦到家族的利益分配上,甚至和母親就財產的分配對簿公堂。

而在所有的報道中,這一切的改變,都源於郭炳湘的那次死裡逃生。在那之前,他是意氣風發的大少爺、豪門接班人和成功企業家;在那之後,一切都變了模樣。

 

05

 

1997年9月29日,是郭炳湘人生的一道分水嶺。

當天晚上,下班後獨自開車回家的他,在途經香港太平山隧道時,被剛剛成功綁架李澤鉅,而且從李嘉誠那裡拿到10.38億港幣贖金的張子強截下,然後帶至一處偏僻的農場。

被要求打電話給家人準備贖金的郭炳湘,不但不配合,還威脅張子強儘快放人,否則後果自負。最終,張子強與郭家人親自接觸,拿到6億港元贖金後,郭炳湘才平安回了家。

錢太多,一次運不完,不得已,先後開車跑了兩趟,才運夠6億港元現金去把郭炳湘贖回來的,正是後來被郭炳湘舉報的新鴻基老臣陳鉅源。

郭炳湘自己未曾對外透露過被綁期間得到了怎麼樣的對待,但媒體報道,綁匪供認,在那6天內,他們因為對郭家就贖金的討價還價極為不滿,將其赤身裸體地關押在一個僅帶出氣孔的小木箱里,而且只吃叉燒雞保命。

郭炳湘的人生,他和家族成員的關係,因此改變了方向。

一些報道中,家裡人跟綁匪討價還價,以至於讓他被折磨如此之長,讓郭炳湘很是心痛,甚至對家人有了怨恨。一些報道認為,這次綁架讓郭炳湘變得沉默寡言,性格越來越極端,所以才讓兄弟們跟他越走越遠。

更多報道認為,郭炳湘與紅顏知己唐錦馨的關係,導致母親鄺肖卿對他採取極端措施。而讓他與唐錦馨關係微妙的,也有綁架案的「功勞」。

郭炳江曾講,大哥在綁架獲釋後性情大變,不再信任周圍人,甚至經常無端懷疑新地的管理層成員。但他和唐錦馨的關係卻越來越好,對方成了他最信賴的人。「只要唐女士說的,郭炳湘都會相信;她說誰可疑,郭炳湘就懷疑誰。」

郭炳湘有過兩次婚姻。首任妻子是香港企業家顧林慶之女顧芝蓉。畢業於斯坦福大學的顧芝蓉,回到香港後在滙豐銀行擔任高管,被郭得勝欣賞,介紹給郭炳湘。郭炳湘在英國留學時已與現任太太李天穎相戀,但父親不滿意後者,在父親的強力干預下,他娶了顧芝蓉。

不過,這段被父親安排的婚姻沒能長久。結婚半年,郭炳湘就宣布離婚,然後離家出走與李天穎再婚。郭得勝很是惱火,一度對其採取經濟封鎖,直到多年後才認可其身份。

郭炳湘與唐錦馨,據說也是青梅竹馬,在其與李天穎戀愛之前,就因父母的不滿而告終,但卻一直保持著聯繫。綁架案後,郭炳湘心靈受創,唐錦馨的陪伴給了他很多溫暖,因而走到了一起。對於兩人的「危險關係」,其母也早就出手阻止。

據港媒報道,早在2002年10月,郭母就聚齊三兄弟,讓郭炳江記錄了「11條家規」。包括:郭炳湘不能與李天穎離婚,唐錦馨與子女不能參與公司事務及管理、不準進入帝苑酒店及兩個辦公室、不能嫁郭炳湘及自稱郭太,等等。

但郭炳湘並沒有遵守這些,反倒在2008年提出安排唐錦馨加入家族企業「新鴻基地產」的想法,即便母親勸說「只要離開那個女人,萬事好商量」,也依然不肯妥協,要為唐錦馨和自己的感情放手一搏,最終導致與家族的決裂,直到他離開,也未能和解。

 

06

 

郭炳湘創立帝國集團之後,努力在香港發展地產項目,還與李澤鉅的長江實業,以及台灣和內地多家企業合作,試圖在新鴻基之外,再造自己的帝國。同時,也進行了不少的私人投資。比如,入股聯想控股和中國金茂,等等。

據報道,帝國集團如今已累計投資超過百億的規模,這顯然不是曾經站在整個香港,也是整個亞洲地產之巔的郭炳湘會滿足的成績,但於他而言,句點已在這裡畫下。

一切都在這裡畫下了句點,在一切都未能有他心中的圓滿之時,生命戛然而止。

在郭炳湘與兄弟們鬧翻之後,看著他和兄弟們一步步成長的叔叔李兆基曾經喊話他,不要因為聽信外人而與家人離心,要聽媽媽的話,痛心疾首地呼喚他們兄弟重歸於好。

但在外界看來,尤其從企業的傳承與家族和睦角度來看,導致其不堪結局的,除了郭炳湘被綁架,以及由此導致的諸多變數,更重要的原因,或許還在於試圖讓兄弟三人長期共管一家公司,而且在一個相同高度共管且專註一個核心業務的接班架構本身。

一山難容二虎,三虎就更是艱難。

沒有哪個家長希望下一代分崩離析,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指望世世代代,開枝散葉,依然只是一條心,往往只是一廂情願的天真幻想。

從香港四大家族下一代中最緊密一心的成功經驗,到如今四大家族中內鬥和割裂最嚴重的痛心教訓,與其說是兄弟們的不爭氣,不如說是天真幻想的破滅,規律的使然。

反觀起來,其他三大家族更傾向於讓下一代在大團結之下,各自獨立發展的接班架構,似乎就要好很多。比如,李嘉誠根據兩個兒子的性格、興趣和志向不同,將長江實業交給了李澤鉅,將投資和現金等交給了李澤楷。

新世界的掌門人鄭裕彤身前接受我訪問,談到這個問題時的一個回答,也令我印象深刻。大意是,不要安排兩個人去管同一個業務,同一個公司,如果不能讓他們去做各自最喜歡的事,也至少要讓他們能夠獨立地去做自己的事。

如果新鴻基可以儘早不要兄弟們在一個公司、一個層面、一個業務上去高度同心同德,而是一個家族可以三分天下,分而治之,而後有合,或許結局也不至如此。

而今,郭炳湘並沒有準備,也沒有立下遺囑的意外離世,和他名下還來不及分配的將近600億財富,又會給他的妻子、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帶來怎樣的命運?

網上曾經流傳著一個所謂的喬布斯遺言:

「作為一個世界500強公司的總裁,我曾經叱吒商界,無往不勝,在別人眼裡,我的人生當然是成功的典範……此刻,在病床上,我頻繁地回憶起我自己的一生,發現曾經讓我感到無限得意的所有社會名譽和財富,在即將到來的死亡面前已全部變得暗淡無光,毫無意義了……現在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夠用的財富,就該去追求其他與財富無關的,應該是更重要的東西,也許是感情,也許是藝術,也許只是一個兒時的夢想。」

不知這個遺言的真假,但聽到郭炳湘離世的消息,腦海里反覆回蕩的,卻是這些話。

 

 

感謝關注智谷趨勢(微信ID:zgtrend)。很多讀者還沒養成閱讀後點贊的習慣,如果覺得智谷做得不錯,記得點個贊表示鼓勵哦。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