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區太多,幻想海南放開博彩的都散了吧,它另有所謀

 

◎智谷趨勢(ID:zgtrend)| 旺角黃局長

10月16日,國務院批複設立中國(海南)自由貿易試驗區,同日下發了總體建設方案。這顆南海明珠享受到中央史無前例的厚愛:

全島3.54萬平方公裡面積都是自貿區,進行全域試點;

中國第一個擬建設的自貿港;

將是世界上面積第一大的自貿港,遠超香港1106平方公里、新加坡719平方公里,迪拜3980平方公里。

在國運的轉折點上,海南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使命。它的未來,絕不是成為下一個香港,下一個澳門,下一個新加坡,而是「再造」一個中國,為中國命運轉折點尋找方向。

01

所有幻想海南會成為下一個香港的,可以散了。

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其實是建立在航運中心的前提上。香港是中國大陸與國際市場之間的「超級聯繫人」,也是全球貿易網路中最繁忙的十字路口之一。每年集裝箱吞吐量可以超過2000萬標箱。這是香港能夠霸佔國際金融中心寶座的基礎。

就像新加坡一樣,當年唯有航運的發達才能延伸出轉口貿易、加工製造、航運維修、航運仲裁、航運諮詢,以及進一步的航運融資、保險、結算等。

一句話,金融中心起源於航運中心,前者的發達離不開實體經濟的反哺。

而海南,偏偏就不是中國海上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

2017年,海南進出口總額為702.4億元,僅佔全國277923億元進出口總額的1.7%,體量非常之小。

而且中央也明確提出了,海南自由貿易港「不以轉口貿易和加工製造為重點」。出於生態保護的考慮,海南並不適宜發展轉口、粗加工業等容易破壞生態環境的行業。因此,海南的下一步重心在於旅遊、醫療、教育等服務業,而不是把金融、航運做到多強。

海南沒有這個心,也極度缺乏人財力。

金融屬於知識密集型產業,站在了服務行業鄙視鏈的前端。香港集聚了華爾街、倫敦金融城多少人才,才撐起一個全球排名第三/四的位置。對於海南這樣一個一窮二白的大農村,你說有多少人願意過去吃這碗飯?

所有幻想海南會成為下一個澳門的,可以散了。

開賭場、搞博彩、放開跑馬,這輩子都是不可能的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澳門博彩行業已有下行勢頭,另開一個博彩中心搶生意,拉低澳門的稅收和GDP,如何向全世界證明「一國兩制」的優越性?珠三角右岸的香港,這幾年不斷有人唱衰,澳門這個小兒子,怎麼也得扶起來是吧。比起經濟賬,政治賬顯然對大局更為重要。

另外,歷史上全國人大對自貿區、經濟特區的法律豁免,向來都只局限於經濟領域。而賭場、跑馬要解禁,涉及到刑法領域的豁免,這個就牽扯到了意識形態和道德色彩,非常複雜。

期待海南放開博彩,靠一些激烈手段來刺激、拉動旅遊業的,還是趕緊取消這個念頭吧,永遠都不要提這個事情了。

其實,翻開海南自貿區的試點內容目錄,裡邊大概有60%是現在中國11個自貿區已嘗試過的事情——

取消船舶(含分段)及幹線、支線、通用飛機設計、製造與維修外資股比限制;

取消國際海上運輸公司、國際船舶代理公司外資股比限制;

取消新能源汽車製造外資准入限制……

這些開放領域,與今天通行全國的自貿區負面清單差不了多少。因此,海南其實作為後進生在「追趕」別人,先把別的省市自貿區已經有的經驗複製在手,然後再謀求發展。

海南的起點較低,註定了海南很難在經濟上成為下一個香港,下一個新加坡,成為國際一流的航運中心、金融中心、貿易中心。

這不是海南所能達到的「高度」。不過,作為中國最特的特區,中央對於海南抱有非常大的期待。

它最大的歷史使命,實際上並不是要去塑造中國經濟的高度,而是竭盡全力探索中國經濟的「深度」,為再造一個「中國」做好準備。

02

過去40年,中國櫛風沐雨,砥礪前行。就在大國崛起的關鍵性節點上,全球政經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個商人出身的狠角色,強調美國利益至上。他一邊退舊群,一邊又新建群。WTO這個更有利於發展中國家的貿易格局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特朗普,他的胃口很大,要跟歐洲,跟日本,跟更多的國家建立起自貿俱樂部。這個封閉小圈子門檻極高,一來就是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

中國曆來都在奉行改革開放的原則。像5年前上海自貿區的成立,其實就反映出中國很早就已經開始在布局,在對接世界上通行的經貿規則。只是礙於歷史和技術上的原因,有自己的步伐和節奏。

2013年以來,中國相繼建了11個自貿試驗區,積累了一系列可複製推廣的經驗。但實話說,這些都還不夠。

舉一個例子,今天現行自貿區負面清單已由190項減少到45項。但還是有許多限制領域,外資進不來,進來了也可能撞上無形的「玻璃門」、「彈簧門」。

如今全球貿易體系正經歷著新一輪重構。中國急需在適應全球化新趨勢的情況下,尋求制度突破。海南自貿試驗區正是在這樣背景下出生的。

市場准入門檻再低一些,尺度放得更開一些,會不會造成海外資本的大量湧入,衝擊到國內相關部門和產業?

疑問有太多太多了。中國急需有一個地方挺身而出,為國家做好壓力測試和風險測試。

在這個時候,海南進入了中央的視野——

獨立的地理位置。11海里的瓊州海峽就像一條天然屏障,將海南與大陸隔離開來。不會像舟山市(浙江自貿區),平潭縣(福建自貿區)等地方一樣,離大陸太近,三下五除二就能游過去,進出通道盡在掌控之中。

有這個優勢,很多實驗才能大膽的推下去。打個比方,這一次海南自貿區總體方案中有一條,就是「積極支持實施外國旅遊團乘坐郵輪15天入境免簽政策」。放在內陸是很難想像的。內地橋路相通,外國人免簽入境後,打個順風車就能流竄到全國各地,無從追蹤,難免存在各類隱患。

經濟規模較小,但又是一個完整的地理單位。2017年,海南省的GDP為4462.5億元,只相當於寧波的一半。放國內城市陣營中,也就三四線水平。而且海南除了旅遊產業, 其他產業在全國來講並不算舉足輕重, 因此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的體量也就比較小。

 

(製表:智谷趨勢震穀子)

另一方面,海南常住人口925.7萬人,下邊18個市縣,面積廣闊,其政治、經濟、社會都有一個完整的生態圈,結構完整。簡直是上天恩賜的最佳試驗田。

早在2017年的十九大報告中,中央就提出加快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賦予自貿區更大的改革自主權,探索自由貿易港建設。

此後,全國各地但凡有點實力的港口城市,都摩拳擦掌,發起全面衝刺的號角,但未有一個獲得批准。

如果搞自貿港是要拔高中國經濟的高度,為什麼不選上海或者廣東,而是捨近求遠,選擇一個各方面基礎都很薄弱的海南呢?

可見醉翁之意不在酒。國家經濟引擎有粵港澳大灣區就夠了,有長三角就夠了,有京津冀就夠了,造經濟極的事情有更優秀的選手在。海南的任務,在於探索中國改革開放的邊界和深度。

03

今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了一份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這份頂層設計透露出了海南建設的時間表:

到2020年,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取得重要進展

到2025年,自由貿易港製度初步建立

到2035年,自由貿易港的制度體系和運作模式更加成熟

事情很急,中央留給海南探索深度的時間並不長。

前兩年用來打基礎,以追趕其他省市兄弟建成自貿區。兩年後,就要馬上切換進入自貿港模式,用5年時間打造出自貿港的初步模型。

自貿港是當今世界最高水平的開放形態,其應有之意要求資金、貨物和人員的自由流動。

海南要做中國第一個自貿港,就意味著未來海南率先實踐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隨著探索的逐步深入,海南省未來應該是這樣一種畫風:

關稅上,即便不是對進出港區的全部或大部分貨物免徵關稅,也會是比現今平均關稅低得多;

技術上,海關估價、檢驗檢疫、進口許可證、進口配額等技術壁壘將逐步取消,不再設置一道道防火牆,用來擋住海外產品,保護本國沒有比較貿易優勢的產業,而是用競爭來提振本土產業實力;

投資上,除了涉及國家安全領域之外,內外資一視同仁,發揮自主性向上爭取,創建極簡版的負面清單,將市場准入門檻降為國內最低的「窪地」;

通關上,程序上極為簡便,除了禁止進出口以及需要檢驗檢疫的特殊貨物外,其它貨物一律不用報關和統計,靠岸即可直接放行卸貨。

……

資本賬戶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國企競爭中立這些敢想不敢做的硬骨頭,在海南自貿港里也有巨大的想像空間。

當然,海南推進改革的複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絲毫不亞於在計劃經濟時代辦經濟特區。

這不是單靠海南省自己就能實現的,還需要中央各部門的配合,需要中央權力的下放。

但歸根結底,闖禁區成敗與否,關鍵還在於海南自身。

歷史上,中國幾次遇到結構性問題的轉型門檻,中國都巧妙迴避掉了,民眾最熟悉的莫過於選擇最輕巧的道路,用房地產拉動經濟。海南也曾經一昧地走捷徑,抄快路,正如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所說,海南曾犯過三次錯誤:走私汽車,房地產泡沫崩盤以及國際旅遊島建設時淪為房地產加工廠。

這種急功近利、想賺快錢的暴富心態使得海南錯失了歷史性機遇。

如今,改革舉措落實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遲。在國運的十字路口上,海南又一次迎來了巨大的歷史使命。

突破禁區闖出去,給中國殺出一條血路來,40年前是深圳,40年後的今天要看海南。

「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勇往直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1998年3月,朱鎔基在當選總理時曾經這樣說過。

我想,海南的初心也應該如是,必須如是。

 

感謝關注智谷趨勢(微信ID:zgtrend)。很多讀者還沒養成閱讀後點贊的習慣,如果覺得智谷做得不錯,記得點個贊表示鼓勵哦。

 

 

如果你仍經歷著早九晚五人累錢少,

來這裡,有你財富進階的終極秘密!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