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迴流美國正在創下記錄,新一輪「美元荒」已然成型,人民幣還將下跌?

 

◎智谷趨勢(ID:zgtrend)| DJ

全球新一輪的美元荒襲來。

美國的跨國企業正在以史無前例的高速將海外利潤迴流美國。

根據中金海外策略研究員劉剛的預估,目前美國企業在海外存留的利潤達到3萬億美元,其中1.1萬億是現金(含短期有價證券投資)。而因為現金部分容易變現,流動性好,所以更有可能迴流。

這裡有一份美國經濟分析局(BEA)最新公布的數據,2018年第一季度,美國企業將海外利潤轉回美國的資金達到了歷史新高,達到3130.2億美元,佔到方才所提的1.1萬億的1/3。

(數據來源:美國經濟分析局統計國家收支數據)

與2017年第四季度相比,激增了8倍,同時也比前期的高位——2005年第四季度,高出了142.5%。

這裡插播介紹一下前一次美企海外利潤較大規模迴流的背景:2004年小布希政府推出了「Tax Holiday」的獎勵,大大降低了對美國企業迴流的海外利潤的徵稅,於是帶來了後面的資金迴流高峰。

關於美元迴流還有一個更不好的消息。今天,一個偵測美元流動性的指標性數據出現異動——3個月期美元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升至2.4496%。2.4496%是什麼概念?這個數字是自2008年11月以來新高,借美元的成本被抬高,金融環境進一步趨緊。

01

特朗普稅改助力美國大企業資金回籠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特朗普,他推動通過了史上最利好美國企業資金迴流的減稅政策——2017年底正式實施的《減稅與就業法案》(TCJA)。

以前,美國企業海外的利潤回國要繳納35%的稅,而新的法案之下,美國稅務局對美國企業累積存留的所有海外利潤均一次性收稅(流動資產15.5%,非流動資產8%),此後美國企業的利潤只在海外屬地徵稅(最低稅收)。

美國企業在海外的現金分布其實是極不均勻的,主要集中在幾家龍頭科技股公司手中:

而這些科技股公司,又將錢大部分放在了發達地區。

據IRS截至2014年的統計數據,海外存留利潤中,60%在歐洲,20%在北美洲、亞洲居第三,佔比11%。其中,具有稅率優勢的愛爾蘭、荷蘭、百慕大、瑞士、盧森堡等國家和地區的佔比最高。

蘋果公司便在2017年年報中披露其有相當一部分的海外利潤均放在了愛爾蘭。

這些美國企業把錢放在該地也不是存定存賺利息,它們中多數選擇了購買美元計價的有價證券,比如國債或者公司債。

美國經濟分析局將標準普爾500上所有非金融公司的海外資金和投資行為進行了比較,發現擁有大量海外現金的美國非金融公司——特別是資本持有的前15家——正是這次利潤迴流的大頭。

這些公司在海外的利潤佔到美國企業在海外總利潤的80%,而且他們自己的總資產中的八成也都在海外,所以也不難想像,這次資金迴流多數都來自這些公司。

在一次性繳納過往累積的海外存留利潤的稅收之後,單純為避稅而放在海外的流動資產失去了繼續漂泊在外的必要,加上美債收益率的不斷上漲,美國這些跨國大公司蠢蠢欲動的歸心,正是圍繞著更多的利益而去的。

02

迴流的資金用在哪兒?

那麼,利潤迴流後都用在什麼地方?美國經濟分析局的研究指出,多數是用來回購股票了。

(股票回購佔比;來源:Compustat; Bloomberg)

上圖顯示,在TCJA於2017年12月下旬通過後,前15家美企的股票回購大幅飆升,2018年第一季度回購資產與總資產的比率翻了一番以上:按美元計算,迴流從 2017年第四季度的230億美元,增加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的550億美元。

不過,15家美企的股票回購比例也不是均等的。在這15家美企中,最大的那一家股票回購量佔到了大部分:2018年第一季度,前五大公司回購股票佔總股票回購的66%,而僅僅頭部大公司就佔了總量的41%。

此前納斯達克能在一片唱衰聲中妖艷上漲,企業大量回購購票是很重要的原因。

根據數據,2004年小布希的「Tax Holiday」所推動迴流的資金,也主要用於股票回購。

迴流的錢用於特朗普政府所希望的投資美國實業、併購、研發上的效果卻不明顯,但總量也屬於上升趨勢,需要時間慢慢養。

03

美元荒會產生什麼影響?

美元迴流已成定局,對美國國內和全球市場都是一次資本大震蕩。

美國企業為了迴流利潤,變現短期投資資產的做法,也對美國企業的信用債造成壓力。目前,美國投資級信用債的收益表現已經明顯差於國債和高收益債,而美股非金融企業的凈槓桿率也逼近金融危機前水平,往遠點看,從2019年起,美國公司債到期量將激增,至2025年到達頂峰……所以,若企業變現了資金回國用於回購股票,就將明顯影響到期債券的償還能力。

此前便有經濟學家預言,下一次金融危機很可能出現在美國公司的債務上,因為這時美國企業借債中,已經有不少不良債務。

美元迴流對於全球金融市場絕對是重擊。作為全球的融資貨幣,美元的迴流疊加美聯儲加息,同時股票和債券市場也出現資金迴流的情況,這些都在進一步抽走國際上流動的美元。

當下的美國還在享受特朗普稅改帶來的福利,放眼全世界,只有美聯儲敢持續加息。在這個你進我退大背景下,可以肯定的是,美元的不斷迴流將繼續推升美元匯率。

對人民幣來說,此時此刻又遭遇了貿易戰,眼前是揮之不去的烏雲。瑞銀近期最新的報告顯示,隨著貿易衝突影響的逐漸顯現,人民幣貶值壓力將加劇。瑞銀預計,在2018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會在7.0左右。而花旗銀行則認為,中國已經不再把「7」作為捍衛人民幣匯率的重要心理關位。

這段時間,中國連續3個月拋售美國國債,持倉規模創去年6月以來新低,除了對貿易戰的回應,賣美債換回本幣也是在減緩美元荒給人民幣帶來的衝擊。

而對於本身對外部資金依賴度較高、外債較多的新興國家而言,無疑是新的危機時刻,這些新興國家正面臨更大的外部壓力。截至3月底,美國以外的非銀行借款人的美元債務已經攀升至11.5萬億美元,同比增長了足足7個百分點。其中,三分之一都來自新興市場,美元走強將大大影響這些債務的償還能力。

最近新興市場貨幣暫時恢復了一些穩定性,但如果美聯儲承諾要加快加息,新興市場貨幣的前景就很難把握了。

「新興市場非常容易受到美聯儲的影響。」對沖基金Eurizon SLJ Capital的任永力(Stephen Jen)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之前那幾年的量化寬鬆所帶來的廉價資本本來就沒有忠誠度而言。美國經濟越強勁,美元就越快被吸走。」

中美貿易戰大幅增加了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此前IMF也下調了對中國、美國經濟增長的預期。在所有不確定因子都聚集在一起時,唯一能肯定的是,經濟周期的拐點要來了。

參考資料:

1. 美國經濟研究局(BEA),U.S. Corporations' Repatriation of Offshore Profits

2. 劉剛,【中金海外策略】專題:美國海外資金迴流去向了哪裡?

3. 科爾比•史密斯,美元漲勢還能持續多久?

4. 祁月,流動性危機!全球融資基準利率美元Libor創十年新高

 

泰國旅遊業高速增長,預計今年中國遊客將突破1000萬人次再加上政府政策大力支持,泰國度假房產不僅有可觀的收益回報,也具備高安全性。

 

歡迎識別海報二維碼,參加10月18日北京舉行的泰國普吉島項目分享會。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