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中國的公務員不可以高效?有一個省份正在進行一場大膽的革命性試驗

 

◎作者丨黃四少留言參與文內觀點討論,從建設性的角度,聊聊你對政務系統觸網的期待。

 

智谷君將隨機抽取3位參與讀者,各贈送1本《見識》。國家文津圖書獎得主、矽谷投資人吳軍認知升級類著作,繼《浪潮之巔》《智能時代》之後又一力作。

 

1840年6月,道光帝坐在紫禁城裡享以清靜時,數千里外的浙江舟山已是一片炮聲隆隆。

這是鴉片戰爭中英國主動發起的第一場鏖戰,大臣伊裡布被派以剿夷重任,但面對堅船利炮,他心有怯意。

當時的大清帝國通訊條件極為落後。從廣州到北京,即便是五百里加急,也要耗時十七八天。山高皇帝遠,伊裡布充分利用這一點,在寧波一帶鑄炮、造船、修築工事拉開架勢,但就是堅決避戰,只在奏摺中表表決心。皇帝被蒙在了鼓裡,大清帝國由盛轉衰。

一百多年後,同樣是在浙江。

在杭州舉辦的雲棲大會上,浙江省省長袁家軍透露了一個秘密:目前浙江省政府系統已經有超過一百萬公職人員使用阿里巴巴開發的釘釘軟體。

這個當年站在歷史轉折點的省份,正在悄悄地用互聯網精神改造自我,把整個政府治理拉到線上來,試圖打破層級之間、部門之間、地域之間的溝壑與距離。

這場實驗叫做扁平化。

它的成敗,影響著中國政務系統進一步現代化的速度。

01

封建時期,不管是漢代的三公九卿,唐代的三省六部,還是魏晉南北朝的九品中正制,中國政府體系的層級都太多了。

雖然這有利於中央集權,削弱地方上的權力維護大一統,但也會產生一個弊端:信息傳遞的鏈條過長。

整個帝國縱橫幾千公里的信息通道,依靠的是驛站、驛卒、驛馬一站站接力。從廣州到北京,送一份公文普通速度30天以上,四百里加急20天以上,五百里加急16天以上。

什麼事都是皇帝說了算,偏偏從信息上報到指令下達一個來回就要以「周」計。像大清帝國由盛轉衰,就不單單是敗在武備不修上,也敗在了這一點——

  • 信息延遲。在地方官僚體系中,只有省以上的行政長官才有權利與皇帝直接對話,這是世界上最為排外的封閉圈子,總人數不到一百人。戰況由低級官僚收集,先層層上報,再通過這一層中轉,中間耗掉了非常多時間。
  • 信息失真。皇帝並不親臨現場,所以他只能完全依靠臣子的奏摺,或者通過眼線的修正來建立一個現場的模型。由於信息不對稱,臣子隱瞞實情的事時常發生。

都說一個政府的有效運作取決於對信息流動的仔細掌控,但是道光帝接受到的永遠是延遲的、混亂的信息。如此,在鴉片戰爭的每一場對決中,最初的20天里他似乎都是盲目行事。

那場戰,打的真是夠狼狽。一支正規軍都算不上的英國艦隊就把偌大一個帝國玩弄於股掌之間,束手無策。

層級化的存在,加劇了時空距離的障礙性,使得整個傳統官僚體系僵化遲鈍,步履沉重。

現代以降,一個革命性的成果讓我們的星球變得很不一樣——互聯網的出現抹平了世界,它改造了企業、家庭、個人,讓前者一個個都變得扁平化。

個人用即時通訊社交,家庭用電子商務購物,企業用OA辦公……教授與學生,經理與工人,老闆與服務生,消費者與公司之間的距離越來越短,溝通成本越來越低。

整個社會慢慢的被熨平,走向了後工業文明時代。而中國政務體系的管理,也在伴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革命,悄然發生著變化。

02

衢州,一個GDP 只有1380億元的浙西山城,最近一年引起了全國性的關注。

今年7月,颱風「瑪莉亞」來勢洶洶,衢州收到了浙江省防範颱風的明傳電報,市委書記和市長加上批示意見後,拍照上傳到掌上辦公軟體「浙政釘」,一秒鐘就傳達到了所有相關的鎮幹部、村幹部。

與以往相比,這簡直是「神一般」的速度。

要知道,傳統的政務體系講究事事彙報,層層審批。單單是傳閱一個公文,都要脫掉好幾層皮。很多時候都是要翻遍通訊錄,給一個個部門發去傳真,更有甚者,要一個個打電話召開大會,現場發文。

這種「周折」,其實也是由中國的特殊性所決定的。中國疆域遼闊、人口眾多,為了保持政令的通暢,往往要求權力集中。這種制度安排,使得中央和地方的任何一項政策和行為,都會牽涉到重大的社會利益,影響眾多人的命運。為了讓這艘大船走得穩,任何事情都要求「有章可循」,以及「有據可查」(也就是信息留痕,方便發生事故時追查原因、追溯定責)。

由於這種嚴謹的作風,政府內部的每一道運作都極其講究程序,做事一板一眼。一旦跨了層級、跨了部門、跨了地域協同工作,信息流動過程就會受阻——

中國大陸有30多個省市區,2800多個縣級行政區,4萬多個鄉鎮,平均每個省市區要管轄1千多個鄉鎮。

 

即便是一個小縣城,也會五臟俱全,有完整的五套班子。每套班子下邊的部門,都是一個孤立的衙門,存在行政隔閡和數據孤島現象。

在瞬時萬變的社會治理中,信息的「向上傳遞」和「向下反饋」,講究一個快和准。但現實的尷尬是,囿於歷史和技術原因,信息傳遞效率仍未達到理想狀態,甚至有的時候還耽誤了最佳處理時機。

所以十年來,也一直有一種聲音在呼籲,將中央—省—市—縣區—鄉鎮五級行政減少至三級。但這是一個難度非常大的工程,可以說動一發則牽全身。

有的地方先行一步,推出了縮減版的「省直管縣」實驗,有的在橫向上做文章,將多個執法機構並在一塊,解決多頭多層重複執法問題,也有的持續深化「放管服」改革,將更多權力交由市場……

浙江的作法則很特別,它是在沒有傷筋動骨的情況下悄悄完成了一場自我革命。

 

 

省里一聲令下,省屬委辦廳局機關和全省11個地市全部接入「浙政釘」。這是是一個集即時消息、簡訊、語音、視頻於一體的即時通訊平台,省、市、縣、鄉、村五級機構在上邊實現在線聯動。

  • 信息從慢走向快。在杭州餘杭區,基層公務人員再也不用為跨部門聯繫人感到頭疼了。浙政釘里的電子通訊錄層次分明,覆蓋了餘杭區兩萬公職人員,幾秒鐘就找到相關負責人,有什麼事還可以建群聊,上下之間可以一秒抵達。而在其他一些地方,很多辦事人員可能都不知道部門一把手的手機號,只能一遍遍得撥打座機,或者是通過直接領導代為傳達。
  • 信息從失真走向準確。在台州三門縣,防汛、治安、城管等工作茲事體大,一線執法隊員用釘釘簽到打卡,發現場視頻、照片,管理層就能一目了然,遠程遙控,彷彿是站在了現場一樣,減少了信息不對稱和信息時間差,優化隊伍執行力。

……

這個系統覆蓋了浙江一百萬人的公職人員隊伍。諸如外出招商引資審批、財務經費申報審批、加密通信、閱後即焚、電話會議、視頻會議、公文傳閱、應急處置、發布通知等,都只在掌寸之間。

目前,浙政釘還在根據各個部門的特性不停開發新的應用,進一步延伸到了扶貧、打拐、黨建、提案等環節。整個政府治理的模式煥然一新,想像空間巨大。

03

 

 

浙江用互聯網精神改造「內部」,壓縮政務系統的層級,打破部門限制、地域限制和層級限制。這種扁平化所產生的社會效益不可估量。

以往,政務服務經常是碎片化和孤島式的局面。辦一個證,民眾要四處奔波,跑遍各個部門的服務窗口。

後來國內很多地方為了方便群眾,開始建起一個個網上政務大廳,但效果不是很理想。究其原因,就是政務系統內部還沒有實現扁平化,一項工作從一個部門流轉到另一個部門,交接環節複雜,民眾只能「進多站、滿網跑」。

因此入口互聯網化,看起來簡單,其實很不容易。它要求政府系統內部先互聯網化。有了這一層前提,再來改造政務系統的「入口」,才能水到渠成。

浙江就是這樣,民眾打開被喻為「政務淘寶」的浙里辦,一個窗口遞進去,申請文件就在政府內部轉,相關部門在線上完成協同、傳遞、監督和辦理,使得數據多跑路、民眾少跑腿,實現 「最多跑一次」 。

不管是查社保、查公積金,還是交通違法處理、補換駕照、繳學費、出入境辦證等,都能一站式解決。

劉雨扣夫婦在京杭大運河行船13年,每到船舶年審辦證的時候,他們都需要停靠多個碼頭,花費十幾天時間。現在,他們在自家船舶上就可以辦理了,原有的7本證書合併為1本。

這背後,正是「浙里辦」和「浙政釘」攜手重組政府業務流程的生動體現。一個在前,一個在後,誰也離不開誰。

今年3月的兩會上,浙江「最多跑一次」被寫入了政府工作報告。此前中央深改辦還建議向全國複製推廣浙江經驗。

對此我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浙江的這場實驗,是真正的自我革命。

最新消息顯示,釘釘已進駐雄安新區,助力雄安被打造成全球領先的數字城市。雄安新區的標誌性一期工程——雄安市民服務中心,採用了智能移動辦公平台釘釘軟體硬體一體化的解決方案。

在這個千年大計工程中,「浙江經驗」勢必會撬動更深入的改革,改變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天朝的崩潰》茅海建

《叫魂》孔飛力

《中國歷代政治得失》錢穆

 

 

如果你仍經歷著早九晚五人累錢少,

來這裡,有你財富進階的終極秘密!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