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華人的抗疫紀實:總理妻子確診後,加拿大人變了

截至目前,海外感染人數345480,死亡人數15805,疫情中心已經從中國轉移到海外。各國的抗疫情況怎麼樣了?今天起,我們推出「海外疫情日記」系列,邀請所在國的作者撰寫,分享他們的一手見聞,歡迎大家持續關注。第一站,加拿大。

 

作者:辛上邪

 

當地時間3月22日,加拿大宣布退出2020年東京奧運會;3月23日,一夜之間,加拿大新冠病例從1400飆升過2000,被稱為「連超五國」,十個省三個領地中,只有西北角的努納武特還算「凈土」。

 

▲截至3月25日,加拿大累計確診人數2792人,死亡27人

 

地廣人稀的加拿大何以能發展到如此地步?

掉以輕心,佛系監測加拿大是一個移民國家,近3800萬的國民近22%、約836萬人為來自世界各國的一代移民。這樣一個比聯合國還聯合國的國家,是很難在全球大流行中獨善其身的。然而,現在面對這樣的「答卷」,歸咎世界局面之外,也有政府應對不得法的原因。3月22日,聯邦衛生部長海度(Patty Hajdu)在回應記者的提問時說:「從1月份中國發生疫情後,我們就開始監測。」此言不虛,但是衛生部長期以來發布的監測報告都是新冠病毒對於加拿大來說是「低風險」。

▲聯邦衛生部長海度

直到2月26號,畫風急轉,海度宣布加拿大不可避免的要爆發新冠疫情,號召民眾購買兩周的食物以應對生病後需要隔離的局面。除此之外,仍未見政府有任何應對決策出台。加拿大真正開始啟動全民抗疫是從3月13日特魯多夫人被診斷陽性開始。在3月13日之前,加拿大居民能見到的政府宣傳都是「多洗手」、「低風險」。

▲特魯多夫婦抗疫總動員發布後,要求人們盡量待在家裡,外出保持人際間2米的社交距離。而直到現在,無論醫療機構還是政府宣傳,除了安省之外,還認為民眾戴口罩無益於防範病毒。▲3月13日之前,加拿大政府的對外宣傳更大的漏洞在機場。加拿大機場沒有什麼有效的監測設施和程序。武漢封城後,加拿大機場宣布不設立體溫監測,理由是在SARS期間曾設立過,勞民傷財,也沒有太大效果。機場增加的監測手段是在旅客入境表上增加了「你是否從中國湖北來(後來增加了伊朗、韓國、義大利)」的問題。如果選擇「是」,則提示需要自我隔離14天。即使在加拿大「嚴陣以待」後,機場還是一片混亂,無防護、無宣傳、無篩查,旅客摩肩接踵地擠在一起,等待入關。而所有的機場工作人員中,戴口罩、手套的不足1%。加拿大政府始終沒有禁止疫情高發國旅客入境的決定,因此,當美國、澳大利亞發布旅行禁令後,一些人採取迂迴戰術,取道加拿大,旅遊兼「隔離14天」。主觀上,這些訪客並無來加拿大自覺隔離的意願,客觀上說,也缺乏讓他們自覺隔離的條件。於是,就形成了加拿大華裔回來後自願居家隔離,而中國、伊朗等國來的訪客隨意閑逛的局面。無疑為病毒的傳播造成隱患。而春節後從中國湖北以外返回民眾的自覺隔離也非易事,並非想隔離就能隔離,因為從聯邦到省級的政府和相關部門並未推出支持自覺隔離的政策——政府出資的單位的人力資源部門對「隔離假」並不批准,公立學校也不允許學生以從中國回來為由而不去上課。他們的理由是:「不是從湖北來的,就不會有被感染的隱患。如果感覺不適,請去看醫生。如果沒有不適,就沒有問題。」——全然無視中國的疫情狀況,僅死守「湖北」而已;也無視中國已經得出的無癥狀傳染、潛伏期傳染的血的教訓。至於取消集會,更是最近幾天才發生的。3月13日之前,溫哥華、多倫多等地不乏萬人牙醫大會、四萬人冰比賽。就這樣,在種種不知是佛系還是傲慢的對應策略下,加拿大的病例從無到有,從過百到破千、破兩千,井噴而出。實際的感染者應該更大——限於能力不足,BC省和安省已經對輕症不檢測、盡量將檢測留給醫護人員了。

宣傳不到位,準備不充足3月23日上午,特魯多在家門口的發言主題是要求民眾「在家裡待著」,且竟然說出了「真是受夠了」(Enough is enough)的金句。因為,加拿大民眾實在是對病毒的危險認識不足。

▲特魯多發表講話,要求民眾「在家裡待著」

近幾天,政府號召全民居家,能在家辦公的就不要去上班,學校也無限期延長春假。廣大民眾遵從了前半段「停學停工」的命令,自動忽視了後半段居家的命令。又值春意盎然,於是全國掀起了踏青高潮。朋友圈中曬的多是湖邊、河畔、海濱、林間風光,或者是公園、操場嬉戲遊樂。而曬出的照片中,能看到許多場所也是人頭濟濟。▲加拿大掀起踏青潮,相關媒體呼籲「待在家中」實在是連媒體都看不下去了,有媒體呼籲,「停學停工放假是為了讓你在家,不是讓你出去玩的」。可惜這些都是中文媒體,而華裔還算是最「聽話」在家的。由於政府一直淡化病毒危害,缺乏有效宣傳,讓不少華裔之外的其他民眾認為新冠肺炎就是大號感冒、青年人不會被傳染、老年人才有性命之憂。中國報出的2%的致死率也讓加拿大官員們一度掛在嘴邊,但是他們忽略了中國的這個2%的獲得是多麼艱辛!政府的宣傳有多麼不到位?——即使到了現在草木皆兵的時候,在其他族裔間還流傳著謠言,認為新冠肺炎是虛擬的、只是左派政府為了控制民眾玩兒的把戲!儘管這個謠言的波及面可能非常有限,但也可管中窺豹。對比日本政府的抗疫宣傳能上到老翁下到小學生都知道如何做好自我保護,更足顯加拿大政府工作的疏漏。如今,為了讓居民回家、保持社交距離,政府煞費苦心。公園裡的遊樂場都圍起來警戒線,溫哥華海灘上的可讓人隨意落座的漂流木被叉車搬走,健行步道入口增加了新的警示牌,咖啡館的桌椅都收起,銀行出一個顧客才放一個顧客進入。

▲健行步道入口增加了新的警示牌一些省份還頒布了法令——在街道上如果看到人際距離不足兩米者,可開出1000加幣(人民幣約4956元)的罰單!一些醫院中的醫生、護士在社交媒體上發布視頻、音頻,結合親身經歷來規勸大家回家、減少外出、注重防護,被民眾廣泛傳播。

▲奔赴在一線的加拿大醫護人員舉著牌子:「我為你們工作,你們為我們待在家裡」

現階段,最突出的問題應該是醫護系統防疫用品不足。口罩、手套、防護服、面屏、鞋套等等,各醫院都儲備不足。不足的原因一方面是北美的醫療規則所致。醫院中還沒有設立新冠專區,醫護工作者出入新冠病房時,每次都要消耗一套,避免交叉感染。按照每兩個小時進入一次計算,數量可觀。另外的原因肯定還是政府準備不足。之前管理部門多次聲明準備充足,可是兵臨城下時,才發現遠遠不夠。導致的局面是,各醫院都公布了專門的新冠捐助信息,希望民眾捐錢、捐物。捐物的一大困難是加拿大醫療系統對醫用物資的規定嚴格。加拿大境內顯然是缺乏相關物資,民眾即使能從海外買來、運入,也需要應對關稅和醫院檢查的門檻。3月24日,安省政府宣布已經採購了100萬醫用N95口罩,60萬外科口罩和1200萬雙醫用手套。希望其他省政府也能快速跟上。儘管美國在前期也是大撒把、面臨同樣的物資短缺問題,但是美國的人口、產能都非加拿大可比。特斯拉已經宣布可以生產呼吸機,3M公司表態月產1億口罩供美國醫療系統。加拿大動用了軍工廠,何時能補充缺口,卻還是未知數。

福利貼心,大愛無敵儘管四面楚歌,加拿大政府和民眾卻毫不慌張。無論微信、推特、臉書還是主流媒體,沒有人對未來感到恐慌。就算一晚上躍居榜首的魁省官員在走向新聞發布會時,都一個個面帶微笑、器宇軒昂。

▲魁省官員在走向新聞發布會時迷之自信來自於哪裡?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首先要肯定特魯多政府。雖然前期表現實在爾爾,但是這一周以來密集發布的政令還算不錯。政令中主要是三點,除了最新的勸人們居家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另兩點是花樣發補助和幫助300萬海外加拿大人中想回來的回來。為了幫助人們渡過疫情,政府提供多種補貼,並協同銀行以延緩還貸時間。補助申請從4月份開始,申請手續簡單,網上填報、錢直接寄來支票或划到個人賬戶。據計算,每個人最高可達6750加幣(人民幣約32978元)。補助計劃也特別考慮到無家可歸者,政府為救濟站和遍布全國的Food Bank撥專款。補助也覆蓋到小生意、商業和農場。23日的講話中,特魯多向農產品生產者致敬,感謝他們供給三餐食物。羊毛出自羊身上,這些錢終究會用加拿大人的稅款來抵償。不過特魯多上台以來,徵稅多、給外國援助多,真正給加拿大人發福利還真不多。因此,這次總計820億加幣(人民幣約4061億元)、佔加拿大GDP的3%的大撒幣為特魯多圈粉無數。華人圈裡流行的段子是「老婆被感染,自己要居家隔離,還要在家門口做直播,英文說一遍、法文說一遍」,感嘆他中年不易。連他答記者問時突然返回屋中取大衣這樣的細節,都被拿來作為親民小可愛而津津樂道。特魯多和財長都表達過,政府眼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讓加拿大人有吃的、有住的、有藥物。特魯多上一次高支持率還是在他第一次當選時,當時很大程度是以年齡、顏值取勝,這一次是真正與工作相關。狂接海外加拿大人回國,體現了加拿大文化特徵——大愛無疆。 雖然政府疫情警報發出的晚——電視台採訪一位滯留秘魯的加拿大人,他說和未婚妻是3月12日到秘魯。在他們出發之前,並未看到政府關於出行離境的警報——但是決定從各國撤僑後,政府的行動還是很迅速。外交部全天24小時與多個已經關閉邊境、運輸停擺的國家洽談,落實民航飛機降落的事宜。一周內已經有100萬加拿大人入境。

▲加拿大政府正在努力組織航班把滯留摩洛哥、秘魯和西班牙的加拿大人接回家特魯多數次表達過,「現在可能是海外的加拿大人回家的時候了」,「政府會幫助想回來的加拿大人回來」。設立接洽中心、安排專門的貸款(每個海外加拿大人可以申請最高5000加幣≈人民幣24428元)、和航空公司協商,派出專機接人。當記者質疑,WHO已經宣布大流行好幾天了,那些海外的加拿大人還不懂回來嗎,政府有必要這樣興師動眾?特魯多說,「我們不評判,我們只是盡全力幫助想回家的加拿大人回來。」而同時,等待被接回的加拿大人中,又湧現出數個「讓座位」的感人故事。面對有限的座位,一些人把位置讓給帶孩子的、要回國配藥的等「更需要」、「更急迫」的人,體現出加拿大社會中風行的「利他」精神。

▲主動讓出飛機座位的一家人這種主流的、隨處可見的利他精神,應該是幫助加拿大人在疫情中保持鎮定的第二大因素。在搶購風潮、貨物可能不足的情況下,幾家連鎖超市提出早晨開門的第一個小時為老年人等易感人群打折,社會馬上明白,達成共識,第一個小時青壯年不要去購物,以便易感人群少感染風險、買到貨物;發困難補貼和失業救濟金的周末,有人提議其他人不要去購物,讓低收入人群能及時補給。▲在年輕人搬空商店超市之前,先把東西留給老年人禁足令發布的幾天內,全加拿大至少有30000人發布加入各地義工組織,幫助不便於出行的鄰里代購。當醫護系統召集退休人員回崗時,人口僅848萬的魁北克省很快就收到超過7000份申請簡歷。加拿大的退休年齡是65歲——絕大多數自願返崗的人其實都是易感的老者。許多加拿大華人表現優異。春節後,各省都自發成立了互助小組幫返加同胞隔離,現在為全社區服務。剛為中國捐款捐物後,又馬上投入到為加拿大捐款捐物中。

在物資短缺的壓力下,有些醫院降低用品標準,如大溫地區五家醫院和一個護理中心都向本地華人慈善組織提出了求援申請,「我們尊重生命的決心超過了自我保護的權利」。▲華人自發組織的募捐活動而華人慈善群里,高級別的護目鏡、口罩有時候是一個個徵集到的。「利他」的心態甚至是政府激勵人們居家禁足的法寶。特魯多向民眾焦灼地強調禁足的理由是:

「如果你不禁足居家,你不是讓自己置於危險中,你是讓其他人置於危險中。」

「年輕人可能覺得自己不容易被感染。但是你們要知道,你們會給其他人帶來感染的風險。」

「待在家裡,你在救助生命。當你感到困難時,政府和你在一起。」

進入隔離期後,每晚七點,白班的醫護人員下班回家,溫哥華市區公寓樓群中,居民以歡呼聲致敬。歡呼聲響在曾經車流滾滾的空蕩的街道上空,蒼涼有力。

◇辛上邪博士,棄文從商的自由寫作者,定居加拿大,開通同名個人微信公眾號及喜馬拉雅頻道。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