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記的英文版和德語版是方方本人授權出版的嗎?眾人對方方的態度為何極速反轉了?

文:雷斯林 為你寫一個故事

01方方,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誰了。如果不知道的話,可以去搜索一下,她的百度百科上這樣寫:

方方,本名汪芳,女。漢族。 1955年5月生於江蘇省南京市,成長於湖北省武漢市。1974年高中畢業後在武漢當過裝卸工,1978年考入武漢大學中文系,獲學士學位。畢業後分配至湖北電視台工作。曾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省文學創作系列高評委會主任,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一級作家。2020年正月初一開始,身在武漢的作家方方以日記的方式,記錄封城後她在這座城市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武漢日記」一經發布,迅速流傳網路。支持者認為她仗義執言;非議者認為她「傳播負能量」。

簡單的說,方方是湖北一個比較有名的作家。在武漢封城後,她通過自己的網路平台,每天發一些和武漢相關,和疫情相關的「日記」,記錄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感。

 

這些所見所聞中,顯然帶著些刺,帶著對政府的批評。

 

在中國,無論你什麼立場,只要你和政治沾邊,參與到公共討論中去,基本就會被噴。有時候是五毛噴你,有時候是公知噴你,有時候則是兩邊一起噴你。

 

而方方整個武漢日記,全都在參與政治討論,所以不被噴是不可能的。

 

其實就我個人的觀察而言,時間往回倒一個月,我們互聯網還是支持方方的佔大多數,你去翻翻方方那會兒的微博評論,下面基本是清一色的支持:

 

後來出現「一個高中生致方方的一封信」,也在網上被批得體無完膚,大V網友紛紛支持方方。

 

就連近來愛國情緒非常強烈的知乎平台,下面都是罵那個高中生的答案:

其實很好理解。

 

方方長年在武漢,看的是武漢寫的是武漢,而疫情發生後,武漢乃至湖北確實發生了許多讓人匪夷所思的魔幻事件。

 

如果你們回憶回憶一個月乃至兩個月前自己是什麼情緒,就完全能理解公眾對方方的追捧。

 

每天是不是難過得想哭?

 

是不是恨得牙痒痒?

 

是不是希望有個人出來,幫你把你想說的話給說了?

 

這就是方方日記在那段時間扮演的角色。

 

說實話,相比那會兒絕大部分刷屏文章,方方的文字已經是相對理性克制的了。裡面沒有太誇張的謠言也沒有太渲染情緒的文字——那會兒我們是需要這樣的文字的。

 

一方面,方方曾經是作協主席,而湖北省作協主席是廳級幹部,她的批評比別人的有用。

 

另一方面,公眾也需要一個情緒出口,需要有人幫他們把話說出來。

 

所以那會兒,大部分人認為方方勇敢,支持方方。

 

 

02

 

但如果你現在再去看方方的微博,會發現雖然一直有罵人的評論在被刪掉,但前排的評論,依然全部都是在罵她的。

 

有的是直接罵,有的是陰陽怪氣,而無論哪種,基本都是上萬乃至數萬的點贊。

 

還有更多網友,並不只是嘴臭。

 

他們恨不得方方死。

比如有人說方方早前說自己的日記是約稿,就證明了整個日記都是反華人士出錢請方方寫的。

這我可以幫她反駁,因為方方早就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過了,這是《收貨》雜誌主編約的稿。

現在又有網友扒出方方有六套房子,住的是別墅:

方方自己回應說「我們法庭上見」,也轉發了對自己有利的解釋。

我不是做地產法的,沒辦法判斷這件事,對簿公堂肯定是把事情搞清楚的最佳方式。

但照現在這個趨勢,揪方方的小辮子這一運動會持續下去,一直到真的揪出來為止。

 

方方從很多人口中的「英雄,應該感謝的人」,一下變成了全民公敵,人人喊打,只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為什麼?

這當然和現在國內抗疫形勢轉好有關。昨天武漢正式解封,就是標誌。

 

但真正的導火索,還是一則新聞:

 

方方日記的英文版已經翻譯好準備出版,在亞馬遜預售了。

 

 

德語版也已經上架在預售了:

 

我正好懂一點德語,這上面寫著的是:

 

「被禁止的日記,來自新冠危機開始的城市」

 

而在介紹方方日記的外媒文章里,則赫然寫著:

 

這顯然不是事實。

 

無論是「被封禁的日記」還是「監禁生活」,都帶著一種濃濃的政治迫害意味,但事實上我們知道方方老師還住在自己家裡,每天發微博,現在武漢解封了也和別人一樣出去玩,和「迫害」實在沾不上邊。

 

而且這日記,從寫就,到翻譯再到出版也實在太快了點。

 

她的日記一共有近60篇,超過20萬字,從3月25日最後一篇日記到現在,也就十幾天時間。

 

十幾天時間翻譯、洽談、簽合同、出版,是一個很誇張的速度,一個類比是劉慈欣的《三體》花了近六年的時間處理這些事務。方方這個速度,實在是快得有點過分了。

 

一方面是書籍介紹字裡行間對中國的抹黑,對「政治迫害」的暗示。

另一方面,則是美國出版商幾乎是以搶新聞的狀態在把《武漢日記》光速出版。

 

所以很多人會心生反感。

 

 

03

 

況且,就算拋開動機只談內容,其實方方日記也不是一本適合集結成冊,出版成書,甚至翻譯成多國語言的書。

 

因為它說到底是日記,日記有時效性,在寫就的時候因為當時的種種限制,會有很多謬誤在裡面。

 

因為方方說到底不是一線抗疫人員,並不因為她在武漢,知道的就比我們多多少。況且她的文章里,充滿了「一個朋友告訴我」、「一個朋友給我發來視頻」、「一個朋友給我發來照片」。

 

方方自己也承認,她的信息源並不多,主要就是幾個醫生朋友,或者同事同學鄰居,做不到全面也不需要全面。

 

但就這樣在家裡寫作,她還是把「殯儀館滿地的手機沒人收拾」、「已經去世但其實還在搶救的護士」當作事實寫了出來。

 

還是像下面這樣,寫出了許多可怕的句子。

 

在當時的情況下,這樣無限放大微觀悲劇是主流,因為每個人都害怕自己被忽視,都害怕自己成為那個「家人都死光了被拖走的人」,害怕自己成為那個「死在醫院過道上沒人管」的人,所以類似這樣的文章備受追捧。

 

這樣的描寫是對是錯,我不評論。退一萬步講,就算如某些人說的,那其中有些誇張性描寫,在當時反而能倒逼政府更高效的工作。

 

但也僅限於當時的環境的下,是有時效性的。

 

大家在看到公眾號的時候,也會理解這時那會兒寫的,不會把它當成全部的事實。

 

就像知乎博主李劼寫得:

我也在武漢,我們確實很慘。

但關鍵其實不在方方們有沒有造謠,而在於他們只說了部分事實。

他們只會寫醫院沒有床位收治病人,但不會寫各大醫院已經滿負荷,火神山、雷神山、方艙醫院應收盡收應測盡測,沒有醫院就儘快造一個出來。

他們只允許自己寫悲慘,但不允許別人寫悲壯。

作為日記,只寫當下民間疾苦,只寫國家做得不好的地方情有可原,因為那會兒大環境就是那樣。

但如果作為介紹武漢抗疫的日記,出版成書被介紹到了國外去,就完全不一樣了。

 

因為外國人沒經歷過我們這兩個月,看不到這兩個月人民的努力,企業的擔當,政府的努力,所以會覺得中國真的沒為抗疫做努力,中國真的放任疫情往外擴散。

 

雖然不能說方方在給反中產業生產子彈,因為子彈還是湖北政府某些官員生產的,但這也等於在附和他們。

 

正好現在國外有很強烈的聲音,說「china must pay」,中國人必須付出代價,這本書,會變成國際反中產業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如果看對錯,這是錯的。

如果看利弊,這是對中國不利的。

 

所以很多人會心生反感。

 

04

兩個月前,我們為武漢抗疫過程中出現的種種憤怒,反思這到底是不是「體制問題」。

 

但當疫情真的蔓延到全球以後,大家發現。

 

在中國乃至WHO早就確定這次疫情不簡單,人傳人且無癥狀感染者眾多的情況下,歐美髮達國家很長一段時間裡依然不當一回事。

 

還有那些患者最多的國家比如義大利、英國、德國,也開始對輕狀患者不檢測。用我們那會的話,是不是也是「放他們在家裡等死?」

 

甚至法國派來中國取口罩的飛行員,都沒被檢測出病毒,還是在中國被檢測了出來。

 

真的是中國漏報瞞報嗎?

那些患者爆炸的城市,比如紐約,醫療工作者的防護服也不夠用,醫療工作者也崩潰,也用垃圾袋當防護服:

 

然後再看看國外飛漲的病例,比如美國今天已經確診超過42萬了,遠遠把中國甩在了身後:

 

中國真的抗疫不力嗎?

 

我們當時歸咎為「體制問題」的,有多少是人類面對重大疫情的「實在沒辦法」呢?

 

我平時也經常寫一些針砭時弊的文章,但在抗疫這件事上,我真心覺得中國能做到現在這樣了不起。

 

要感謝國家決策的果斷,更要感謝中國這些自覺自愿有集體意識且熱心腸的人民。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的看法是一樣的。

 

在中國抗疫的這兩個月里,我們看到了社會的陰暗面,看到了尸位素餐,但也看到了中國的高效,果斷以及中國人民的勇氣。

 

人類的讚歌是勇氣的讚歌,人類的偉大是勇氣的偉大。

 

方方老師在微博上把罵她的都稱為「極左分子」,把不支持她都打成「文革欲孽」,說都是不理解她的人。

但問題是,方方們何時又嘗試著理解過那些反對她的人呢?

 

最後給方方老師提一個建議。

 

如果日記的出版已經簽了合同,無法挽回,那請一定一定給日記當時的許多文字,加上足夠的註解。

 

這樣對所有人都好,也傳遞了真相。

 

不是嗎?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方方日記的英文版和德語版是方方本人授權出版的嗎?眾人對方方的態度為何極速反轉了?》有5個想法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