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就疫情向中國發起總攻之時,范凱爾克霍弗讓方方的「靜默者」慚愧嗎?

文:作者楓葉君 楓葉君評

近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被央視批得體無完膚,「突破了做人的底線」意味著,瞧,這個人,連個人都算不上!

看似央視饒過了特朗普,其實,只是直棍子沒打出去,歪歪棍實則已經上身了。蓬佩奧被炮轟成那樣,也就意味著我們正指著特朗普說,看到了嗎?這就是那個無底線之人的上級領導。

我看了最新視頻,從表情看,特朗普並未流露出多少慚愧之色。看來,他並不認為自己負責外交事務的下屬「突破了做人的底線」。

我們為蓬佩奧感到羞臊,而特朗普卻無感,這恰恰是這位紐約前房地產商的悲哀所在。

 

多種跡象表明,美國就疫情向中國發起猛攻的時間點正在逼近,對中國進行「追責」和「索賠」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現在距離美國大選僅剩下6個月,時間已很緊迫。在這種情勢下,「追責」和「索賠」已不單單是特朗普團隊的事,到時候整個共和黨都會全線壓上,因為他們認定,向中國「討說法」將決定該黨在此次大選中的成敗。

可是,美國之所以是美國,就在於它從來不是鐵板一塊。特朗普團隊可以對中國污名化,甚至國會中的共和黨議員,如馬克·盧比奧和林賽·格雷厄姆,也可以對中國進行肆意攻擊,但是,他們卻無法號召所有的人,以「美國國家」的隊形向中國潑髒水。

比如美國超級富豪比爾·蓋茨,他就說中國的疫情防控實際上做得不錯,很多針對中國的指責是不公平的。這就等於和特朗普政府唱反調。不過唱了也就唱了,蓬佩奧也不能把蓋茨定為「國外敵對勢力」在美國的代言人。

 

 

無論哪個團體的成員,被蒙蔽是常有的事兒。就像平時說話頗有條理的人,醉酒時說話也會顛三倒四,因為那時大腦已被酒精「蒙蔽」,嘴皮子不利索,甚至連家門都找不著,這並不奇怪

問題是,在頭腦正常時,一個人說話還有沒有閃展騰挪的餘地?還有沒有說出自己真實想法的勇氣?這才是關鍵。

美國指責世衛組織在疫情預警中「失職」,以及在這一過程中「袒護」中國,這已經多次被媒體報道。可是,這也僅僅是美國政府中一些人的觀點,對美國衛生專家並不產生拘束力,更沒有任何心理上的威懾力,他們還是以專業素養,對疫情中的問題做出自己的判斷,並且可以自由地向外界說出自己的看法。

5月1日,新華社自日內瓦發出一條消息,標題為「世衛組織感謝武漢為抗疫所做的『不懈努力』」。其中表達感謝的是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負責人瑪麗亞·范凱爾克霍弗,她在記者會上回答新華社記者提問時說,感謝武漢人民為抗疫所做的「不懈努力」,我們需要繼續向武漢學習抗疫經驗。

「祝賀(武漢)取得這一成就。我們對此只有欽佩。」這是范凱爾克霍弗的原話。

 

范凱爾克霍弗是美國流行病學家,擁有康奈爾大學生命科學學士學位、斯坦福大學流行病學碩士學位,後又在倫敦大學下屬的倫敦衛生與熱帶病學院獲得流行病學博士學位。2009年4月起服務於世界衛生組織,擔任該組織「全球能力、警報和響應集群「的技術顧問。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定期出席世衛組織新聞發布會,回答記者提問。

新華社的報道說,作為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成員之一,范凱爾克霍弗今年2月曾在中國進行了為期9天的實地考察。

我們知道,特朗普和蓬佩奧等美國政府要員有兩大不滿,一是針對中國武漢,二是針對世衛組織。范凱爾克霍弗作為世衛組織關鍵人物,如此坦率地讚揚中國和武漢,無異於直接拿著老乾媽香辣醬往此二人的眼睛裡抹,後者能不辣出淚、辣出火來嗎?

 

可是,這位女負責人毫無心理負擔,她和她的丈夫及兩個兒子在瑞士過得好好的,絲毫不擔心白宮會對此怎麼想,更不用擔心「小鞋」和「大鞋」的問題。

其實,范凱爾克霍弗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她就是個科學家,關鍵在於她有足夠的保障,足夠的自信,讓她相信她只須服從於自己的專業判斷,不必去領會完特朗普的精神、理解透蓬佩奧的指示後,再去到新聞發布會上發言;她甚至都不必考慮自己的美國公民身份,不用理會死了親人的紐約人怎麼想,她只用一個流行病學家的素養去判斷就可以了。

所以,我們不必仰慕這位女科學家,她並不比我們強到哪裡去,只是她的「一身輕」是我們所沒有的,更是高福、張文宏、鍾南山等人所享受不到的待遇。這和南橘北枳一個道理。

 

另外,也更不必為她替中國「說好話」而感激她。我們為什麼要感激她?難道她所說的不是事實嗎?如果是,那就是我們應得的評價,我們當之無愧;如果不是,那就是范凱爾克霍弗自己的問題了,一個科學家,尤其是事關人類生命和健康的科學家,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摸著自己的良心說話。

以我們中國人的看法,范凱爾克霍弗是把腳踏到「雷」上了。當然,這只是我們眼中的「雷」,而不是這位美國人眼中的「雷」。因此,到現在為止,她並未遇到爆炸,腳也完好無損。可是,我們可以想一下,方方和她的日記是不是「雷」?中國的知識精英中,有幾人會主動把腳踏到這個「雷」上呢?

 

有人寫了一首詩,把一個百人高校校長群比喻成一塊墓地,因為自疫情發生以來,這個群中悄無聲息,裡面幾乎不像有活人存在。

我很懷疑是否真的有這樣一個校長群,但是,我又毫不懷疑有這樣一個群落的虛擬存在。其實,無論是不是在群,他們應該就是這樣的狀態。這樣一群人,如果隨意發聲,那將會令人詫異;如果他們選擇沉默,反倒是再正常不過。

 

 

 

方方因日記被圍攻,日記因要在海外出英文版而招致罵聲後,有多少知識界的名人選擇說話呢?說話的大有人在,但都不是經常冠冕堂皇地出現在公眾面前的人,而大多數是民間知識分子。這就好像到了一個重要宴會,平日牛氣衝天的鮑魚大蝦什麼的全沒有了,上來的倒是拍黃瓜、炸花生之類,甚至是大蔥蘸醬。

不過,玩兒真格的時候,誰還管什麼口味兒呢?能夠蘸出實話的醬就是好醬,能夠辣出真理的大蔥就是好蔥。方方雖然是南方人,估計也是不介意這個的。大蔥就大蔥唄,總好過裝蒜。

 

在被圍攻的過程中,方方在她的精英圈中是孤獨的,但還沒到徹底無援的地步,好在還有閻連科、張抗抗等人發聲,對她表示聲援,說方方「撿起了作家和文學掉在地上的臉」。這話說得實在,若不然,作家和文學恐怕只能淪落到參加個一年一度的春節團拜會,或者在音樂聲中發個什麼獎的地步。

其實,聲音還是有的。早在2月6日,人民日報副刊就以「同舟共濟 眾志成城」為題發了一些知名作家的話,如,中國作協主席鐵凝、福建文聯副主席舒婷、中國作協副主席賈平凹、中國作協名譽副主席王蒙等人,都在其中。這說明,作家們還是有心聲的。

只是這個心聲遠不是「雷」,而是一種人民必勝的姿態。而且實事求是講,那個時候,說些鼓舞士氣的話,也是作家們應該做的。就像中國作協副主席葉辛所寫:「疫情快過去吧,快點!春天來了。中國列車要增速了。」以及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韓少功所寫:「提槍上馬赴國難,天下悲欣願大同。湖北加油!中國加油!」

 

而當方方成為靶子後,作家們卻大都不見了,就像《潛伏》里的余則成突然選擇了靜默,忽地與組織失去了聯繫。好像武漢並沒有一個叫方方的同行;又或許雖然有,卻也並沒有什麼異樣,那些成片累牘地指責甚至漫罵的文字,也彷彿都與《風景》、《軟埋》、《萬箭穿心》的作者無關。

不僅如此,即便後來有了貼大字報的花生農,要聯合武林前去武漢懲罰的太極雷雷,甚至要照著秦檜的樣子再塑一個女跪像的左筆書法錢詩貴,也還是沒有多少名人出來。這讓人頗為失落,想起即將赴刑場的阿Q,本想唱「手執鋼鞭將你打」,直到想把手洒脫地一揚,「才記得這兩手原來都捆著,於是『手執鋼鞭』也不唱了。」又讓人想,老余,你平時不是挺能發電報的嗎?

 

人總是喜歡類比。如果看看坐在日內瓦記者會上,大模大樣、侃侃而談的范凱爾克霍弗,我們難免會想到自己的知識精英,不說非要研究出個什麼來,還單就講話這一個功能。

我們的作家們,方方的同行們,應該感到慚愧嗎?好像應該。但仔細再一想,又頓覺釋然,又覺得,實際應該為來得唐突的「慚愧」而慚愧。畢竟,他們不是范凱爾克霍弗,說他們應該感到慚愧,是我們想多了,硬要別人高尚,儘管不算全錯,但至少也說不上理解萬歲。

 

我給一位朋友發去一條信息:「對方方問題,如何站隊是立場問題,發聲與否是心理問題。大多數知識精英,包括方方的同行,選擇噤聲,原因恐怕還是『歷史的天空』留下的後遺症,他們面對方方被圍攻,一定想到了兩件事:批胡風和批《海瑞罷官》。」朋友回復,是的,誰願意公職、職務和收入出問題呢?這很現實。

這樣一說,還有什麼可慚愧的呢?我這個人就是能理解人,凡是身不由己的人,都在我的理解範圍之內。如此一來,我倒是覺得,閻連科、張抗抗等出來說話的人,倒是應當在「值得尊敬」前加個「更」字了。

 

不過有人不這樣想,他們認為閻連科所說的「要感謝方方,是她撿起了作家和文學掉在地上的臉」這句話,不僅沒有撿起什麼臉,反而讓臉掉到了更骯髒的地方。

郭松民就在近日一篇文章中寫道:「如果在八十年代,這樣一句充滿『天問』風格的豪言壯語,立刻會為他贏來滿堂喝彩和『社會良心』的光環,但遺憾的是,現在是新世紀的二十年代了。

可見,郭老師是很看不上八十年代的,這很正常,他是左派的領軍人物之一。他喜歡的是那個年代,我不說大家也知道。俄國人在紅場慶祝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時,他親自去參加。從後來所寫文章看,那種興奮的心情,超過了任何一個中國民間傳統節日帶給他的歡樂。

 

 

而我則剛剛相反,我喜歡八十年代,對於那個生活還剛剛擺脫貧困,而精神卻異常富足的年代,我是充滿讚美的。那種情感,絲毫不亞於從前茅盾對白楊樹的讚美,郭小川對甘蔗林和青紗帳的歌唱。

正因如此,看到郭松年狠批閻連科和方方的文字,我倒是無話可說了。

也許,對有些人來說,還是過著上刑場之前的阿Q的日子更好:喝兩口濁酒暖暖肚皮,回到土谷祠里困上一覺,想著小尼姑的臉回味一下指尖殘留的滑膩,再多的愁事兒也會在昏睡之後的鼾聲中消散無蹤;第二天醒來,走在未庄的街上,又可以窮橫著瞧不上所有的人——包括那些還未曾見過的人。

那感覺,一定好得不得了。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