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應主動出版《方方日記》,方顯大國自信與包容

近日,《方方日記》在國外出版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就像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樣,喜歡方方的人認為這是傳播真實,文人初心,不喜歡方方的人認為這是以點代面,缺乏大局視野。

俗話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對於《方方日記》我也閱讀過相當篇數,同樣對於胡錫進說《方方日記》也是如此。

總的來說,《方方日記》是整個抗疫全貌的一個剖面,能夠代表部分真實,但不能代表抗疫行動的整體。

我們不能否認的是,在疫情前期,官僚主義的麻痹,激增的病患確實導致了一些手足無措的情況,比如病床、醫生護士、防護物品的短缺,但國家機器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整合醫院資源增設病床,動員全國援助武漢,積極推動防疫企業復工復產,在較短的時間內解決了前期遭到突然襲擊的錯愕情況。

 

因此,總的來說,國家應對疫情是堅強有力的,防疫措施是科學有效的,全國上下是團結一致的,這是整個抗疫過程的全貌,是每一個實事求是的人都能感知得到的。

 

當然,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在整個抗疫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官僚主義(假的假的)、特權行為(黃女士逃漢)、地方主義(截留口罩)等錯誤行為,但都迅速得到了處理與糾偏,從而很好宏觀調控各地政策的協調一致。

 

即使不用外國抗疫過程也存在類似錯誤來為之錨定「比丑」,但外國(美國)存在的兩黨之爭,將疫情政治化的行為,確實淹沒了疫情信息的真實嚴峻性,拖沓了外國(美國)的抗疫進程,比之而言,政令統一的制度確是有防疫優勢的。

 

這是從全局全貌看到的景象,但不能用全局來否定局部,就像不能用局部來否定全局一樣。我之所以說,《方方日記》只是代表了局部的真實,是因為她集中側重於描述疫情中的「傷痕」。

 

就比如,若將3000多名病亡者的疫亂無助與抗爭都描繪出來,怎能不令人產生悲觀憤嫉的情緒,但我們就能因為其與全局觀感不同,就否定局部真實的存在嗎。因此,重要的不是批判局部的真實,而是教育培養網友辨別局部與全局,培養全局的視野與局部的人性關懷。

 

因此,抗疫的整體是積極正面的,我們的情緒也應該是自信包容的,與其讓《方方日記》在海外出版授人以柄,成為外國部分政客攻訐抹黑我國抗疫全局的「證據」,倒不如社會主動出版這一代表整個抗疫全貌一個剖面的作品。

 

正如太陽一樣,局部的「黑子」是如法掩其光輝的,《方方日記》所代表的局部情況也是不能否定抗疫全局的,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平靜觀之,泰然自若,任「山頭鼓角相聞,我自巋然不動」呢。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國家應主動出版《方方日記》,方顯大國自信與包容》有2個想法

  1. 本人以為,做事應該內外有別,對內鼓勵針砭時弊,對外反對干涉內政。尤其是一些聽來的事情,做假設性評論即可。確認的事情,應該大聲呼籲。有關部門也要兼聽則明。僅此。

    1. 在民國,對於當時的黨國執政黨,魯迅是一個反動份子。

      放在今天也是一樣的,君不見周樹人之文章已被大量移除出教科書。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