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制裁華為:抵抗經濟制裁有多難?

溫乎曰:

毛主席那代人決定獨立自主的時候,

已經決定,

制裁打壓遲早會來。

只有衝過去,才能破繭成蝶。

1

 

美國是世界唯一能使用長臂管轄的國家。

 

所謂長臂管轄,意思是在案件中被告和法院只要產生最低限度聯繫,法院就對被告享有管轄權。

 

這是1945年美國民事訴訟法中確立的。

 

長臂管轄的原則確立之後,美國最初用來處理國內各州的案件,解決了不同州之間執法權的問題。

 

舉個例子。

 

紐約的隔壁老王和張三鬧矛盾,於是張三把老王給告了,法院給老王發傳票:「趕緊過來處理案件。」

 

老王納悶,屁事沒有去法院幹嘛。

 

法院召喚不到老王,就問張三:「你們之間做過什麼事情沒有,或者他怎麼得罪你了?」

 

張三告訴法院:「我們昨晚吃飯,然後......」

 

於是,老王和張三就產生了一碗米飯的聯繫,這種聯繫程度不高,但是觸發了最低限度聯繫。

 

根據長臂管轄原則,老王必須要去法院說明情況,要不然就是違法。

 

長臂管轄原本是美國的國內法,但是隨著美國世界霸權的建立,逐漸把國內法律推廣到全世界。

 

世界各國的任何事情,只要當事人和美國法院存在最低限度聯繫,即便人在蒙古剛下航母,美國法院也能對其行使管轄權,並且開出天價罰單。

 

即便當事人不認罰,美國也有很多辦法制裁,直到當事人受不了求饒為止。

 

大家可能要說,美國的法律憑什麼管我?

 

因為美國是霸主嘛。

 

法律和貨幣的核心都是信用,只有大家相信貨幣不是廢紙,相信美國法律可以制裁任何人,它們的信用才堅挺,說出來的話才算數。

 

出來混,說殺你全家就要殺你全家,少殺一個都是對信用的打擊。

 

這樣日積月累,美國法律殺的人越來越多,從來沒有一次失手,美國法律的信用也就建立起來了。

 

大家都會想,如果不遵守美國法律,下一個被殺的是不是我呢?

 

如果世界各國、企業和人都這麼想,美國法律就可以行使到全世界。

 

法律霸權的背後是國家霸權。

 

1977年,美國通過《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屬於《國家緊急狀態法》的細則條款,專門應對來自國際的威脅。

 

只要總統認定,某國家或企業想謀害美帝,他就可以啟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對假想敵的貿易、支付、貨幣進行管制,並且凍結相關資產。

 

2年後,美國通過《出口管理條例》,對大範圍美國商品、軟體和技術的出口進行管制,並且把這些物品列舉在《商業管制清單》里。

 

幾乎所有參與管制物品交易的個人和公司,都必須遵守《出口管理條例》。

 

其實美國之前就制裁過古巴,但第一個被《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制裁的國家是伊朗。

 

美國說:「伊朗對我有威脅,所以得制裁一下,大家要支持我哦。」

 

於是根據法案,美國總統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世界對伊朗出口物品、技術和服務......直到現在都沒緩過勁來。

 

由於要和伊朗做生意,中國崑崙銀行也被制裁了一波,法國和伊朗的貿易一度退回以物易物的階段。

 

比如法國向伊朗買石油,伊朗向德國買機器,最終法國向德國付錢。

 

在這個過程中,只要碰到美國的任何相關物品,就是違反法律,然後就會受到和伊朗一樣的待遇。

 

包括美元。

 

美國就是讓各國做選擇題:要麼站隊美國繼續做生意賺錢,要麼被開除球籍。

 

遊戲規則是美國制定的,所以想制裁誰,基本無往不利。

 

 

2

能制裁國家,當然也可以制裁企業。

 

二戰後經濟復甦,各國都在發展工業到海外賺錢,競爭對手的產品都差不多,怎麼賣出去就是必須考慮的。

 

跨國集團不約而同想起一個辦法:賄賂。

 

他們動用國外的關係人脈,聯繫採購公司的經理,喝酒娛樂一條龍之後拍著肩膀說:「老哥照顧一下哈,給你10個點的回扣,要不提前給你紅包。」

 

生意就在幕後談成了。

 

比如洛克希德公司為了賣飛機,銷售主管在日本花費大力氣,結交到黑幫頭目兒玉譽士夫。

 

兒玉譽士夫得到幾百萬美元的好處,又把銷售主管介紹給自民黨總裁岸信介,就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外公。

 

當時,岸信介也是日本首相。

 

既然洛克希德是老朋友介紹來的,那就一起合作吧,反正買誰的都是買,不如買朋友圈裡的產品。

 

岸信介一口氣定了200架戰鬥機,洛克希德賺的盆滿缽滿,競爭對手只能黯然出局。

 

1976年,洛克希德行賄案被曝光,美國感覺臉上掛不住,生怕醜聞被蘇聯利用,造成不利輿論影響。

 

第二年,美國出台《反海外腐敗法》,規定不論世界任何地方,只要腐敗企業和美國有聯繫,美國司法部就可以調查或制裁。

 

這部法案是很明顯的長臂管轄。

 

因為只要用美元行賄、或者經過美國銀行轉賬、甚至用美國伺服器發電子郵件,都能和美國產生最低限度聯繫。

 

一旦產生最低限度聯繫,OK,只要美國想搞你,基本是分分鐘的事情。

 

岸信介和佐藤榮作

 

美國極力到世界各地遊說:「我們要創造清潔公平的商業環境,千萬不能讓腐敗繼續下去了,來,我們一起反腐敗吧。」

 

經過多年推廣,美國逐漸把44個國家拉進反腐敗體系,到2003年發展到170個國家。

 

反腐敗原本是好事,可就怕美國以反腐敗的名義搞事情。

 

西門子是德國電子電氣工程領域的大企業,在世界500強中名列前茅,屬於世界金字塔頂尖的企業。

 

2006年,德國調查西門子是否有行賄事件,美國司法部聽說之後,迅速和德國溝通,接過調查西門子的案子,然後把西門子告上法庭。

 

原因很簡單:有幾筆疑似款項,通過美國境內的銀行賬戶轉移。

 

OK吧,產生聯繫了。

 

西門子的數百萬份文件被審查,無數秘密報告被送到美國司法部......然後罰款8億美元,德國罰款5.96億歐元,總計14.5億美元。

 

西門子不算最虧的,法國企業阿爾斯通才虧大了。

 

阿爾斯通的主要業務是能源、電力、交通......號稱世界每4個燈泡,就有一個是來自阿爾斯通的技術,還給三峽水電站提供了8台水輪機。

 

2013年,有人舉報阿爾斯通高管,向印尼官員行賄30萬美元,想用幕後操作得到發電廠的建設項目。

 

緊接著,阿爾斯通鍋爐部全球負責人——皮耶魯齊,在美國被逮捕,他出獄後寫了本書叫《美國陷阱》,在中國賣的不錯。

 

 

一家企業怎麼能逃得過美國制裁?

 

美國開出10億美元的罰單,CEO柏珂龍說:「我們哪有那麼多錢呀,你到底想要什麼,直接說吧。」

 

美國:「阿爾斯通電力公司不錯,通用挺喜歡。」

 

沒辦法,賣了。

 

阿爾斯通最後還是交了7.75億美元罰款,並且把鐵路業務賣給西門子。

 

一家法國大型企業,就這樣被美國肢解。

 

原本用來反腐敗的法案,在美國手裡,成為敲詐勒索的利器。

 

通用電氣工作間

3

除了之前的三部法案,美國還有《銀行保密法》、《愛國者法案》、《外國主權豁免法》、《反犯罪組織侵蝕合法組織法》等等。

 

美國用一整套法案,構建起維護國家霸權的法律霸權。

 

而且美國為了讓法案順利實施,制裁企業更順利,還培養了很多律師事務所,專門處理國際事務。

 

比如世達、偉凱......這些律師事務所實力強大,和政府關係很緊密,有的事務所旗下甚至有數千名律師。

 

每次制裁某家企業,美國就會強迫對方聘請美國律所,給出的理由很搞笑:「你們都犯法了,怎麼能保證聘請律所的公平啊?」

 

「我們只會相信美國律所。」

 

但美國跑去制裁企業,經常合作的律所就能保證公平嗎?

 

實際上,這些律所往往是司法部的幫手。

 

被制裁企業為了討好美國,無奈聘請美國律所幫忙打官司,而這些美國律所一旦到位,便迅速搜集公司賬目、郵件、報告等證據送回美國。

 

只要海量文件送回去,美國政府總能找到蛛絲馬跡,然後順利發動制裁。

 

也就是說,美國律所不是幫助客戶打贏官司,而是用服務客戶的方式,幫助美國在海外開疆拓土。

 

美國順利對企業發動制裁之後,企業還得付給律所一筆龐大的費用,感謝律所幫企業打官司。

 

簡直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法案和律所是美國制裁企業的兩條腿。

 

比如美國制裁西門子的時候,西門子就聘請了100多名律師,舉行1750場聽證會,向美國司法部提供超過10萬頁文件。

 

單單文件的儲存成本,就達到上億美元,而整場官司走下來,西門子花費超過10億美元。

 

看來霸權真是個好東西,不管什麼東西只要站在霸權一邊,都能吃的滿嘴流油。

 

2年前制裁中興的時候,中興也從美國請了兩家事務所的律師,結果官司沒有幫中興打贏,反而帶著錢開開心心回國了。

 

 

典型的吃兩頭。

 

 

4

那麼如何知道,其他國家、企業和個人有沒有違反美國法案呢?

 

這個也好說。

 

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都培養了龐大的情報機構,蘇聯解體之後,美國情報人員突然沒事做了。

 

美國政府告訴他們:「繼續干老本行吧,我們從打天下轉型成坐天下了。」

 

天下太平,不能缺少你們的努力。

 

於是,美國情報人員被聯邦調查局、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中央情報局等機構組織起來,監視世界各地的一舉一動。

 

世界各國的經濟、科技、商業、安全信息,都是美國情報機構的囊中物,他們散布在世界任何角落,把各自的消息發回美國匯總,然後供政府判斷。

 

那些被制裁的國家和企業,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被美國抓住,可不就是情報人員的功勞嘛。

 

2018年川普簽署《雲法案》,讓美國安全和情報部門可以直接訪問微軟、臉書、谷歌等網站的伺服器信息。

 

這玩意在哪都一樣。

 

互聯網也不是法外之地。

 

斯諾登爆出來的美國稜鏡計劃、英國顳顬項目,不過是世界天網的冰山一角。

 

這個天網到底有多大多厚,恐怕除了川普等有數幾人外,誰都不知道。

 

細思極恐。

 

 

這些情報人員除了監控,還到處挑事。

 

美國有很多基金會和非政府組織,比如福特基金會、國家民主捐贈基金會等等,他們四處搞調查作報告:

 

「你們國家的經濟落後,主要原因是沒有民主政府,經濟不自由。」

 

總之就是鼓吹造反。

 

這些基金會和非政府組織,以傳播民主自由為幌子,掩護情報人員四處活動,在世界各地培養了很多帶路黨。

 

他們合起來搞殘拉美、煽動阿拉伯之春、製造港毒風波。

 

只有亂,才有火中取栗的機會。

 

說到這裡,就要多說幾句關於民主政府的話。

 

美國四處傳播民主自由的說法,號召落後國家成立多黨競選政府,說什麼只要有民主有選票就有好日子。

 

美國才不管落後國家是否有好日子,他們這麼說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好控制。

 

假如一個國家有幾十個黨,即便某黨想好好治國奔小康,那麼美國也可以扶持另外的黨取而代之。

 

在小國扶持黨派,不要太輕鬆,無非是花點錢的事情。

 

如此多操作幾次,所有黨派都沒法反抗美國的意志,緊接著美國公司就可以進去割韭菜。

 

民國時期的國民黨倒是大黨,但是國民黨內部派系多啊,美國發現蔣委員長不聽話,馬上扶持李宗仁當總統。

 

只有國家分裂,才是美國的艷陽天。

 

美國發動經濟制裁就是這麼個套路。

 

國家以實力為基礎,在全世界架起長臂管轄的橋樑,然後由政府出台法案,情報機構實行監控,律師和司法部出門收割。

 

在這個套路面前,基本沒有哪個國家和企業能扛得住,無數大企業被美國整垮收購,無數國家財富充實了美國的國庫。

 

現在,美國的目標是華為。

 

5

《銀行保密法》,成為美國制裁華為的起點。

2012年,美國司法部指控滙豐銀行給販毒集團洗錢,並且和美國禁運國家做生意,應該接收美國處罰。

滙豐銀行倒是沒否認,痛快的交了12.56億美元罰款,然後美國派人常駐銀行監督。

後來路透社報道,華為和伊朗有生意往來。

伊朗不是被美國制裁嘛,一旦這事坐實,華為就要和伊朗共命運了。

 

為了澄清媒體報道,孟晚舟和滙豐高管當面溝通,並且給滙豐高管提供了一份PPT。

幾年後,滙豐銀行又出事了,為了換取美國司法部的原諒,就用這份PPT做了投名狀。

然後,孟晚舟被捕。

至於PPT里是什麼內容,咱也不知道,美國制裁華為就從此開始。

 

後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美國去年對華為制裁了一波,結果華為挺過去了,前幾天又發動新的制裁,這次更嚴厲。

 

其實不管華為是否和伊朗做生意,美國的制裁遲早要來。

 

因為5G。

 

我不懂技術,這方面就不多說了,說點我想到的。

 

只要維持國力的高科技被反超,美國霸權的根基便塌掉一塊,其他霸權也會逐漸衰弱。

 

到那個時候,說殺你全家就殺你全家,再也做不到了。也就是說,美國的信用要貶值了。

 

奪人錢財猶如殺人父母,這怎麼可能忍,只要中國稍微跨出美國遊戲規則半步,必然會迎來制裁打壓。

 

華為只是趕上風頭了。

 

華為是私營企業,發展技術賺錢是無可厚非的,有情懷屬於附加值。

 

我和華為也沒什麼關係,不存在感情糾紛。

 

但華為是中國有數的高科技企業,一旦華為倒了,是中國在科技領域的重大損失。

緊接著便是其他企業相繼淪陷,中國很多年都緩不過來,甚至可能再也沒有向上衝擊的機會。

 

我和華為沒關係,但我愛國。

 

從這個層面來看,華為和國運是綁定在一起的。

 

所以這一次,我站華為。

 

雖然美國的經濟制裁很厲害,法案和情報配合的天衣無縫,中國想闖過這道關卡真的很難,但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從毛主席那代人決定獨立自主的時候,這一天遲早會來。

 

只有衝破美國的經濟制裁和遊戲規則,中國才真的破繭成蝶。

 

畢竟。

 

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想仰人鼻息。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