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成立中國國家住房銀行?黃奇帆為何建議取消掉劫貧濟富的公積金?

文|凱風

要不要取消公積金?這是2020年最具爭議性的話題之一。前不久,包括黃奇帆、樓繼偉在內的眾多知名人士,接連吹風建議「取消公積金」

近日,中央發布《關於新時代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意見》,這份重磅文件對房地產有三個定調,其中就包括「改革住房公積金制度」:

一是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

 

二是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併舉的住房制度;

 

三是改革住房公積金制度。

不難看出,房地產稅的表述是《「」》,核心在於「穩妥推進」;而公積金的表述則是「改革住房公積金制度」,核心在於「改革」。這意味著,公積金制度終於到了改革之時。而改革的說法,是否意味著不會輕易一刀切取消公積金?01黃奇帆為何建議取消公積金?在黃奇帆看來:

公積金制度是1990年代學習自新加坡而來。而我國房地產早已市場化,商業銀行已成為提供房貸的主體,住房公積金存在的意義已經不大,將之取消可為企業和職工直接降低 12% 的成本。

取消公積金,為企業減負,這一說法一經爆出就引發千層浪。畢竟,公積金不只是職工福利,還擁有享受公積金貸款低利率福利、合理避稅、增加實際收入等一系列潛在利好。更關鍵的是,在勞資關係不對等的大背景下,取消公積金,相當於挪用職工利益以為企業所用,企業負擔倒是減輕了,但職工利益何處彌補?顯然,企業不會將降低的成本,拿來給員工漲工資的——這種擔心有著強勁的現實基礎。對此,黃奇帆再次撰文表示:

可將住房公積金轉為企業年金。公積金被取消後,原來企業給員工繳納的6%公積金將轉變成企業年金,剩餘6%是職工個人自願繳納,不做強制要求。

然而,年金不同於公積金。公積金縱然存在各種問題,但至少可以提取、可以用於償還貸款、可以申請最優貸款利率乃至可以用於大病醫療。年金類似於養老金,不到退休很難拿到,這筆資金對於職工來說,仍舊是一筆長期沉澱資金。顯然,取消並不可取,改革或是可行方向。02公積金縱然有諸多問題,但已經深入紮根於經濟生活,一刀切取消恐怕並不現實。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住房公積金繳存總額145899.77億元,提取總額87964.89億元。2018年,住房公積金實繳單位291.59萬個,實繳職工14436.41萬人

不難看出,公積金覆蓋面已經高達1.44億人,而繳存總額則高達14.5萬億。這其中,繳存人數最多的是廣東,超過1900萬職工納入公積金系統。

公積金不僅覆蓋範圍廣,而且使用效率並不低。

數據顯示,公積金制度建立20多年來,累計發放了個人住房貸款3334.82萬筆,提取總額為8.8萬億元。2018年,公積金實繳人數達到1.44億人,當年提取人數為5195.58萬人,佔比35.99%。

這意味著,僅2018年一年,就有5000多萬人利用到了公積金,超過總繳存人數的1/3。而20多年來,整體提取總額更是高達8.8萬億,相當於目前房貸餘額的1/3。要說公積金缺乏普惠性,並不真實。這幾年,各大城市頻頻爆出公積金額度緊張的消息,背後的原因正在於公積金貸款使用頻率相當之高,畢竟貸款利率不是一般的低。從2015年至今,公積金貸款利率一直維持在3.25%的水平,而2020年全國首套房貸平均利率為5.5%,蘇州、無錫、南寧、合肥等個別城市在6%左右。即便經過幾輪LPR降息,但在加點模式之下,房貸實際利率仍然在5.3%以上,比公積金利率高出2個點以上。(參閱《》)同樣100萬30年期的貸款,公積金貸款比商業貸款每年少交至少2萬元利息。因此,在沒有替代性制度之前,貿然取消公積金,可能會帶來一系列問題。03當然,公積金制度,不是沒有問題。長期以來,公積金就飽受「雞肋」和「劫貧濟富」的雙重質疑,這也成了取消公積金的最大支持依據。之所以說雞肋,是因為公積金強制繳存。如果不買房,能提取的額度十分有限,大量的資金沉澱在賬戶里,任其貶值,同時還面臨被地方政府挪用的風險。即使買房,在暴漲的房價面前,公積金貸款額度越發捉襟見肘。北京上海公積金貸款上限都是120萬元,而這兩地一套房子動輒六七百萬,120萬的公積金貸款,可謂杯水車薪。之所以說是「劫貧濟富」,是因為很多人無緣使用公積金。在過去,部分單位公積金動輒20%以上,而中小企業僅有5%深圳0繳存,這就讓某些單位獲得了灰色福利。同時,在不斷上漲的房價面前,大多數人無力買房,根本就無從使用公積金貸款。即使上好的政策福利放在面前,也很難享受。不過,這一局面正在被扭轉。其一,各地公積金都已設置上限,一般不得超過12%,總基數不得超過2.8萬元,這就杜絕了個別機構將公積金作為變相福利的可能。其二,公積金使用範圍一改過去的局限,使用效率得到明顯提升。不只是買房提取,裝修、租房同樣可以提取,大病也可提取。其三,公積金貸款異地互認互貸已經邁出破冰之旅。成都重慶正在推進公積金互認互貸,廣州則表示,在佛山、清遠、中山、東莞、惠州、韶關等地買房可提取廣州的住房公積金。04公積金到底該怎麼改革,這一問題已經討論了十年之久。一邊是形同雞肋、劫貧濟富、資金沉澱的老問題,另一邊是增加實際收入、政策貸款福利、合理避稅的現實好處,這兩者到底該如何權衡?討論任何政策,都必須立足現實,不能做理論上的空談。公積金存在的弊端不可計數,但經過20多年的發展,在現實經濟和生活中的影響無處不在,任何政策變動,都會影響到相當多的普通人。就理論而言,取消公積金,取而代之以國家住房銀行,無疑是更好的選項。國家住房銀行,類似於美國的「兩房」——房利美、房地美。當然,「兩房」曾經是次貸危機的始作俑者,即便是住房政策銀行,也要規範其許可權。回到現實。必須承認,打造國家住房銀行並不容易,增加公積金透明度,擴大提取範圍,無疑更加務實。無論是租房還是購房抑或裝修,無論是大病還是小病,甚至對於沒有購房能力的繳存者,只要有需求,都應該賦予定期提取公積金的資格。同時,可考慮打通住房公積金與醫療保障基金、養老基金之間的通道,賦予職工個人更大的自由支配權。必須重申的一點是,公積金的錢,不是國家的也不是企業的,而是員工個人的,個體理應享有最終的支配權。無論如何,一刀切取消住房公積金、沒有任何補償性前提之下的取消公積金,尤其是單純基於為企業減負的理由取消公積金,都是不可取的。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要成立中國國家住房銀行?黃奇帆為何建議取消掉劫貧濟富的公積金?》有1個想法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