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章簽下《中俄密約》 是為己還是為國?

編者按:俄國沙皇加冕,李鴻章率使團祝賀,簽下《中俄密約》;隨後,他在德國與俾斯麥相會,吐露心聲。李鴻章訪問美國掀起中國熱,答記者問顯示出過人知識閱歷;但使團回國後,李鴻章即被慈禧敲打。

李鴻章簽下《中俄密約》

1895年6月3日,李鴻章以「欽差頭等大臣」的頭銜赴俄簽訂《中俄密約》。這一條約的簽訂,使沙皇俄國不僅騙取了在中國東北修築過境鐵路的特權,並為日後侵入中國打開了方便之門。據說,李鴻章情願在「密約」上畫押,與其接受重金賄賂有關。時任外交部副司長的沃爾夫在回憶錄中這樣寫道:「李鴻章帶著這個簽了字的條約和袋子里的200萬盧布返回北京。在東方,良心是有它的價錢的。」不過,當事人維特從未提到過李鴻章行賄之事。甲午戰爭後,日本侵佔了遼東半島,在《馬關條約》中最初有割讓遼東半島的條款,這對沙俄在遠東的擴張極為不利。於是,沙俄聯合德、法兩國對日本進行交涉,通過追加中國對日賠款,換取日本退還遼東半島。在交涉中,俄國扮演了一個為中國「打抱不平」的「救星」角色,乃乘機向清政府索取「報酬」。為擴張在中國的勢力範圍,財政大臣維特的關於西伯利亞鐵路穿過中國東北地區直達海參崴的建議很快得到了沙皇的批准。1896年(光緒二十二年)4月,沙俄駐華公使喀西尼向總理衙門正式提出這一要求,遭到清政府的斷然拒絕。5月,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禮在莫斯科舉行。沙俄別有用心地邀請清朝權臣李鴻章參加典禮,並待以國家元首之禮。此間,尼古拉二世特命財政大臣維特、外交大臣洛巴諾夫與李鴻章進行秘密談判。

談判期間,俄方利用清政府部分官僚急於同俄國結盟的心理,把「借地接路」作為實現結盟的先決條件。為迫使李鴻章就範,俄方不斷施加壓力,威脅訛詐,以中斷談判相要挾。後來竟然將單方面擬定的《中俄密約》約稿交與李鴻章。同時,沙俄還使用重金賄賂的卑劣伎倆,向李鴻章許諾,如果「接路」順利進行,將付給李300萬盧布酬金。李鴻章沒有提出實質性的修改意見,就把約稿轉奏光緒帝請旨,並電催清政府准其畫押。1896年6月3日,中俄雙方代表在莫斯科舉行《中俄密約》(正式名稱為《禦敵互相援助條約》或《防禦同盟條約》)簽字儀式。該條約共6款,主要內容是:1.如日本入侵俄國遠東或中國、朝鮮土地,中俄兩國應以陸海軍及軍火、糧食互相援助,戰爭期間,中國所有口岸均向俄國兵船開放。2.中國允許華俄道勝銀行接造一條由黑龍江、吉林至海參崴的鐵路,無論戰時平時,俄國均有權使用該鐵路運送兵員、糧食和軍械。《中俄密約》是沙俄以不正當手段誘迫清政府簽訂的徹頭徹尾的強盜條約。它的簽訂,使俄國不費一槍一彈,實際上把中國東北變成了俄國的勢力範圍購軍火尋強國之道 李鴻章私訪俾斯麥1896年6月13日,進行環球考察的李鴻章乘火車自俄國前往德國,下榻於柏林豪華的愷撒大旅館。6月14日前往皇宮晉見了德皇威廉二世,呈遞國書,並致頌詞,對德國介入歸還遼東、幫助中國訓練軍隊、購械鑄船表示感謝。15日,李鴻章應德皇之邀,到行宮參加國宴。隨後德皇請他參觀德國軍隊。6月27日,李鴻章專門趕到漢堡附近拜訪了俾斯麥。

李鴻章在德國皇宮李鴻章訪德期間,受到德國商界的青睞。他曾是德國軍火器械的大主顧,德國商界盼望通過他進一步開拓中國市場,因而,商會宴請,工廠參觀,款待殷勤。俾斯麥紀念館位於俾斯麥家鄉福里德里斯魯莊園,它坐落在離漢堡20多公里的一個小城奧姆勒。100多年以前,德意志帝國政府就已在莊園附近,為首相專門鋪設了一條直通柏林的私用鐵道,李鴻章就是坐著火車來拜會俾斯麥的。1896年6月中旬,李鴻章到德國購買軍火,並且訪問俾斯麥,想學習強國之道。他在親筆信中寫道:「仰慕畢王(指俾斯麥)聲名三十餘年,今游歐洲,謁晤於非得里路(即福里德里斯魯)府第,慰幸莫名。」當時俾斯麥和德皇威廉二世因德國擴張殖民地事,意見相左,已經被罷官閑置在家幾年了。據德國史料記載,李鴻章到德國訪問,是漢堡商會主動邀請的,目的是想和中國多做生意。出乎預料的是,李鴻章要求拜會俾斯麥,這使德皇頗為不快,但又無可奈何,而俾斯麥則高興異常。「副國王」(當時德國翻譯官不懂「直隸」之意,將「直隸總督」譯為「副國王」)李鴻章和他的隨從1點49分抵達。俾斯麥在私邸大門口以最高禮遇迎接。他穿著威廉一世皇帝贈送給他的軍禮服,佩上軍刀,制服上掛著黑鷹星章和鐵十字勳章。一開始,李鴻章誇獎俾斯麥,大意是說:早就聽說您的大名和偉大功績,今天能見到您,看到您的眼神,更覺您的偉大。俾斯麥也回敬說:也很高興能招待一個建立偉大功勛的總督。李鴻章謙虛地表示:不能與閣下相比,您的貢獻有世界意義。到吃飯的時候,俾斯麥不讓李鴻章隨從攙扶李,而是親自扶著李的手臂走到飯廳。李鴻章說:30年前普魯士戰勝奧地利,就仰望俾斯麥大名,緣慳一面,如今總算如願以償。俾斯麥設法擺掉這種恭維,就換個話題說:「我已不如前,我已經老了。」李鴻章立即關心地問俾斯麥的健康,什麼地方不舒服?平日做些什麼?俾斯麥笑著回答說:「什麼都不做,不願再找氣受。我目前一身輕,只是一個村夫,喜歡到森林和四野去散步,不再問政。」談話進入正題。李鴻章說:「我這次很高興來到您這裡,有一個問題想向您請教。」「請問是什麼問題?」「怎樣才能在中國進行變革?」「在這裡我不能斷言。」李鴻章說:「在我們那裡,政府、國家都在給我製造困難,製造障礙,我不知該怎麼辦。」俾斯麥回答說:「反朝廷是不行的。如果最高層(指皇帝)完全站在您這一方,有許多事請您就可以放手去做。如果不是這樣,那您就無能為力。」李鴻章問:「如果皇帝一直受其他人影響,接受他人的意見,那我怎麼辦?」俾斯麥伯爵忽然用了一句法文:「Toutcom-mecheznous(跟我們這裡一樣)。」李鴻章笑笑說:「但您有一個堅強的性格,難道都能夠平和地化解這些矛盾嗎?」俾斯麥說:「怎樣能夠把上面的旨意貫徹到下面,而讓下面服從呢?軍隊決定一切,只要有軍隊就行。」俾斯麥繼續解釋說:「兵不在多,哪怕只有5萬人,但要精。」李鴻章回答說:「我們有的是人,就是缺少受過訓練的部隊。現在我終於看到了德國優秀的部隊。即使以後我不在任上,我仍將在能力範圍之內根據閣下的建議施加影響。」俾斯麥說:「問題不在於把軍隊分散在全國各地,而在於你是否能把這個部隊掌握在自己手中,自如地調動他們,使他們很快地從一地到另一地。」李鴻章發現俾斯麥氣色不很好,關心地問起他的睡眠狀況。當他知道俾斯麥的睡眠不佳時,便表示出極大的關心。在座者都能夠覺察到,他們之間的關係逐漸加深。人們可以看出,中國的「副國王」也是一個有氣質的人物。到告別的時候,兩人依依難捨。當俾斯麥聽說,李鴻章在家不太願運動,就勸告他:「要經常走路,對身體有好處。」「也希望您多多保重!」李鴻章忽然推心置腹地說,「對我目前遇到的阻力,我已經無能為力了。」俾斯麥語重心長地說:「您過於低估了自己。對於一個國家人物來說,謙虛是非常好的品德,但是一個政治家應該有充分的自信。」李鴻章告辭之時,兩位政治家互相凝視不語。最後,李鴻章說:「我希望能來祝賀您90歲生日。」火車徐徐開動,俾斯麥挺著胸膛,右手舉到帽檐,行著軍禮。而李鴻章站在火車上,兩手握在胸前,頻頻擺動,用一種虔誠的姿勢,為俾斯麥祝福。俾斯麥一直注視著李鴻章,直到火車離去。顯然,他的內心已受到觸動.李鴻章歸國 即被打入冷宮時隔二月余,1896年11月19日,《紐約時報》發布了一條消息:李鴻章可能會辭職!報道說:「自從清國北洋大臣李鴻章出洋訪問回國後,一直受到清廷冷遇,而他自己也已對此深表厭惡。因此,他已經打定主意,決定向皇帝陛下請辭,退休去過安靜的生活。」李鴻章被打入冷宮,感覺到了「冷遇」。10月20日回到北京,不知什麼原因,李鴻章出城到圓明園廢墟「禁苑」轉了一圈。24日,馬上有人揭發,以「李鴻章擅入圓明園遊覽」的罪名,交禮部評議。30日,交上來的動議是革去職位,西太后手下留情,「旨改為罰俸一年,不準抵銷。」這樣不客氣地對待剛剛周遊各國,搞定外交亂局的「洋務」功臣,目的是要殺他在洋人面前的威風,同時也平息北京對他的「賣國」指責。在官場油滑了一輩子的李鴻章,賦閑在北京賢良寺住所,門庭冷落,不勝寂寞。眼見「中興」大業無可挽回,他這才嘆出了心頭抑鬱了三十多年的長氣,憤懣地說:「我辦了一輩子的事,練兵也,海軍也。都是紙糊的老虎,何嘗能實在放手辦理,不過勉強凃飾,虛有其表,不揭破,猶可敷衍一時。如一間破屋,由裱糊匠東補西貼,居然成一凈室。即有小小風雨,打成幾個窟窿,隨時補箿,亦可支吾對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預備何種修箿材料,何種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術能負其責?」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