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是太原市關工委請來的豬幫手嗎?

這兩天,我一直在寫太原市關工委副主任兼秘書長佀五虎越俎代庖替一家幼兒園到深圳與企業簽署合作協議並在協議里明確標出60萬元「文件簽發費」的事。

被打臉甚至可能因為這些文章受到處分的人應該不止一個,所以他們勢必會反咬一口。這在我的預料之中,他們若是沒有這種應對,反倒不正常,不符合她們一貫的作派。

可惜,他們找不到稍微有點腦子、有點邏輯的幫手,他們替太原市關工委出頭的所謂反擊寫得像是針對太原市關工委的舉報信。

比如某個自稱為「山西媒體人」的傢伙,發泄了幾百字,開頭就說太原市關工委中了廣東企業「美女+銀彈」的局。

真的是太原市關工委找來的豬幫手啊,你們這到底是替太原市關工委的老同志們說話呢,還是揭發檢舉說太原市關工委的老領導們好色貪財呢?

你們說我抹黑太原市關工委,自己卻提出了如此嚴重的指控,你們有證據嗎?

我建議山西的有關部門找這些個所謂的「山西媒體人」好好調查一下,他說的這些話有沒有根據。如果是真的,要嚴肅處理這些老幹部,如果不屬實,那就是捏造事實構陷太原市關工委的老領導們,應追究「山西媒體人」的法律責任。

我強烈譴責「山西媒體人」這種只有嚴重指控而不提供證據的抹黑行為!

很為太原市關工委的老同志們擔心,擔心他們被那些靠「站台變現」的「山西媒體人」騙了,哪有打著替你們出頭的旗號上來就說你們貪財好色的呢,哪有這麼主動給對手爆料提供彈藥的呢?

要說抹黑太原市關工委,還真有人,那就是越權跑去深圳簽協議的佀五虎,不僅跑去亂簽協議,還在協議里註明60萬元的「文件簽發費」,這些違法違紀的行為,都是在給太原市關工委抹黑。當然,如果佀五虎是受組織或者其他人指派去的,那抹黑太原市關工委的人就不止他一個了。

這些,不是我虛構捏造出來的,是佀五虎簽署的合同里白紙黑字寫著的,上面有蓋章有簽名,都是你們自己干出來的事情,怎麼我曝光出來就變成了抹黑你們呢?

曝光你們違法違紀的行為,這不叫抹黑,你們違法違紀,是自我抹黑,怨不得旁人。我覺得,你們對「抹黑」這個詞有誤解,建議你們好好查一下詞典。

我對太原市關工委老領導們的質問,都是有根有據的。一是依據雙方簽署的書面協議,二是依據太原市關工委主任楊瑞武老人提供的信息,有書證、有證言,還相互交叉印證,當然,這沒什麼好自我表揚的,這是媒體人的基本功。

我關注這件事有兩點。第一點,佀五虎作為太原市關工委的副主任,憑什麼去代表人家正規註冊、有獨立法人的幼兒園簽合作協議呢?合作協議里,60萬元的「文件簽發費」明顯涉嫌權力腐敗,怎麼解釋呢?

有所謂的「山西媒體人」說,我這是棄整個事件輪廓於不顧,舍主幹而盯一葉,還說我「抓著太原關工委的一個細節瑕疵集中火力」。

這話,真的很顯腦殘。

權力腐敗,從來都是大問題,關係民生、關係地方政治生態、關係幹群關係、關係社會穩定大局,從來就不是一葉的問題,太原市關工委發明創造出「60萬元的文件簽發費」,這確實是細節,但絕對不是什麼瑕疵,這是觸目驚心的權力腐敗。

山西地界上向來盛產敲詐勒索的假記者,估計太原市關工委請來的幫手也一貫是靠替人「站台變現」的,所以他們完全不能相信,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寫文章不是為了給誰站台更不是為了變現而純粹是說公道話的。他們以為,所有的媒體人都跟他們似的,全都是被人收買了才會站出來說話,甚至是被收買了站出來說假話。

你們總這麼干,就以為別人都跟你們一樣,這是邏輯混亂、心智愚蠢的表現。

請你們認真去讀讀我昨日題為《》的文章,認真看看最後三段。我保證,只要你們上過初中,應該能看懂我在說什麼。

我在媒體圈幹了十七八年,寫過很多批評文章,從來沒有哪一件事是拿了人家的錢才站出來替人出頭的,或者是準備拿錢才站出來的,都是打抱不平。這一點,稍微資深一點的讀者都清楚,只有那些是非不分、被錢髒了心的人才會不分青紅皂白跑來指責我「站台變現」。

最近八九年,我一直在從事時政寫作,關注地方官場,這是公開的事,所以幼兒園與深圳崇德的合同糾紛不是我關注的焦點,退休老幹部手中尚有餘溫的公權力才是我關注的焦點,如果沒有協議里「60萬元的文件簽發費」,我多半不會關注這件事。關注時政是我一貫的寫作方向,並不是只在這件事里才如此。

我在昨日的文章也里說了,合同糾紛,交給法院,產品質量問題,交給市場監管,「文件簽發費」這類腐敗問題,請交給紀委。這麼明確的態度,這是給誰站台?

作為一個時政觀察者,一個前時政記者,沒有義務去介入具體的經濟糾紛,也沒有義務去面面俱到還原一個低級的商業遊戲。

但是,我也在文章里說了,你們誰都不能打著孩子的旗號賺昧良心的錢,誰也不能拿孩子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做交易。這,是我關注的第二個落點。

我關注的這兩點,第一點是退休官員涉嫌腐敗的問題,第二點事關幼兒健康與安全的問題,都是很重大的問題,在某些「山西媒體人」眼裡居然都是細枝末節不重要的事情,有些「山西媒體人」的價值觀之扭曲、大局觀之顛倒,真的是讓人痛心疾首!

2015年4月,山西省某廳曾發出邀請,想讓我去給他們的寫作隊伍講課,我因為當時在山西有採訪,自認為有利益衝突而婉拒了。現在我沒有這種顧慮了,很樂意去山西給那些滿腦子蠅營狗苟、新聞業務能力一塌糊塗的傢伙們去講講課,講講怎麼乾乾淨淨做好新聞、怎麼乾乾淨淨寫好文章。

褚朝新

2020年6月3日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