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教師邱印林與二級英模鄧水生

邱老師其實不滿80歲,按網上公開的消息,他今年只有77歲。

 

 

1997年邱老師讓自己的女兒冒名頂替自己當班主任的班上學生苟晶上大學時,54歲。

 

 

 

苟晶兩次高考,都被冒名頂替,與邱老師都有莫大的關係。苟晶在網上披露了自己不幸的遭遇後,邱老師帶著老伴、女兒、女婿去了苟晶老家。

 

臨走,邱老師對苟晶的老母親說:你二女兒的孩子是不是要中考了?說完,邱老師笑了笑。

 

邱老師的這個細節,與港片里某些黑社會或者黑警說話的情景十分相似,話裡帶話的威脅,說完還要微微一笑。昨日的文章里,我說這個細節讓人感覺邱老師完全不像一個教書育人一輩子的先生,而是個惡魔。

 

不過,惡魔平日里是另外一個形象。

 

苟晶說,邱老師上課上得特別好,教學很有一套,自己如今寫帖子披露往事的語文功底都與邱老師當年教得好有關。苟晶的朋友見到了邱老師,說老人看起來非常實誠,很正人君子、很有學問的樣子。

 

邱老師叫邱印林,高級教師,曾任濟寧市實驗中學語文學科組長,曾在國家、省市級報刊上發表論文20餘篇,1993年到濟寧市工作後,多次榮獲城區十佳班主任、優秀教師。

 

 

1998年,也就是苟晶第二次高考被冒名頂替的那一年,邱老師還獲得了濟寧市五一勞動獎章。

 

若不是苟晶站出來揭露了自己被兩次冒名頂替的遭遇,邱老師大概會享受著社會的尊重與讚譽善終。

 

邱老師操作高考冒名頂替案絕非他一人所完成。正如苟晶所說,年邁的邱老師遠赴杭州找她,一方面是想保護自己的女兒,另一方面是這條利益鏈上其他的勢力在迫使他尋找自己試圖「平事」。

 

這,讓我想起了湖南懷化操場埋屍案中幫助兇手隱瞞案情的法醫鄧水生。

 

鄧水生,1949年6月生,比邱老師小6歲。退休前,他曾任懷化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副支隊長。

鄧水生畢業於湖南省黔陽衛校,1972年參警,成為一名法醫。

參警第六年,也就是1978年,他就被評湖南省先進科技工作者。1980年,年僅31歲的鄧水生被公安部授予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

 

當年,鄧水生在湖南公安系統是個名警察,先後參加過「149列車火災」、「生蜂蜜中毒」等當時的諸多重大疑難大案的法醫檢驗鑒定,直接參与偵破上千宗特大惡性案件。

 

鄧水生專業能力突出,不僅僅表現在業務實踐上,還表現在理論研究創新上。他進行的「生蜂蜜中毒」研究和1980年參與的「窒息死亡牙齒出血」研究,獲湖南省科技成果四等獎,先後在公安部、省專業刊物及第二屆全國法醫損傷學術研討會上發表了6篇論文,還參與了《湖南省法醫論文選》的編寫。

 

他參警數十年,一直都在刑警隊,歷任懷化地區公安處法醫、刑偵科副科長、技術室主任、懷化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副主任法醫師,一級警督。

 

退休後,鄧水生在當地公安系統仍一直享有較高的聲譽。懷化市歷任公安局長在重要的節假日看望老同志的名單里,基本都有鄧水生。

 

這麼優秀的鄧法醫,卻有著惡魔一般的另一面。

 

2003年,湖南懷化新晃一中搞基建,教師鄧世平受命監督工程質量,承包工程的,是校長黃炳松的外甥杜少平。因鄧世平老師對工程質量提出了質疑,杜少平殘忍將鄧世平殺害並埋屍在學校操場下。家屬報警後,懷化市公安局派時任懷化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正科級偵查員、副主任法醫鄧水生到了現場。

 

鄧水生讀小學時,鄧世平的母親是他的老師,同姓鄧,五百年前還是一家,家屬對已經是當地法醫權威的鄧水生充滿了期待。

 

鄧水生趕到現場時,現場已經被打掃了。儘管如此,鄧水生還是提取到了血樣,他說可以通過DNA鑒定確定血跡是否屬於失蹤的鄧老師,但需要送去其他地方鑒定。鄧水生在當地住了一晚,次日回了懷化。

 

此案開庭審理時官方披露的信息稱:黃炳松得知鄧水生在現場發現血跡後,安排時任新晃一中辦公室主任楊榮安,通過該案專案組組長曹日銓找到鄧水生,送給其現金20000元,並請其延遲血跡送檢,鄧水生收錢後「默認」。此後,鄧水生還接受過黃炳松等人送的煙酒。2003年5月中旬,黃炳松、楊榮安送給鄧水生現金5000元,請求他在案情分析會上不要提開挖操場的事。

 

 

25000元現金和一些煙酒,鄧水生就沉默了,並藏匿了在現場發現的血跡這一關鍵證據。

 

可憐的受害人家屬一直被蒙在鼓裡:2019年5月,鄧世平的子女向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遞交控告材料時,還認為鄧水生當年只是受到了外部壓力,「市公安局的鄧水生警官心有餘而力不足」。

 

邱老師與鄧水生極像,平日里裝扮得像天使,他們的裝扮並不是他們一個人精心設計的,而有一大群知道他們是惡魔的人都在維護他們天使的形象,他們抱成團作惡,抱團相互打扮掩護,抱團踐踏社會底線,抱團對抗這個社會的公平正義。

 

如果不是有幫凶和同夥,受到如此嚴重指控的邱老師應該是在濟寧接受調查而不是帶著人到處尋找苟晶試圖「平事」。邱老師至今還能四處活動,足見當地的態度,他們沒有打算認真嚴肅深挖調查此事,而是希望大事化小,以維護他們所謂的「正面形象」。

 

朗朗乾坤,不知道還藏著多少個邱老師和鄧法醫?

 

褚朝新

2020年6月27日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