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毒販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被判無期,許多說法被證實

2018年8月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運輸毒品案進行了二審判決。

法院判決駁回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的上訴,維持原判。

在一審中,被告人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因犯運輸毒品罪,被判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被告人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男,1977年8月1日出生,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國籍,住廣東省廣州市。因涉嫌犯運輸毒品罪於2016年11月2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8日被逮捕。

從被告人那裡搜到了5包粉末。經鑒定檢驗出含量為47.56%的海洛因499.33克,含量為1.09%的海洛因360.61克,含量為1.20%的海洛因52.23克,含量為0.85%的海洛因87.70克,上述海洛因共計999.87克,另有198.21克黃色粉末未檢出常見毒品。

一個非洲人,不遠萬里來到廣州,聲稱是來送鞋的,不知道鞋裡藏了毒品,連撒謊都這麼簡單直接。

被告人自己說,有人讓他送鞋樣去北京,他不知道鞋裡有毒品。但他就是不在汽車站買車票,而是通過黃牛在半路上車,逃避安檢。

他到了酒店以後,從旅行箱里拿出鞋樣,其覺得拿在手裡有點重,摸著有點鼓,就在房間的梳妝台上找到一枚刮鬍刀片,其先用刀片將其中一隻鞋沿著縫鞋的白線將鞋劃開,在鞋底裡面發現一個黑色塑料袋和一個白色透明塑料袋包裝的有點像鞋墊形狀的東西,白色透明塑料袋裡裝著白色粉末狀物體,有點像奶粉,黑色塑料袋裡的東西看不見裡面是什麼,其把兩個塑料袋拿出來後放在一個淺色的紙袋裡,袋子外有英文好像是JOYLA,然後其將另一隻鞋用同樣的方法打開,在相同位置看到一個黑色塑料袋包裝的物體,也是鞋墊形狀,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其感到驚慌,趕緊給麥克打電話讓他過來看看是什麼東西,然後警察就進來把其抓了。

他自稱,驚慌是怕塑料袋裡裝的是毒品,其沒見過真的毒品,只是在電視上見到過,並且這三個塑料袋放在鞋底里其覺得不正常。

一個送鞋的,鞋樣在拿到的時候沒發現有問題,送到北京以後,打電話通知對方取貨的時候就發現有問題了?

發現有問題以後就知道用刀片劃開鞋,一般送鞋的有這等技能?

劃開鞋以後發現了疑似毒品,不打電話報警,卻還通知對方來取貨,這是一個沒有見過毒品的人咋見毒品的正常反應?

這些供訴只能證實一個說法:某些人說謊成性,臉皮奇厚。腦子又不大靈光,說的謊還特別簡單,讓人一眼就能看穿。

這個黑人毒販還與一個中國女子黃某結過婚。

證人黃某1的證言證明: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是其前夫,二人2007年結婚,2011年離婚。最後一次見到那他內爾是2016年10月,他來其住地看小孩,待了幾個小時就走了。那他內爾在廣州沒有固定住處,其不知道他在哪住,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他也不給其錢,還老找其要錢。

果然,這個說法再次得到了印證:某些人的孩子經常是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對家庭和孩子完全沒有責任心,就像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也是父親跑路了。

廣東省的統計數據顯示,在穗的非洲人數量增速遠遠快於其他國籍人口增長速度。2000年在穗的非洲人口數量為6000人,2005年增長至20000人,年均增長率為33%。

2014年,廣州大學廣州發展研究院發布的《廣州外籍流動人口管理的現狀分與對策研究》指出,廣州已成為亞洲最大的非洲人聚集地。

在三元里,非洲人聚集區主要沿廣園西路兩側的批發市場、寫字樓組成。這裡主要是奈及利亞人,很多奈及利亞人在這裡開了檔口。

在黃岐的非洲人也是以奈及利亞籍為主。由於黃岐地處廣佛交界,離廣園西路也不遠,早期一部分奈及利亞人為了節約生活成本住到黃岐,還有一部分是非法移民躲到兩個城市的交界處。

廣州市公安局2014年數據顯示,在廣州的奈及利亞人約2000人,是在穗非洲人數最多的。其中常住人口近300人。該國也是被遣送出境的「三非」人員主要來源國之一,最近幾年奈及利亞人有從廣州轉居佛山的趨勢。

根據梁玉成的研究,在2010年前後,在穗非洲人數量達到了近年來最高峰,估計當時的數量約有5萬人(包括合法和非法居留人數),但是他沒有透露合法與非法居留人數具體比例。在穗的非洲人中奈及利亞人佔比最高,奈及利亞人中主要是伊博族人。

2020年,據官方消息,經全面摸查,越秀區散居的外國人總計3462人,其中奈及利亞227人。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黑人毒販那他內爾·契諾耶·澳斯汀被判無期,許多說法被證實》有1個想法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