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事件:應該拿出對付梁艷萍的勁頭兒對付邱老師

邱老師是真正的園丁,嫁接技術世界一流,用自己女兒頂替了學生苟晶。結果,苟晶落榜,邱家女進京上了大學。

當朋友把報道轉發給我後,我回復道:不好意思,家鄉再次現眼了!

 

我和魯迅一個毛病,對家鄉從不抱大希望。魯迅從祥林嫂和孔乙己的遭遇,推測出鄉親早已人心不古。我對家鄉在教育方面也常冷眼觀瞧,僅就山大黑人留學生優厚待遇的事,那眼現得就絕對不算小,可以說,直逼大明湖那汪著名的泉眼。

另有朋友說,你寫寫吧。我說,不急,容我先看看這幫孫子怎麼表演。

我是有經驗教訓的。去年10月,昆明女孩李心草不明不白就「跳江自殺」了,我手欠寫了一篇,結果文章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瞬間歸於消失。好像我發出去的不是文章,而是海洛因,晚下架一天,就要毒害一批人。

加上以前的舊傷疤,我知道,很多時候,壞人是需要「保護」的。於是我更知道,除了真正善良的人,其餘的全他媽是孫子。

對現今人心之黑,我毫不驚訝,因為多年來的所見所聞,已經讓我有了百毒不侵的絕佳體魄。哪個國人真想讓我驚訝,除非他告訴我,他已經在火星上開了家婚姻介紹所,僅上季度就撮合成好幾對地球人和外星人的美好姻緣;而且他還是自己去的,根本沒求馬斯克。

我擔心的是時間。時間就是金錢,時間也是騙局。苟晶是在1997年高考中被人頂包的,從1997年香港回歸到現在,香港人民在前進,作為內地人民中有知識的一批,邱老師的同道們就會原地踏步嗎?

 

我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我對某些人原創能力的嚴重懷疑。不要說那些尖端技術,就是搞個電視綜藝節目,還要從韓國人哪裡半遮半掩地學兩招,然後改頭換面,搞得好像是本國的土特產。用大腳趾頭都能想出來,這樣的頭腦能有多少創新的基本功?

邱老師也出息不到哪裡去。因為我絕不相信這種技術是他老人家的原創。這種辦法可能是國產,但絕不會是山東的省產,即便因千分之一的可能成為省產,也很難相信會是濟寧當地的市產。所以,在1997年之前,以及1997年之後,還有沒有更多的類似苟晶那樣的受害者?

 

不用往遠處找,苟晶自己就遭遇了兩次。1997年她用成績當了回「人民教師的女兒」,1998年,她以全任城區前幾名的摸底成績參加高考,再次落榜,並最終在未填報相應志願的情況下被錄取至湖北黃岡一院校。

僅就相約98而言,又有誰的女兒嫁接到苟晶的高考成績上呢?事實上,苟晶的事情之所以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是因為她在在新浪微博網站陳春秀事件相關微博下發表評論,稱自己與陳春秀一樣,是高考頂替事件的受害者。

1990年,山東省滕州市鮑溝鎮圈裡村的齊玉苓,其在初級中等教育畢業考試中的成績被本村考生陳曉琪頂替。

2003年,河南沈丘縣學生王娜娜的高考成績被張瑩瑩頂替。

2004年,山東聊城冠縣學生陳春秀在高考中被聊城一中學生陳艷萍頂替。

2004年,湖南邵東縣考生羅彩霞的高考成績被同班同學王佳俊頂替。

如此多的冒名頂替事件說明,原創者早無蹤跡,依靠強大的山寨本領,在地方各界有勢力的混蛋們用這種卑劣的手段,讓底層人家雪上加霜,讓寒門子弟吃了巨虧,還要承認自己能力不濟,技不如人!

 

 

無論是苟晶,還是齊玉苓、王娜娜、陳春秀、羅彩霞,都是寒門子弟。同樣地,頂替她們去上大學或其他學校的人,都是家裡有背景的,她們的父母在單位擔任領導,開會時講高大上的話,在年底時有關部門的鑒定中,他們無一不是工作能力強,而身為領導,其思想品德、人生境界,更比被頂替學生的老農父母們高出不止幾個檔次。

難怪人類會有斜視的毛病,一些為善良人所不齒的渣子,在另一部分人眼裡,竟然是如此清麗脫俗。這不能不說是人類道德鑒定史上的奇葩

在齊玉苓案中,頂替者陳曉琪的父親陳克政是村黨支部書記。不用外調即可確定,平時陳書記隔三岔五就要許諾一把,要帶領鄉親們奔小康。可是,他用自己女兒戳穿了這個謊言,齊玉苓想通過學業自己謀個小康生活,陳書記都能讓其戛然而止,他會帶領大家奔小康?十足的鬼話。

在陳春秀案中,頂替者陳艷萍的父親陳巨鵬是縣一家商貿公司法定代表人,其舅舅張峰是所在鄉鄉長。身為一鄉之長,那說起話來更要往高處走,「為人民服務」之類的話一三五、二四六地常常會脫口而出。可是,為了讓外甥女頂替成功,張峰讓陳春秀神不知鬼不覺地從榜上下來,包辦一切,「服務」一舉成功。

 

在羅彩霞案中,頂替者王佳俊的父親王崢嶸是縣公安局政委。平時王政委少不了對部下諄諄教導,讓他們擦亮眼睛抓壞人。其實,哪裡用到外面抓,你自己不就是壞人嗎?更可笑的是,王崢嶸把女兒頂進了貴州師範大學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從一開始就極其不正的思想,能學得了這專業?

或許並不耽擱,某些人不就是邊反腐邊腐敗,兩手抓兩手都很硬嗎?如果這樣,那就真的無話可說。怪只怪做群眾的不僅覺悟低,而且連想像力都很成問題。

苟晶事件中的邱老師也相當了得。網上報道顯示,1993年他到山東濟寧工作後,多次榮獲城區十佳班主任、優秀教師獎。1998年獲得濟寧市五一勞動獎章,濟寧市電視台曾多次報道其模範事迹。

 

群眾個頭兒參差不齊,但是組織部門提拔人才的眼光卻常常驚人地相似。

我想,如果邱老師不從事教育,而是去做商業,他會不會也成為某家商貿公司的經理?如果他從政,會不會也像陳克政那樣,成為帶領鄉親們共同富裕的村支書?如果他在鄉里工作,他會不會也干到張峰鄉長的位置?如果他更威風了,穿上警服,他會不會也成為另一個崢嶸政委,一臉嚴肅地對幹警們說:絕不能放過一個壞人,放過壞人,就是對人民的犯罪啊!

不過,他終究還是擅長移植、嫁接、栽培,這讓他一直在園丁的崗位上干到退休。記者在採訪中對苟晶說,看你老師可實誠了,一看就是正人君子,一看就是書生氣,儒雅得不得了。你覺得他是好人嗎?此時,苟晶的臉上下意識地露出讓人難以捉摸的微笑表情。

 

我說過要看錶演,果然表演並沒有爽約。邱老師本人登門了,先是濟寧,後是浙江湖州,先是送錢、麵粉、水果,搞得跟支前似的,後是帶著幾名壯漢,像是來溝通,更像是來震懾。在濟寧見苟晶母親時,對方還拿家裡第三代人的中考來進行威脅。

有關方面也沒閑著。苟晶在微博發帖稱自己接到了很多電話,都是在勸自己刪帖,希望苟晶不要給地方政府抹黑。這並不難理解,群眾馬瘦毛長,不管受了多大委屈,上面給兩句好話就找不著北了,不眼淚汪汪地連聲感謝政府都算是輕的。領導可不是這樣,那是精益求精,你這樣的貼子不是給領導當年的「政績」抹黑嗎?

 

其實,只要是中國戶口的人都能想明白,讓女兒頂替別人去上大學,這哪裡是一個中學班主任一個人就能做到的?黃健翔那句「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絕不只適用於足球比賽。沒有苟晶當年的學校、當地招生辦、戶籍管理部門、高校招生與學校管理部門等多個環節的協同配合,這件事根本沒有辦成的可能。

拔出蘿蔔帶出泥。邱老師現在就是「蘿蔔」,那些打電話讓苟晶刪帖的會是「泥」嗎?十有八九是。當然,還有很多「泥」躲在後面。毫無疑問,「蘿蔔」和「泥」現在很著急,他們知道,如果苟晶有足夠的勇氣,堅持到真相大白的時候,他們都要倒霉。

看看當初的陳春秀案中就知道了。除了「蘿蔔」陳巨鵬和張峰外,還有很多「泥」,包括:

 

馮秀振,冠縣教育和體育局正科級幹部、冠縣一中校長,時任冠縣招生辦主任

任書坤,冠縣公安局煙庄派出所原所長。

郭偉,冠縣公安局煙庄派出所戶籍警。

崔吉會,冠縣武訓高中原校長。

李成濤,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聊城市分公司主任科員,時任冠縣郵政局副局長。

杜言利,山東理工大學網路信息中心主任,時任該校教務處處長助理。

李文森,山東理工大學工程實訓中心副主任,時任該校經濟學院學生科科長。

到目前為止,苟晶事件中露頭的只是「蘿蔔」,可是事情背後到底有多少「泥」呢?苟晶說:「我只想要答案!」

 

 

邱老師什麼時候能被處理,現在看還是個未知數,但是,就在前幾天,另外一個老師被處理得很快,她就是湖北大學文學院教師梁艷萍。

 

湖北大學網站6月20日發布消息,經校紀委研究、校黨委審議,決定給予梁艷萍開除黨籍處分。經學校研究,決定給予梁艷萍記過處分,取消其研究生導師資格,停止教學工作。原因是,梁艷萍在社交網路平台上多次發布、轉發「涉日」「涉港」等錯誤言論,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違反教師職業道德規範,在社會上造成了極為不良的影響。

處理一個事件通常要有調查組。梁老師被舉報後,湖北大學4月2日表示,學校對網友的反映高度重視,已經成立了調查組,正在進行深入調查,將視調查情況依紀依規進行嚴肅處理。

這樣算來,從學校成立調查組,到梁老師被處理,前後耗時不到兩個月,堪稱高效率。

 

當然,學校認真對待倒在其次,關鍵是愛國網民給力。梁老師可不是邱老師,邱老師雖然把苟晶的大學夢毀了,但是不糟踐一個腦細胞都能想得出,一個被評為十佳班主任、優秀教師、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的人,那熱愛祖國的話還不是張口就來?那種愛國情操豈是梁老師所能比的?所以,在左派網民看來,梁老師才是十惡不赦,敢在祖國面前發表錯誤言論,姥姥!

邱老師則不同,連採訪記者都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儒雅。在舉報梁老師的人看來,邱老師所犯的錯誤,畢竟是一個愛黨愛國知識分子「私字一閃念」所犯的錯誤,歸根到底,是一個十佳班主任、優秀教師所犯的錯誤。畢竟,苟晶只是一個普通人,她的人生命運和祖國、民族因梁老師,更不要說寫日記的方方,所遭到的「抹黑」相比,微不足道。

 

我知道邱老師比梁老師「高尚」,不過,梁老師也是做過貢獻的,單就效率來說,我們不得在感謝調查組的同時,向促成此次戰果的廣大愛國網民致敬嗎?如果用對付梁老師的勁頭兒去對付邱老師,是不是也會大大提高效率?不僅奪得「蘿蔔」大豐收,而且會很快完成「清理淤泥」的惠民工程。

中學老師,大學老師,是人生在不同階段都要遇上的人。我忽然想,作為一個正常人,如果一定要在邱老師和梁老師中間遇上一個,他或她寧願遇上誰呢?

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想,我選擇梁老師,就算湖北大學黨委火眼金睛、洞察秋毫,在廣大左派網民的大力協助下,一舉揭露了梁老師的嚴重錯誤,但是,我並不怕坐在梁老師的課堂上,因為她再錯誤,對我來說不過是「明槍」,而我怕的是邱老師那樣的「暗箭」。

所以,我把邱老師送給那些對「明槍」恨之入骨的人。我相信,面對「暗箭」,尤其是一個愛國知識分子、優秀教師射出的「暗箭」,比如高考頂替,他們還是有很大的把握搞定的。我堅信,他們拿得起放得下,搞好了,甚至根本不會像苟晶這樣,事情已過去23年,至今仍耿耿於懷。愛國者,心都大得很。

不過,我相信,如果梁老師做我的班主任,以她的品行,我的高考成績絕不會被掉包。這一點讓我有了迎著「明槍」而上的勇氣。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