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中國古代王朝興衰的密碼

稅收和死亡是人生無法避免的兩件大事。

所以想逃稅的唯一辦法,就是見馬克思。

一個國家要運轉,必須得有錢,沒錢什麼都做不了。

 

稅收是一國財政獲得錢的一部分,在歷史上,國家收入不僅僅是稅收,還有官營經濟收入,和發行貨幣直接掠奪民間財富。

稅收、官營經濟、發行貨幣,匯聚成的一國的財政,而一國財政,就決定了一國的興衰。

下面我們就從這三方面來了解中國古代王朝的興衰密碼——財政。

01

古代的稅收,主要是依附土地的稅種,不管是按土地大小算,還是按人頭多寡算,其實背後依賴的,還是土地。

所以在古代,有土地就是有稅收。

作為帝國的皇帝,最希望的,就是擁有大大的疆土,然後人丁興旺,人人耕田。

這樣帝國的財政,就沒問題了。

 

一般來說,地是有限的。

因為開疆擴土需要成本,一旦離帝國中心太遠,維護邊疆的成本會大於收來的錢,那帝國就不會再擴張了。

所以怎麼使用土地,就成了帝國天字第一號政治任務。

 

新建立的帝國,會按土地的收成來收稅。

剛剛經歷了戰爭,人口銳減,土地多的是,土地稅比人頭稅,更容易刺激民眾多幹活。

隋朝和唐代初期,實行的「授田制」,就是這樣的制度。

天下剛剛經歷大亂,人口凋零。

國家通過「授田制」,每個人在出生後,都會從國家那裡領到一塊土地,未來就在此耕種,而後上稅,等去世了,再將那塊土地還給政府。

 

這樣的制度有兩個好處,一個是多勞多得,一個是多生多得。

你在領到的土地上耕作得好,扣除交稅部分,其餘的,就是自己的了。

多生一個娃,就能多領一塊地。

通過「授田制」,隋唐兩朝快速崛起。

隋文帝楊堅統一中國,結束了300年分裂局面,隋朝通過「授田制」,20年光景就造就了隋朝的繁榮。

不過隋朝的國庫被隋煬帝楊廣掏空,結果二世而亡。

 

隋末天下大亂,戰爭造成十室九空。

不過唐朝通過「授田制」,快速恢復元氣,唐太宗繼位初期,還被北方的突厥威脅,後來就能當天可汗了,這就是實力的轉化。

 

 

02

「授田制」那麼好,也不是沒有缺陷,缺陷就是,你刺激了老百姓多生娃,這些娃生出來,土地不夠分怎麼辦?

隨著國家進入穩定期,人口激增,每個人都去國家那裡領一塊地,已經變得越來越不可行。

加上一些土紳官豪兼并土地,使得國家能支配的土地更稀少。

所以「授田制」對國家的財政貢獻是有一個極限的,當帝國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稅收反而下降。

 

這個時候,要麼開拓其他財政收入,要麼就按改革稅種,按人頭收稅,畢竟現在人多了嘛。

按人頭收稅,是保住了國家的財政,但也埋下了隱患。

為了少交稅,老百姓會隱瞞人口。

而地方官為了陞官,會虛報人口,把虛報上去的稅收,加在其他老百姓身上。

地方官和老百姓之間的矛盾,會愈發激烈。

 

如果這個時候,統治者還是賢君能臣,人多地少的矛盾還能勉強維持不爆發。

而一旦出現小人當政,尤其來個天災,收成減少,老百姓交不上稅,國家又高壓催收,暴動就在所難免,而暴動正是起義的前奏。

03

 

土地產出是有限的,國家多拿,老百姓就少拿。

而為了獲得更多土地,擴張的戰爭就在所難免,而打仗就是燒錢,要是都從土地上收錢,老百姓活不下去了,那就要起來造反了。

所以,帝國必須開拓其他稅種。

官營經濟應運而生。

 

歷代王朝都很討厭商人,雖然商人能創造財富,能促進社會繁榮,但國家收不了商人的稅啊。

一方面國家收不了稅,另一方面商人有錢了,對國家也是威脅。

做生意既然那麼賺錢,乾脆就不讓商人做了,國家自己來。

官營經濟最初的萌芽是在春秋戰國,那時候最有名的故事,就是齊國的管仲開妓院,來充實國庫。

把官營經濟發揚光大的,是漢武帝的鹽鐵專賣制度。

鹽和鐵都是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國家控制了這兩樣東西,就能有源源不斷的收入。

 

鹽鐵專賣,顧名思義,就是鹽和鐵只能國家來賣,其他人不能碰。

這項制度,支撐了漢武帝的雄才大略,討伐匈奴數十年,靠的就是通過鹽和鐵從老百姓身上撈取的財富。

但官營經濟有一個巨大的弊端,那就是賣的商品,質量太差了,而且會越來越差。

 

以漢武帝的鹽鐵專賣為例,官方介入鹽和鐵的生產後,老百姓是叫苦連天。

鹽和鐵的價格比以前貴了不說,質量還差得一塌糊塗。

吃點粗鹽,還沒什麼,但鐵器不好,怎麼幹活?

粗製濫造的鐵具直接影響了漢朝的土地收成,產量甚至還比不過沒有鐵器的春秋時期。

 

官營經濟給帝國帶來源源不斷的巨額財富,也刺激了統治者的野心

在公元前123年和公元前124年,大將軍衛青深入匈奴打了兩場勝仗。

但這兩場戰役中,漢軍損失兵馬10餘萬,撫慰士兵花了20多萬斤黃金。

在漢代,1斤黃金摺合1萬錢,前後養兵費用共計20多億錢。

 

不僅如此,還有間接費用,就是一些戰爭時期物資轉運和戰備消耗的開支。

別的不說,單是在河套地區的戰略要地建一座朔方城,就徵調了10萬百姓,財政開支高達數十億乃至上百億錢。

而這樣的新城,漢朝可不止一座。

到了漢武帝晚年,老百姓已經快活不下去了,最後不得不寫個「罪己詔」,平息老百姓的怨氣。

04

收土地稅,一年最多兩次,因為有收成才能收稅嘛。

官營經濟收錢比較快,但你也得運往都城不是,沿途損耗的錢財也不少。

最方便快捷掠奪民間財富,莫過於直接發貨幣。

具體的做法就是中央政府為了斂財,自己主動給貨幣摻水,製造劣幣,驅逐良幣,通過強制的行政命令,洗劫民間的財富。

我們以仁德之君劉皇叔劉備的例子來說下。

劉備入住益州後,就有了穩定的財政來源地。

但戰爭仍要繼續,打仗就要錢。

土地收稅和官營經濟來錢都太慢了,所以劉備聽從了謀士劉巴的建議,發行貨幣。

 

劉備造了一種貨幣,叫做「直百五銖」,就是價值一百枚普通五銖錢的意思。

但是這種直百五銖的重量只有五銖錢的3倍,也就是說其實價值也應該只是3倍,而不是一百倍。

 

可是劉皇叔非要強制按照100:1的價格,去市場上買買買。

這就好比給自己印了一堆新版一塊錢,去市場上當舊版的30塊錢用。

你說不接受?不接受,殺無赦。

劉備把庫存的銅錢都回爐造成這種直百五銖,只要缺錢,就用這招,屢試不爽。

後來諸葛亮主事,更是造出一種「太平百錢」,品質堪稱中國貨幣最爛系列之一,搶劫力度達到一塊錢非說是一百塊錢的水平。

發行貨幣確實能短時間內充裕國庫,在收錢方面,比土地稅和官營經濟還要有效率。

但其弊端也是最大的。

蜀地本來是天府之國,因為有「難於上青天」的蜀道天險,很少有中原戰爭能影響這裡。

劉備入蜀之前,這裡本來麥浪滔滔,桑梓相連,沃野千里。

劉備入蜀之後,一邊發行貨幣掠奪民間財富,一邊抓壯丁去打仗。

四十年後,堂堂天府之國,竟然被盤剝得餓殍遍地。

 

劉備的以民為本,是以民為資本,而不是以民為根本。

老百姓只是他打仗的資本,不榨乾決不罷休。

 

05

古代王朝給國庫充錢的方式,應證了那句話:收錢一時爽,後期火葬場。

任何稅種,都無法讓王朝延續千年。

土地稅是中國古代王朝的主要稅種,但它無法解決人地矛盾。

當然,人口是慢慢漲上去,但人地矛盾積累一兩百年,總會有爆發的一天。

 

發行貨幣收錢最快,也死得最快,蜀漢政權的例子還不夠快,論速度要數抗日戰爭結束後的民國,4年就折騰沒了。

官營經濟收錢快於土地稅,副作用小於發行貨幣,但官方做生意的後果非常明顯,那就是商品質量差。

漢武帝的鹽鐵專賣,搞得老百姓不得不用回木質鋤頭來耕地,因為官家的鐵具實在太爛了,還死貴,真當老百姓傻子呢!

 

 

受生產力限制,中國古代王朝始終無法突破農業社會的局限。

這樣的財政制度,即幫助初生的帝國成長,也是帝國停滯的原因。

漢、晉、唐、宋、元、明、清,每一代除了皇帝換了名字,制度性質沒有根本改變。

文:狐狸先森幾點鐘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