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2008年的人人網:那時候的人可沒有那麼多見怪不怪

 

◎作者 | 戰吉荷加

◎來源| 新潮沉思錄(xinchaochensi) 已獲授權

今年是人人網的上線的12周年,在這個特殊的時間節點,我總是對於這個網站的感情特彆強烈,本以為隨著時間的過去,這種感情會慢慢的淡忘過去,但是想不到這種感情卻在今年的年末越發的強烈。

 

今天大家當大家討論起這家網站的時候,更願意去替陳一舟總結他在移動互聯網上所犯下的錯誤,又或者去抨擊當前轉型直播和金融的人人網是如何的沒下限。如果僅僅是批判,那麼懷念也就沒有了根據,我很慶幸在最好的年齡遇到了一些最重要的人,發自心底的我願意這家網站回到他自己最好時代的樣子,每個人的人生多多少少會留一點遺憾,但是我們希望這一場懷舊對得起我們的青春。

王興時代(2003-2005)

 

即時作為校內網的鐵杆粉絲,我仍然不避諱他是從facebook脫胎而來。我一直對谷歌,蘋果無愛,但是我對於Facebook有一種天生的親近感,這種感覺也或多或少的影響到了對校內的愛屋及烏。

 

 

2003年的冬天,在美國正在讀博士的王興嚮導師請了一個長假,準備回中國創業,然後就一去不復還。這一次他拉上了自己的大學室友王慧文,高中同學賴斌強等人在海豐園租了一套房子開啟自己的創業之路。

 

王興的回國帶來了六度空間理論之一,這對於剛工作了幾年的幾位年輕人是一個充滿了理想主義的遠大前景,彼時在美國,六度空間理論讓美國的風投對於SNS充滿了期待,同樣覺得這一理論在中國會大有前途的王興也將創業的領域放在了這一方向之上,但是遺憾的是在經歷了若干個項目之後並不成功,王興和夥伴們覺得這一方向始終是正確的,只是缺少了合適的切入點。

 

2004年的2月,Facebook正式上線,這個當時只允許哈佛學生註冊的小網站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而一直時刻注意美國SNS社交市場的王興則覺得這是一個絕佳的切入方向,六度空間理論在於任何兩個人之間可以的關係可以通過不超過六個人聯繫起來,但是王興之前的項目無論是「多多友」還是「遊子圖」他們的目標用戶都不夠的聚集,本來存在的社交關係鏈很難在網上反應出來。

 

 

2005年的12月,校內網終於上線了,最初時校內網只能用edu結尾的郵箱進行註冊,而王興也只選擇了清華,北大,人大三所學校進行推廣,當三所學校的學生在去學校教室自習室上晚自習時,經常會看到黑板上被偷偷潛入的人寫上的校內網的廣告。

 

在這期間,校內網還花費了大幾千塊贊助了整個清華的校園美術節,學生們可以在校內網上抽取美術節的門票。2006年的春節到了,校內做了一個包大巴送學生們去火車站的活動,當有去車站的人達到一定數量之後就開始發送一輛大巴,這是一個團購的簡單模型,與王興日後所做的美團有著一點兒的類似。

 

上線三個月之後,校內網的用戶就迅速突破了三萬人,彼時Facebook在中國出現了一大票的學徒,從哈佛回來的清華校友張帆創立了佔座網,陳一舟的千橡互動也創立了5Q校園網,校園SNS成為一個無可爭議的熱點,大量剛進入校園的少男少女們沒有了高中的束縛,一面好奇的勇闖新世界,一面開始在SNS上肆無忌憚的釋放者自己的社交需求。

 

相對於盈利,王興更在於網站的整體規模。14個人的團隊過半在從事技術開發,以求能獲得更多的用戶,但是資本對於SNS的盈利始終抱有顧慮。事實上中國的SNS也從來沒有在盈利模式上走的順水順風,第一個國內盈利的開心網是劍走偏鋒的做了社交遊戲,Facebook真正成熟的在廣告上盈利則要到了2012年。

 

 

很快,王興的團隊面對日益增長的用戶,和高昂的伺服器成本已經無法撐下去,競爭對手陳一舟也數次開出了收購的條件,而且價格一次比一次高,最終在2006年的10月,校內網被賣給了千橡集團,次年的10月,王興從校內網辦理了自己的離職手續。

 

被收購後的第二天,王興在他的博客日誌里引用了英國前首相溫斯頓·丘吉爾的一段著名演講辭來表明他的態度:"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SNS大有可為,但是王興和創始團隊已經是一個出局了的玩家,而彼時已經欠了相當於自己100個月工資的團隊,他們已經別無選擇,這或許是一場結束,但是是一個更好的解脫。

許朝軍時代(2005-2010)

 

2017年的11月19日,清華畢業的王小川終於帶著搜狗在美國上市了,而他的大學同學許朝軍正在看守所里,等待著涉賭之後的被審判。彼時的自媒體很喜歡用一個帶領公司上市,一個涉賭被抓這樣急劇煽動性的標題來抓眼球,但是很多老用戶回憶說,許朝軍的時代是人人網最好的時代。

 

2005年的,剛剛晉陞為搜狐技術總監的許朝軍聽到了web2.0的概念,並且將他與自己早年做社區的經驗結合,興沖沖的跑去給張朝陽講述自己對於六度空間理論的概念,並慫恿張朝陽開始做web2.0的產品,然而已經在門戶上賺到錢的張朝陽對於這樣一款沒有成熟盈利的產品基本無感。被潑了一頭冷水的許朝軍又去找自己的老領導陳一舟,兩個人一拍即合,許朝軍迅速的轉頭到老領導陳一舟的千橡集團,並開始肩負起校內網的發展大旗。

 

2007年,校內逐步開始覆蓋了全國的各大高校,為了拓寬用戶群體,註冊用戶也逐漸取消了IP限制,到了2007年11月校內網在許朝軍的帶領下交出了一份相當漂亮的成績單,校內網已經擁有2200所大學,超過1800萬的在校大學生用戶,980萬活躍用戶。11月20日,校內網開始正式宣布進軍白領市場,彼時在大洋彼岸的Facebook,也不過是擁有4500萬註冊用戶,但是彼時的微軟給Facebook的估值到了150億美元,此時無論是誰都沒有辦法輕視校內網的存在,心急火燎的騰訊迅速的上線了朋友網,準備做一款防守型的產品。

 

許朝軍的妻子楊慕涵也加入了校內網,負責整個校內網的校園渠道推廣,在校內網的快速擴展之中,無數校園大使們立下了汗馬功勞,以微不足道的報酬和對社交的渴望以及對這個網站的熱愛一遍又一遍的向校園和身邊的同學老師們推薦者這個難以理解的網站。至今我們還能找到當年的校園大使招聘公告。

 

彼時,中產階層的家庭開始逐漸能負擔起孩子出國讀書的費用,第一批出國交換和讀研的學生們用相冊和博文向大家傳遞著自己看到的一切,在國內的大專和二三本的畢業生剛剛適應了求職的壓力和社會的殘酷,原本高中的粉飾階層的校服被第一次脫下,人們第一次發現,原來人與人的境遇有著這麼的不同。

 

清北的學生在努力的申請者常青藤的offer,而985的學生們在努力的爭取著交換的機會,力求睜眼看一看世界,而普普通通的二三本學生也在努力的展示著自己精彩的大學生活。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歐美名校的牛逼後開始手足無措,更多的人開始明確的報托福考GRE立志了出國讀研的夢想,原本因為中國社會階層分級而逐漸被割裂開來的青年學生第一次如此親密的接觸了起來,一個職業技術學院的學生能夠細緻的近距離的看到一個常青藤名校的同齡人是怎樣生活的,這帶給大家的除了震撼和思考之外就是混亂。

 

從情緒上來講,2008年是中國互聯網青年情緒最豐富的一年,而校內網是那個時代情緒最豐富的陣地。這一年是中國互聯網的情緒從正面轉入全面的負面的轉折點,正面情緒從雪災救援,到火炬傳遞,再到CNN和BBC的污衊化報道,然後在奧運會達到高潮,之後劇情開始急劇反轉。毒奶粉,和房價的上漲讓原本在紅旗下成長起來的85後們之中的一部分開始深刻的反思自己從小所受到的教育和所認知的一切,在之前被透支掉的愛國熱情有多劇烈,之後所需要償還的感情信任就有多巨大,這種情感上的透支,最大的受害者是85後處於大學校園的年輕人,劇烈的認知衝突讓他們在十多年後直接變成了佛系一代。

 

在這裡說一句,感謝2008年的校內,人人網,他使得千千萬萬的國人有了參與意識,之前上網雖然不是少數人的權力,但是政治,事件,這些個和你無關。上網再也不是簡單的打遊戲,掛QQ,聽音樂,從底層到上,都開始裝作能懂得且能參與政治和社會之中的樣子,儘管今天看起來這些是很狗屁不通的事情。互聯網再也不是簡單的工具,雖然是設施,但是他是有靈魂,有感性的。

 

就讀於各大學校的年輕人們開始聚集,討論,思考,發表觀點,並形成不同的圈子和陣營,併產生意見領袖,這其中有很多名校高材,也有很多作為中國率先出國的中產階級子女,他們用一隻眼睛看美國,一隻眼睛看中國,一面抨擊著國內的政治環境,又一面思索著與自己毫無關係的改革方法。嚴格的說他們與1919年在北京發生的哪場運動有著一點兒相像,只是同樣的人有著不一樣的背景,雖然帶著一樣的幼稚和思考不全,但是並不妨礙他們在當年自豪,且在多年之後去懷念。

 

陳一舟時代(2010-2015)

 

2010年的1月,上海剛剛下過一場冬雨,冷的讓人有點顫抖,盛大在線的辦公室里迎來了一位新同事,半年前還在北京為校內改名為人人而站台的許朝軍正式加入盛大網路。

 

憑藉著許朝軍時期打下的堅實基礎,再加上對SNS產品的普遍看好,人人在2011年的5月於紐交所上市成功,這一天紐約下著瓢潑大雨,但是整個人人團隊卻非常輕鬆,在與Facebook的競爭之中,人人率先上市,且找到了廣告加社交遊戲的盈利模式,另一方面社交+團購+領英+遊戲的模式也得到了紐交所的分析師們的普遍認可。彼時FB剛剛被某種不可知的原因阻擋在中國之外,人人的海外化雖然不明朗,但是備靠中國內地一定是安全的。

 

許朝軍走後,陳一舟親自接替了他的位置來作為人人的主要負責人,但是陳一舟將原本的人人網劃分為了兩個部分,主站與無線團隊分別由兩位副總裁黃晶和吳疆負責,從表面上看,這兩個人的分工很明確,黃晶管主站(web)、吳疆管無線端。但是這種設置直接導致了人人網的分裂,團隊開始變成了主站和無線兩個部門,兩套人馬、兩個產品總監、兩個技術總監,互不從屬,各自為戰。

 

 

在此之後,人人頻繁的內鬥開始發生,首先是陳一舟炮轟許朝軍的妻子楊慕涵,認為楊慕涵在領導人人校園渠道的時候為許朝軍的產品做了推廣,這一事件的背後原因是新任的市場副總裁胡琛與楊慕涵的工作產生重疊,市場與渠道的衝突一直不斷。在此之後又發生了高級副總裁杜悅發郵件炮轟陳一舟的為人的事件,到了2015年,上述的高管已經全部離開了人人網。至此人人的百度指數被豆瓣,知乎等先後超越。

 

2012年是一個社會的轉型節點,中國的社會變得更加封閉,而網路圈子也變得更加的封閉,微博與微信的出現將人與內容做了徹底的切割開來。彼時所謂政治圈和意見領袖們已經逐漸的心灰意冷開始撤離這個曾經的陣地,但是普羅大眾卻對這個新鮮的SNS社交平台充滿了興趣,當人們不再關注與社會,不再思考與政治,就開始逐漸留意自己的生活,你會看到他們迫不及待的展示出自己獨自第一次出行,或者故作文藝的玩弄單反,你看到每年社團招新的人聲鼎沸和偶爾的爭吵抱怨。

 

如果你問一個人,你最懷念人人網的什麼,這個答案一定是五花八門的豐富,有的人通過自己的智慧查到了暗戀人的聯繫方式,有的人通過小細節找到了女朋友出軌的證據,有的人不打不相識,又有的人原本熟識卻又成為了陌路。我們都曾在黃金的年齡遇到最有趣的大家,我們相互爭吵著看到了整個世界,我們的都曾為了自己的熱血努力的爭吵過,時代並不像1919那樣需要我們去拯救,但是年輕人的衝動總是一樣的相似。

 

後直播時代(2016-今)

 

 

有人在問我,人人網什麼時候倒閉,我覺得可能我們永遠也等不到那一天。在去年人人網轉型為直播平台,產品經理幹掉了時間軸這個最後能讓大家懷念的東西,自此每個人點進去之後就會發現這個平台之中連你最後的一點痕迹都打掃乾淨了。

 

陳一舟是一位能力極強的投資人,投資藝龍,車易拍和雪球的錢所產生的收益已經超過了人人的主營收入,只要陳一舟願意,這家公司是不會倒閉的,他的財務相比較其他瀕臨倒閉的互聯網公司好太多了。

 

 

在三年前有人問我,為什麼人人網會衰落,我做了一個冗長又複雜的回答,我期望在以一個產品經理和運營的視角去批判一下人人網的所作所為,但是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慢慢的發現實際上原因簡單得多,就是因為人人錯過了移動端。人人的衰落是無數中國公司在移動化大潮之下的犧牲品,他的衰落和百度,360沒有任何區別,只是這場巨變之中,有的人受傷較輕能緩過神來,有的人一錯再錯,最後輸的一敗塗地。

 

人人網因為中國社會的劇烈變革而興旺,也因為錯過了移動大潮而衰敗,當年那些個叱吒風雲的人如今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結局,有的人已經逝去,有的人隱姓埋名,但對於絕大多數的我們來說,那只是一段不算太遙遠的記憶。就像解放戰爭剛剛結束,新的建設生活遠遠沒有戰爭年代的跌宕起伏,很多人的思考仍舊在繼續,但是表達卻受到或多或少的限制。

 

人人網是一個短暫的混亂時期,他將不同階層的同齡人的生活景象揉捏在一起,即便在生活之中這些人已經階級分化,但是在網路之中他們也可以裝作是沒有什麼不一樣的人。在此之後微博開始加認證,微信開始進一步封閉,你很明確的知道微博的大佬們只展現給你他們想讓你看到的,微信之中你能加上的只是和你生活在同一水平的人。

 

如果我厚顏無恥一點,我想將2008年比作我們網路版的五四運動,那一年我們走路都帶著風,眼睛裡永遠有著光,我們容易被汶川和奧運感動的稀里嘩啦,也容易被毒奶粉激怒,我有點懷念那個時候的人人網,也更懷念那時候的我們。

 

很多讀者還沒養成閱讀後點贊的習慣,如果覺得智谷做得不錯,記得點個贊表示鼓勵哦。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