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司徒雷登》,背後是中國最危險的三年

溫乎曰:

總領事館走了,

甩鍋抹黑來了,

很好,很好。

這兩件事都是值得慶祝的。

1

1945年2月,克里木半島的雅爾塔皇宮,迎來主導世界進程的三巨頭——羅斯福、斯大林、丘吉爾。

「二戰」已經進入尾聲,很多事情都要重新安排一下。

他們討論了德國、波蘭、東歐等一系列問題,基本達成共識,未來的世界由美國和蘇聯瓜分,冷戰格局初露端倪。

東亞戰場也在討論範圍之內。

雅爾塔會議召開的時候,蘇聯元帥朱可夫的軍隊,已經推進到柏林以東40公里,納粹德國滅亡就在眼前。

而美國主攻的東亞戰場,雖然節節勝利,但損失非常慘烈。美國各界相信,想要登上日本土地,需要付出幾十萬人的代價。

美國感覺不值得,便想請蘇聯出兵東亞,和美國一起南北夾擊日本,儘快結束東亞的戰爭。

斯大林抽了一口煙斗:「有什麼好處呢?」

羅斯福:「五五分成。」

經過討價還價之後決定,蘇聯必須在歐洲戰場結束3個月內,出兵東亞對日本作戰,回報就是外蒙古維持現狀,蘇聯得到中國東北的特權、千島群島和庫頁島等島嶼交給蘇聯。

這只是寫在紙上給人看的。

他們沒有說出口的話是,蘇聯和美國以長城為界瓜分中國,長城以北是蘇聯的勢力範圍,長城以南是美國的地盤。

斯大林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雖然中國共產黨是蘇聯的革命同志,但那又怎樣呢,蘇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範圍啊,只能死道友不死貧道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背著中國簽訂的,直到6月份,美國新總統杜魯門才通知蔣介石:「嘿,哥們,中國已經被瓜分了,想開點哈。」

蔣介石有句MMP不知道能不能說。

1945年8月,蘇聯紅軍出兵東北,短短一個月時間就剿滅日本關東軍,佔領東北全境,緊接著便向朝鮮推進,扶持金日成建立政權。

至此,蘇聯把雅爾塔會議的紙面地盤,緊緊抓在手裡。

嗯,我殺人、我不講信用、我出賣同志......但我依然是一個好蘇聯。

那怎麼保證中國不反抗呢?

美國和蘇聯想出一個辦法,承認國民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蔣介石是中國唯一的領袖,並且讓各黨派放下成見,團結在蔣介石周圍,組成「民主自由」的聯合政府。

因為沒有主心骨的聯合政府,特別好控制。

比如國民黨是官僚資本集團,工農業都十分落後,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想生存下去,一方面依賴長江出海口的關稅,另一方面仰仗美國的援助。

只要失去援助,蔣介石的政府分分鐘垮台,蔣介石想要戰勝其他派系繼續執政,也要得到美國支持。

反過來說,共產黨的根據地都在農村,想在聯合政府中和其他勢力較勁,也要仰仗蘇聯的支持。

誰敢不聽話,大不了換人就是。

所以一旦成立聯合政府,國共兩黨基本就是傀儡的命,一舉一動都要聽美國和蘇聯的指示,中國還有什麼前途可言?

而沒有前途的中國,才是美國和蘇聯需要的中國。

促成國共談判,是組建聯合政府的第一步。

中共革命多年,擁有近百萬武裝軍隊,斯大林告訴毛澤東:

「國民政府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你們趕緊放棄武裝吧,這樣就能成為合法黨派,將來才能用選舉的方式,取得議會席位。」

不用革命死人,還能得到合法承認,多好?

杜魯門也告訴蔣介石:「中共一旦放棄武裝,你們不能再殺人啊,要用和平的方式治理中國。」

國共兩黨都沒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蘇聯出兵東北不久,斯大林就催促毛澤東到重慶談判,並且保證毛澤東的行程安全,讓他千萬不要糾結。

經過43天的艱難談判,國共兩黨簽定了《雙十協定》,中共承諾把軍隊減為20到24個師,國民黨承諾接受中共聯合建國。

而且為了讓蘇聯不再支持中共,蔣介石正式把外蒙古給賣了,順便簽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有美國和蘇聯的支持,蔣介石很滿意。

多年的老對手終於要完蛋了,就算有點軍隊又如何,本座麾下有400萬大軍,找個機會就把共軍剿了。

唯一不滿意的是毛澤東,他對交槍的教訓太深刻了,當年就是因為沒有槍,才被蔣介石殺的人頭滾滾,逼著這個書生喊出「槍杆子里出政權」,現在又要交槍,還嫌傷口不夠深?

如果事情就這樣發展下去,中國必然像大雜燴一樣苟且著,未來所有的波瀾壯闊都沒有了。

不過沒多久,事情逐漸在起變化。

2

1946年3月,丘吉爾訪問美國期間,在威斯敏斯特學院發表「和平砥柱」的演講:

「從波羅的海的斯德丁到亞德里亞海邊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降落下來。蘇聯對鐵幕以東的國家進行高壓統治,美國做為世界第一大國,應該帶領英語民族抵抗蘇聯的侵略。」

丘吉爾的演講,一般被認為是冷戰的開始。

蔣介石是權斗高手,他聽到丘吉爾的演講之後,馬上判斷美蘇要分道揚鑣,以後到底該跟誰走才好?

其實這個選擇不難做。

自從「四一二政變」之後,蔣介石就一直跟著美國混,而且和中共打仗多年,怎麼可能投入蘇聯門下?那豈不是說過去幾十年都是錯的?

只有美國,才是蔣介石的燈塔。

於是在丘吉爾發表演講3個月後,蔣介石下定決心一邊倒向美國,不僅簽定了一系列優惠美國的條約,還徹底把中國變成美國的殖民地。

美國商品可以流通中國、空軍可以在中國自由飛行、美軍可以駐紮在中國大陸......簡直和清政府沒什麼區別。

斯大林發現蔣介石跳車,氣得要死。

20年前蘇聯援助國民黨革命,希望能培養一個親蘇的政府,結果蔣介石在27年跳車了,二戰後不計前嫌支持蔣介石,居然又跳車了。

真以為斯大林是老好人啊。

於是,斯大林決定扶持中共。他把可以武裝十幾萬人的日本武器庫,留給進入東北的解放軍,並且還送了50輛坦克和上百門大炮。

從此以後,林彪和四野成為戰鬥力最強的解放軍部隊。

斯大林這麼做可不是良心發現,他只是要維護蘇聯的勢力範圍。既然蔣介石投入美國,那蘇聯就扶持中共,不就是扶持代理人么,大家都是高手了。

只要中國存在兩股勢力,那蘇聯和美國永遠都有機會,中國也永遠翻不了天。

然而......蔣介石太想統一了。

事實上,統一是刻在中國人骨子裡的基因,凡是亂世的風雲人物,沒有一個不是以統一為己任的,誰要不想統一是沒出息。

蔣介石自從掌權以後,一直都想剷除軍閥統一中國,雖然努力20年沒有成功,但依然屢敗屢戰永不言棄。

如今蔣介石是國際承認的中國戰區領袖,威望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麾下坐擁400萬軍隊,還有美國的軍事經濟援助,集中全力攻擊山溝溝里的中共,自以為成功率有7成。

如此天賜良機,不利用簡直要遭雷劈。

根據雅爾塔會議的約定,美蘇分別佔領長城南北的地盤,包括各自代理人在內,大家都要井水不犯河水,平時不要亂串門。

所以美國聽說蔣介石想打內戰,尤其是要進攻東北的解放軍,堅決不同意。

美國和蘇聯談好的事情,突然冒出個蔣介石來想掀桌子,這不是開玩笑么,傳到國際上還以為美國家教不嚴呢,讓別人看笑話。

再說了,萬一你們打出一個最強王者,美國和蘇聯怎麼分啊。

美國:「乖,不要打仗,好好過日子。」

蔣:「我真的像打仗,要不然睡不著覺。」

美國:「不,你不想。」

蔣介石怒了,我就打給你看。

1946年6月,蔣介石命令國軍向解放區發起總攻,號稱三個月戡平內亂,而中共則「被迫」迎戰,解放戰爭正式爆發。

美國和蘇聯在「雅爾塔會議」上對中國的劃分,走到現在已經出現一點裂痕,但他們認為不要緊,哪怕國共打成什麼樣,事情依然在掌控之中。

據說毛澤東下決心開戰的時候,翻來覆去想了很久,始終下不了決心。

但我覺得不至於。

中國不可能容許兩隻武裝並存,這個道理毛澤東很清楚。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放下槍桿和平共處的幻想。這一仗在朝鮮都不能避免,何況在中國。

事實上,美國一直在給國府送援助,蘇聯在精神上也支持國府,因為他們都知道,只要共產黨統一中國,必然能把中國打造成鐵板一塊,到時候他們就沒機會了。

中共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解放戰爭的第一年,解放軍就消滅國軍70萬人,並且在孟良崮戰役中殲滅國軍精銳74師,被動挨打的局面已經不復存在,解放軍開始大規模戰略反攻。

到1948年的下半年,林彪和東野連續發動攻勢,把國軍壓縮在錦州、瀋陽和長春,只等最後一擊。華北重鎮石家莊、臨汾都被解放軍收入囊中,西北的彭德懷對胡宗南連戰連勝。

想統一中國的蔣介石已經捉襟見肘,而「被迫」迎戰的解放軍,卻看到勝利的曙光。

唯一需要擔心的是,美國和蘇聯的態度。

他們要是不讓打下去,或者直接出兵援助,那麼解放戰爭的走向恐怕會變道。

恰好,美國和蘇聯都被困在歐洲了,根本沒有精力插手中國的事情。

3

「二戰」結束之後,德國被英、美、法、蘇共同佔領,每個國家佔領一塊,做為對德國發動戰爭的懲罰。

但英美法是一家人,唯獨蘇聯是個鐵憨憨。

美國為了增加影響力,說服英法把三國的佔領區合併起來,準備成立親西方的聯邦德國,並且納入馬歇爾計劃的援助系列。

1948年6月18日,英美法宣布在西佔區發行B記號馬克,準備用經濟戰的方式,削弱蘇聯的影響力。

這下蘇聯不願意啊,你們憑什麼針對我?

於是在英美法官宣的第二天,蘇聯佔領區宣布發行D記號馬克,並且切斷西佔區和柏林的交通,只留下三條空中走廊。

緊接著,美國對蘇占區實行反封鎖,不允許蘇聯緊缺的鋼、焦煤等物資進入蘇占區。

柏林危機爆發。

美國和蘇聯的精力,被死死鎖在柏林,絲毫不敢分心。畢竟這裡是大國對抗的最前線,而且歐洲是重地,一招不慎滿盤皆輸。

至於中國戰場,可以先放一放。

正是「柏林危機」吸引了美蘇的精力,國共兩黨的壓力驟然消失,中國的事情可以暫時由自己解決。

這也是解放戰爭中唯一的窗口期。

如果國共兩黨在這段時間不能分出勝負,那麼等「柏林危機」解決之後,美蘇為了維持勢力範圍的劃分,很可能施加巨大壓力不允許中國統一,甚至很可能直接出兵。

到那個時候,統一大業恐怕是鏡花水月。

毛澤東發現機會,動了。

1948年9月,華東野戰軍發動濟南戰役,粟裕親自擬定作戰口號:「打到濟南府,活捉王耀武」,短短6天時間國軍傷亡22萬人,華東野戰軍俘虜包括王耀武在內的6萬人,繳獲輜重彈藥無數。

從此以後,解放戰爭形勢逆轉。

此後4個月,毛澤東命令解放軍連續發起遼瀋戰役、平津戰役、淮海戰役,從1948年9月12日到1949年1月31日,短短4個多月時間,解放軍通過「三大戰役」解放半個中國,國府在長江以北再無可戰之兵。

至此,中共對國民黨形成碾壓的態勢。

等到美國和蘇聯回過味來,中國局面已經大變。

斯大林發現中共已經佔領長江以北,感覺還行,算是幫蘇聯擴張勢力範圍了,但也到此打住吧。

他不停給毛澤東發電報:「聽我的,不要再渡江南下了,見好就收吧......中國需要的是和平而不是戰爭......萬一美國出兵就不好玩了。」

總之就是不讓解放軍統一中國。

美國也有意見,明明白白告訴蔣介石不要打仗,這貨不聽話非要打仗,現在怎麼樣,半壁江山沒有了吧。

美國恨透了蔣介石,打算換個不打仗的總統,和北方的共產黨劃江而治。

對,解放戰爭進行到這裡,美蘇的勢力範圍已經不是長城了,而是根據國共兩黨的兵力部署,重新以長江為界劃分勢力範圍。

國共兩黨要麼和談,要麼各自成立政府,反正誰都不要再把戰爭繼續下去了。

平衡、平衡、平衡.....懂不懂啊中國人。

毛澤東當然懂什麼是平衡,但是中國要強大就一定要統一,不能分裂成幾派勢力給外國做傀儡。

所以面對斯大林不允許渡江的要求,毛澤東在1948年12月30日發表新年獻詞——《將革命進行到底》。

大家仔細看這篇文章,完全是針對美蘇的:

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向長江以南進軍,將要獲得比1948年更加偉大的勝利。

1949年我們在經濟戰線上將要獲得比1948年更加偉大的成就。

1949年將要召集沒有反動分子參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務為目標的政治協商會議,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並組成共和國的中央政府。

我們將不怕任何困難團結一致地去實現這些任務。

就是這麼硬氣。

美國和蘇聯不讓中國統一,那我偏偏要打過長江解放全中國,還要成立國家組建政府,而且我還告訴你,這些事情一定能完成,不信就等著看。

斯大林無語。

正好美國已經把蔣介石擼了,找了一圈,發現桂系的實力最強大,大哥李宗仁是副總統,二哥白崇禧在漢口擁兵幾十萬,論聲望可以團結國民黨大員,論實力也可以在戰場打仗,就你們了。

1949年1月22日,李宗仁出任民國代總統,然後向中共發出「和談」請求。其實「和談」不僅是美蘇的意思,國民黨也意識到,再不談就來不及了。

於是,斯大林告訴毛澤東:「要不就談談吧?」

既然各方都希望和談,那就談談吧,反正解放軍已經佔據優勢,隨時都能發起總攻,不如給大家一個面子。

其實還能談什麼呢,全世界沒有哪個國家的人們,比中國人更有家國情懷。統一中國獨立發展是勝利者的願望,不分裂中國也是失敗者的底線。

1949年4月20日,李宗仁的國府不願意在《國內和平協定》簽字,談判破裂,第二天毛澤東和朱德發布《向全國進軍的命令》。

4月23日,第三野戰軍解放南京,攻入總統府。

而5月12日,蘇聯才撤銷對柏林的封鎖,「柏林危機」正式解除,美國和蘇聯有精力插手中國的事情了,但中國的大局已定。

解放軍進入南京的時候,毛澤東心潮澎湃的寫了一首七律:

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

虎踞龍盤今剩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能改變命運的一年時間,被毛澤東和中共抓住了,讓中國避免了淪為大國獵場的命運,只能說國運昌隆。

4

渡江戰役結束,中共開始解放全中國的進程,國民政府前往廣州。

既然以長城為界劃分勢力範圍的幻想破滅,讓中國劃江而治也沒有實現,美國和蘇聯是不是可以消停了?

怎麼可能。

斯大林感覺中國統一不可避免,便耍了個小心眼。

他一邊命令蘇聯大使館跟隨國府遷往廣州,繼續營造蘇聯支持國府的形象,一邊又給毛澤東發電報:

只要你們願意,蘇聯軍隊可以退出旅順,這都是沒問題的。但是你們堅持戰爭,美國很有可能直接登陸作戰。」

斯大林的意思很明顯。

既然說了美國可能登陸作戰,那你們是不是要挽留蘇聯繼續駐軍呢?要不然你們肯定很艱難啊。

而且中共建國肯定要爭取國際承認,但是蘇聯大使館跟隨國府去廣州了,想讓蘇聯回心轉意,那是不是要出點血?

雖然中國貧弱不堪,但蘇聯收下做個小弟也好。

毛澤東沒辦法。

美國是支持國府的,中共根本指望不上,未來的新中國必須仰仗蘇聯支持,只能讓蘇軍繼續駐紮在旅順。

換句話說,蘇聯的勢力範圍還是保持下來了。

直到1955年,赫魯曉夫需要中國支持,才同意蘇軍撤離旅順。

再來說美國。

早在1948年10月,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就給馬歇爾寫信,建議美國用手段把中國拆分的更細碎一些,由張治中和馬家軍控制西北,各省政府主席控制西南。甚至在和中共建立關係以前,承認西藏的自治地位。

這樣一來,解放軍就要一個接一個的打下去,中國統一的進程必然要受到阻礙,然後美國就可以繼續扶持代理人,做高高在上的離岸平衡手。

看看,用心何其歹毒。

這個號稱「愛中國也愛美國」的人,都不願意看到中國統一強大,更不用說以本國利益為重的美國政客。

總之就是中國越爛越好,美國越強越好。

隨著解放軍進入南京,國府滅亡已經不可避免,司徒雷登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大使留在南京,準備和即將建國的中共接觸。

中共派到南京外事處的是黃華,黃華曾經在燕京大學讀書,而司徒雷登是燕京大學的校長。

司徒雷登很開心,畢竟師生好說話嘛。

他們私下談了幾次,根本談不攏。

因為司徒雷登的立場是美國,他覺得中共要成立國家組建政府,一定要得到世界大國的承認,如果不能得到世界大國的承認,那麼在世人眼中,這個政權就沒有合法性。

所以司徒雷登認為,中共必然是急於得到美國承認的。

這就是他手中的籌碼。

於是,司徒雷登要求中共的政府,承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在中國的特權,比如駐軍、開放門戶方便商品傾銷、飛機可以在中國自由飛行。

這不是開玩笑么,中國革命一百多年,就是要把西方列強趕出去,現在好不容易快成功了,司徒雷登還要中共繼承國府的衣缽,繼續做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殖民地。

黃華來南京前已經知道分寸,明確告訴司徒雷登:「不可能。」

司徒雷登又說:「中美是可以建交的,不如考慮一下?」黃華告訴他,既然美國想和新中國建交,那就應該先和國府斷交,才能談新的外交關係。

但美國捨不得拋棄國府。

這還談什麼呢,中共要的是廢除舊條約平等交往,美國想讓中共繼續做傀儡,結果就是談崩了。

而且司徒雷登和黃華談的時候,建議未來的新中國能廣泛吸收民主人士參加。

其實說白了,美國所謂的民主人士,就是接受美國價值觀的親美人士,甚至是一切以美國為標準的香蕉人。

只有符合美國預期,才是所謂的民主人士,如果是中國選出來的工農群眾,根本不配做民主人士。

這就是美國的邏輯。

司徒雷登的建議,基本是干涉內政沒跑了。

後來司徒雷登不甘心,想去北京直接和高層談,並且透露出美國可以提供50億美元貸款,幫助中國實現工業化。

不過他沒敢私自去,便請示美國國務卿艾奇遜,是不是可以去北京談談?

艾奇遜直接懟司徒雷登:「不能去。」

他是美國駐華大使,要是直接去了北京,可能會提高新中國的威望,甚至讓人誤以為美國已經承認新中國了。

於是,司徒雷登沒去成北京,直接回了美國,剛落地就被警告:不許演講、不許談中美關係、不許接受記者採訪。

老頭的政治生命算是結束了。

而此時的中國,用3年時間在刀尖上起舞,已經走過最危險的時候,最終用實力和膽略擺脫殖民地的身份,開始新的生命。

5

就在司徒雷登離開中國的3天後,美國國務院發表了《美國對華關係白皮書》,把丟失中國的責任全部甩給國府。

這個白皮書有100多萬字,詳細闡述了100多年來的中美關係,其中還有一封艾奇遜給杜魯門的信,基本是把美國說成乾淨純潔的白蓮花,把所有問題都甩鍋給中國。

毛澤東看了都很生氣,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於是毛澤東奮筆疾書,用一個月時間寫下5篇文章:《丟掉幻想,準備鬥爭》、《別了,司徒雷登》、《為什麼要討論白皮書》、《友誼還是侵略》、《唯心歷史觀的破產》。

在《丟掉幻想,準備鬥爭》里,毛澤東警告中國人,美國一定會繼續搗亂的,而且中國的「民主個人主義者」一定是美國的內應,因為他們對美國存在幻想,認為美國一定是幫助中國的。

對於美國和這些中國人,唯一的辦法是組織起來和他們鬥爭,只有我們贏得勝利,才有希望在平等互利的條件下打交道。

在《別了,司徒雷登》里,毛澤東又把美國批判了一頓。

他說美國確實有科學技術,但是都在資本家手裡,所謂民主政治,不過是資產階級獨裁統治的別名。

所以美國的錢願意送給蔣介石,願意送給中國的第五縱隊,但是不願意不識抬舉的民主個人主義者,更不願意給美國人民。

看看這些香蕉人,苦哈哈的心向美國,結果美國都不願意打賞點錢。

何必呢。

毛澤東還拋出一個觀點:封鎖吧,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這是什麼意思呢?

但凡封鎖都是兩方面的,不僅美國不能進來繼續噁心中國,那些對美國有幻想的中國人,也和美國斷了聯繫,這就有利於中國人民改造香蕉人。

而且美國封鎖中國,會讓所有中國人發現,原來美國不是白蓮花,中國也不是一無是處,這種事實勝於雄辯的教育,可以讓中國人更加清醒。

封鎖十年八年,國內的香蕉人被改造的差不多了,其他中國人也對世界真相有了深刻認識,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

所以。

司徒雷登走了,白皮書來了,很好,很好。這兩件事都是值得慶祝的。

現在,我要把這句話改改:

總領事館走了,甩鍋抹黑來了,很好,很好。這兩件事都是值得慶祝的。

參考資料:

親歷與見聞——黃華回憶錄

艾奇遜致杜魯門的信 人民日報刊登

司徒雷登在中國的留與走 劉小漁

失去的機會:1949年司徒雷登的秘密外交 李聰慧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別了,司徒雷登》,背後是中國最危險的三年》有1個想法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