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魯曉夫第二次訪華的前因後果

赫魯曉夫擔任蘇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之後,曾多次訪問中國。本文記述的是他第二次訪華的前因後果。時間:1958年7月31日至8月3日;地點:北京;方式:秘密而來,公開而去。事出有因1958年4月,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致函中國國防部長彭德懷,提議在中國華南沿海地區,由中蘇雙方共同建立一座大功率長波電台及一座遠程收信中心,以便於蘇聯軍隊能與在太平洋地區活動的蘇潛艇保持通訊。該項目所需投資約1.1億盧布,蘇方出資 7000萬,中方出資4000萬,建成後雙方共同所有、共同使用。對於此項建議,毛澤東的答覆是:同意在中國建立長波電台,但費用全部由中方出,建成後所有權歸中國。然而,蘇聯執意要共同投資。6月,毛澤東在國防部送來的一份談話記錄上批示說:「錢一定由中國出,不能由蘇方出。使用共同。」「如蘇方以高壓加人,則不要回答,拖一時期再說。」毛澤東還說:「這是中國的意見,不是我個人的意見。」後來,中蘇雙方就長波電台的問題進行了多次交涉,但未達成任何結果。而在長波電台問題的交涉還沒有任何進展的情況下,7月21日,蘇聯駐華大使尤金會見毛澤東,就中國所需的海軍援助問題,提出建立蘇中聯合艦隊的設想。尤金說,蘇聯的海岸線不能使核潛艇艦隊充分發揮作用,而中國的海岸線條件很好,赫魯曉夫希望與中國同志建立一支聯合潛艇艦隊,希望中共中央派周恩來、彭德懷去莫斯科商量。在發展海軍方面,毛澤東一直希望獲得蘇聯的幫助,但是卻不同意搞這種「合作社」。於是毛澤東問尤金:是否只搞合作社,蘇聯才幹,否則就不提供幫助?在此事上,毛澤東認為,應首先明確方針,是中國自己辦,蘇聯提供幫助?還是只能合辦,不合辦蘇聯就不給幫助。毛澤東指出,這是政治問題,你們要把俄國民族主義擴大到中國海岸,是要控制我們,於是,拒絕了組建聯合艦隊這一損害中國獨立主權的要求,並要尤金大使把他的話如實向赫魯曉夫轉告。7月22日,毛澤東再次就聯合艦隊一事與尤金爭論,並把「聯合艦隊」一事同國家主權聯繫起來。毛澤東還對尤金說:你講不清楚,叫赫魯曉夫來,「叫他跟我直接說,究竟要搞什麼?」至此,尤金已感到事態嚴重,便立即向莫斯科電報了中國方面的情況。而赫魯曉夫收到尤金的報告後,急忙秘密前來中國,同毛澤東會談。四次會談1958年7月31日,赫魯曉夫乘坐圖-104座機抵降北京,陪同赫魯曉夫來華的還有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外交部副部長費德林等。毛澤東、劉少奇、周思來和鄧小平等乘車到南苑機場迎接。在候機室等待時,整個歡迎氣氛並不熱烈,反而有些嚴肅。赫魯曉夫乘坐的客機在南苑機場徐徐降落,機場既沒有鋪紅地毯,也沒有儀仗隊,赫魯曉夫走下舷梯後,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只是握手致意,沒有擁抱,隨後兩人直奔中南海。

從7月31日至8月3日的短短三天里,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共舉行了四次會談。中國方面參加會談的有: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國務院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彭德懷元帥、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陳毅元帥、中央中共書記處書記王稼祥。蘇聯方面參加會談的有: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元帥、蘇聯代理外交部長庫茲涅佐夫、蘇共中央委員波諾馬烈夫。7月31日下午5時至9時,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了第一次會談。從機場直奔懷仁堂,立即開始會談,可見毛澤東對中國主權問題是多麼重視。會談從對聯合艦隊問題的爭論開始,氣氛十分緊張。毛澤東請赫魯曉夫解釋什麼是聯合艦隊?赫魯曉夫滔滔不絕地就海軍建設問題及為何提出潛艇艦隊的問題進行了長時間的解釋,否認蘇聯曾使用過「聯合艦隊」或「共同艦隊」的說法,並且將責任全部推到大使尤金的身上,說尤金轉達有誤,整個事情是「誤會」,他本人以及蘇共討論這個問題時,「從來就沒有過像中國同志所想的那樣要共同指揮中國的艦隊,從來就沒有過兩國共有的想法和影子」。毛澤東則申明了中國的立場,嚴詞指出了問題的實質所在,駁回了蘇方以聯合艦隊的形式侵犯中國主權的無理要求。隨後,雙方就在中國建設長波電台的問題進行了爭論。赫魯曉夫推託說,蘇共中央從沒有討論長波電台問題,這完全是蘇聯軍方提出的。蘇聯的想法是在中國南方建立一個長波電台,以便於指揮蘇聯在太平洋海域活動的艦隊。電台的所有權是中國的,希望中國同意蘇聯通過提供貸款的方式參加電台的建設,並通過簽署協議,答應蘇聯使用這個電台。同時,中國也可以使用蘇聯在海參崴、千島群島和北海等地的電台。但如果中國不同意上述提議,蘇聯完全可以取消這個建議。毛澤東指出,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提出蘇聯出錢,就是要有所有權。中國同意建立長波電台,但費用全部由中國負擔,所有權也屬於中國,蘇聯可以使用。赫魯曉夫再次表示,所有權是中國的,但蘇聯願意貸款等方式出錢幫助修建。毛澤東堅持說,中國不需要貸款,假如蘇聯要出錢,中國就不搞了。關於長波電台的爭論就此結束。在這場爭辯中,毛澤東緊緊抓住核心問題,言詞激烈,表現出強烈的愛國熱情和高超的論辯技巧,使赫魯曉夫理屈詞窮,挫敗了赫魯曉夫妄圖干涉中國的企圖。通過此次談話,赫魯曉夫也已顯然感覺到,長波電台和聯合艦隊問題在中國領導人當中引起了極大反應。長波電台和聯合艦隊的問題,確實都是經過蘇共領導人研究後提出的,通過這種方式在中國沿海為蘇聯遠洋潛艇艦隊謀求停靠的基地,實際上對中國的主權造成了嚴重的侵犯。事情過去很久以後,赫魯曉夫才承認,蘇聯的建議「觸及了這個曾長時期受到外國征服者統治的國家的敏感問題」,「觸及了中國的主權」,也傷害了毛澤東和他的民族感情。第二次會談是在8月1日上午在中南海游泳池進行的。毛澤東身著泳衣在泳池旁等候赫魯曉夫。以此種方式與著裝接見赫魯曉夫,體現了毛澤東大事化小、隨便簡捷的個人風格。赫魯曉夫到後,雙方便開始會談,此次會談主要對國際形勢交換意見。對於國際形勢的看法,雙方分歧不是很大,可以談出許多共同點,因而氣氛比第一次會談融洽許多,但爭論依然存在。赫魯曉夫說:「對亞洲,對東南亞,應該說你們比我們清楚。我們對歐洲比較清楚。如果分工,我們只能多考慮考慮歐洲的事情,你們可以多考慮考慮亞洲的事情。」毛澤東沒有隨聲附和赫魯曉夫,而是堅持自己的看法:「這樣分工不行,各國有各國的實際情況。有些事你們比我們熟悉一些,但各國的事情主要還是靠本國人民去解決,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實際情況,別的國家不好去干涉。」毛澤東講這段話仍是堅持尊重別國主權,提醒赫魯曉夫不要搞劃分勢力範圍的那一套。2日下午及3日上午,兩位領導人在中南海舉行了第三次與第四次會談,兩位最高領導人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馬尼拉條約組織和巴格還條約組織交換了看法,就蘇聯停止核試驗和美國在海外的基地問題交換意見,觀點基本一致。第二次會談結束後,毛澤東曾邀請赫魯曉夫游泳。赫魯曉夫換上泳褲後。離水上岸後,兩人斜靠在躺椅上,開始了非正式的談話,談話的氣氛比較輕鬆。毛澤東對赫魯曉夫意味深長地說,「中國人是最難同化的。」 「過去有多少個國家想打進中國,到我們中國來,結果呢?那麼多打進中國來的人,最後還是都站不住。」 赫魯曉夫聽這段話時,一言不發,表情十分複雜。中國三贏1958年8月3日,赫魯曉夫離京返回莫斯科。毛澤東到機場為赫魯曉夫送行,既沒有與之同車,送行時也沒有搞儀式,場面十分冷清。赫魯曉夫原打算,此番北京之行全程保密,但臨走前,毛澤東建議赫魯曉夫公開回國。對此,赫魯曉夫頗感意外。毛澤東解釋說,其秘密前來是為防止敵人利用赫魯曉夫不在莫斯科時,搞突然襲擊,固回國完全可以採取公開的方式,並發表會談公報。毛澤東的此項建議給外界造成一種假象,即中國隨後採取的行動是經中蘇雙方協商決定的。而美國看到公報,尤其注意到中蘇的國防部長都參加了會談,便猜測中國可能會在沿海島嶼,甚至對台灣採取某種行動。同年8月下旬,第二次台海危機爆發,美國人更確信此番對台行動 「很可能是中蘇領導人7月末在北京會晤時達成的一致的行動」。這樣,毛澤東就達到堅持赫魯曉夫必須公開回國所期待的效果。毛澤東與赫魯曉夫北京會談的公報內容,強調中蘇對當時重大國際問題取得完全一致的看法,顯示了兩國親密無間的團結;嚴厲譴責了英美在中近東的粗暴侵略行為,堅決主張立即召開大國政府首腦會議討論中近東局勢;堅決要求美英軍隊立即撤出黎巴嫩和約旦;中蘇兩國政府堅決支持阿拉伯國家人民的正義鬥爭,支持亞、非、拉丁美:州的民族解放運動;中蘇兩國將繼續發展兩國間的全面合作,進一步加強社會主義陣營的團結,進一步加強同一切愛好和平的國家和人民的團結。同日,彭德懷和馬利諾夫斯基分別代表兩國政府在北京簽署了《關於建設、維護和共同使用大功率長波無線電發信台和專用遠距離無線電收信中心的協定》,即《八三協定》。這個協定的主要內容是:一、長波電台由中國自己建設,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二、蘇聯在設計和建築等技術方面給予幫助和指導,裝備器材凡中國不能解決的請蘇聯援助,通過訂貨解決。蘇聯根據協定所提供的設計資料、裝備器材和派遣的來華專家以及其他方面的一切費用,均由中國通過貿易賬戶償付。三、蘇聯需要使用該電台的問題由雙方另行談判。赫魯曉夫回國後,很快致電中方,同意向中國海軍提供技術援助並提議派代表團進行商談。經過談判,1959年2月在莫斯科,海軍司令蘇振華和曾任駐華總顧問的蘇聯代表阿爾希波夫分別代表兩國政府簽訂了《關於蘇聯政府給予中國海軍製造艦艇方面新技術援助的協定》,即《二四協定》。這樣蘇聯向中國提供海軍新技術援助的問題也得到了順利解決。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