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還可以「生活在樹上」,孔乙己的棺材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高考作文還可以「生活在樹上」,孔乙己的棺材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喬志峰

現代社會以海德格爾的一句「一切實踐傳統都已經瓦解完了」為嚆矢。濫觴於家庭與社會傳統的期望正失去它們的借鑒意義。但面對看似無垠的未來天空,我想循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的生活好過過早地振翮……

這段文字,看懂了嗎?

如果你說你看懂了,我懷疑你在裝X自欺欺人。如果你沒看懂,大可不必懷疑自己的閱讀能力,更不必焦慮憂傷進而懷疑人生。因為我也沒看懂,絕大多數正常人都不可能看懂。

寫出這段文字的人,分明不想好好說話。再直接一點,那說的簡直不是人話。

可是,有人卻聲稱看懂了,還擊節讚歎,給其打出了滿分。

這是一篇今年的高考作文,一篇來自浙江考生的滿分作文。浙江教學月刊社微信公眾號「教學月刊」稱,該篇作文,第一位閱卷老師只給了39分,但後面兩位老師都給了55分的高分,最終作文審查組判為滿分。這彰顯了高考作文閱卷的嚴謹與科學。

浙江省高考作文閱卷大組組長陳建新副教授對此文給予了高度評價:「老到和晦澀同在,思維的深刻與穩當俱備」、「文章從頭到尾邏輯嚴謹,說理到位,沒有多餘的廢話」。

真是日了狗了,難道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掌握眾多考生命運的「高人」,都是「生活在樹上」的異類,跟正常人有著不同的腦迴路,思維模式和話語體系已經超越了「最廣大的人民群眾」?

海德格爾、嚆矢、「樹上的男爵」、達達主義、實踐場域……乍一看似乎高深莫測,其實看穿了非常簡單,就是生僻字詞+哲學術語+名人名言,通篇都是晦澀難懂的堆砌,不僅毫無美感,內容更是貧乏蒼白到沒有一絲血色。

實話實說吧,這就是一篇不知所云的裝X胡言亂語,碰上了無知淺薄的閱卷老師。投機成功,僅此而已。

提到拿生僻字當學問的代表人物,孔乙己應當是典型。研究「回字的四種寫法」,算哪門子學問?明明有通用的寫法,為何非要用生僻字?明明可以說人話,為何「生活在樹上」說鳥語?早該被淘汰的虛偽虛假和酸腐氣,何以至今仍有市場?

高考作文考察學生什麼能力?最應該考察的,是考生誠實、腳踏實地的品性和真才實學。縱容這種浮誇式的投機,還不如重啟封建科舉時代的八股文。果如是,則孔乙己必然興奮醒轉,從棺材裡發出銀鈴般的笑聲,感覺自己又趕上了好時候,又有了「重獲新生」的機會和用武之地。

作家馬伯庸發微博說:說到用高大上跩詞來表達平實的意思,我也干過一回。原來在公司上班時,來了個實習生。業務方面確實幫不上啥忙,就是跑跑腿送送文件,比如戰略合作投標時拿著文件去法律部蓋章什麼的。實習期結束,我要寫鑒定了,有點頭疼,想怎麼寫能顯得這孩子幹得不錯,最後大筆一揮:「協助公司推進重大戰略項目的法律審批流程與合規自查。」

其實,類似的做法和風氣,現實中並不罕見。此風不可長。

對高考作文的評判,往小了說,關乎考生前途;往大了說,則關係著對學風乃至社會風氣的引導。對「生活在樹上」這種虛無縹緲的高考作文,不僅給出滿分,還大肆吹捧、樹為「樣本」,到底想宣揚什麼、引導什麼?

教育主管部門應為此糾偏,讓投機者被淘汰出局,讓無能淺薄的老師退出閱卷工作。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