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本主義體制不得人心,香港護士協會殺人不眨眼

香港的疫情出現了二次爆發,目前已連續十餘日確診過百,累計確診人數已達3000多宗,數百名病人因無病房,不得不居家自行隔離。

這些居家隔離的確診患者,分散在全香港55棟居民樓里,像一顆顆隨時可能被引爆的病毒炸彈,已經有確診者的家屬被感染。而且,香港多個病例的感染源頭至今未查明。無源頭的確診患者,這意味著什麼,相信大家都清楚。病毒,已經在香港大規模擴散。目前的香港,很像1月23日左右的武漢,但醫療資源比武漢癱瘓的更快,更早。僅3000例確診,整個香港的醫療資源就崩潰了,不僅病床沒了,連檢測能力都達到了極限。大批市民排隊,去爭搶那少量的檢測名額。

這種情況的出現,意味著病毒已經徹底失去了控制的可能性,如果再不立刻以其他辦法加以遏制,香港會迅速出現數萬,甚至數十萬感染者。香港這種人口極度密集的城市,一旦醫療資源癱瘓,那簡直就是病毒的樂園。鑒於此,中央政府決定以援助武漢的模式,派遣精英醫護團援助香港,對香港市民進行免費檢測和治療,所有費用由中央負責。

香港的檢測能力達到極限,中央來幫忙檢測,香港市民全部免費。香港的病床收治能力達到極限,中央來幫忙治療,香港市民依然全部免費。救香港人的命,還不要香港人的錢。這種無私的援助,不管在哪個國家、哪個地區,都會得到由衷的感恩。但偏偏在香港這裡出現了意外。內地醫療隊援助後,遭到了大量反對。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表示,香港醫生用英文,而內地醫生用漢字,這會導致一定混亂,所以反對內地醫護人員援助香港。

香港公共醫療衛生協會會長馬仲儀更是早在7月21日時,就公開提前反對內地醫護來港。理由很奇葩,說是內地醫護人員沒有經過香港的考試,不具備香港認可的專業資格,因此不宜在香港從事醫護工作,而且內地水災也急需醫護人員,且香港有足夠的人手來應對疫情,所以內地醫護就別來香港了。

在香港確診數暴增至數千例之時,馬仲儀說香港有足夠的人手應對疫情。但2月份的時候,馬仲儀可不是這麼說的。

香港護士協會也出來反對,聲稱沒有經過香港護士管理局頒發執業資格證明的內地醫護,不應該來救香港人,否則涉嫌違反香港法律法規。

更離譜的是,連大陸來幫香港人進行免費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居然都有人反對,還站街抗議。

他們到底有啥好反對的?沒看到香港馬上就要陷入病毒危機了么?當香港人的命和自己腰包里的錢發生衝突時,有的人黑了心腸,選擇讓香港人去死。就先說說這個檢測吧,現在香港出現了大量的無源頭感染者,說明病毒已經全面擴散潛伏,徹底失控,立刻進行全民檢測是最簡單有效的解決辦法。剛才提到的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建議香港政府出資225億元,給每個香港市民發放3000元的檢測券到私營醫院進行核酸檢測,然後由私營醫院去香港政府那裡拿錢。檢測一次要3000元?這麼貴的么?根據港媒的報道,香港私營醫院對記者公布了自己的成本,核酸檢測使用的是德國試劑,僅試劑採購費就要600多元,此外還有儀器消耗,人工成本,2000元已經是成本價了,不可能再降價,這種2000元的普通套餐需要五六天才能出檢測結果。對於新冠患者來說,如此之長的檢測耗時,意義很小。如果你想要在一兩天內知道檢測結果,需要選3000元的加急套餐。下面這個就是香港私營醫院2000一次的普通核酸檢測套餐,上面還白紙黑字的寫著Wuhan病毒。不僅價格黑心,而且還沒有良心。一家4口如果在香港做一次檢測,就得近萬港幣。而隔壁的廣東,核酸檢測統一收費82元,6~24小時內出結果。這導致香港的檢測機構對內地異常的抵制。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絕對不允許中央政府來給香港人做免費核酸檢測。至於香港人死不死,那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是正經給港人做核酸檢測的白衣天使,我在救人啊你沒看到么?表面上救人,背地裡殺人,說的就是這種兩面陰陽人。醫護人員的各種組織和協會跳出來反對大陸免費援救港人的真實理由其實也是一樣。香港的人均月收入是1.75萬港元,很高。但香港的醫護人員收入更高。香港護士剛畢業的起步月薪就是3萬多港幣,3年工作經驗後可以漲到4萬多,而且一年可以拿到14個月的薪資,這還沒算福利和津貼。換句話說,香港護士的年薪那是輕鬆破50萬的。醫生的收入,那就更高了,剛畢業就可以拿到5萬月薪,專家級醫生的月薪高達22萬。就這,香港的醫生還嫌低,在2015年還發起了靜坐抗議活動,要求漲工資。醫生、律師、工程師這三個職業放眼全球都是高收入群體,因為只有學習最好的那批精英才能勝任。但是在中國大陸是個例外,因為中國的體制天然強調精英對普通人的奉獻,體制性的壓低了醫護人員的工資,讓普通百姓能夠以低廉的價格看上病。只有中國的醫生,才配的上白衣天使這個榮譽。香港和深圳一河之隔,但香港醫護人員的待遇把隔壁的同行給甩開了十幾條街。所以香港的醫療費用不可能便宜,如果中國的護士拿著50萬+的年薪,醫生拿著200萬+的年薪,中國的醫療費用也便宜不起來。而且這些薪水,是在空調房裡呆著就能拿到的。如果像大陸那樣做核酸檢測,一干一天,汗流浹背甚至中暑暈倒。那不好意思,按市場經濟原則,得加錢,得加很多很多錢。不給夠錢就想「剝削」我們這些醫護,那我們就罷工,拋棄病房裡的病人跑出來罷工,這種事可不是一次兩次了。

所以當港府出面談判,大批量採購核酸檢測服務,千辛萬苦才終於把核酸檢測費用壓低到了950元/人,真的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而另外一邊,醫護人員的協會還在和港府談漲工資,理由是疫情之下醫護人員危險又辛苦,必須漲工資,否則可能引發罷工行為。港府的錢,都是從香港市民手裡收的稅,沒有那麼多錢給醫療機構。沒辦法,港府最終選擇向中央求援。當中央同意免費幫全體香港人進行核酸檢測,同時派遣醫療團隊幫香港人免費醫治時,黑醫護們慌了,以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理由阻撓大陸醫療團隊的前來,於是就出現了開頭那荒誕的一幕。這已經不是什麼單純的逢中必反了,而是赤裸裸的謀財害命。一旦香港的疫情像美國那樣爆發,香港的經濟得被摧殘成什麼樣子,香港會有多少家庭支離破碎?醫護人員的天職,不是發財,而是救死扶傷。香港是一個英美化的地區,從香港這個例子里,我們可以反推出英美的很多情況。首先就是美國的反中情緒。香港的反中追根溯源是來自於英美,而香港人和大陸那是同宗同源同文化。連香港都會出現這麼多無腦反中的奇葩言論,美國那邊到底在說什麼,我相信大家是可以從香港這裡體會一二的。香港的無腦反華言論提升個十倍,大概就是美國那邊的現狀了。然後,我們可以從香港醫護組織的反應,看出美國抗疫之難。從香港的現狀進行推測,美國政府應該對醫護人員毫無動員力。號召美國醫護人員加班加點的救人,像中國醫護人員那樣無私奉獻,而不是單純的向錢看,我覺得美國政府是辦不到的,這就是一個認錢不認命的社會體制。美國人的命,已經不是命了。但香港人的命,中國認,應收盡收,免費醫治,一個都不能少。

某些香港醫護人員不願意自己奉獻犧牲也就算了,如果還阻止大陸來救香港人,那就實在是太黑心了。錢是賺不完的,你們的工資已經很高很高了,不能為了多賺一點錢,故意讓香港人去死。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香港資本主義體制不得人心,香港護士協會殺人不眨眼》有1個想法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