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令谷的荒淫無度,引出了令計劃的驚天腐敗

慘烈車禍眾所周知,令計劃只有一個獨生兒子名叫令谷,而且已經死亡。令谷的死,源於一場慘烈的車禍。要了解令谷死亡前後的經過,先簡要介紹一下他的父親令計劃。雖然大家對令計劃的名字耳熟能詳,但對他落馬的真正原因並不太清楚。令計劃,男,漢族,1956年10月生,山西平陸人,1973年12月參加工作,1976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曾任中央辦公廳主任、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統戰部部長。2016年5月因受賄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濫用職權罪被提起公訴。2016年7月4日,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據新華社消息,令計劃是2014年12月22日被中紀委盯上而實行雙規進行審查的。但事實上,讓令計劃真正絕望的時刻並非2014年12月22日,而是兩年前的2012年3月18日凌晨4點,他的獨生子令谷在北京的一場法拉利車禍中當場死亡的時候。兒子的這場車禍,不僅僅是他作為父親失去兒子的最大悲痛,更是他一直青雲直上之後突然落馬翻船的導火線。2012年3月18日凌晨4時10分,在北京市北四環保福寺橋東南角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肇事車輛為一輛價值數百萬元的黑色法拉利跑車,車上有一男二女。據當天的《北京晚報》報道,該法拉利由西向東行駛時突然失控,撞向橋體南側輔路的牆壁,隨後又反彈撞向北側護欄。高速度且連續的撞擊,使得法拉利車身粉碎性解體,發動機被拋到了路中央起火燃燒,車內的三人被遠遠拋出了車外。第二天,《新京報》對這一事故作了較詳細的報道。報道援引報警人目擊者沈先生的話稱,他當時正駕車行駛在路上,突然從倒車鏡里看到,一團黑影正快速沖向他的車,他知道是一輛失控的車,便趕緊踩了一腳油門加速,想要躲避身後高速追來的車輛。隨後,沈先生髮現,車後的這團黑影並沒有撞到他的車,而是直接撞向了輔路的水泥牆,頓時一團火球飛起,一些碎片散落到了他的車上。他立即用手機報警。交警和消防員很快趕到現場,發現3名乘客被拋出車外,男性「頭下一灘血,當場已經身亡。」兩名女性一人全身赤裸,一人半裸,均處於昏迷狀態。這名死亡的男性正是令谷。發生車禍時,他剛滿24歲,正在北京大學教育學院讀研究生。參與車禍現場調查的人員都知道,除令谷當場身亡外,車上另載有兩位年輕貌美的藏族女子,一人赤身裸體,另一人幾乎半裸。事發後,連當時死亡的令谷等三人都被送往醫院,青海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女兒算是幸運,傷及腹部,肚破腸流,治癒後返回青海療養。而另一個女子傷得很嚴重,生命曾一度垂危;她昏迷了兩個星期,性命雖保下來了,但失去了兩條腿,腰以下全部癱瘓。2012年8月,她在北京接受治療期間,開始感到寂寞,就常給朋友們發短訊,聊到車禍的事。一個月後,她突然感到不舒服,醫生就給她打了一針,昏睡過去後,就再也沒有醒來,醫院宣布她突然死亡。高官父親違規處理車禍事件當晚,令計劃得到消息後,在處理車禍的過程中採用了違紀的手段——為了掩蓋車禍真相,竟違規調派中共中央辦公廳屬下的中央警衛局人員到車禍現場附近一帶進行封鎖,導致北京出現「兵變」疑雲,百姓紛紛猜測,謠言四起,莫終一是。此事因令計劃的違規處理,他與谷麗萍的獨生子令谷車禍之死,一度被封鎖了消息,北京人並不知實情,只是猜測懷疑。不過,此事在他的平陸老家封鎖不住,鄉親們早已確知死亡的是他兒子令谷。令谷死亡前的照片令家祖墳緊靠黃河,一塊大約100平方米的空地上並沒有凸起的墳頭,只是四周種著兩米來高的柏樹,中間的墓碑顯得有些孤零零。小賣部老闆說:「死了的人,碑上的名字都會用方框圈起來。」他說著,用手指了指帶方框的「令方針」(令計劃的大哥);隨後,他又指向排在第二十二輩最後面的「令谷」,說:「這個就是計劃的兒子,他前兩年在北京出車禍死了,還沒來得及給他的名字刻上方框。」他的名字來自父母兩方的姓,在令家族譜上,令計劃與谷麗萍獨子的名字是「令橋」,後來立先祖墓碑時變成了「令谷」。為何改名,族譜編纂人令狐周雅一直不清楚其中的緣由。有知情人透露,令谷所駕駛的豪車,是原山西省首富張新明自己掏錢買的,然後把它送給了陳川平(太原市委書記,令計劃的外甥)。陳川平為討好「舅舅」令計劃,便把它送給了令谷。令谷之死,成了推倒令計劃的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兒子的奢糜生活以慘烈的方式暴露於公眾視野中,無論「西山會」有多少攻守同盟,都掩蓋不了這欄醜聞。在法拉利撞車事件後,令計劃為了不影響仕途,平息當事人的怨氣,找人出資幾千萬賠償給兩名女子家庭。兩女子的家長也曾表示不會追究,一切認命。據後來調查,當時出資幾千萬替令計劃埋單的不是別人,正是時任中石油董事長的蔣潔敏,蔣即被逮捕判刑。在親友到北京參加葬禮期間,所有食宿交通費用均由官方包辦,在京用車都由官方提供。所有親屬都被嚴格控制,喪禮上不能拍照,並要求所有參與喪禮的人士嚴守秘密。在令谷車禍身亡,令計劃被捕後,谷麗萍身心受到沉重打擊,遂得了抑鬱症。後又捲入與央視著名主持人芮成鋼的緋聞之中。官二代的風流淫蕩生活令谷的大學同班同學透露,令谷2007年至2011年就讀於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化名王子云,但同學們都知道他是令計劃的兒子。令谷有時會開豪車來學校,「和同學見面時也就點個頭打個招呼,並不多說話」;他還組織成立了「戰略及國際研究委員會」,用來結交官二代。大學畢業時,令谷沒有參加畢業合影留念,「他也不需要這個合影。」「雖然他的成績不太好,但2011年還是被保送至北大教育學院讀研究生。」2012年出車禍時,他的研究生生活尚不滿1年。開始同學們還不敢確定車禍的死者就是他,但在各種傳言之中,同學們還是發現令谷確實消失了。據眾多知情人和那位先傷後亡的車禍當事女子的簡訊透露,官二代令谷的生活十分放蕩,仗著老子的高官大權與強勢,他為所欲為,尤其是在兩性關係上近乎淫蕩。為了把那位公安廳長的漂亮女兒搞到手,他使盡了手段。有一次,他帶著一束花去找那女孩。女孩已有男友,自然對令谷的獻媚不屑一顧。令谷說:你知道我老爸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你告訴你老爸他也會嚇一跳。女孩自然也見過不少省里的高官,不信令谷這一套。可當令谷說出「令計劃「的名字後,女孩還真愣了一下,態度明顯有了好轉。令谷趁機說:你跟著我,自然有你的好處,如果不乖,跟我犟,你爸的公安廳長都當不長。女孩知道,他爸是有這個權力,所以不敢當面拒絕他。此後,令谷天天找她糾纏。最終,她還是經不起令谷的恐嚇利誘,傍上了他。從此,兩人非法同居,過起了小夫妻的生活。女孩的男友知道這事後,開始揚言要「做掉他」,後來得知他是令計劃的獨生兒子,就不敢了,只得悄悄退出。但風流成性的令谷並不滿足,他又看中了一個女孩。以同樣的手法將人家弄到了手。最後竟發展到同房玩3P的地步。那天晚上,三個人吃宵夜,喝了不少紅酒。到了凌晨兩點,三個人回房又玩3P。完事後,令谷意猶未盡,提議駕車去蔸風。此時兩個女孩因喝了不少酒,既累又困,並不想出門,但令谷不容分說,強行將兩人架上了車。一個內衣都沒來得及穿,另一個只穿了件短褲。就這樣,令谷駕車上了北四環路……這樣的蔸風無疑就是一場瘋狂的死亡遊戲。在三個人的打情罵俏中,令谷開車完全心不在焉,於是,慘烈的車禍在瞬間降臨……這應了那句老話:「天作孽猶可活,人作孽不可活。"令計劃養了一個作孽的兒子,自己也在官場上作孽多多,豈有不亡之理?來源:說法時刻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