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緊急闢謠,否認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時代已經結束!

昨日,彭博社一篇名為《蘋果製造商說,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時代已經結束》的文章不僅在外網引起瘋狂轉載,國內自媒體也出現了大量轉載。

面對著滔天輿論,富士康集團緊急發布聲明闢謠相關輿論。

富士康主要表達了兩個觀點:

第一、說明會中,公司皆未針對單一客戶、廠區以及產品訊息發表評論;

第二、公司所對外闡述的全球產業趨勢看法,該媒體亦有過度解讀,標題存在曲解誤導情況,望外界勿以訛傳訛。

那麼問題來了,彭博社到底說了什麼呢?

1

鴻海集團海外產能佔比上升

8月12日,富士康母公司鴻海集團在台灣召開了2020年第二季度法人說明會。

在說明會現場,鴻海集團董事長劉洋(Young Liu)表示,為了避免美國對中國的產品加征更多的關稅,公司正在逐步擴大中國以外的產能。截止目前,全球其他地區的產能佔比已經提高到了30%,而去年6月份為25%。這些產能包括蘋果手機、戴爾電腦以及任天堂遊戲機等產品。

劉洋可能是為了向各位股東表達鴻海集團的大局觀以及重視各位股東的利益,他還表示,不管是東南亞、印度還是美洲,他們都有自己的製造業生態系統。整體上來說,雖然中國仍然是富士康的重中之重,但是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日子已經結束!

也恰恰因為這最後一句話就被彭博社拿去當成了標題。其實,劉洋說的這句話僅僅限定在鴻海集團而已。從公司的定位上來看,鴻海集團已經不把中國作為世界工廠。

可是彭博社拿去之後味道大變,直接將鴻海集團的範圍擴大到了全國,有著較為明顯的曲解之意,以至於鴻海集團的旗下公司富士康趕緊出來闢謠,指責彭博社過度解讀。

當然,富士康的海外轉移也不一定是主動轉移,也存在一些被動因素。

同為蘋果產業鏈的企業立訊精密已經成長為龐然大物,上個月,公司與緯創達成協議,成功收購對方旗下一家蘋果手機組裝廠。

換句話說,立訊精密也已經成為了iPhone的代工廠,富士康在大陸的地位正在被挑戰甚至是超越。

其實,立訊精密能夠成為iPhone的代工廠一點也不意外,早在2017年的時候,蘋果CEO庫克在訪華的過程中就直接跳過了富士康,而是到了立訊精密訪問。

截止目前,立訊精密的市值高達3680億元左右,而富士康(工業富聯)的市值為2950億元左右。

僅從市值上來對比的話,富士康已經變成了「弟弟」,而且這種趨勢還不好逆轉。

富士康其實也不想撤走,奈何對手實在太過強大啊。

2

中國製造正在逐漸減少嗎?

為何媒體的一句「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時代結束了」就會被引起巨大關注?

因為中國作為世界工廠已經多年,也許在很多人看來是沒有太多技術的工作,但是卻成就了中國經濟的騰飛。

世界工廠對於國人來說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因此,一旦說失去了,我們就會倍加關注。

如何判斷我國是不是正在失去世界工廠地位呢?

最直觀的表現就是一個國家的出口額度,出口額度越多說明世界越需要中國製造。

據7月國內進出口數據顯示,中國出口數額同比增長7%,遠超市場預期的0.7%,中國製造依然無處不在。

當然有人可能會說,可是明明有很多製造業都在向東南亞轉移啊,尤其是服裝產業表現的非常明顯。富士康也在印度、美國紛紛建廠,中國是不是早晚要丟掉世界工廠的地位呢?

如果按照這個趨勢來看,中國確實有可能丟掉世界工廠的地位。但是別忘了,這是市場自己的選擇,勞動密集型低利潤率企業註定越來越不適合中國市場。

主要原因有以下4點:

1)中國製造正在轉型中國智造。從事低端製造業可以幫助人們脫離貧困,走向富裕。可是富裕之後呢?我們必須爭奪這個世界的話語權。

高端科技就是這個世界的話語權,只有重視高精尖技術的發展才能幫助國家從小康國家變成超級強國。

與中國製造相比,我們更加渴望中國智造!

2)環保趨嚴,重污染企業只能轉向東南亞。近年來,國內對於環保的重視程度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對於嚴重污染環境的企業,基本上會選擇不惜一切代價關停的措施。

作為這些企業的擁有者,戰略轉移成為必由之路,去對環保要求較低的地方生產就可以了。

3)人工成本越來越高。近年來,經常有人問出,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送外賣而不是進工廠?

這個回答非常簡單,只是因為錢的問題。一般來說,工廠里要求嚴格,每天工作12個小時,一個月到頭可能發個5000元左右。假如送外賣呢?工作時間非常自由,沒有太多的條條框框,更沒有領導12個小時監督著你。

工作累了少送幾單,狀態來了多送幾單。只要勤勤懇懇工作,一個月賺6000元是沒有問題的。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雖然送外賣辛苦一點,但是身體自由,賺錢還多。誰還願意再回去進工廠呢?

面對著這種情況,工廠如果想留住員工,那就必須提高待遇。面對著越來越高的用工成本,這就迫使一些企業外遷。

4)同行的擠壓。目前國內多個行業的製造業都出現了過剩的狀況,這就迫使企業必須升級轉換商業模式。

那些一直沒有轉換成功的企業想要生存,那就必然選擇更加適合它們的土壤。

我們就拿富士康舉例,它在大陸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因為不僅僅只有立訊精密來給他搶訂單,就連比亞迪都開始代工iPhone,富士康怎能不著急?

就算有一天,我國不再是世界工廠,那也沒有太多擔憂,因為我們終將會變成中國智造。

只是我們需要思考的是,我們能在中國智造的進程中充當什麼樣的角色?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