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雪峰:三農問題的根本是農民問題

「三農問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概括,即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的總稱。上個世紀90年代,農民負擔重,糧價低,幹群關係緊張,農村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然後就有了「三農」的提法,「三農」工作成為當時全國和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三農問題是一個整體,農民生活在農村,從事農業生產。正是農業養活了全國人口,也為新中國提供了工業化的原始資本積累。分田到戶以前,因為中國趕超型工業化的特徵,城市難以吸納足夠多的農村人口進入二、三產業,農村勞動力主要從事農業,國家通過工農產品價格剪刀差以及計劃經濟手段,從農業提取剩餘用於城市。因此,那個時候的三農問題主要是農業問題。將農民組織起來,改造農業生產條件,提高糧食產量,增加農業產出,成為那個時期的中心工作。分田到戶以後,農業生產力大幅度提高,糧食問題迎刃而解,鄉村工業迅速發展,越來越多農民不僅離土進廠而且開始離鄉進城了。鄉村工業的發展,鄉鎮企業的崛起,在很短時間即改變了中國城鄉之間的經濟結構。鄉鎮企業異軍突起,農村不僅有農業而且可以發展工業。無工不富,大量農村勞動力就地轉移進入鄉鎮企業。「離土不離鄉,進廠不進城」,依託農村走中國獨特的現代化道路不僅僅是一種願望,而且變成了分田到戶以後中國最廣泛的實踐。不過,到了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鄉鎮企業難以面對正規製造業的衝擊,很快就關閉了。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開始,越來越多農民離土離鄉,進廠進城,中國開始了波瀾壯闊的快速城市化進程。農民進城的原因是地少人多,大量農村剩餘勞動力需要尋找農業以外的就業機會。承包土地的農戶家庭,年輕子女進城務工經商,年老父母仍然留村務農,農民家庭中的農業收入沒有減少,又增加了進城務工的收入,所以農民家庭收入持續增長。農村年輕勞動力進城了,他們將城市收入源源不斷匯回農村,農村因此變得更加繁榮。不過,到了新世紀,越來越多農村勞動力進城了,他們不再只是在城市尋找務工經商的機會,而且試圖在城市安居生活下來。僅靠進城農民工在城市的務工收入很難完成農民家庭在城市安居的任務,農戶家庭策略因此變成年老父母仍然留村務農,年輕子女嘗試城市生活。之前進城子女將務工收入匯回農村,轉變成為留守農村父母想方設法以農業剩餘支援嘗試在城市立足的子女家庭。農村因此不僅空心化了,而且真正衰落了。即使如此,農村仍然十分重要:第一,農村和農業為六億留守農民提供了收入機會和生活便利;第二,進城農民可能難以在城市立足,為了防止進城失敗,農民一般都會保留他們在農村的退路;第三,農村家庭中的中老年父母一般都不願進城,留在農村,與土地結合起來,生活成本低,生活也有意義。第四,農村是所有進城農民的鄉愁,是他們的歸宿,是魂牽夢繞的地方;第五,農村是應對經濟周期和預防大規模風險的穩定器。農村因此十分重要。進入新世紀農村的重要,關鍵是農村對於農民十分重要。當前中國發展階段,中國仍然處在中等收入階段,國際形勢十分複雜,國內經濟社會結構也很微妙,而中國仍然有超過一半人口為農村戶籍人口,生活在農村的人口也超過六億,另外還有雖然計算為城市人口、大多數卻未能在城市體面安居的農民工。留守農村的六億人口主要是缺少進城務工機會的弱勢農民,他們耕種小規模土地雖然難以致富,卻足以解決溫飽問題。農村生活成本低,雖然農民人均現金收入比較低,農民實際生活質量不一定差。農村為進城失敗的農民提供了退路,從而讓農民在年輕時可以放心大膽進城闖蕩,成功留城,失敗返鄉。正是農村為包括農民工在內的八億農民提供了基本生活的保底,農村成為中國現代化的穩定器與蓄水池,中國現代化才能有效應對各種風險,包括金融危機、經濟周期,中國現代化才能更加順利。在當前時期,中國三農問題中,農業問題主要不是量的問題而是質的問題,即如何生產出更多高品質農產品的問題。而從量的問題上,即從保證糧食安全和解決溫飽方面講,得益於農業機械化和農業技術進步,農業生產力有了大幅度提升。當前中國18億畝土地養活14億人口綽綽有餘。大馬力農機和新型農業技術可以在短時期大量增加糧食產出,避免缺糧危機。當前農業的問題是農產品品質不高,供過於求,以致於穀賤傷農。既然當前農產品供給主要是品質問題,就應當由市場來解決,而不應是國家三農政策關注的重點。從農村方面來講,既然當前中國農村主要是為包括農民工在內的八億農民提供保底和退路,農村建設的目標就不應當是美麗鄉村。當前鄉村建設並非要建設一個比城市更加宜居更加美好的農村,而只要為缺少在城市體面安居能力的廣大農民提供在農村生產生活的基本秩序。以此來反觀當前三農政策,當前三農政策存在的最在問題是「目中無人」,即政策視野中沒有八億農民,而只有農業和農村。從農業方面講,片面強調保護耕地,甚至不惜將對對農民仍然十分重要的宅基地復墾為耕地以擴大耕地面積,據說可以保證糧食安全。從農村方面來講,當前全國發展鄉村旅遊,搞美麗鄉村建設,全國各地集中資源打造美麗鄉村示範點,這些美麗鄉村示範點不可能推廣,卻消耗了大部分國家惠農財政資源。「目中無人」的三農政策造成了大量國家惠農資源的浪費,增加了農民問題解決的困難。持續下去,就可能破壞農村這個中國現代化的穩定器與蓄水池,對中國現代化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害。我們必須重申,當前中國三農政策的核心和根本是包括農民工在內的八億農民,八億農民最大的關切是在農村的保底和進城後失敗的退路。三農政策的關鍵就是為農民提供基本生產生活秩序。任何借發展現代農業和建設美麗鄉村來破壞八億農民基本保底與主要退路的做法,都是錯誤的,都是要堅決克服的。再過20年,絕大多數農民都在城市體面安居以後,三農問題的關鍵可能就不再是農民問題了。或者說,那個時候也就不再存在三農問題了。2020年8月12日下午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