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八佰》點評:謝晉元和他那420個死戰不退的小人物

溫乎曰:

哪怕國府買辦橫行,

哪怕蔣介石沒有自知之明,

哪怕孫元良是「逃跑必有決心」國軍飛將,

謝晉元依然死戰不退,

孤軍不退。

中國不亡。

1

1937年6月19日,20名蘇聯士兵乘坐汽艇登陸干岔子島,驅逐在島上作業的偽滿洲國工作人員。偽滿洲國是日本一手扶持的傀儡,蘇聯士兵非法越境,日本肯定不能忍。不過,日本並不准備和蘇聯開戰,蘇聯又正在大清洗,也沒有和日本開戰的打算,雙方就在外交場合撕逼:「干岔子島是我的,泥奏凱。」「憑什麼,島上寫你的名字啦?」日本和蘇聯撕了十幾天,誰都說不過誰,雙方都不知道該如何收場。可就在6月30日,估計是伏特加喝多了,蘇軍駕駛3艘炮艦行駛到干岔子島南側,向日軍發起攻擊。日軍發現對方主動攻擊,裝起炮彈就向蘇軍轟過去。三艘蘇聯炮艦被日軍擊沉一艘、重創一艘,另一艘炮艦發現占不到便宜,跑到另一個島上去了,此外還有37名蘇軍被殺。日軍佔領干岔子島,有點懵逼,這特么如何收場?總不能真的和蘇聯開戰吧?於是,日本駐蘇大使便去交涉,順便探探蘇聯的態度,結果大出意料,蘇聯的口氣軟的不像話,根本沒有開戰的意思。其實也可以理解。蘇聯的經濟重心在歐洲,望著越來越驕橫的納粹德國,斯大林絲毫不敢放鬆警惕,不得不對日本忍氣吞聲。即便事情真的不可收拾,也要禍水東引,讓蔣介石牽制日本的精力。至於那些蘇軍士兵,死就死吧。而日本的陸軍動員極限是30個師團,其中23個師團防備蘇聯,只有7個師團可以對中國作戰,所以日本之前一直不敢全面侵華,生怕蘇聯南下橫插一杠。如今日本發現,蘇聯根本不想打仗,那......防備蘇聯的23個師團是不是能抽出來,全部用來對中國作戰?思考幾天,日本決定賭一把。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到月底就佔領北平和天津,再加上已經到手的東北和熱河,日軍形成一種俯瞰中原的戰略態勢。只要沿著平漢鐵路南下,日軍就能越過一馬平川的河北,直抵鄭州,進一步逼近漢口。到那個時候,大半個中國就算丟了。這其實就是宋朝和明朝的亡國套餐。因為一旦平津的險要地形守不住,以華北的平原地形來說,很難組織起有效反擊,北方的侵略者卻能武裝重兵集團,一波一波的衝鋒,只要打不死他,他就能把南方政權耗死。而自從1932年以後,國府在上海只能駐紮保安隊和警察,日本卻能在虹口和楊浦駐紮軍隊,經過5年經營,日軍已經在上海擁有46個據點。一旦戰爭全面爆發,日本又可以增兵上海,沿著長江逆行而上,和南下日軍在漢口會師,征服中國的計劃就算完成了。此時,蔣介石面臨兩難的選擇。華北局面放任不管的話,日本就可以在平津長時間經營,以後將會和東北一樣,成為日軍的侵華大本營,只要日軍願意,隨時都能來中原打秋風。可要是管的話,又能怎麼管呢?蔣介石和國府琢磨良久,想出一個宏大戰略:一方面是誘敵深入,讓日軍沿著華北平原南下,最好打過黃河以南,這樣日軍就不能在平津地區駐紮重兵,平津就不至於成為日軍大本營。日軍佔領華北以後,總要分兵駐紮吧,但日軍兵力是有限的,分兵駐紮在華北各地,必然要造成兵力分散。那麼日軍就會陷入中國人民的汪洋大海。到那個時候,國府集結重兵北伐,圍攻華北各地的小規模日軍,還有不成功的道理?另一方面是主動進攻上海。上海是南京的東大門,一旦上海被日軍佔領,南京肯定是跑不掉的。與其如此,不如主動出擊,快速剿滅上海日軍,然後收復青島等海邊城市。只要上海打起來,就能牽制相當大的日本兵力,平津地區的壓力也緩和多了。而且上海是國際化城市,東南地區又遍布河流水網,不利於日本的重兵集團衝鋒,卻有利於國軍的輕步兵作戰。上海的戰爭,必然吸引世界各國的目光,國軍的英勇善戰,也會給英美列強留下深刻印象。於是,國府就可以到國際賣慘:「大家看,日本欺負中國,軍人流血犧牲只是想保住國土,太慘了。大家快罵日本啊。」其實說白了,蔣介石的戰略就是兵分兩路。但事實證明,這個戰略很快玩脫了。華北一路的誘敵深入變成千里送人頭,日軍非但沒有陷入中國人民的汪洋大海,反而收攏了一批漢奸帶路黨,把整個華北變成侵華大本營。因為軍隊撤退誘敵深入,是一項超高難度的操作,極其考驗組織的動員力度,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千里潰敗,而國府的組織力恰恰是很弱的。要不是八路軍扛起敵後武裝的大旗,日軍基本可以順利南下。由此可見,蔣介石根本沒有自知之明。而上海一路的淞滬會戰,雖然以巨大犧牲阻攔日軍三個月,但依然沒有達到收復上海消滅日軍的目標,演變成一場大潰敗。真正讓中外震驚的,卻是只有420人堅守的四行倉庫保衛戰。那是一群小人物的史詩。

2

早在1932年的時候,日本在上海挑起「一二八事變」,國府已經感受到日本的深深惡意。為了保衛近在咫尺的南京,國府在長三角規划了三個防禦陣地,修建了2264個防禦工事,為可能爆發的戰爭做準備。1936年,國府成立京滬警備司令部,張治中任司令,麾下是宋希濂的36師、王敬久的87師、孫元良的88師。這三個都是德械師,屬於國軍的頂級戰鬥力。隨後張治中讓36師進駐蘇州,87師進入常熟,88師推進到無錫。雖然中國軍隊不能進入上海,但已經把上海包圍起來。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不久,上海也爆發了「虹橋機場事件」,成為淞滬會戰的導火索。這件事其實很簡單。兩名日本海軍陸戰隊的士兵,駕駛敞篷車闖進虹橋機場,想看看國軍是不是進駐上海了,結果被機場保安隊員擊斃。上海市長俞鴻鈞和日本駐滬總領事岡本,談了幾天的都談不攏,張治中向國府彙報:「不如按照預定計劃,先發制人吧。」蔣介石同意了。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國府和日本都知道,贏家將得到長三角的控制權,輸家可能失去戰爭的主動權,對於雙方來說,這都是一場不能輸的戰爭。隨著時間推移,國府在淞滬的兵力達到70萬,日本也派30萬援兵抵達戰場。不過國軍的人數雖多,戰鬥力實在不行,逐漸處於下風。到了10月下旬,取得戰場優勢的日軍猛攻大場陣地。大場在閘北邊緣,是中央集團軍和左翼集團軍的交界處,一旦大場被日軍佔領,國軍將會被分割成幾塊,然後被日軍包圍全殲。蔣介石害怕了,命令國軍有序撤退,到蘇州河南岸布防。但蔣介石又不想讓國軍全部撤退。因為馬上要召開九國公約的會議了,蔣介石想以國軍的犧牲為代價,激怒列強,請他們仗義出手主持公道,甚至對日本經濟制裁。換句話說,留下來的部隊是炮灰,只能為蔣介石爭取面子罷了。蔣介石命令孫元良的88師,留在閘北繼續和日軍作戰,哪怕犧牲至最後一人,也要堅持到九國公約會議召開。接到命令的孫元良很不情願,憑什麼別人都能撤退,我要留下來為黨國效力啊,不行不行,絕對不行。萬一要是真死在閘北,以後的榮華富貴就沒了,這不是開玩笑嘛。事實上,就在「淞滬會戰」最激烈的時刻,孫元良也沒有忘記撈好處。據88師軍械處主任葛天回憶,上海學生代表為了感謝88師的勇敢犧牲,於10月初到四行倉庫慰問88師。學生代表中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學生,孫元良看上了,想在師部強姦女學生。副師長馮聖法知道以後,力勸孫元良好好做個人,但孫元良一意孤行:「英雄總是和美人聯繫在一起的,自古英雄都喜歡美人,尤其是我們在上海作戰有功,做這一點小事沒有什麼。」就這麼個人,還能指望他為黨國效力?別做夢了。孫元良接到命令以後,立刻向顧祝同訴苦:「如果我們死一人,敵人也死一人,我就願意留在閘北死在上海。最可怕的是,我們孤立在這裡被敵軍任意殺戮,那才不值啊。」那怎麼辦呢?孫元良又向顧祝同建議:「委員長的目的,是把淞滬戰場的現實情況,帶到會場去。既然如此,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別做無謂犧牲。」顧祝同一琢磨,也有道理,那就留下一個團吧。孫元良感覺一個團也太多,留下一個營足夠了。孫元良在撤退的路上,又在蘇州縱兵搶了一把,一個月後的南京保衛戰,孫元良拋下部隊藏到妓院,任由日軍殺戮88師官兵,導致6000人的88師只有500人生還。孫元良還是混在流民隊伍里,才逃出南京城。而留守四行倉庫的是88師524團1營,共計420人,軍銜最高的軍官是中校團副謝晉元。孫元良交給謝晉元的最後一道命令:「死守上海最後一塊陣地。」嗯,你們守著,我先撤。他們可能不知道高層要面子,可能不知道中層要性命,可他們知道自己是炮灰。但他們依然留下來了。因為他們要的是抗日。

3

謝晉元是黃埔四期的學生,還沒畢業就參加北伐,此後12年,謝晉元一路衝鋒一路戰火,做到88師262旅的中校參謀主任。「淞滬會戰」開始不久,524團的團副黃永淮負傷,被送往後方醫院治療,謝晉元被任命為新團副。再過半個月,1營營長指揮作戰不利,被團長韓憲雲撤職,由楊瑞符接任營長職務。而在整個淞滬會戰中,524團犧牲太大,補充過5次兵力,尤其是堅守四行倉庫的1營,大半是戰前抽調到上海的湖北新兵。也就是說,留在四行倉庫的420人,基本是沒什麼豐功偉績的散兵游勇。他們也是一支沒有支援的孤軍。所謂四行倉庫是金城銀行、中南銀行、大陸銀行、鹽業銀行的倉庫,是一座5層樓高的混凝土建築,背靠公共租界,面向日軍炮火。謝晉元告訴孤軍戰士:「這倉庫是我們的根據地,也可能是我們的墳墓,只要我們還有一個人,就要和敵人拼到底。」1937年10月27日,日軍發現國軍撤退,迅速開進上海,一小股部隊負責偵察四行倉庫。等日軍走進,謝晉元下令開火。毫無防備的日軍紛紛倒地,十幾分鐘內被打死27人,其他日軍急忙趕來,圍攻四行倉庫。不過日軍雖然兇悍,卻不敢得罪公共租界的歐美列強,便不敢使用飛機大炮等重武器,只能以步兵進攻四行倉庫。這也是謝晉元和孤軍的唯一優勢。戰鬥愈演愈烈。孤軍有四行倉庫的混凝土保護,讓日軍無可奈何,日軍藏在倉庫腳下的牆根附近,孤軍也沒有辦法。正在僵持不下的時候,一名戰士在身上綁滿手榴彈,拉開導火索,從倉庫樓上跳入日軍陣內,炸死十多名日軍。凌晨時分,日軍頂著鋼板又來,企圖炸毀倉庫外牆,副班長陳樹生又綁著手榴彈從5樓跳下,把20多名日軍全部炸死。上海市民以為國軍撤出上海,直到四行倉庫槍響,他們才知道,依然有人堅守上海,以微弱之軀血戰日寇。他們站在蘇州河畔,圍觀四行倉庫的孤軍殺敵。每當有日軍被擊斃,上海市民鼓掌歡呼,若有日軍準備偷襲,他們便大聲呼喊,提醒倉庫里的孤軍注意。27日夜晚,女童子軍楊惠敏到蘇州河畔,向倉庫呼喊一個多小時,問他們需要什麼支援。謝晉元讓人告訴她:「我們只要一根旗杆和一面國旗。」楊惠敏回到住處找到一面國旗,然後把國旗裹在身上,穿越鐵絲網來到倉庫東側,將國旗送給倉庫孤軍。當楊惠敏游過蘇州河回到租界的時候,四行倉庫的屋頂已經升起國旗,而河畔站滿上海市民。那一刻,紅日初升。送國旗的時候,楊惠敏向謝晉元要孤軍的名冊,希望能將英雄名字通告全國,但為了迷惑敵軍,謝晉元偽造了一份800人的名單。他還囑咐外出就醫的士兵,千萬不能說只有一營士兵,要有人問就說800人。經過一天戰鬥,上海市民都知道,有一支800人的孤軍在駐守四行倉庫,他們依然在抗日。在大軍撤退人心惶惶的上海,他們雖然不能扭轉乾坤,卻是上海最後的希望。28日《申報》發文:「忠勇將士八百餘人,由團長謝晉元率領,以其最後一滴血,最後一顆子彈,向敵軍索取應付之代價。」從此,八百孤軍傳遍上海。

4

四行倉庫的南邊租界內,有兩個巨大的煤氣包,一旦被日軍流彈擊中,極有可能發生爆炸,進而引起火災和毒氣。而且戰爭離租界只有一條蘇州河,炮彈不長眼,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飛到租界了。列強害怕戰爭波及租界,便聯手向國府施壓,要求孤軍結束戰鬥,撤離四行倉庫,並且保證孤軍的安全。蔣介石扛不住壓力,下令孤軍撤離。10月30日夜晚,謝晉元接到撤退命令,但他不願意撤離四行倉庫,只想留在四行倉庫抗日殺敵。88師副師長馮聖法告訴他:「這是委員長的命令。」謝晉元才把孤軍組織起來,由新垃圾橋撤退到公共租界,共計377人。由於日軍威脅,只要孤軍離開租界,日軍就進入租界追殺。租界不敢得罪日軍,便把進入租界的孤軍繳械,軟禁到準備好的營房裡。謝晉元屢次申訴,想回到抗日戰場,終究沒有結果,他們成為被遺忘在角落的棄子。但是人要自己看的起自己。謝晉元重新安排了孤軍的生活,他們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晚上九點睡覺,白天除了到操場訓練,還要保證學習。剛進入租界的時候,孤軍的文盲率是85%,四年後已經降到70%,很多人是在租界軟禁的時候,才學會寫自己的名字。謝晉元還把孤軍分成幾個生產小組,並且從上海聘請師傅,讓他們在訓練學習之餘自力更生。有的織襪子、有的做肥皂、有的學開車......3年後,孤軍生產合作社已經盈利7000多元。這才是自力更生啊。相比蔣介石和孫元良,租界里的孤軍,簡直樸素的不像國軍。1940年3月,汪偽政府在南京成立,陳公博出任偽上海市長,名望極高的謝晉元自然是拉攏對象。陳公博屢次前往孤軍營勸降,請謝晉元出任第一方面軍司令,甚至連汪精衛都親自出面,以陸軍總司令的高管誘惑謝晉元。謝晉元說:「你們儘管做漢奸亡國奴,別拿這些屁話來侮辱我。」1941年4月,謝晉元被汪偽政府收買的4個叛徒刺殺,上海市民前往弔唁者達30萬。同年12月,日軍偷襲珍珠港,徹底和美國撕破臉皮,隨即佔領上海公共租界,被軟禁4年的孤軍,成為日軍的俘虜。他們被押到寶山月浦機場拘禁,後來又被發配到各地做苦力,甚至有36人被送到新幾內亞勞役。不過也有逃脫的人。有8個在南京孝陵衛服勞役的士兵,發現電網沒有通電,便趁機逃出。他們在新四軍的幫助下,經過安徽、江西等地,最終到達重慶。他們在重慶集訓3個月,重新回到88師,跟隨遠征軍奔赴緬甸戰場,直到抗戰勝利後卸甲歸田。直到最後一刻,他們都在抗日戰鬥,從未想過苟且偷生。

5

多年後,謝繼民問母親:「父親生前哪件事讓你最難忘?」母親告訴他,父親謝晉元曾經和同僚討論中日戰爭,大部分人都認為不能打,早打早亡晚打晚亡,可謝晉元不同意:「我死也不相信,這麼大的中國會亡國。」數年後,謝晉元和420名孤軍堅守四行倉庫,死戰不退。哪怕國府買辦橫行,哪怕蔣介石沒有自知之明,哪怕孫元良是「逃跑必有決心」的國軍飛將,我謝晉元必死戰不退,孤軍不退,中國不亡。這些死戰不退的小人物,才是中國的底氣。如今戰爭已成往事,唯有蘇州河畔的四行倉庫,依然訴說著當年的倔強。參考資料:孫元良緣何引爭議 中國歷史研究院殊死報國的四行孤軍陳德松參加四行倉庫保衛戰的抗戰老兵 余瑋 吳志菲干岔子島事件:日本政府的認識和應對 劉赫宇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