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與中國徹底劃清界限的在美華人還是先想辦法整容成白人吧!

文/老C

 

1、

 

9月9日,紐約時報登了一篇文章,描寫了當今在美華人的糾結和無措。其中的"切割派「 想與中國徹底劃清界限,斬斷自己與曾經的母國之間的血脈關係,卻又無法洗白自己那黃種人的面孔。

 

作者是在美國的記者,她的文章我之前就看過,雖然傾向上肯定比較親美,但還算是比較中立不過份的寫作者。在國內也開設了公眾號(名字叫對著鏡子說中文)和博客,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文章中,已經進入美國精英階層的,美國華裔國會眾議員劉雲平,強調他代表美國,而不代表中國,強調美國華人與中國政府沒有關聯。而另一名留學生卻覺得自己無法與文化傳承分離。

 

在中美關係如自由落體急轉直下的今天,越來越多的美國華人選擇遠離中國,劃清界線,華人中的切割派的聲音愈發響亮。為了避免被美國政府調查,華人的專家學者切斷了和中國研究人員的合作關係。

 

更可笑的是,在這篇文章中寫道:在2020年美國人口普查中,華人團隊和個人呼籲,要求華人在填寫普查表時,在「族裔」一欄不要選表上列出的「華人」,而要選擇「Other Asian」(其他亞裔),或者在旁邊手寫「香港人」、 「台灣人」,甚至早已塵封在歷史中的「滿洲人」。很多人都提到了同一個原因:新排華即將開始,不選「華人」是為了免受牽連。

 

紐約時報還特意在」滿洲人「這幾個字上加了一個超鏈接。

點開後是一個」滿洲帝國流亡政府/皇帝陛下流亡政府的「的社交媒體賬號,頭像是應該是溥儀。還自封了國務總理大臣、參議府議長等等。賬戶置頂推文是《關於復國大業中帝室及帝位繼承之件》。

 

一個美國頂級精英媒體文章中的超鏈接,指向這麼一個明顯精神不正常,完全脫離現實的,自稱皇帝的賬號,不禁讓我再次哀嘆美國精英媒體的墮落。

 

另一個Other Asian的超鏈接指向的是另一個社交媒體賬號。賬號里是各種惡臭的種族主義言論,呼籲在裔族欄選Other Asian,以區別」惡臭的、噴臭的「中國人身份。他們認為填寫一個Other Asian,就能洗白他們的中國人身份。

 

在美國最經常使用微信的是在美華人。但在特朗普威脅要封禁微信時,在美國的很多華人,堅決支持封禁微信。他們認為,微信是他們無法徹底斬斷與中國的關係,封了最好

 

紐時文中說:」在美國華人熱衷的一些網站上,有人說「最該封的就是微信」,有人表示,「在美國的華人和中國政府沒有了聯繫,只會過得更好。」 一名美國華人商人晉滇宏說,「如果華人這時候因為微信禁令而簽名反對或者上街遊行,就表明你跟中國政府站在一起,這對在美國的華人有百害無一利。」

 

晉滇宏曾經是美國晉商總會執行會長。在國內的新聞稿中,也能找到他的名字。

 

 

 

晉先生還說:「你看古巴移民為什麼在美國不受歧視?就是因為人家一到美國就跟古巴一刀兩斷,全都旗幟鮮明地反古巴政府。華人在美國教育程度、平均收入都很高,並沒有受到系統性歧視,但很多中國人沒有融入美國,還是把根放在中國,思想跟美國人格格不入。如果華人爭點氣,都站在一起反中國政府,我們在美國的日子就會更好,獲得更多機會,取得更大成功。

不知道晉先生來華賺錢時,是不是也說了類似的話呢?

 

古巴移民在美國確實比華人混得好。古巴移民本身大多都是政治移民,直到2017年前只要在美國一落地就可以一年以後申請綠卡,再可以申請美國公民,而中國移民很多是留學生和經濟移民,他們走常規渠道成為美國公民的過程最少也要10年以上。有些在美的華人,羨慕古巴移民,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在美國,對少數族裔的認定是「人以貌相」的。這些切割派,還是研究研究怎麼漂白自己的皮膚,做做整容,讓自己長得像個白人吧。

 

 

2、

 

在一張Instagram的截圖中,名為antiasiansclubnyc(紐約反亞裔俱樂部)的用戶宣稱:「明天,我和我的人將會他媽的帶上槍,對我們在唐人街看到的每一個人開槍。這是我們能在紐約消滅新冠感染的唯一方法。」

 

朱媛媛(音)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想著這恐怕是最近最後一次去鍛煉了。這時,一個男人沖她吼起來。罵聲里針對中國。然後一輛公交車駛過,她回憶說,這個男人沖著公交車喊道,「軋死他們。」 「那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奇怪或憤怒,你知道吧?」她描述那個施暴者,「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人。」

 

在德克薩斯州,華人家庭受到威脅信件,如果他們不滾回中國,就會在超市、健身房、在一切能看到華人的地方,開槍射殺他們。

 

現在,在特朗普政府的甩鍋和煽動下,華人在美國確實受到了更多的歧視和威脅。

 

一些人站出來反對種族歧視,反對特朗普。

 

但另一些人,切割派,把這種威脅歸咎於自己的中國血統。並因此更加仇恨自己曾經的母國和母國人。

 

切割派的心態不足為奇。今天2月,我寫過一篇文章。裡面就描寫了一部分海外移民的所思所想。

 

股票賣掉了之後大漲,自然而然就有希望股票崩盤的心態。

 

在美國,持最極端最反華言論的人,反而是一批華人。同樣在2月份,我寫了一篇文章,引用了一些美國社交媒體上,華人的種族滅絕和種族屠殺的言論。

 

 

 

有一小部分在美華人,為了表達自己對美國的忠誠,發表的言論是最種族主義的白人都說不出來的。他們有主張核平中國的,有主張再來一次八國聯軍的,有主張種族滅絕所有中國人的。

 

 

3、

 

在美國的中文輿論場上,華人川粉的聲音非常大。

 

特別是所謂的去國異見人士這個群體,川粉的比例尤其大,而且非常極端。

 

那些人中,不少曾經在國內社交媒體上都是大V。當年都是號稱追求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怎麼到了美國,都變成了川粉。特朗普,說什麼也不能代表西方自由民主平等的普世價值吧?

 

這些華人川粉對拜登,和美國民主黨的攻擊言論,可能已經快趕上對中國的攻擊了。說拜登是罪犯叛國賊,中國的白手套。華人川粉和華人左派在美國社交媒體上的對罵和互相攻擊謾罵,也算個讓人大開眼界的西洋鏡了。

 

為什麼會形成這樣一個華人川粉,或者說華人保守派的群體?原因很多。

 

首先,這批所謂的政治移民,其中很多其實並非自由民主的愛好者。相反,他們是政治的愛好者,是權力的愛好者。但又沒有辦法獲取權力,就只能口High,做鍵盤政治家。特朗普從一個圈外的鍵盤政治家當上了美國總統,讓這些人熱血沸騰了起來。忍不住也幻想一把,大丈夫當如此。

 

第二,這批川粉,並沒有人人平等的真正的左派思想。相反,他們自認為眾人皆醉我獨醒,自認為是高人一等的。這種,自己與群氓不一樣,是啟蒙群氓的啟蒙者的自我認知,在中國境內的公知中,也並不少見。他們心中,有一個很明確的排序:白皮膚的西方人是第一等的,把自己當成第二等,是高等華人。認為自己應該是介入西方主子和中國人之間的第二等。他們並不認為人人平等,而是有很深的高等民族情結。所以,他們對黑人和拉丁裔嗤之以鼻。

 

第三,他們堅決反對中國,反對社會主義,認同完全優勝劣汰的資本主義,甚至認同社會達爾文主義,認為不存在剝削,貧窮者活該。他們認為美國左派講求的「平等」理念越來越接近社會主義,接近中國改革開放前干好乾壞都一樣的「大鍋飯」。他們認為美國完美的資本主義被左派的社會主義理念所污染。他們自認為是精英是強者,對弱者並沒有什麼同情心。

 

他們認為,特朗普叫囂的」中國病毒「不是種族主義,對劣勢民族的照顧才是真正的種族主義,種族歧視。他們認為,對「中國病毒」,美國華人無需吹毛求疵,更不要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扯,引導主流社會和媒體在「美國華人」與」中國」之間划上等號,這樣對在美華人有百害無一利。

 

第四,他們沒有什麼全球視野,也沒有什麼全人類共同進步的思想。相反,他們有「皈依者狂熱」,遠比一般的美國人更加反華。他們覺得,特朗普會比拜登更加反華,所以支持特朗普。

 

坦率的說,華人川粉的出現,對於中國人是個好事。這些人在中國當年說的比唱的都好聽,而去了美國,反而把真心話都暴露出來。讓我們了解到他們真正的內心。

 

 

4、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寫過,未來20年,是「站隊」的時代。

 

曾經在中美兩國之間左右逢源的華人企業和精英,在美國政府的逼迫下,最終要選擇把後半生的賭注,下在哪一邊。做「騎牆派」會越來越困難。從這一點,「切割派」的想法也沒有錯。既然下了賭注在美國這一邊,就做忠誠的美國人,徹底和中國切割,也許最符合自己的利益。

 

即使選擇了美國,也要選擇做川粉還是華左。美國,左右兩派的裂痕越來越深,左派越來越左,右派越來越右。美國人自己也需要站隊。這次11月的大選,不管誰當選,兩派之間的裂痕應該只會擴大,不會縮小。

 

世界各國,在未來也許,或多或少也需要站隊。畢竟,美國看待其他國家一貫態度是,要麼是小弟,要麼是敵人。要不跟隨美國做小弟,要不就是美國打壓的敵人。

 

按照自己的判斷,做出自己的選擇吧。至於選擇正確與否,那只有讓未來的人們去評說了。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