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製造2025」升級版,《中國標準2035》呼之欲出,這才是中美科技競爭的關鍵

◎智谷趨勢(ID:zgtrend)| 路口大爺

這是一場少有人提及的中美戰事。和它相比,晶元可能都是小兒科。

一項雄心勃勃的15年國家大戰略在緊鑼密鼓的籌謀中,有消息稱,藍圖已經製成,今年底有望面世。

外媒已經警惕地將其稱為「中國製造2025」升級版,因為它光名字就足以再次讓國際社會震動——《中國標準2035》。

站到更高的視野,你會發現這兩年美國對中國科技公司的圍追堵截都只是局部戰火,這背後有一個更為宏大、越發激烈的戰事圖景:

中美標準之爭。

「一流企業定標準,二流企業做技術,三流企業賣產品」,國家競爭也是此理。正如布魯金斯學會的高級研究員Frank Rose所言:「中美競爭實質上就是誰來控制全球信息技術基礎設施和標準。」

標準背後,是利益,是權力,是政治,是外交,是國際規則主導權的爭奪。

有跡象表明,低調的《中國標準2035》已經呼之欲出。

高層在2015年就提出過標準化戰略,2018年國務院直屬機構「國家標準化委員會」稱正在制定《中國標準2035》,到今年1月15日,「中國標準2035」項目在中國工程院已經召開了結題會。

3月中旬,中國剛從疫情最黑暗時刻走出,國標委就發布了一份《2020年全國標準化工作要點》。

當時國內媒體鮮有報道,但這份文件在近幾個月來還是受到了外界的高度關注,且被認為可以藉此一窺中國標準2035最終藍圖。

文件提出,要加強在疫情防控、農業農村、食品質量和消費品質量安全、製造業高端化、新一代信息技術和生物技術、服務業、社會治理、生態文明和國家標準樣品九大標準體系的建設。

其中的重點領域是:區塊鏈、物聯網、新型雲計算、大數據、5G、新一代人工智慧、新型智慧城市、地理信息等。不難發現,這些都是數字經濟時代的核心技術。

未來國家層面的戰略方嚮應該也是八九不離十。

8月中旬,國標委等五部門又聯合印發了《國家新一代人工智慧標準體系建設指南》,明確了AI標準體系建設的目標:

到2021年,明確人工智慧標準化頂層設計;到2023年,初步建立人工智慧標準體系。

人工智慧標準體系結構

國標委的工業標準二部主任戴紅曾說過:國際的技術研發和專利布局尚未完成,全球性的技術標準尚在形成中,是實現我國產業和標準換道超越的良機。

標準的威力真的有這麼大嗎?

標準就是這個世界的通用語言。

現在國際有三大標準化組織,分別是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國際電工委員會(IEC)、以及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ITU)。

有了這些標準,世界各國的技術和產業才有了全球範圍內協同工作的能力。

在ISO官網上有一句醒目的標語:當世界達成共識時,偉大的事情就發生了——Great things happen when the world agrees.

這話一點也不誇張。ISO迄今已經發布了23377個標準,幾乎涉及到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從我們穿的鞋子、用的A4紙,到工廠的螺紋、碼頭的集裝箱、城市的道路安全、還有無處不在的WIFI網路,都是由ISO來制定標準,同時給各國的監管機構提供製定政策法規的依據。

美國前商務部長唐納德·埃文就說過:

「國際商業的語言就是標準。恪守達成一致的產品和服務規格支撐著國際商業,使得數兆元的貨物能跨邊界流動,而不受任何交易方口語語言的影響。對標準的共同接受是牢固、公平,和自由貿易成功的基礎。沒有標準,將難以想像能有龐大數量和複雜性的國際貿易。」

標準的制定,看上去似乎只是在技術上尋求最優方案的共識。

實際上,這歷來都是政治和利益博弈的舞台。

擁有了能影響標準制定的能力,就是手握威力十足的權力工具。

佔據了技術標準的戰略制高點,才可能切割到更多的市場蛋糕。

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對國家多個標準做了統一規定,統一度量衡,字同文,車同軌,統一貨幣,這才保證了秦朝空前強大的國家控制力。

而在現代以來,國際標準的制定是由美國主導。比如,美國的GPS成為了全球通用標準,那麼所有的通信技術就要以此為標準做研發應用。

中國在國際標準化方面治理的話語權一直很缺乏,直接後果就是,中國每年為此支付的巨額知識產權使用費居世界第二,是中國服務貿易的第三大逆差項目。

中國也不是沒努力過,在17年前中國就曾嘗試挑戰美國標準。

2003年5月12日,中國正式發布境內唯一合法的無線網路技術標準WAPI,結果引發了全球慌亂,因為這是一個比WI-FI更安全、也是針對IEEE 802.11系列安全漏洞的加密標準。

當時中美貿易局勢本就緊張,此事一出,美國反對之聲四起,相關行業協會揚言不玩中國規則的遊戲,甚至還要對中國實行Wi-Fi晶元禁運,威脅要打貿易戰。

中國打算在ISO的WAPI標準宣講會上據理力爭時,卻發現所有參會的中國專家都被美國拒簽了,根本去不了。

中國的WAPI標準在2010年才被通過,但是互聯網技術飛速發展的時代,出身再怎麼風華正茂,苦熬八年也物是人非,美國已經借英特爾「迅馳」技術,壟斷了全球無線區域網的市場。

在這場中美標準之爭中,中國WAPI遺憾慘敗。

當時,行業內流傳一句話,「一個標準的成功從來就不取決於技術。」

沒有國家實力,談何主導標準。

近年來,中國越來越強烈意識到必須爭奪國際標準制定的話語權。

從外部環境來講,當然是中美對抗加大了中國的憂慮感。從航空輪胎、軸承鋼到光刻機,這兩年中國更加清醒認識到,在關鍵核心技術上屢屢被美國「卡脖子」。

除了應對中美科技脫鉤,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預判也在指導中國的戰略方向。

現在全球處於信息經濟與數字經濟的更迭期,新的經濟模式和產業格局都尚未定型。

一旦爆發新的科技革命,必然意味著現有體系、規則、框架、標準的顛覆和再造。

這更加讓中國堅信數字經濟提供了彎道超車的重大機遇。

在數字經濟時代,標準化的重點是5G、人工智慧和物聯網。

華為紮根5G領域讓中國明白了一個道理,先佔領市場,你就能在主導標準制定上佔得先機。

華為在5G「標準必要專利」提交者中位列第一,佔比達到了20%。就算華為被排擠出5G,別的企業照樣還是標準中的華為專利買單。美國商務部也不得不後退一步,允許美國企業和華為合作制定5G標準。

所以,中國除了在國內整合標準,還通過「一帶一路」增強中國標準的影響力。

比如2019年,推動8項中國標準轉化為蒙古國家標準,232項中俄民機標準納入標準互認目錄,與巴西標準局開展中巴工程機械標準化合作。

而在人工智慧領域,中國意識到自己佔據了大數據收集的優勢。

雖然美國在半導體領域優勢巨大,而中國市場規模比美國更大,數據收集也更容易。大數據集對演算法至關重要的,黃奇帆有一個很生動的比喻,演算法是人工智慧的魂,但它要變得有靈氣,就需要大數據不斷地餵養。

還是拿「一帶一路」舉例,中國建立了「一帶一路「共建國家標準信息平台,實現35個「一帶一路「國家、5個國際和區域標準化組織的標準信息檢索。

此前中國在標準國際化方面一直參與度不高,近年來也變得異常活躍。

中國近年來在ISO、IEC的提案年度增長率都達到了20%左右。在2019年,中國新提交ISO和IEC國際標準提案共238項,其中ISO提交150項,IEC提交77項, ISO/IEC信息技術聯合技術委員會(JTC1)提交11項。

此外,中國還向ITU提交了830份與有線通信規範有關的技術文件,數量居全球首位,超過了後面三個國家韓國、美國、日本的總和。

在這些國際組織中,中國的影響力也大為提高。截至2019年底,中國已承擔ISO、IEC技術機構主席副主席73個、秘書處88個。2020年1月,原華能集團董事長、中國工程院院士舒印彪正式出任IEC主席。

不過,標準的數量上去了,還只是一個開始。

國際標準的制定其實是自願的、基於共識的,也就是說,它們也必須是被市場認可的、可以高效協作的優秀標準。

關鍵還是要看標準的質量,質量上去了,才有可能提升中國標準的影響力。

《中國標準2035》的出台自然會引起西方的警覺。

有外媒將其稱為《中國製造2025》的升級版,認為中國又要開始給國企補貼,不公平競爭。

在美國政府看來,中國明擺著在奪食。

在2月份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辦的「「中國行動計劃會議」上,美國司法部長共和黨人巴爾發表了一個主題演講,他認為:

自19世紀以來,美國在創新和技術方面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正是美國的科技實力使其繁榮和安全。

目前,5G技術處於正在形成的未來技術和工業世界的中心。如果中國繼續在5G領域獨佔鰲頭,中國將能夠主導一系列依賴5G平台並與之交織的新興技術帶來的機遇。繼而讓美國失去制裁的權力。

未來5年內,5G全球版圖和應用主導地位格局將成。時間窗很短,他建議美國及其盟友必須迅速採取行動,甚至考慮注資中國的主要競爭對手諾基亞和愛立信,以此抗衡華為。

在7月份,美國參議院提交了一份報告指控中國在主導數字空間。這份報告由參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民主黨首席梅嫩德斯主導,他警告:

「美國現在正處於將網路領域的未來輸給中國的絕境。」

「除非美國及其盟國退縮,否則中國可能會改寫互聯網規則。」

不少分析將這份報告視為民主黨轉向的重大信號,也是給歐洲施加壓力,暗示如果民主黨贏得大選,同樣會對中國強硬。

對歐盟來說,夾在中美之間太難做人了,所以也得爭「數字主權」。

在一片歐洲衰落論調中,美國《外交》雜誌在今年2月份曾刊發一篇美國教授的文章,稱歐洲實力尚未衰落,因為「歐盟標準」通行全球。

從iPhone手機的默認隱私設置,印度尼西亞木材採伐、巴西蜂蜜生產和喀麥隆可可農場主使用殺蟲劑的標準,到中國乳品廠安裝設備的標準、拉美互聯網用戶的隱私範圍……這些證明了歐盟在規範全球市場方面的能力。

這也就是「布魯塞爾效應」,不靠行業巨頭來制定標準,而是靠龐大且富裕的消費市場、複雜且全面的體制架構和強大的政治決心來規範產品和服務的標準,而且還是嚴格的標準。

只要進入歐盟市場的好處遠大於遵守這些標準而付出的代價,企業自然願意在全球業務中推廣歐盟的標準。所以憑藉市場力量,歐盟標準就可以成為全球通行的標準。

歐盟自然也是希望其制定的《通用數據保護條例》(GDPR)能約束中國,助歐盟成為全球數字技術的規則制定者。

不過,當多數人都在擔心中國要重寫國際規則時,也有人認為《中國標準2035》不足為懼。

美國信息技術產業理事會(ITI)亞洲政策高級總監納奧米·威爾遜撰文稱,《中國標準2035》更多是賽前鼓舞人心的演講,而不是指令,美國政府不應該關注這份標準,而是要做好自己的事,與私營部門合作,加大對STEM教育和R&D的投入。

可以想像,中美之間的對抗必將更加激烈。

智谷此前分析過,「兩大體系、三大世界」或將成為新的國際格局。

而在技術標準的國際格局中,兩大體系不外乎是中國標準和美國標準,三大世界可能就是閻學通老師提出的「技術創新國」「技術商業化國」和「技術使用國」。

哈弗肯尼迪學院的教授丹尼·羅德里克提出,全球技術斷裂即將到來。

因為當今的國際貿易秩序不是為數據、軟體和人工智慧的世界設計的,而是為汽車、鋼鐵和紡織品的世界設計的。面對中國的崛起和對高度全球化的強烈反對,本已承受壓力的它已經不足以面對挑戰了。

在變革前夜,我們也許有幸見證奇點臨近,我們也可能會穿越風雲戰火。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