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鑫慧錯就錯在她第二個夢想,不該選王林。

文|音樂牧童

講真,看完上面的視頻,內心還是有點小感動的。雖說幾個月前,我曾懷疑過高調求男友的援鄂女護士的動機,但當畫面、獨白,再配上應景的bgm,還是挺能渲染人的情緒,產生物我兩忘的幻覺。大抵,美麗的東西都產生於幻覺。坦率來說,我上篇文章,並非特別針對個體的於小姐,而更多的是對我們現行媒體宣傳方式的反思。為什麼傾力塑造的典型,往往在一夜之間就翻車?新聞,是求真的,而不是求傳播熱度的。當一個國家主流媒體都疏於去辨別事情的真偽,把看上去正能量的東西便一通褒讚,這極其不專業。上面的視頻由誰策劃的已經不重要了,但媒體一味去迎合個人的表達,而不去做起碼的調查求證,這種翻車,以後還會有。一個人辭掉原本安逸的護士工作,而逆行去疫區當志願者,都超林沖雪夜奔梁山的境界了,林沖是被逼的,而於小姐則是純粹主觀要為新冠患者服務,如此對比,高下立判。單憑這點,在普通邏輯上,就過不了。當然,你也不能由此就斷定於小姐的辭職赴鄂就是不成立的,但這個疑惑,至少主流媒體大勢報道前,就應該尋找到於小姐如此行事的邏輯起點。於小姐,其實還是蠻有心機的。她拿捏住了政府、媒體想要的宣傳要點,前者要樹典型,後者要流量。一個僅有三分容顏的女子,如果靠普通的援鄂志願服務,那如何在千千萬援鄂醫護人員群體中出位?所以,才有後面求兵哥哥的騷操作。她說她從小到大一直有當女兵的夢想,這個夢想沒能實現,又有第二個夢想,那就是嫁給兵哥哥。搞不懂這是什麼愛情理念。你說要嫁給某個軍人,可以,但說要嫁給兵哥哥,這純粹是在待價而沽,選秀啊?高原上那些保疆衛國的熱血普通小兵,我想是入不了於小姐法眼的。復盤於小姐的抗疫成名路,最令人弔詭的是還隨身帶了100多張空白獎狀。屬實,作為正常的援鄂人員,是想不出這招的。而恰恰,這個看似不起眼的細節,卻成為媒體傳播報道的亮點。畢竟,故事的豐滿、形象,需要細節去支撐。我朋友調笑於小姐是個人營銷大師,能把自己利益無限最大化。想來也是,這人民日報、央廣網等一眾主流媒體的全屏推廣,花幾十億廣告也達不到此等規模。原本於小姐可以開始很好的餘生,火線入黨、2020年南通五四青年獎章獲得者、2020年江蘇最美人物、江蘇最美青年抗疫先鋒獲得者、江蘇「四個100」先進典型暨百名疫情防控最美志願者,這些榮袍加身,都是以後升官發財的砝碼,事實上,她也已經開始享受到抗疫後帶來的紅利。武漢歸來,就入職鎮衛生院,醫護業務不行,可以干行政嘛。但這就真的公平嗎?那千千萬萬在抗疫一線的醫護人員,比她更辛苦、更敬業、更危險的多了去,不還時不時冒出被剋扣抗疫補貼的挫事么?所以,一個人的高調,往往就是人生最大的陷阱。否極泰來的反面是樂極生悲。結婚、育子、網貸這些在輿論爆發前都是小節,於小姐錯就錯在她的第二個夢想,隨便找個衛戍邊疆的兵哥哥她就成功了,唯獨不能選王林。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