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已離世:剛烈的死諫,現實的問題、官場逆淘汰何時是終局?

文:陳勇評論

毛洪濤的離世是他個人的悲劇,也是群體性悲劇。如果不從生態環境的根源上來進行系統性的治理,毛洪濤的悲劇還將持續上演。

相關媒體報道,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的遺體在位於其位於成都溫江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被發現。10月15日早晨6時許,即將年滿50歲的毛洪濤在自己為微信朋友圈發出疑似遺書之後失聯。1970年11月出生的毛洪濤為河南焦作武陟人,1989年考入位於四川成都的西南財經大學,就讀會計學專業。熟悉他的人說,在學生時代,他曾擔任校學生會主席。1996年,碩士畢業後,毛洪濤留校任教,並曾到美國伊利諾亞大學做訪問學者。2001年開始,毛洪濤擔任西南財經大學發展規劃處副處長、教務處處長、研究生院常務副院長等職。2014年,調任四川旅遊學院任副院長;2016年,出任四川省眉山市副市長,後任眉山市委常委、宣傳部長。2019年2月,毛洪濤調至成都大學,出任黨委書記。成都大學黨委書記毛洪濤2020年10月15日清晨,毛洪濤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發出「絕筆信」。矛頭直指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排擠三任黨委書記。

毛洪濤採取如此激烈的死諫方式,形成巨大的社會影響,實在令人哀嘆唏噓:人生正值年富力強的黃金階段,事業有成,身居廳官高位,為何要走上絕路?毛洪濤不是初出茅廬的職場新人,而是在官場歷練多年。為何在成都大學黨委書記任上不過一年多時間,竟然會有如此嚴重的挫敗感?成都大學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他和校長王遠清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毛洪濤已經離世,遺書中反映的問題也有待查證。但是並不妨礙公眾進行合理推斷。毛洪濤在遺書中反映:「王清遠披著學者的外衣,滿心名利追逐,在成都大學建立起的利益集團和獨立王國,強力防禦著從嚴治黨和黨委領導下校長負責制的政策要求,連續擠壓三任黨委書記,而我是被害最深當然也是鬥爭最強烈的。」成都大學校長王清遠那麼,這樣的問題,毛洪濤是否向上級進行過正常的反映?遺書中並未提及,但筆者想應該是反映過的。毛洪濤提到了「鬥爭」兩個字。顯然,毛洪濤在和校長王清元的鬥爭中處於劣勢。上級並沒有對他反映的問題採取過任何措施,或者說早已經被校長王清遠擺平成為了關聯利益。因此,毛洪濤才感嘆到:「確實沒有想到的是制度機制建設,治理體系健全如此艱難,甚至無助到付出生命代價」。實際上,大學中的問題和腐敗現象並不少。中紀委近期就集中查辦了一批涉大學負責人案件。

毛洪濤應該是想到過調離成都大學,擺脫困境,但是沒有得到上級的批准或者沒有合適的崗位安排。「精神上崩潰、身體已失調、每天面對越來越理不清的亂麻」。那種無助、無奈、非在局中不能體會其中抑鬱。

毛洪濤在遺書中稱:「雖然獨善其身、兩袖清風,但身陷污泥濁水,拼儘力氣難以改造環境,日漸一日覺得無力無助」。劣幣驅逐良幣,官場逆淘汰其實是一個古老的話題,但至今仍屢屢新鮮呈現。就像大明朝的海瑞一樣,堅持原則,秉公執法、依法行政、兩袖清風、作風正派的官員往往不受歡迎。他們被認為是書生意氣、迂腐不堪,破壞「規矩」,成為嘲笑和打擊的對象。而那些蠅營狗苟、曲意逢迎、尸位素餐、貪腐墮落的官員卻混得風生水起,左右逢源。那些在官場上默默無聞、嘔心瀝血的小人物們常常被忽略,而那些拍馬溜須,阿諛奉承、指鹿為馬的卑劣小人卻往往快速升遷。這樣的官場逆淘汰文化,不知造就了多少毛洪濤式的心灰意冷和無助絕望。毛洪濤的離世是他個人的悲劇,也是群體性悲劇。如果不從生態環境的根源上來進行系統性的治理,毛洪濤的悲劇還將持續上演。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