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日記的方方始終不懂,自己為什麼在網上不受人喜歡

東北的九月

方方是什麼人

方方是一位作家。 她的作品曾經獲得第三屆路遙文學獎 ,第五屆魯迅文學獎中篇小說獎,第十三屆百花獎優秀中篇小說獎 。她擁有副廳級待遇,曾任湖北省作家協會主席、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但是,真的要走進方方,還要從她的家庭出身說起。

楊賡笙故居蠟像

方方的曾外祖父楊賡笙畢業於日本慶應大學,是國民黨元老,「二次革命」的秘書長,討袁檄文的作者。方方的伯祖父汪辟疆,是南京大學的教授,小舅公楊叔子是華中科技大學校長。方方母親畢業於九江教會學校勵女中,結婚後沒參加工作,父親1937年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方方大哥1964年以湖北省狀元進入清華大學,現為華中科大教授。二哥從華科大研究生畢業後,在東北大學任職。三哥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現任武漢直升飛機公司CEO。

如此家庭即使不能稱之為顯赫,但完全稱得上書香門第,位於社會的較高階層,是大多數學子只能仰望的存在。

她的日記都寫了什麼內容

方方日記共60篇12萬字,並不算長,如果真的想要了解其中的那日不妨親自來看一看。總的來說,這是一部作家基於自己親身感受所創作的文學作品,他的內容記載了那段時間,那個地區個人的恐懼,悲傷,彷徨與憤怒。

這實際上是一個殘酷的話題。從世界衛生組織專家組的發言中可窺一斑,「感謝武漢人民的貢獻,世界虧欠你們。」從中我們可以體會到,是誰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即便後來有了雷神山,火神山和方艙醫院,有了全國醫護支援,但仍有很多未能及時救治的不幸者。就當地的每個普通人來講,第一時間去發達的大城市,才是存活率最高的方案。這一點其實大家心照不宣,不願捅破,但是方方以此日記為載體,發泄了出來。至於會有什麼影響,與她無關。

這是一部文學作品,其真實性天然經不起精細推敲。但是僅從作者的創作手法來看,其意圖還原和記錄疫情期間當地的真實生活,那麼謠言就是無法繞過去的一個點。即,如果真實創作,那當地的謠言也就可能會被真實地寫進日記里。而日記中出現的事件內容到底是否存在,會不會因為作者知名的影響力而讓某些人蒙冤,某些事蒙塵,這都不在身為作家的方方思考範圍之內。

找尋情緒的宣洩點。當災難來臨的時候,人們總是希望找到一個可以責備的對象,一種錯誤。然後只要打倒他,改正錯誤,事情就可以恢復到往日的平靜。她的日記中充滿不信任與懷疑,這種思路完全應對了西方個人主義的價值觀與敘述方式,坐實了方方作為作家本身的傾向與立場,也證實其反覆強調的真實視角與公正理念不過是方方追隨者一廂情願。《方方日記》在國外的迅速獲得認同,快速出版就是證明。

網民對方方日記看法的轉變

網民的特點是情緒化與反權威。在方方日記剛開始發表時,吸引了大量關注和網路轉發。開始的時候,很多人對方方是理解和認同的。一次次事件中,紅十字也好,李醫生也好,眾網友彷彿化身另一個方方,想當然的將自己和方方置於同一戰壕。這些人大多不是當地人,本身對當地發生的一切不知情,對那裡的情況即關心又同情,怎麼可能質疑或者挑釁當地人寫出的內容。多少人甚至給新浪微博點贊,嘲笑其他平台的默不作聲。

但隨後,事情發生了一些變化,一些質疑之聲隨之而來。第一件是方方侄女在封城期間,讓警察開車送去機場回新加坡。第二件是方方小產權別墅轉正一事。這時網友們才意識到,方方與自己不同,她家世顯赫,屬於「特權階級」。這種感覺彷彿是自己陣營中出了一個叛徒,讓人如鯁在喉,於是開始找尋她的黑點,對她進行批判。

真正引起形勢完全扭轉的是在4月8號,方方日記由美國哈伯柯林斯出版社出版,並在亞馬遜上架。這種出版速度驚爆了眾多人的眼球,導致網上軒然大波。而且日記封面上的小字「來自疫情發源中心的信」更是擊碎了眾多網民承受底線。從此,方方日記與國外眾多毫無真實性的內容一起,成為了被口誅筆伐的對象。

反方方成了自媒體的狂歡。隨著國外疫情逐漸加重,國外政府在處置當中種種震驚國人的神仙操作,讓大家對國內抗擊疫情的種種進行了重新的審視,愛國主義重新上線。這個時候,內容存在大量不真實內容的方方日記就顯得如此礙眼。眾多自媒體嗅到了這個熱點,一番節奏帶起,方方成為眾矢之的。

方方和其支持者犯了什麼錯誤

以作家自居的方方,擺脫不了中國傳統文人對普通民眾的輕視心態。她斥責網民,批評胡錫進。她喜歡亂扣帽子,誰反對方方,誰就是紅小兵,斥責張伯禮院士文革式的大字報,等等……其實她始終不懂網民的特性,不論是誰發出這些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發言,都會引來這些網民的反對。

方方的文字和思路中蘊含著與對西方的崇拜。西方確實對於言論約束很少。無論是疫情造謠論,比爾蓋茨反人類論,還是5g傳播病毒論都可以在西方的廣泛傳播。方方深受其影響,覺得自己可以不受約束自由寫作,既不關心內容真實性,也沒考慮過去進行考證。

無論如何,方方公共知識分子的帽子是摘不掉了。現在公知這個詞污名化嚴重,其的真正的概念越來越模糊,甚至很多體育明星因為支持方方,而「被」加入了公知的群體。人們不知道是應該為所謂公知群體的野蠻增長而憂心,還是應該恥笑、鄙視公知們水平的參差不齊。但是,作為一個見慣口水戰,善於邏輯的當代網民,我還是想對那些自覺得高人一等,以為標榜敢講真話,套個西方口號,就能引領輿論的公知們說一句:大人,時代變了。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