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光棍強姦了一個精神病女人,生下苦命的方洋洋

一、

 

方洋洋是山東平原縣前曹鎮人,1997年出生。

 

用表哥謝樹雷的話說,方洋洋是獨生女,母親雖患有精神病,但方洋洋身體健康,只是反應慢一些,生活自理沒有問題,曾打過工,一般活都能幹。

 

2016年,方洋洋經媒人介紹,和山東禹城張某相識,同年兩人結婚。

 

為了迎娶方洋洋,張家加上彩禮,前前後後共花了13萬元,不僅掏光多年積蓄,還欠了一屁股債。

 

婚後,張家很快發現方洋洋行為異常,這才知道,方洋洋有一個患有精神病的母親,並把部分智力缺陷疾病遺傳給了方洋洋。

 

隨後,另一件事情的發生,讓張家更加生氣,他們發現,方洋洋無法生育沒有懷孕能力,並從醫生那裡得知,方洋洋流過產。

 

這讓張家很憤怒,對方洋洋的態度,從此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

 

2017年臘月,丈夫張某帶著方洋洋回娘家,酒桌上,張某說,方洋洋智力有問題,要求岳父退回彩禮錢,被岳父一口回絕。

 

二人爆發猛烈爭吵,不歡而散。

 

回到婆家後,方洋洋遭到婆家虐待,從此開始了暗無天日的非人生活。

 

這一次,是方洋洋結婚後第一次回娘家,也是她這一生中,最後一次回娘家。

(方洋洋小時候照片,來源:荔枝新聞)

 

 

二、

 

 

方洋洋的公公張某林喜歡喝酒,每次喝完酒後,看到方洋洋,就會想起自己錢花了,還欠了很多外債,娶回來的卻是一個「傻女人」,對方洋洋更加愈發看不順眼,抄起根子,對著方洋洋就是一陣狠命毆打。

 

用方洋洋的婆婆劉某英的話說,「每次都下手不輕」。

 

打完後,張某林還覺得不解氣,命令家人,不許給她飯吃,冬天時候,還會命令方洋洋到屋外罰站。

 

方洋洋結婚時,體重有160斤,到最後,體重被公公婆婆丈夫,虐待的只有60斤左右。

 

整整瘦了100斤。

 

一開始,方洋洋會反抗,到最後,用方洋洋丈夫張某的話說,「她就害怕我們了,不敢再反抗,看到我們只會本能求饒,說,『別打我了,我聽話了』。」

 

娘家親戚隱約也能感覺到方洋洋的日子,在婆家過得並不好,他們曾要求來看方洋洋,但都被婆家推脫拒絕了。

 

說,「他們夫妻二人在外打工」,你來了,也看不到。

 

2018年,方洋洋父親病逝,婆家沒有放方洋洋回去,方洋洋沒能看到父親最後一面。

 

在審訊室,丈夫張某說,「結婚三年,他從沒看到過方洋洋罵過人、打過人、摔東西、砸東西,以及自殘行為」。

 

生活中,方洋洋算是一個很乖的人,除了智力有點缺陷,無法生育孩子。

 

可即便如此,方洋洋依然沒能逃脫掉死亡的降臨。

 

 

三、

 

 

2019年1月31日上午8點半左右,家人讓方洋洋去刷鍋,方洋洋嘟囔句嘴,婆婆劉某英拿著棍子,對著方洋洋身上就抽去。

 

公公張某林一看,火氣刷地上來,一把把方洋洋拽到在地,到柴火堆里抽出根子,對著方洋洋身上就是一頓胡亂毒打。

 

毒打結束,公公讓方洋洋宰魚,方洋洋剛挨過打,就沒動彈,張某林用根子對她身上,又是一頓毒打。

 

10點左右,劉某英讓方洋洋去洗衣服,方洋洋磨蹭會兒,劉某英看她不聽話,心裡不耐煩,拿起棍子,對著方洋洋的頭部、肩膀和腿部,又是一陣毒打。

 

中午吃午飯,沒人叫方洋洋。

 

丈夫張某說,方洋洋挨打挨怕了,不敢和他們坐一起吃飯,到最後吃飯,乾脆就不叫她了。

 

有時候,她一天只吃一頓,偶爾兩頓。

 

張某說,記得吃飯的時候,父親好像給她拿了兩個饃,至於方洋洋有沒有吃,他不知道。

 

挨了打後,方洋洋開始一個人走到屋裡睡覺。

 

下午三點,張某林在家裡修插座,喊方洋洋給拿個東西,方洋洋沒有理他,氣憤的張某林走過去,用手中正拿著的剪刀,把方洋洋的頭髮給剪了。

 

下午4點,在床上睡覺的方洋洋喊冷。

 

劉某英一看不對勁,害怕出事,就給方洋洋下了一些「祺子」面(山東一種麵食),給她吃。

 

吃了,方洋洋又躺下繼續睡。

 

晚上6點,方洋洋開始呼吸不暢,透不上氣。

 

劉某英急忙把方洋洋的情況告訴了兒子張某,張某走過去看了看,就撥打了「120」。

 

半個小時候,「120」急救人員趕到,此時方洋洋已經死亡。

 

 

四、

 

 

方洋洋被虐待致死後,當天晚上,張家所在當地的村幹部就打電話通知了方家家屬,表哥謝樹雷和家屬趕到,第一時間並沒有看到方洋洋遺體。

 

到最後才看到了,方洋洋的表嫂說,「方洋洋一米七六的個頭,160斤的人,現在餓得只有60斤,就是皮在撐著骨頭」。

 

「並且身上還有很多傷痕」。

(小時候的方洋洋,來源:荔枝新聞)

 

根據屍檢報告,方洋洋是由於飢餓「長期營養不良」,外加「鈍性」暴力毆打致死的。

 

張家一家罪責難逃。

 

但緊接著,法院的操作讓人憤慨。

 

2020年1月22日,禹城人民法院以「被告人歸案後,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並自願預交賠償金5萬元」「決定從輕處罰」。

 

法院分別判處方洋洋的公公張某林、婆婆劉某英、丈夫張某,2至3年不等有期徒刑。

 

最後還很人性地判處張家賠償方洋洋母親楊某支付的喪葬費37562元、誤工費3000元、交通費2000元,共計42562元。

 

事情一經曝光,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

 

有網友說,「我看了下,犯罪嫌疑人一家只要積極預交5萬塊錢賠償金,就可以殺死一個人,最後一條人命算下來,法院還要退還犯罪嫌疑人8000塊錢,是不是這意思?

 

「我怎麼還感覺是張家賺了呢?」

 

方洋洋23歲,賠償金額是42562元,23歲乘以365天是8395天,42562元除以8495天,等於5.06元。

 

方洋洋過去的23年,她每天活著的生命價值,就只值5塊錢。

 

連一個漢堡都不如。

 

這就是方洋洋23年的命。

 

有網友說,僅僅因為方洋洋生下來,身上天生帶有缺陷,「就可以這麼不值錢嗎」?

 

另一觀點是,法院的起訴罪名是「虐待罪」,罪名合適嗎?難道不應該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嗎?

 

一條一條翻遍網友的評論,我也得出一個結論:在中國,法律對女性依然不友善,甚至是還在壓迫女性。

 

比如「離婚冷靜期」、各種家暴、姦殺等等,法院的判決天平,都不願本能地友善向女性傾斜。

 

一個女生正在路上走著被陌生人打了,和婚後回家被丈夫打了,假如傷情一樣,法律對兩名打人者的量刑,就不一樣。

 

所有的案例都在告訴女生,你一旦結了婚,僅僅因為「婚姻」之名,你的命就不值錢了。

 

一張結婚證,就讓你成了男性私人物品,可以隨意處置。

 

以方洋洋為例,她明明就是長年日積月累的「故意傷害致死罪」,為什麼還非要以「虐待罪」期數?

 

有網友震耳欲聾地詰問,「假如我非常恨一個女性,最後想法給她娶回家,我再慢慢地虐待死她,那我是不是就此可以受到法律的最小制裁」?

 

這一假如,讓人靈魂發顫,也讓更多人對未來生活望而卻步。

 

再一個就是,方洋洋的表哥謝樹雷告訴記者說,「至今張家連一句道歉都沒有」,法院說的張家具有「悔罪表現」,到底在哪呢?

 

為什麼被害者家屬看不出來?

 

還有就是方洋洋的家屬代理律師張金武說,這個案件不涉及個人隱私和國家秘密,應該依法公開審理,然而禹城人民法院卻以不公開審理為由,不允許方洋洋近親家屬參與訴訟,損害了方洋洋家屬的權利,且執法程序已經違法。

 

張金武律師說,方洋洋母親患有精神疾病,無勞動能力和經濟收入來源,法院判處的民事賠償也不合理。

 

他已依法申請了重審。

希望我們都能等來一個好的結果。

 

 

五、

 

 

在這裡,我專門寫一下前面沒說的「緩刑」。

 

為什麼要在這裡說呢?

 

因為在關於方洋洋案件的判決書里,禹城人民法院對公公張某林的判決是,「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三年」。

 

 

緩刑三年,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你這邊宣判,他那邊就可以釋放回家了。

 

在家服刑,和我們社畜平日宅在家裡,有什麼區別?似乎沒有。

 

要知道,方洋洋的結果可是「致死」,不論是「故意傷害罪致死」,還是「虐待罪致死」,結果都是「致死」。

 

很嚴重,人命一條。

 

而禹城人民法院呢?感覺審案子,就像小孩玩遊戲,在過家家一樣,沒有對生命的一絲敬重和敬畏。

 

沒有赤城之心。

 

有網友說,法院之所有會有這個判決的結果,原因可能很複雜,但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苦主方洋洋家裡沒人。

 

她母親精神病,父親去世,無人為方洋洋露頭,執法者感受不到來自受害者的壓力。

 

不知道為什麼,網友說的這話雖然沒有依據、沒有石錘,但是仔細一想,我卻覺得竟然很有道理。

 

如果方洋洋身世顯赫,家人跺一跺腳,大地都要抖三抖,法院還會這樣輕浮判決嗎?似乎不敢......

 

在深挖這個案子的時候,我看到網上有幾個網友爆料說,方洋洋的爸爸當年強姦了患有精神病的方洋洋母親,才有了方洋洋,後來方洋洋長大,因為有智力缺陷,被同村男人強姦流產後,喪失生育能力,又被父親以13萬彩禮錢,「賣給」了虐待死她的現丈夫。

 

網友說,整個案件當中,最無辜的兩個人,就是方洋洋和她媽媽。

 

但是這一生命運最慘的,也是最無辜的這兩個人。

 

為了核實這條爆料的真實性有多大,我找到一份方家的申訴材料,資料顯示,方洋洋母親是1965年出生,方洋洋爸爸的弟弟是1955年。

從年齡上合理推算,方洋洋的爸爸至少要比方洋洋的媽媽大11歲。

 

這是方洋洋小時候的全家福,父親滿臉皺紋,兩鬢蒼白,年齡看上去像方洋洋的爺爺。

 

一個老光棍強姦了一個精神病女人,生下苦命的方洋洋,網友的爆料內核和邏輯上,目前是成立的。

 

如果爆料是真的,方洋洋和她母親,這一生並沒有做錯什麼,錯的也僅僅她們自己是個女人。

 

是個身有智力缺陷,沒有性反抗能力的女人。

 

底層女性方洋洋之死,該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間疾苦啊?!

 

最後希望法律能還方洋洋一個公平,人間不能沒有正義!

 

文:萬小刀工作室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