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金服,究竟得罪了誰?

螞蟻金服上市,本是今年全球最大的IPO,將製造大批的億萬富豪,股東包括國家隊,外資隊,還有傑克馬的豪華朋友圈,誰料想就在上市前幾天,突然被監管當局叫停了.....

對於叫停的原因,則眾說紛紜.....

11月2日,傑克馬接受了四大權威監管部門的約談,正是在這次約談後,IPO宣告終止。

約談中具體談了些什麼?無人知曉,也不敢亂猜,但是我們可以設身處地的站在監管部門的角度上想一想:螞蟻金服的上市是不是一件好事

螞蟻金服,顧名思義就是為螞蟻們提供金融服務。從招股說明書上看,主要利潤來源是發放消費貸款,讓缺錢的螞蟻們也能花唄,借唄....

與螞蟻相對的,是大象,即有一定資產規模的企業和個人。

而一個國家的信貸資源總是有限的,可以借的錢就那麼多,螞蟻們多一點,大象就會少一點,反之亦然。

螞蟻金服被叫停上市前夕,發生了一連串的違約事件,大象還不上錢了.....

違約年年有,這沒啥稀罕,但今年有所不同,看看都是哪些企業:

10月下旬到11月初,有瀋陽盛京能源違約,青海國投違約,華晨集團違約,清華紫光違約,等等。

上述企業,光看名字就知道是背景深厚的大國企。以華晨集團為例,遼寧省國資委持有80%股份,遼寧省社保基金會持有20%股份,這樣的企業居然兩手一攤,公開宣布違約,足見問題的嚴重性。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些企業效益不佳,但長期以來,債券市場上有一種堅定的"國企信仰",特別是在當地有重要影響的企業,投資者相信政府一定會統一協調各種資源,出手相救。

但這一次沒見到遼寧高層有什麼表態,華晨集團就已經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11月10日,傑克馬被約談後的第8天,又一家地方大國企,河南的永城煤電宣告違約,這一次引起的震動更大。

河南永煤,違約前幾乎毫無徵兆,評級AAA,帳上有400多億現金,上面還放風要注入優質資產,結果無力償還10億到期債務。

事後投資者才知道,所謂的400億現金是受限的;另外,不但沒有注入優質資產,反而把原屬公司的優質資產——中原銀行的股權,提前划走了!

決策者當然知道這麼做的代價是什麼。公然違約意味著河南永煤,乃至整個河南省的融資能力都將受到嚴重影響。事後證明也確實如此,河南省多隻債券發行被迫取消,包括商丘市,開封市,河南交通運輸發展集團等。

與華晨集團的情況一樣,永煤事件也沒見到河南省高層的積極表態。

這是主動去槓桿?還是實在沒錢,想幫也幫不上?

反而是隔壁山西,一位副省長主動出來這樣表態:

"山西省屬國企近期兌付債券無問題,從來沒有欠債不還的念頭,金融機構要對山西有信心"。

既然企業效益不好,政府又不幫忙,投資者當然有理由懷疑:

誰是一下個河南永煤?

不少債券價格因此暴跌,比如冀中能源,河北省數一數二的大國企,"債券16冀中01"跌到68元,如果現在以此價格買了這隻債券,按照約定明年3月份到期償付時,可得本金100元,再加利息。

那為什麼買者寥寥呢?顯然是投資者不相信冀中能源能按時還錢!

受此影響,全國各地有50多家債券取消發行,即使能發行的,利率也在上漲。可以想像,這些取消發行的企業,後續資金面將更加趨緊,或許會有新的違約發生。

甚至連國債發行都受到影響。幾天前,中國財政部隨賣5年期國債未足額認購,投標倍數0.99倍......

接下來央行或許會有寬鬆的動作,但是寬鬆的空間並不大,。

以上事實足以證明:大象們現在很缺錢,而且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回過頭來再說說螞蟻。

在資金如此緊張,利率不斷上升的環境下,如果螞蟻們還要借更多的消費貸款,這不就是在添亂嗎?至少從監管者的角度看,應該是這樣的。

中國的消費貸款,2018年增長19%,2019年增長17%,一直保持兩位數增長,這個增量中有相當一部分,就是借唄花唄的貢獻。

使用借唄花唄的是什麼人呢?應該是那些有點"入不敷出",但還是勉勉強強能還上錢的人。因為有錢的人不用透支,實在沒錢的人想透支也沒門......

只要能找到這部分人,就能發放消費貸款,就能掙錢。但傳統的銀行用傳統的辦法去找這批人,難度大成本高。

現在螞蟻金服用大數據,替它們找到啦!

網上很多評論是不對的,螞蟻金服的槓桿不高。招股說明書里寫的清清楚楚,螞蟻金服要麼僅僅提供服務,實際貸款的是與其合作的100多家銀行,要麼自己貸款,再證券化後出售。後者有一定槓桿,但也在監管部門規定的範圍內。

換句話說,螞蟻金服主要賺的是無風險的中介費,而銀行為了得到數據,得到客戶,只能與它合作,並且要承擔全部風險。

無風險的事,誰都願意干,而且要大幹快乾。可以想像,如果螞蟻金服成功上市,募得大把資金,再有不菲的股價加持,一定能把中國的消費貸款事業推向一個新的高峰。

或許會有人擔心,給螞蟻貸款有風險,但是請看上面說的給大象的貸款,風險高不高?更何況借給螞蟻利息高,借給大象利息低.....

或許有人會問,目前債券市場募資有100萬億,33家上市銀行貸款170萬億,螞蟻金服貸款才1.7萬億,根本是無足輕重,大象吐口唾沫,就夠螞蟻喝了...

事實真的是如此嗎?

很多企業借錢其實是為了"借新還舊",一筆舊債到期了,就發一筆新債還上,下一筆舊債到期,再發一筆新的....

一旦有一筆債務違約,就會新帳老帳一起算。

以河南永煤為例,一筆10億元債務違約,所有200多億的債務立即遭到債權人追索,其大股東豫能化的償債能力,也被嚴重質疑,兩者相加就是500多億。這就叫"蝴蝶的翅膀",區區10億,牽動500億,乃至更大範圍的債務。

俗話說,一分錢跌倒英雄漢,有時候真的就差那麼一點點....


總結一下,如果把資金比作水,現在的情況是:

水很少,大象們很渴,可能有一些大象要渴死,螞蟻們還是暫且忍耐吧!

.

歡迎使用PayPal打賞,有您的支持,我們將持續不斷更新。所有捐助均用於提升用戶訪問體驗(升級伺服器及帶寬)!

發表評論

必填項已用*標註